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4

我觉得我不应该起这么有文化的标题,应该叫做《两只笨蛋谈恋爱的故事》。

这一章铺垫结束了,下一章可以直接上肉啦。

 差点把我们家太子憋坏了呜呜QAQ


4.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修罗场。”佐井摸着下巴,看着会客室里的场景若有所思。 

我爱罗年纪轻轻已经是其他地区支行的副行长,分管该支行利润最丰厚的营业部门,手下精英无数。传闻该支行曾经面临严重经营困难,手下客户涉及经济纠纷携款潜逃,几个客户经理还被带走协助调查。当时借调到该支行的漩涡鸣人和春野樱帮了很大的忙,尤其是漩涡鸣人,帮当时麻烦缠身的我爱罗解决了一系列问题,不仅没让我爱罗被扫地出门反而步步高升,两人也成为了铁哥们。 

今天我爱罗过来是给漩涡鸣人介绍一个大客户。这个客户想要购买新款的结构性存款理财,如果合适的话还想申请信用额度,为以后的国际信用证等业务铺路。这种业务在鸣人佐助的支行做得最好,想着曾经的人情,我爱罗便把客户介绍了过来顺便出出差散散心。没想到鸣人虽然一大早就把我爱罗和客户接了过来,但因为他还要去昨晚应承三亿贷款的客户那里签合同,便把这个客户交给了小樱佐井,我爱罗在见过行里面的几个领导后交给佐助负责接待。 

“总感觉,里面的气场很奇怪呢。”接到小樱指示过来看看情况的佐井苦恼极了。他挣扎着要不要进去打招呼,里面两帅哥一个喝茶一个喝咖啡一言不发面无表情,饶是见过大场面的他也有点打退堂鼓。 

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反正看起来也不会有事,就不打扰他们了。” 

佐井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会客室里佐助抱着胳膊,我爱罗放下杯子。 

“你们在一起了?” 

“嗯。” 

“恭喜。” 

“谢谢。” 

满室沉默。 

我爱罗动动嘴角,有些无奈:“你不用这么大敌意,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但我喜欢把老婆看牢点。”佐助低头喝了口茶,心情愉快起来。 

“没想到你还是个占有欲这么强的人。” 

佐助有些不解,我爱罗温柔地笑了笑没有解释。他常年有着黑眼圈显得稍有疲惫,但面容依然非常俊美,坐在窗边沐浴着阳光就像一幅精致的油画。佐助不由庆幸他对那只傻狐狸先下手为强。 

“哎你们在这里!”伴随着阳光爽朗的大嗓门,漩涡鸣人大大咧咧地推开会客室的门,身上还带着几缕外面的风尘,他满脸喜悦地扑上来抱了抱佐助,挥舞手里的文件,“合同签好啦!今晚请你们吃饭!” 

“你也要来哦!”他搭着佐助肩膀朝我爱罗说道,我爱罗笑着点点头。鸣人就又高兴地跑出去和小樱鹿丸分享他的喜悦。佐助眼瞅着鸣人就这么跑走,积攒地不满还没来得及发泄就又变成失落。 

“你真的喜欢他。”我爱罗静静地说。 

“当然。”佐助说道,他一向是个坦荡荡的男子汉,“他也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 

“……上到总行所有部门,下到每个犄角旮旯的支行都知道的事情,就不用再和我强调了。” 

------------------------------------------------------------------------------- 

今晚的聚餐和一般的饭局不同,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之间的聚餐。参加的人都是要好的同期比如鹿丸,牙,小樱,井野,丁次,佐井等等等等。大家都没有,又或者说从来都极力避免利益纠纷,心思坦荡为人正直。前来的还有一直照顾他们的部门领导卡卡西和鸣人的铁哥们我爱罗,酒过三巡大家都high到不行,正起哄要玩国王游戏。 

佐助找了个借口走到走廊上,今天的主角是鸣人,鉴于他总是莫名其妙就变成中心人物的特殊设定,他决定出来透透气,把风头让给他的男朋友。 

“佐助你怎么出来了,不舒服吗?”今天的主角却着急的跟了出来,看到他松了口气。 

“没什么,出来透透气而已。”佐助看着情人喝了酒通红的脸,只觉内心柔软。 

鸣人跟他一起靠在走廊上,看着一侧窗外的景色。他们今天定了市区酒店顶层餐厅的包房,不仅包厢有着巨大落地窗,走廊上也能看到全市灯火通明车水马龙的夜景。他们安静地看着繁忙的都市,享受久违的静谧。 

“佐助,我真的好高兴。”鸣人转过头来,蓝眼睛熠熠生辉,仿佛整个城市的灯光都倒映在里面,佐助心头一阵悸动,“我离我的目标又更近了。我会变得更强大,更强大的。” 

“嗯。” 

“在那之前……”鸣人咬紧下唇,随后又开朗的笑了,“没什么啦。” 

他转过身:“走吧,再不回去小樱又要发飙的说-------” 

他定住身体。 

佐助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黑发青年觉得自己好像抱住了一大块木头,硬邦邦的一点都不舒服。他把脸埋在鸣人结实的背上,嗅着情人熟悉的气息。他往前凑了凑,朝鸣人耳朵吹了口气。 

“鸣人。” 

漩涡鸣人身体一抖。佐助知道这个弱点,更何况他平时总是没好气的大白痴吊车尾各种叫唤,这偶尔的称呼也变得富有调情意味起来。他在心里默默倒数,数到2的时候鸣人猛然转身把他用力抱在怀里,力度之大简直让人喘不过气。过了一阵鸣人拉开距离,佐助和那双蓝眼睛对视,他能在那蓝色的海洋里看到自己的倒影,端正秀丽的面容波光潋滟的眼睛。 

他舔舔嘴唇。 

漩涡鸣人痛苦地呻吟一声,狠狠吻了下来。 

铁锈味和酒气迅速在口腔里蔓延开来。佐助张开口让鸣人的舌头钻入他的口腔,这人的吻和他性子一样,看似大大咧咧其实细腻得很,金发青年的舌尖若有若无地滑过佐助敏感的上颚,深深地伸入柔软的喉腔,他感到自己每一颗牙齿都被鸣人仔细舔过,最后再勾住他的舌用力吮吸。 

不知何时他们踉跄着退到了走廊的拐角,光线不明的角落漩涡鸣人把舌头从佐助的口腔里退了出来,依然留恋着他红肿湿润的嘴唇,不停地舔弄又用力吮吸。佐助只觉嘴唇发麻,他不满地发出几声模糊的抱怨,被鸣人全部吞了下去。嘴唇上每一道细细的纹路都被鸣人舔舐亲吻,在佐助的嘴唇彻底麻木前金发青年轻轻撬开他洁白的牙齿,再次勾住他的舌头吮吸。过多的津液来不及吞咽,顺着两人的唇角滑落。佐助满足地叹息,这个吻实在太过美好,他忍不住想要自己的情人更多。 

佐助在鸣人怀里舒展身体,果然金发青年根本受不住诱惑,温暖的手掌猴急地掀起他的衬衣贴上他结实的腹部。佐助怕痒地往后缩了一下,鸣人似乎是觉得有趣地笑了笑,咬了咬佐助的嘴唇。佐助也同样不甘示弱地解开鸣人裤头。他绝不承认自己想做这件事情很久了,但是如今他一定要确认。 

他把手伸入了鸣人的内裤,用力一抓。 

漩涡鸣人发出一声痛呼,用力推开佐助。佐助狠狠往后撞到墙壁上,一下痛得皱起眉头。 

“佐,佐助对不起!你有没有事?”鸣人满脸后悔,但注意到佐助直勾勾盯着他下身的目光,他不自在地迅速拉起拉链。 

“我,我我我……”他着急的扯了扯头发,却没再靠近佐助,“我去下厕所!你先回去吧佐助!” 

然而宇智波佐助没再回答,他只是直愣愣地看着鸣人匆匆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身影。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上面还残留着刚刚的触感,软乎乎热热的一大坨,被硬硬的毛发扎得发痒难受。 

软乎乎的。 

佐助痛心地闭上眼,只觉心力憔悴。 

完蛋了。 

漩涡鸣人真的不行。 

----------------------------------------------------------------------------------------------------------------- 

漩涡鸣人匆匆跑到厕所隔间里落锁,他背靠隔间门板,刚刚佐助那用力一抓实在让他痛得不行,眼泪几乎都冒了出来。他怜惜地碰碰自己的好兄弟,打了个哆嗦。不过,这么说起来的话,佐助果然还是……不愿意吧。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用力抓。 

鸣人垂下眼,他嘴唇舌尖还残留着佐助的味道,清爽带着甜美,混着洋酒的热辣让他饱受摧残的小兄弟再次勃发。他没有伸手碰触,只是回忆着刚刚的吻,柔顺的迎合的黑发青年,搂着他的脖子回应他每一次舌尖的挑动轻触。他在厕所昏黄的灯光里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在刚刚还抚摸过宇智波佐助的身体,那不可思议的触感不管多少次都让人欲罢不能。 

可是这么美好的佐助,不愿意,不喜欢。 

漩涡鸣人用力砸向隔板,惹得隔壁蹲厕的人愤怒大骂。他屏蔽一切杂音,痛苦摇头。 

果然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吧。 

虽然拿下了三亿的合约,可是曾经豪门出身的佐助,又怎么会看得起呢。佐助光是身上背负的债务就远远超过鸣人这次提成的百倍,鸣人拿出手机计算着还要多久才能让两人过上没有债务轻松自在的富裕生活,然而单单房子首付和房贷车贷的钱款就让他眼前发黑。更别提以后还有水电煤物业管理费,汽车保险还有日益高昂的油费,他们家还会有个额外支出就是佐助超出常人的食量…… 

不够。钱远远的不够。 

自己真是太没用了。 

他坐在马桶上,刚刚还精神奕奕从裤子里鼓涨起来的小兄弟已经垂头丧气地扁了下去。 

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佐助真正的认可。 

他想着今天签完合约跑回来时,看到佐助和我爱罗在会客室里相谈甚欢的场景。两个英俊帅气才华横溢的年轻人站在一起如此般配,就像是油画一般,鸣人看到刺眼得心痛。 

像我爱罗那样的人,才是佐助最想要的吧。 

...... 

打住,停止,不能再想了!不能这么丧气!鸣人坐在马桶上深呼吸三次,他抹了把脸就像戴上面具,重新变得开心爽朗起来。 

他推开隔间走到洗手池边把冷水泼到脸上,头脑总算清醒了一些。 

漩涡鸣人,你可是要做总行行长的人! 

他给自己打气,盯着镜子里的男人目光坚定。 

----------------------------------------------------------- 

鸣人笑嘻嘻地推开包厢门,井野不满地啪的一声放下酒杯:“你跑哪里去了,还以为你偷偷溜走不付账!” 

“罚酒罚酒罚酒!”小李已经喝醉了红着脸双手举高的起哄,小樱翘着腿笑得不怀好意。 

“罚酒太便宜他了。”她转转眼睛,“真心话大冒险!” 

“好啊好啊!”天天高兴附和,女孩子总是对这类游戏乐此不疲,“鸣人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啊?”鸣人摸摸头,他倒没什么所谓,“真心话好了。” 

小樱看了看鸣人,又看了看佐助,“那么听好了,我的问题。” 

“你喜欢的人,是谁?” 

熙熙攘攘的包厢突然安静了下来,佐助有些奇怪地挑眉,似乎不明白小樱这个问题意义何在。 

鸣人看向小樱,他的搭档和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正鼓励地朝他微笑。他脑海里转过无数思绪,最后一片空白。他慢慢转向身侧,佐助正看着他,黑眼睛里倒映着他紧张僵硬的脸。漩涡鸣人曾经暗暗发誓要等他奋斗成功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开着法拉利跑车载着佐助到他的豪华别墅,打开门里面就是巨大的水晶灯满地铺着红色新鲜的玫瑰花瓣。他会牵着佐助的手单膝跪下,郑重地打开精美的红色丝绒盒子,露出里面巨大的鸽子蛋红宝石戒指。 

而不是像现在,在一个普通酒店的包厢里,满身酒气衣衫不整,说出的话都像酒后不正经的玩笑不得当真。 

可是,可是,他真的好想好想知道。 

在他这么多年的拼命努力下,佐助有没有,一点点的感动,一点点的喜欢。 

漩涡鸣人听到自己内心里的野兽正低低咆哮,教唆着他开口把藏匿于心的秘密倾泻而出。说出来,当着所有共同朋友的面告白,让佐助根本无法拒绝无处可逃。 

他深吸一口气。 

“我喜欢你,宇智波佐助。” 

包厢里安静的能听见一根针掉落的声音。 

宇智波佐助有点尴尬,他不明白为什么情况会变得这么严肃郑重。他咳嗽一声,点点头。 

“哦。” 

就像刚刚突然地安静一般,房间里又猛然开始嬉闹起来,小李醉醺醺的打起醉拳,小樱井野互相揭发对方的糗事,卡卡西公然摸出了一本黄书和佐井一起看了起来,大家都像没事发生一样,还是一般的欢快愉悦。 

漩涡鸣人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饮尽。 

佐助拒绝了他。 

佐助果然……不喜欢他。 

TBC

评论(10)
热度(50)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