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黑白】留学纪事 21

二十一

 

“朱雀,这是和你搭档的杰克……朱雀?朱雀!”

 

朱雀猛然抬头,基诺和另外一个红发青年站在他面前,他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刚走神了。”

 

基诺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的意味不言自明:“压力不要太大,我们皇家骑士团和军部才是主力,安心。”他侧身介绍了随同的红发青年,“这位杰克队长和他的小队会跟你一起负责护卫尤菲米娅公主的安危。你们是B队潜伏在暗处,A队由阿尼娅带队直接护卫公主。”

 

“明白了。”朱雀点头,手下意识的放在腰间的枪支上,基诺注意到他的动作,朝他笑笑:“等把黑色骑士团干掉我们去吃芝士火锅!说起来都要馋得流口水!”

 

“嗯。”棕发青年勉强地笑了笑,“对了,尤菲……公主殿下对这次的情况了解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说真的,公主殿下这种时候就要转移到安全地方啊,偏偏就是不肯走,说是要和大家共进退,柯内莉娅殿下都快气疯了。”金发青年挠了挠头发,“啊,你是想问尤菲米娅殿下知不知道你也有参与保护她?哎,说起来上次你拯救人质那一次真是帅呆了!机车从那么高的大楼上滑下来简直就像电影!”

 

基诺捅了捅他的腰间笑得不怀好意:“公主很漂亮哦,你是不是迷上人家了?哎,如果她不是尊贵的公主,说不定早就被你迷住啦,英姿飒爽的白骑士。”

 

“什么啊。”朱雀微微涨红了脸,“这种玩笑不能乱开。”

 

基诺还要再说什么,通信器传来了联络的声音。他再次拍了拍朱雀的肩膀,留下杰克和他的小队前往自己的位置。和杰克短暂的沟通交流后,朱雀在自己的埋伏点潜伏下来,他所处位置视野良好,虽然空间逼仄但没有死角。尤菲米娅身处行宫内的房间里,从朱雀的角度能轻易看到房间出入口和走廊通道。阿尼娅的小队正在门外戒备,朱雀没有看到粉色头发的矮小女生,估计正对尤菲米娅进行贴身护卫。情报的时间是今天深夜,黑色骑士团的成员随时都可能潜入,就在这紧张时刻,朱雀却再次走神。

 

【原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V.V.的话言犹在耳,朱雀猛然抓住胸口的衣服,心脏一阵抽紧。那些文档他只看过一遍,但已经牢牢的一字不差的印在脑海里。每个字他都认识(V.V.甚至体贴的给他附上了日文翻译),可组合在一起的意思却晴天霹雳般让他无法明了。

 

鲁路修,那个会温柔地亲吻他,开个过分点的玩笑会别扭的脸红,娜娜莉有危险的时候勇敢而坚定,那个牵着他的手走过学校礼堂在所有人面前共舞的人,怎么可能是黑色骑士团的首领和创始人,zero?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然而他的理智在此时却高唱反调:鲁路修频繁的电话,肩膀上不明的伤口,对炸弹的熟知,还有和卡莲那个意味不明的拥抱,如今也能得到解释……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都是否认和逃避无法改变的事实。】

 

朱雀用力闭上眼。V.V.的话就像魔咒一般,让他这两天夜不能眠。他甩了甩头发,一旁的杰克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歉意地笑了笑,继续陷入沉思。

 

这个V.V.也十分可疑,然而第一眼看过去,总觉得有种熟悉感。冷淡的语调,似笑非笑的表情,身上几乎不带人气,他似乎也在哪里见过类似的人。冷冰冰的仿佛和世界没有联系。

 

朱雀仔细思考然而还是无法得出结论,他转换一下思路,V.V.为什么要向他揭露鲁路修的身份?这个金色长发的男人一看就身份尊贵,而自己就算是日本前任首相的儿子,且不说父亲去世已久影响力大不如前,单单是日本和不列颠之间不冷不淡的关系,自己于政治军事都没有太大价值。要说最大的价值,恐怕也就是布里塔尼亚皇子鲁路修的情人……

 

是这样吗?

 

棕发青年咬紧下唇。如果鲁路修不仅仅是布里塔尼亚皇子,不仅仅是民众念念不忘的闪光的玛丽安娜的独子,曾经最有力的皇位继承人候选人,还是zero,是以雷霆手段铲除邪恶连皇室成员贵族权贵都能下狠手的男人,是那个短短三年间就笼络了一批忠心耿耿的属下影响力日益扩大的黑色骑士团首领,那么当他达到最终目的公布身份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哪怕对政治非常不敏感的朱雀也知道,鲁路修将会大大动摇皇室的权威地位。这个叛逆的皇子出格惊世的举动说不定会撼动皇室的领导地位。所以,是要把鲁路修扼杀在萌芽中,不放过一切可能影响他的因素,包括自己?

 

朱雀以手捂脸,深深地呼了口气。他和鲁路修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深知鲁路修的执念,如果有什么惊人的举动朱雀也能试着去理解。可是黑色骑士团,那个杀人无数的黑色骑士团,正正踩在了他的底线上。朱雀眼前闪过父亲的面容和遗体旁地面的鲜血,“对不起”的血字触目惊心。

 

不能再想了。

 

朱雀努力平复下剧烈的呼吸,然而那个问题却始终横亘在心口。

 

鲁路修,他的鲁路修,真的是zero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他愿意努力去理解鲁路修,和他一并承担压力和责任。不告诉自己是因为害怕,怕不被理解?怕会失去自己?还是……

 

【不要背叛我,朱雀。】

 

朱雀回想起来,在跨年舞会的最后,鲁路修紧紧地抱住他,声音里是他无法理解的颤抖。而现在,他终于明了。

 

鲁路修一早就知道他的身份。

 

他的呼吸再度急促起来,汗水从额头落下,冰冷的水珠沾湿他的衣襟。

 

鲁路修不相信他。

 

-----------------------------------------------------------------------------------

 

“修奈泽尔。”鲁路修努力从床上撑起身体,手腕的镣铐叮当作响。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姿态优雅地坐在他床边的座椅上,看着鲁路修笨拙的动作温柔微笑。

 

“好久不见,长大了呢。”

 

“呵呵。”鲁路修艰难地靠在枕头上,他能感觉到胸口的绷带逐渐湿润,但此刻他纵使面色苍白,还是挤出讥诮的笑容,“你还是这么虚伪得令人恶心,亲爱的哥哥。”

 

修奈泽尔耸肩,表情如同面对不听话的孩子正在耍赖般无可奈何:“鲁路修,你过火了。”

 

“哦?”黑发青年挑眉。

 

“你以为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年你在哪里么?你在这座城市,在阿什弗德家族的庇佑下,我们都知道。”他的哥哥语速缓慢吻合,仿佛和许久不见的弟弟闲话家常,“我们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但是,”他话锋一转,微眯起眼注视自己微微颤抖的弟弟,“黑色骑士团超越了我们的容忍范围,鲁路修,任性要有限度。”

 

“哈,你以为我成立黑色骑士团是为了过家家吗?!”鲁路修用力握紧拳头胸膛剧烈的起伏,他能嗅到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伤口崩裂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你太小瞧我了,修奈泽尔。”

 

“不,当然不是过家家。但正因如此,才更不可接受。”修奈泽尔轻俯身体,对上鲁路修愤怒的紫色眼睛,“现在罢手,解散黑色骑士团并把所有成员名单上报,我们还能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你能继续你的学生生活,在阿什弗德家族的庇佑下以后找个清闲体面的工作,找个女人或者男人过一辈子无忧的生活。”

 

“这不可能。”鲁路修冷下脸,“我母妃的死一日没有真相大白,我就不会罢休。”

 

“你怎么不能接受现实呢?”修奈泽尔叹了口气,“她的死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意外和悲剧。你这么执着只会害了娜娜莉,害了你自己,害了整个跟着你出生入死的黑色骑士团。”

 

年长的皇子看到鲁路修一怔,不由笑了出声:“啊,我亲爱的弟弟,原来如此。不愧是和我流着同样血脉的兄弟,”他把鲁路修按回床上躺着,力度之大让鲜血迅速透过绷带染红了外衣。

 

“整个骑士团的人对你而言,只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棋子罢了。是这样没错吧?”修奈泽尔摇了摇头,“正义,公平,所有的口号,其实只是为了满足你自己追求的幌子。可怜啊,从成立至今骑士团死了很多人吧?他们还以为是为了多么崇高的理想----”

 

“你闭嘴!”鲁路修大吼,说完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不,不是这样的,我们确实是为了铲除世间的罪恶,为了把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的邪恶也清除干净……”

 

修奈泽尔悲悯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他从来都是这么高高在上,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他站起身来,不再看自己在病痛中挣扎的弟弟。

 

“说起来,你身边的那个情人,叫枢木朱雀的,你很喜欢他?”

 

听到朱雀的名字,鲁路修抬起头:“……你打算对他做什么?”

 

修奈泽尔轻笑:“怎么可能。毕竟他那么辛苦潜伏到你身边,哪怕你和娜娜莉是间接害死他父亲的凶手,他还是卖笑卖身。这么可怜的孩子,我怎么还忍心对他下手呢。”

 

-----------------------------------------------------------------------------------------------------

 

“……朱雀!”杰克突然一声大吼,把朱雀从混乱的思绪中惊醒。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见眼前的建筑物竟然开始扭曲,爆炸的轰鸣震得耳膜生疼。他看到身侧的杰克嘴巴一张一合,但什么也没听见。行宫的地面开始塌陷,来不及逃生的警卫被压在断壁残垣之下鲜血淋漓面目全非。

 

这一切是黑色骑士团导致的,是zero的领导……他脑海中闪过卡莲的话语,难道这都是为了更大的利益么?

 

来不及多想,朱雀敏捷地从躲避的天花横梁跳下,他刚刚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阿尼娅护着尤菲米娅迅速撤离,这位看起来弱小的女生在危难中格外可靠。第一波爆炸已经结束,行宫的地面塌陷了一大半,所幸整体建筑架构坚固,廊柱和支撑勉强还能再撑一段时间使行宫免于塌陷。

 

朱雀和杰克带领着剩余的人与前方阿尼娅的小队保持一定距离,黑色骑士团的人尚未出现,他们万万不能大意。

 

空气中逐渐传来烧焦的味道,室内温度开始升高。不知是爆炸引发的着火还是蓄意纵火,行宫内零星的火头慢慢扩大,朱雀心里暗道不好。这座建筑物里有太多可燃物,一旦烧起只怕伤亡更加惨重。

 

“公主殿下已撤到安全区域。”耳机里传来阿尼娅冷淡的声音。

 

“暂无黑色骑士团入侵迹象,各小队维持警戒,在火势蔓延前撤离。”这是基诺。

 

杰克朝朱雀打了个手势,朱雀示意自己殿后,杰克和小队人员端着枪慢慢朝大门退去。朱雀握紧手里的枪,他今天一同穿着不列颠的制服,伯爵提供的机车停在长廊隐蔽处,看来今天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他呼吸一窒。

 

在火焰和浓烟之后他看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黑色的郁金香头盔,披风和制服,也许是烟雾的扭曲和距离,来人的身影看起来比以往瘦弱。不会错的。

 

是Zero。

 

朱雀握紧了手里的枪,他大脑里闪过无数话语画面又好像空白一片。那个一身黑衣的人带着他的部下站熊熊燃烧的火焰后注视着他,朱雀只觉陌生。

 

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鲁路修吗?真的是他同床共枕的爱人?

 

此时Zero甩了一下披风,这熟悉的动作让朱雀简直要哽咽。

 

罢了,如果是鲁路修的话,他的隐瞒也许,不,肯定是有苦衷的。自己不也没告诉鲁路修国际刑警的身份和入读学校的真实目的吗?在互相欺瞒这一点上他们半斤八两。他们既然彼此相爱,那么肯定可以达成共识----

 

“朱雀!你在做什么!”杰克的声音忽然传来,他许久不见朱雀撤离有些担心,退了回来,朱雀没来得及开口,就见红发青年转移了目光,爆了一句脏话。

 

“zero!”他咬牙切齿地举枪。

 

砰砰砰!

 

血花和脑浆粘了朱雀一脸。棕发青年眼睁睁看着眼前人被连续三发子弹打中大脑,高强威力让他面目全非,颅骨碎裂。朱雀口腔里弥漫着血液和其他液体浓重的腥味,胃部泛起作呕的冲动,一阵阵抽动的痛。他慢慢转过身,只见zero和另外一个黑色骑士团的人都举起了手中的枪。

 

是他们开枪的么?

 

鲁路修也开枪了吗?

 

他握枪的手指开始颤抖,大脑一片空白的看着zero把枪口缓缓对准他。

 

轰隆!!!

 

剧烈燃烧的大火让不堪重负的横梁倒下,不偏不倚挡住了射过来的子弹。朱雀在鲜血般赤红的火焰后和一身黑衣的zero对视,浓烟滚滚熏得朱雀眼眶生疼,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zero默默看了看他,最终放下了手中的枪,转身和其他成员一同离开。

 

“鲁路修----zero!”

 

他在杰克的尸体旁冲着zero大吼,黑衣人却没再回头。

 

TBC


评论(5)
热度(9)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