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28

3.

 

“哎,这就是那个孩子啊。”

 

“唔,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就让人恶心。”

 

“嘘嘘嘘,宝贝快走,在学校里也记得别和他玩,知道不?”

 

他一个人站在木叶的大街上,夕阳的余晖洒在人们匆匆离开的身影上,他觉得有些晃眼,抬手揉了揉眼眶。他走到路边捡起被大孩子们哄抢然后踢走的皮球,球体在水沟里翻了几转沾上了腥臭的泥巴。因为没人照顾的原因,他长得很瘦小,本就容易被欺负。更别提一股子牛脾气被揍到流鼻血也不认输,到最后其他人也觉得没意思,反而疏远和孤立了起来。

 

他把皮球抱在怀里走回家。

 

回到家门口他掏出钥匙,踮起脚尖转东门把。“我回来了。”他学着电视剧里的说法,屋子里一如既往的空荡荡,泛着一股子泡面和牛奶混合的怪味。空气里漂浮着尘埃,他力气不够大,清洁打扫总是做的不到位。他把皮球拿到水槽里洗干净,用抹布仔细擦好放到窗台晾干。这是某个神秘人给他的礼物,某天打开门就放在门外,让他开心了好久。他还想着拿到学校和他的同学们分享,说不定大家会喜欢上他也说不定。

 

他甩甩头,拎着小盆子给花草浇水。这些是他从后山上掘来的植物,不知名的鲜花会在不同季节绽放,是他最珍惜的宝贝。等淋完花,他就烧开水煮泡面,啃着似乎过了期的面包看电视。老旧的彩电还有着厚厚的壳,开久了就会发烫,画面阵阵闪动。

 

睡觉前他会仔细缝补破损的衣物,他的手工不是很好,都是按照电视上某次家政节目学的。时常会扎到手指,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心性不定,他也曾恼怒的把针线都扔到地上闷闷不乐地扑到床上,过一阵子又憋屈地爬起来继续缝补。

 

他以为这样的日子会继续下去很久很久。一眼看不到头的孤独曾让他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直到东方发白。他害怕得根本无法闭眼,生怕自己悄无声息地死去却无人知晓。

 

他从没想过,会有另外一个人和他一起,同样孤独。

 

自从佐助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原本缓慢流动的时间突然加速,仿佛要弥补之前令人心慌的迟缓一般急吼吼地向前跑去。他追着佐助,从只能看到遥远的背影,到稍微拉近距离,到渐渐够到衣角,到最后一把拽住抱在怀里。

 

一眨眼,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

 

这十几年人生,他从一个走在街上被所有人远远绕开指手画脚的诅咒之子,变成了如今人人称道争抢签名的大英雄。而他身边的佐助,从原本赞不绝口的贵族子弟,堕落成叛逃者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过了四战又变成如今的备受敬畏。

 

宛如轮回。

 

现在就是他这20年的人生,最幸福的时刻了吧。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觉得这么不真实……

 

漩涡鸣人睁开眼睛,他轻轻转头,佐助在他身边睡得很沉。刚回来的时候佐助睡觉都皱着眉头,他总是心疼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想尽办法的讨好迁就,明明心里什么都懂却表面装傻,直到佐助敲他嫌弃地说一声“白痴吊车尾”,简直就像回到曾经的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佐助还会恶作剧,会笑。

 

他碰碰佐助的嘴唇,身体燥热的温度让他噩梦连连,无法再度入眠。九尾狐迷恋地嗅了嗅情人的味道,慢慢起身。他索性披上大衣打开窗户,任清白的月光落了一地,院子里大雪反射着白亮光芒,寒气森森。

 

他最后回头看了眼佐助,翻出窗外。

 

等漩涡鸣人小心地把窗户从外面合拢时,宇智波佐助睁开眼,眼神清明。

 

-----------------------------------------------------------------------------

 

九尾狐踏着柔软的雪走进树林,他没有刻意寻找,散步一般地悠闲,嘴里哼着歌,还不时停下脚步欣赏夜晚的美景。绕过一片枯枝后,他毫不意外地听到了流水声,那座瀑布静静地伫立在前方,似乎等待已久。

 

“我就知道你会再来。”黑鸣人从瀑布深处走了出来,“我说的没错吧,亲爱的另一个我?”

 

九尾狐双臂抱着胳膊似笑非笑:“你说的不过都是废话。”

 

“哦,那你为什么还来找我?”黑鸣人耸耸肩,笑容放荡,“因为你想做的都不敢做,想说的说不出,一味的装好人扮爽朗,其实内心都快发狂,只能来我这里听听真话么?”

 

鸣人静静看着他,没有开口。

 

“承认吧,亲爱的我,你其实早就受不了了。”黑鸣人跳出水潭,渐渐走到九尾狐身前。他伸出舌头舔着唇角,黑眼睛里满是讥讽,“这个世界多么虚伪,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们避之不及,你功成名就又趋之若鹜。明明累得要死,还得笑脸迎人。所有人都觉得你的热情善良理所应当,没有人关心你难不难过,有没有受伤,抗不抗得住。”

 

“因为,你是大英雄漩涡鸣人。”

 

“我从来没有否认。”九尾狐和那双黑暗深不见底的眼睛对视,“我生下来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个世界肮脏丑陋,随着我的成长才渐渐发现她的美好。至于那些人,他们对我的态度,早已不能影响我。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弱小的我了。”

 

“因为变强大了么?”黑鸣人嗤笑,“那么,宇智波佐助呢?”

 

他满意地看到九尾狐一顿,知道自己戳中了自己的弱点。

 

“你其实一直都在害怕吧,他是无可奈何才回来,才跟你在一起。”黑鸣人压低了嗓音,像蛇吐着信子,“因为你花了大半辈子追他,追遍整个世界,所有人都认为你们要在一起,不在一起简直天理不容。大家都觉得是他的错,是你的付出和牺牲感动了他。”

 

“你是不是很怕,他是迫于其他人的压力才和你在一起?如果有了别的选择,会和当年一样一走了之?木叶带给他的伤痛远甚于幸福,如果不是为了你,他早就走了。”


“外面的世界那么大那么广阔。他不是普通的猫又,他有翅膀,随时都会飞走。”

 

黑鸣人站定在九尾狐身前,他前倾身体,两人额头相抵。

 

“……佐助说过他不会离开的。他还会毕业就和我领证,标记。”

 

黑鸣人大笑。

 

“天啊,你怎么这么天真,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能相信?”

 

“你想不想试试,他是不是真的爱你?”

 

他们距离如此之近,九尾狐能嗅到另一个自己身上的气息,带着水的寒气和岩壁青苔潮湿腐败的味道。他们维持着暧昧的距离,吐息落在彼此的唇上。

 

----------------------------------------------------------------------

 

宇智波佐助披着袍子就跑了出来,他走得匆忙衣襟大开,寒风瑟瑟中连打了几个喷嚏。他循着鸣人的气息,七扭八弯终于在一个瀑布边上找到了情人。漩涡鸣人一个人站在水潭边,像被冬天的寒冷冻住了一般身体僵直。

 

“……鸣人?”佐助觉得有些奇怪,下意识地站在原地。

 

九尾狐慢慢转过身来,朝他微微一笑。

 

“你来了,佐助。”

 

那双佐助深爱的蓝眼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漆黑的泛着血光的眼睛。

 

TBC


评论(6)
热度(40)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