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5

 今天吃了药好高兴啊啊啊啊啊啊内心鸡血喷涌而出好想每个坑都填一遍!甚至想去开一个命中注定我爱你错过前世还有今生的新坑啊!!!!为什么一天只有24小时啦啦啦啦啦啦于是过来填这个!今天就可以完结了!哦也!!!!

谢谢大家喜欢这篇笨蛋谈恋爱的故事=w=

 

 

5.

 

佐助艰难地从兜里摸出钥匙,鸣人歪歪扭扭地靠着他,醉眼朦胧打了个酒嗝。他打开门脱下鞋子,架着鸣人放到沙发上。他的同居人在后半场突然大喝特喝还去厕所吐了两轮,要不是佐助最后几乎发火强行把鸣人拉回家,金发青年估计今晚要在包厢地板上过夜。

 

他去烧了开水,然后拿了热毛巾蹲到鸣人身边给迷迷糊糊地情人擦脸:“有没有哪里难受?”

 

“……佐助。”鸣人睁开眼,朦胧的蓝眼睛迅速泛起水花,“佐助,佐助,佐助……呜呜呜呜。”

 

金发青年像个孩子一样把佐助抱在怀里,佐助猝不及防向后倒在地板上,被沉甸甸满是酒气的身躯压着有些喘不上气。他试探地动了动身子,鸣人把他更紧的压在地上,他只能放弃。

 

佐助安抚地摸着鸣人的背,然后揉了揉凌乱的金发。鸣人紧紧揽着他,滚烫的泪水沾湿了佐助肩膀的衣服,一滴滴顺着他的脖子滑落。

 

“鸣人,怎么了?”佐助从来不知道自己声音可以如此温柔,金发青年像只害怕被主人抛弃的大型犬,只是低低地呜咽。佐助叹了口气。

 

“起来,鸣人。放开我。”

 

“不放!”

 

突然尖锐的声音把佐助吓了一跳,他只好换了个说法:“那好,不放。可是这样我很难受,可以让我起来么?”

 

鸣人醉醺醺地撑起身体:“……佐助很难受?”

 

“嗯。”

 

滚烫的眼泪一滴滴落到佐助脸上:“可是,可是我好喜欢佐助。对不起,不是有意让你这么难受的。对不起,呜呜。”

 

“白痴吊车尾。”佐助抬手抹去情人脸上的眼泪,“先让我起来,我还烧着热水,乖。”

 

这次鸣人听懂了他的话,只是他还是像只考拉一样缠着佐助,两人像大企鹅抱着小企鹅一样挪到厨房。佐助熄了火,把开水和凉水混在杯子里加入一点盐和糖,他别扭的把杯子递到身后喂到鸣人嘴边。金发青年咕咚咕咚地喝完,又继续把脑袋埋到佐助肩上,时不时抽泣一声。

 

“还想吐吗?”佐助放下杯子问道。

 

鸣人摇摇头,眼睛有点睁不开。

 

“去睡吧。”

 

鸣人蹭了蹭佐助:“佐助一起。”

 

“嗯。”

 

两人挪回房间,鸣人三两下把衣服都扔到地上,只穿着条裤衩就钻到被窝里。他眼巴巴地看着佐助,佐助摇摇头:“你先等等。”

 

“哎?哎哎哎?你去哪里?!佐助助助助!”

 

佐助很快就回来,他把毛巾重新弄热,仔细地擦干净鸣人的大花脸,然后换了一条擦去小麦色身体上的汗渍。鸣人安静地让佐助擦着,黑发青年让他翻身他就听话的趴了过去。等擦干净后佐助去浴室把毛巾都洗好晾了起来。他也觉得有些累了,挣扎着要不要洗澡,可是鸣人又开始在房间里佐助佐助地叫唤,他只好匆匆洗了个脸回到卧室。

 

换上睡衣后他回头正看到鸣人目光灼灼地张开双臂:“抱抱。”

 

救命这人到底多大了。

 

佐助嫌弃地靠到鸣人怀里,让金发青年暖暖地抱着他。

 

“佐助你真好。”鸣人喃喃低语,“好喜欢好喜欢佐助。最喜欢了。”

 

佐助蹭蹭他的脸:“我知道,睡吧。”

 

“嗯。安安。”

 

佐助有点脸红:“……安安。”

 

------------------------------------------------------------------

 

等鸣人睡熟了后,佐助睁开眼,他慢慢从鸣人怀里退出来,把一旁的枕头塞到鸣人空荡荡的怀里。他凝视着情人满足地睡颜,想着刚刚鸣人痛苦难过的眼泪一阵揪心。

 

他一定要做点什么帮帮鸣人。

 

他轻手轻脚拿出手提电脑,按下开机键。开机音乐把他吓了一跳,他手忙脚乱地把电脑藏起来,鸣人翻了个身嘟囔了什么,把枕头抱得紧紧的。佐助松了口气,登陆搜索引擎。他想了想,还是打下了关键词。

 

如何治疗阳痿。

 

一大堆看着就不靠谱的男科医院和有着诡异名字的药品跳了出来,他仔细筛选,把几个食疗的方子和名医推介保存到收藏夹里。他又登陆了大蛇丸公司的内部网,自从得知了鸣人的病情,水月就偷偷给了佐助一定的搜查权限(大蛇丸也睁只眼闭只眼),搜查是否有bo起障碍方面的讯息。

 

他同时打开多个窗口,也不知道按了什么---也许是哪家小诊所的广告-----哗哗哗小窗口不停地跳了出来。佐助一下睁大了眼,那是各种奇怪的图片,有着千奇百怪的器官特写有些还甚是恐怖。他咽了口口水手指都僵硬了。如果鸣人不好好治疗的话,难道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佐助。”

 

黑发青年猛然回头,正看到刚睡醒的漩涡鸣人站在他身后满脸震惊:“……你在看什么?”

 

佐助啪地把电脑合上,平板用力砸在他手背手指上,疼得他嘶嘶抽气,鸣人心疼地把电脑打开,把佐助的手拉出来。这一打开那些耸人听闻的病症网页和图片又冒了出来。

 

“……所以说,你到底在干嘛啦。”鸣人小心地揉着佐助通红的手指,放在嘴边吹气。

 

佐助看着担忧的情人,他已经为这件事操了好久的心,也许坦白才是最好的方法。他思忖片刻,决定用委婉的语言温柔的说出来:“鸣人,我知道你阳痿,你放心,我会陪你好好治疗的。”

 

“……”

 

佐助看着漩涡鸣人惊呆了的脸,内心涌起深深深深的同情:“我问过大蛇丸,他说如果是后天的话还是有很大可能治疗好的。现在主要需要判断你是生理上的病变还是心理因素的影响。”

 

“……佐助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佐助艰难地组织语言,“可是这是病,得治。你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先去预约男科的医生做些检查,接下来家里的饮食也做些调整--------”

 

“所以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鸣人涨红了脸,“什么,什么阳--------”他把下一个字小小声的咽了下去,“那是什么啦我说!!!我才没有!我好得很!我我我我很行!!!”

 

佐助默默地看着七窍生烟的鸣人,鸣人连阳痿这两个字都说不出口,可想而知心里有多么大的阴影。他摇摇头,安抚地拍拍鸣人的手。

 

“嗯,我知道。明天我看到有个专家下午坐诊,要么我们早点去排队取号?现在给卡卡西打个电话请假好了,反正他睡觉从来不关手机。”

 

“我说!”漩涡鸣人一把掐住佐助的肩膀,“我!没!有!不!行!”

 

“……”

 

鸣人拉过佐助的手放到自己下身:“你摸摸,它能硬,还能硬很久!”

 

佐助捏了捏手里的性器,鸣人撇着嘴提醒他:“小点力,你今晚差点把我捏坏了的说。”

 

黑发青年的表情从怀疑到惊讶渐渐变成不敢置信,他震惊地盯着鸣人的眼睛,鸣人得意地笑了笑。

 

“……真的能硬?”

 

“当然的说!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好吗!”

 

佐助沉下脸把手收回来。鸣人有点害羞的理了理裤衩,尴尬地坐在床沿边调整姿势,最后干脆拿被子盖住他高高翘起的下身。黑发青年冷着脸看他的一系列动作,冷笑一声。

 

“漩涡鸣人。”

 

“……在!”

 

佐助简直是咬牙切齿了:“耍我很好玩么。”

 

“哎?”

 

佐助在巨大的愤怒中还感到莫名地忧伤,他倔强地抬起下巴藏住自己的委屈:“这两年看我这么傻,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很有趣?”

 

“佐助,我,我不明白啊!”鸣人着急地揪着头发,他凑上来被佐助一脚踹开。

 

“不用解释。”佐助狠下心,“我们分手吧。”

 

“……”

 

黑发青年忽视漩涡鸣人与其说是倍受打击不如说是吓shi了的傻脸,站起身来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他刚拿出几件内衣又冷笑几声,把自己的衣服放好,反之把鸣人的东西都扔到了箱子里。

 

鸣人在身后弱弱地开口:“……分手是我想的那个分手的意思吗?情侣之间的分手?”

 

佐助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搭理这个新鲜出炉的“人渣”。他把鸣人的衣服都塞到行李箱里,忍不住强迫症的叠整齐,随后又意识到什么似的收回手一脚踹上箱盖。

 

“带上你的东西滚出------”

 

“佐助助助助助!!!”鸣人扑上来一把抱住他压到床上,“我们,我们原来是情侣吗?”

 

“现在不是了。”佐助别过脸,“有情侣会睡一张床两年来什么都不做么?你放心,我明白你的想法了漩涡鸣人。”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们是情侣?”漩涡鸣人自顾自的说道,“我们在一起多久了佐助?”

 

“两年零九个月。”佐助气极反笑。

 

“所以说,佐助一直都是我的男朋友?”

 

宇智波佐助闭上眼睛。因为知道自己性格冷冰冰又全身是刺,和鸣人在一起之后他悄悄在网上找了很多如何和恋人相处的帖子学习参考。磨练厨艺,把各种密码设置为恋人的生日,会撒娇(比如看电视累了靠到鸣人肩膀上),接送恋人上下班(因为同个单位和住址的原因改成一起上下班),有时候还有些肢体接触(例如喝醉了抱在一起)……种种种种,他做了这么多,现在漩涡鸣人竟然还来质问他的感情?!

 

他突然感到很疲惫。

 

“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佐助。”鸣人轻轻抚摸佐助的脸颊,小心翼翼地亲吻他的眼角眉心,“对不起佐助,我真傻,对不起。”

 

鸣人整个人压在佐助身上,细密的吻不停落下。他亲吻着佐助抖动的眼睫,像在安抚一只受伤的蝴蝶。

 

“我本来,没想这么快和佐助在一起的。”他感到佐助身体一僵,马上温柔抚摸佐助的黑发,“我没有钱,没有房子,除了自己连只猫都养不起。我买不起车,每天只能让佐助去挤人山人海的地铁,去超市买菜的时候只能不停算价钱,贵的买不起,便宜的好难吃。只有两套好西装,同一个客户见三次就露馅了。”

 

“我不想让佐助那么辛苦,不能喝酒还要到处应酬,明明不喜欢卑躬屈膝却还要去迎合那些人。可是我还不够强大,我这么弱,佐助。”他嗅着佐助的气息,慢慢的说着,“就连单位里说你闲话的人我都拿他们没办法。我想变得更强大,佐助,我想给你更好的生活,给我们更好的生活。在那之前,我不敢绑死你。”

 

“如果不想绑死我,为什么一直缠着我。”佐助声音沙哑。

 

鸣人收紧怀抱:“我控制不住自己。一想到佐助会跟别人走,会属于别人我就要疯掉了。”

 

“就算没有得到佐助的认同,就算佐助现在讨厌我了,”鸣人哽咽起来,“我还是好喜欢佐助。我喜欢了佐助好多好多年,不要走,佐助。不要分手。不要不要不要。”

 

他流着眼泪亲吻佐助逐渐湿润的眼睫毛,吻过高挺的鼻梁最后落到柔软的嘴唇上。他试探地吮吸,佐助默许地张口。

 

这是一个柔软温和的吻。他们互相安慰着彼此,用温暖和抚慰传递心声。佐助搂上鸣人的脖子。

 

“……白痴吊车尾。”嘴唇分开后,佐助舔舔唇角的津液,看的鸣人一愣一愣的,“这就是你一直不碰我的原因?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这些都是我很认真的想法,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的说。”

 

“嘁。”佐助鄙视地哼了一声,“在你眼里,我是这么贪恋财富和力量的人吗?”

 

“……”

 

佐助侧过头错开鸣人专注的视线,他耳根微微发红:“……比起钱这种东西,和你在一起,更加重要。”

 

 【鸣佐】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6 (完)

-----------------------------------------

完整版在佐盟。

-------------------------------

尾声

 

这是一个平凡的工作日早晨,佐助睁开眼,身体还带着昨夜的欢愉。鸣人正在厨房里做早餐,葱花蛋饼的香气引人食指大动。佐助打了个呵欠起身换衣,有什么东西从衣兜里掉了出来。他捡起来,赫然是大蛇丸曾经给他的蓝色特效小药丸。没想到他一直放在口袋里也没用上。不过如今鸣人雄风大振,倒也不再需要这种东西……

 

佐助想了想,还是把药丸放入柜子深处。

 

两个大男人很快把早餐扫荡一空,把碗碟放到水槽里就风驰电掣的出门。他们总是掐着时间冲上地铁,人山人海的车厢里两个人无所顾忌的拥抱隔出他们专属的空间。他们住着狭小的公寓,对每一顿饭钱精打细算,努力攒下可能的每一笔开支为未来做准备。现在的日子虽然辛苦,可是充满希望。他们总会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小车,在周末的时候就去高档餐厅品味美食,想买什么衣服就买什么衣服,节假日开车自驾游,或者干脆出国度假。

 

然而在实现这一切之前,他们甘于平凡的生活。电影票贵就看网上视频,还可以无所顾忌的在家里摆出各种姿势,想快进就快进;不能去酒店的顶楼旋转餐厅,没有关系,鸣人和佐助的厨艺算不上最好,但绝对最合对方的口味;没有昂贵的西装,但得体干净的穿着和良好的精神面貌比衣服更重要;不能出国度假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对方在身边,便是比巴黎更美好的人间天堂。

 

而现在他们在拥挤的地铁里拥抱,抱着对方如同拥有全世界的财富。

 

这就是幸福。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END


评论(5)
热度(80)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