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36

第九个故事:亲人

 

1.

 

漩涡鸣人是一只寂寞的狐狸。

 

因为毒性未清他一直维持着魂现状态,虽然随着状态逐渐好转他已经从狐狸犬的体型进化到人形般大小,但不能变成人形还是让他十分苦恼。他身上已经套不进佐助之前给他找的小狗衣服,只是拿了个披风和夹子给他制作成简易“狐狸外套”,让金毛狐狸不至于在冰天雪地里冻坏。

 

鸣人打了个喷嚏,一条鼻涕挂在黑色尖鼻子上,他用力吸吸不回去甩也甩不掉,最后看左右没人(他只敢鬼鬼祟祟地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溜达放风),偷偷擦在自己狐狸毛上。他把爪子埋到雪地里假装弄干净了鼻涕,打了个冷颤。

 

“呜。”他抬头看看凄清月色,这么寒冷黑暗的夜晚,不能钻进佐助暖暖的被窝而是在雪地里游荡,实在是空虚寂寞冷。现在这个时间点,鹿丸那里不能去,小李肯定会超级激动要给他们调解,小樱绝对会打爆他,卡卡西老师更不用说了,肯定又在和带土翻来覆去地做。他思前想后,决定去佐井那里避风。

 

狐狸在雪地里留下一串小脚印,哒哒哒地跳到佐井宿舍外。狐狸拱了拱门,过了阵佐井打开了宿舍门。

 

“竟然被赶出来了?”佐井挑起眉,在灯光下脸色愈发苍白,“好可怜。”

 

大狐狸呜呜地叫了两声,嗖地窜了进去。

 

佐井住的是单人间,鸣人在里面转了两圈就发现位置实在不大,转身时尾巴几乎就把佐井的画架子扫下来。佐井有点苦恼,只好随手整理了一个还算宽敞的位置给大狐狸趴下,自己爬了上床。

 

“说吧,怎么回事?”

 

狐狸摇了摇尾巴,他不是很想和佐井说,这人太毒舌他弱小的心灵受不了。可佐井虽然只是轻种,心思五感却都分外敏锐。他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疑惑地挑眉:“不是吧,你们竟然做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狐狸不好意思地用尾巴把自己埋了起来。

 

“我不是佐助听不懂狐狸语,要么你画下来?”佐井友好地递过支画笔,被鸣人一尾巴扫掉。

 

“你现在是魂现状态,怎么做的?点头和摇头就行了。”佐井忍不住拿出笔记本,他一向非常好学不管是哪个领域,“你在做爱的时候可以变成人形吗?”

 

“……”狐狸闭上眼,俨然装死。

 

“……?”佐井耐心等待。

 

“……”

 

“……!!!”佐井突然什么都懂了。

 

“……怪不得宇智波佐助把你赶出来。”

 

等佐助来到佐井房间领人的时候,狐狸已经被佐井揶揄得耳朵都竖不起来了。看到黑发猫又的身影,狐狸立刻窜了过去,随后又讨好地舔舔佐助脸颊,绕着猫又转圈撒娇。猫又摸摸狐狸的头顶,朝佐井感激地点点头,后者一直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他的身体,最后露出“果然宇智波家的都不是凡人”的表情。佐助有点奇怪,但他思维向来和佐井不在一个频道上,也没多想就领着自家狐狸回去。

 

回去的路上狐狸十分乖巧温顺。进了屋子鸣人耸动鼻翼,通风过的房间里原先淫靡浓郁的味道只留下一点点残存。眼尖的狐狸仍能看到佐助耳垂和脖子上的红痕,那是兽类舌头狠狠舔吮而留下的痕迹。他再次心猿意马起来,察觉到什么的猫又回头狠狠一瞪,狐狸一缩,乖乖夹着尾巴跳上床铺钻到被子里。

 

佐助也不理他,自顾自爬上另一张床忽略满脸委屈的狐狸,盖上被子闭眼睡觉。

 

漩涡鸣人枕着自己毛茸茸的前肢,只觉就算盖上被子开了暖气还是冷冷的。

 

“再有下次,”过了许久,佐助冰冷的嗓音传了过来,“一刀阉了你。”

 

“……呜呜呜!”

 

“……过来吧。”猫又往里挪了挪空出位置,狐狸高兴地抖抖毛,直接在两个床铺间跳过去,扭着身子钻进佐助的被窝。猫又伸手顺着狐狸柔软温暖的绒毛,两人一起彼此嗅着熟悉的气息,很快进入梦乡。

 

----------------------------------------------------------------------

 

“很久没见他们了哦,你带回来的小宠物。”卡卡西摘下围裙,带土正瞅着窗外大雪发愣,“看什么呢?”

 

黑豹愣了一下,随即欢欣鼓舞地蹦跶了过去:“哦哦哦,早餐做好了啊,真香!”

 

“嗯?”卡卡西挑眉,示意他没那么好糊弄,带土切换回平常模式,苦笑一下。

 

“你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有人救了我么?一个凶巴巴的铁扇公主。”

 

“记得。”卡卡西把果酱推了过去,带土毫不客气地在面包上抹上厚厚一层,“和最近的事情有关么?”

 

“不是那种有关。”带土嚼着面包,仔细搜寻合适的词句,“绝也是他养大的,不过比较亲我才会经常来找我玩。因为一些原因他一直住在外面那片森林里,然后……”

 

“被佐助一把火烧了。”白狼恍然大悟,“那现在他是无家可归,需要我们帮忙?要不要让小樱联系一下流浪斑类救助站?”

 

“那倒不用,天照熄灭之后我有去找过他,他似乎在烧之前就走了。”带土垂下眼,“也没和我说一声。”

 

白狼安抚地握住黑豹的手,带土反握回去,朝卡卡西扯开一个笑容。

 

“不过现在,我还是比较担心胖助。”

 

卡卡西歪头表示不解,银发有几根随着动作垂落在额前显得他很是温柔。他没戴面罩,面容俊美得让人心悸,带土觉得自己似乎被雷遁击中了。

 

“那人不是省油的灯。”黑豹回忆起往事,打了个哆嗦,“更何况胖助还烧了他的老情……家,要是他回来……不,他一定会回来的。”

 

“需要和纲手大人汇报么?”卡卡西安静地看着他,带土挣扎着。

 

“让我再想想。”

 

“好。”白狼垂下眼睑,安静地把牛奶递过去,“吃早餐吧。”

 

--------------------------------------------------------------

 

因为之前的事件,木叶学园发出了一周停课通知。理事会的长老们向她发出尽快解决的最后通牒。不了解情况的猿类以为发生大规模传染疾病人心惶惶,斑类们担忧着是否又有袭击害怕不已。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死亡,然而到现在为止,他们仍然没有找出这次袭击的原因。

 

她揉揉太阳穴,联络小组目前还在和其他斑类区进行信息交换,情报组还没有得到进一步线索,研究小组的检测结果还没出来,手头信息不足大大限制了卡卡西和鹿丸带领的专项调查组的行动。中毒的勘九郎他们身体已经康复,手鞠和她的小队会留下来作为联络人员,勘九郎不日将回去向我爱罗汇报情况。

 

火影默默俯视着木叶的景色,皑皑白雪掩盖了潜藏的骚动。现在还没到办公时间,但她夜不能寐只觉一阵阵心慌。她没开暖气,办公室里寒意彻骨。她转身到抽屉里拿出瓶酒,然后从窗口跃了出去。

 

冬天太阳起得很晚,只有微弱的晨光照在白雪上。木叶的街道一片死寂,连出租车都只是熄火停在了路边,司机跑进了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取暖。纲手身形迅速,片刻后就到达目的地。

 

木叶的墓园。

 

她来这里已经很熟悉,三两下就找到想找的人。墓碑很干净,漩涡鸣人会定期来清理拜祭。相片上的人笑容爽朗坚毅,和记忆中的如出一辙。这个坟墓里空无一物,只有一个空壳任人凭吊。

 

她打开酒瓶盖子,仰头喝了一口。因为连日的疲倦她握得不稳,酒液一下涌进喉咙把她呛得连连咳嗽。

 

“哎哟,你怎么这么狼狈?”

 

那是熟悉到骨子里的,以为永远不会听见的声音。

 

千手纲手闭上眼再睁开。她握紧酒瓶周身的力量缓慢坚定地流动起来。她慢慢回头,对上一双不再熟悉的黑色眼睛。

 

-----------------------------------------------------------------

 

小樱把鸣人狐狸拎去医院做检查,狐狸的哀鸣连佐助听着都心下不忍,可他也不敢和小樱作对,只是默默在心里为鸣人同情了三秒钟,走向了卡卡西指定的集合地点。

 

距离上次袭击过了近一周,目前大家还毫无头绪。舆论已经要压不下去,民众好不容易才过上和平日子,长期战争让所有人都成了惊弓之鸟风声鹤唳,对现任斑类自治委员会的质疑声也日益大了起来。黑发猫又不是很懂政治,他是个直来直往的人,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他搞不懂也不在乎。但他曾经发誓要保护木叶,继承鼬的遗志并振兴宇智波家,所以他会尽自己所能去保护木叶。更何况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

 

他停下脚步看着他的手,没有戴手套的手掌被冻得发白,手指间还夹了根狐狸毛。想着漩涡鸣人现在肯定被凶悍的老虎小樱揪着耳朵做各项检查,佐助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久没见你笑了,佐助。”

 

宇智波佐助身体一僵。他不敢置信,很快眯起眼手指灵巧地结印。血色写轮眼转动着三勾玉,他深吸一口气。

 

“火遁·豪火球之术!”

 

来人轻巧躲过袭击,他身着褐色长袍,除了双眼漆黑,音容笑貌都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佐助眯起眼,宇智波鼬笑了笑,艰难地压制着想要结印的手。

 

“我不是幻术。”鼬抽搐的双手控制不住地结了一个印,“快逃,佐助。”

 

一瞬间,大火铺天盖地。

 

TBC


评论(7)
热度(45)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