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34

今天终于写到了开坑最想写的几个梗之一,大家猜猜是哪个XD

 

 

4.

 

宴会厅里的怨灵很快被赶回来的精英们击碎打破,剩下的有所感知一般慢慢退了出去。小樱吞下解毒剂挣扎了爬了起来,有医疗小队赶了过来救治中毒倒地的众人。纲手抹去唇角鲜血,她已经压下了毒性,正清点着人数皱起眉头。

 

“外面什么情况?”

 

鹿丸严肃地摇摇头。

 

等现有的人冲出残破的宴会厅,正听到学校各处传来的哭喊尖叫,血夜下空气里泛起浓重的腥臭味,雏田发出一声惊呼。白眼极佳的视力看到无数怨灵从地面墙壁钻出,侵蚀着活人的生命。原本在外守备的小队已经杀了上去,一时间刀光剑影火花雷电。

 

纲手吐去嘴里的血沫,脸上浮现妖异的花纹。她双手握拳仰天长啸,老虎的嘶吼震得怨灵们痛苦嚎叫。

 

“想在木叶撒野,先问过我同不同意!”她一挥手,带着众人冲向敌人,“我们上!”

 

------------------------------------------------

 

宇智波斑又见到了那道彩虹。

 

那时他年纪还小,在河边打水漂石子却怎么都到不了对岸。他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蓬乱的头发乌黑的眼,然后渐渐扭曲变成野兽的模样。第一次见到时他曾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而现在他已经麻木。不管和父母还是老师说,所有人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仿佛他是一个因为生在战乱年代见过太多惨象而神智混乱的孩子。只有他的弟弟会抱着膝盖依偎着他听他讲自己逐渐改变的模样,镜子里会见到雄狮的幼兽,和他一般的惊慌失措的眼神,张口能看到尖利的牙齿。

 

今天他忍不住和其他人打架,尖锐的爪子把对手抓的鲜血淋漓,邻街的大孩子叫嚷着妖怪跑远。他嗤之以鼻,可继续在街上游荡也没意思,索性跑到河边继续磨练他的打水漂技术。有时候一个叫柱间的发型奇怪的男孩也会跑过来,眼巴巴地盯着他的动作时不时损上几句,让他脾气更加暴躁,两人总是忍不住打上一架。

 

他用力一甩,石子还是和以往一样,跳了几下就沉了。他吸了口气又慢慢吐出,阴郁的天积攒了厚厚的云,炎热的夏日说风就是雨。他刚抬起头,雨点就噼里啪啦落了下来,砸得人生疼。斑并不想去躲雨,只是闭上眼。大雨洗去他对自身的不安,刺得他打架的伤口阵阵疼痛。他鼻尖嗅到泥土潮湿的味道,雨的腥气,草木的清香,还有……

 

柱间。

 

宇智波斑回过头来,短暂的骤雨已经停歇,阳光扯破了乌云,整个世界明晃晃的。他眨眨眼,正看到柱间欣喜的表情。

 

“彩虹!”

 

湛蓝天空里悬挂着两道彩虹,内弧色彩鲜艳能看清每一种颜色,外弧稍有些模糊泛灰。两道彩虹都是完美的半圆形跨越了青山绿水,像是神话传说里仙子登天的阶梯。

 

“离我们很近呢。”蘑菇头男孩冲斑微笑,“要不要去追彩虹?”

 

没等宇智波斑反应过来,柱间已经拉着他的手冲了过去。他们跑向颜色鲜艳的内弧,彩虹一端的尽头就在不远的山坡上,宇智波斑握紧柱间温暖的手,他们踩过清澈见底的小溪把鱼虾惊得四处逃窜,拨开灌木丛吓得松鼠们吱吱爬到树上警惕张望。男孩子们的奔跑惊起一片飞鸟,小鹿伸出头来好奇地看着,花瓣和草叶沾上他们的衣服染上一片甜香。他们一起跑向彩虹,就像那里可以实现他们所有愿望。

 

斑在奔跑的间歇中抬头,湛蓝天空里彩虹在逐渐变淡。外弧已经消失不见,内弧的半圆不再完整,最高处在蓝天阳光里渐渐消退,只剩下两端连接着地面。他们气喘吁吁地跑向最近的一端,七彩光芒里山坡的风景仿佛仙境一般。

 

“就快了,马上---马上就追到了!”柱间回过头一笑,“一定能追上的!”

 

斑握紧他的手。

 

然而等他们终于从森林里钻了出来,彩虹最后的光芒还是消失了。男孩子们不敢置信,他们手牵着手爬上山坡,终是遍寻不获。

 

斑坐到湿漉漉的草地上,柱间嘴里叫嚷着不可能在原地团团转。他忍不住踹了同伴屁股一脚,蘑菇头委屈地捂着屁股,随即眼睛一亮。

 

“哎,我觉得还是有办法的!你不要告诉别人哦!”

 

斑哼了一声,然后惊讶地看着男孩闭上眼表情严肃。

 

看不见的能量围绕着柱间的身体舒展开来,柔和却带着不可反抗的威压。斑震惊的睁大眼,他对这种力量再熟悉不过,在夜深无人的时候,在情绪激烈的时候他也曾释放出这种力量。他眼睁睁盯着乌云像被召唤一般重新聚拢,遮天蔽日,暴风雨再度来临把他们打得湿透。

 

柱间睁开眼,在狂风中大喊:“等雨停了就有彩虹啦!”

 

“蠢蛋!太阳没出来我们就被吹走了!”斑被吹得抱住一棵树狼狈到不行。

 

“咦?”柱间在大风里踉跄几步,折腾了几个看起来十分帅气的手势,“我,我不会弄停它啊!怎么办!”

 

他们鸡飞狗跳一阵,所幸也许是因为年纪太小的缘故风雨很快停下,比之前还灿烂的阳光洒遍大地。他们跑到之前看到彩虹的地方,只觉一片晃眼。斑不爽地踢了柱间一脚。

 

“喂,彩虹呢?”

 

柱间摸摸头发:“不可能啊,肯定会有的。”他东张西望,“斑,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特别亮?”

 

他们同时抬头,看见了人生中最美的景象。巨大的圆弧从他们所站之处拔地而起,七色光芒在头顶像绚烂的羽衣带着瑰丽色彩。他们就站在彩虹的尽头里,周身沐浴着彩虹的光芒。

 

“彩虹!彩虹!斑,我们追到了!”柱间狂喜地抱着斑大笑,小狮子也忍不住裂开了嘴,他们在七色的光芒里跑进跑出,张开双臂试着把彩带抱在怀里。

 

“对了对了,我最近还学会了这个哦!”柱间眨眨眼,“你看!”

 

这次他像模像样的弄了几个手势,斑抱着胳膊冷眼看着,内心暗自嫉妒又隐隐期待。

 

山下森林里的树木发出几声叹息,随后摇摆起身躯。树枝朝天伸展,翠绿叶子里一朵朵花蕾冒出来,绽放出粉白的花。在绚烂彩虹下,在阳光明媚的盛夏里,千手柱间为宇智波斑一树一树的花开,粉白的花海从他们视线里蔓延开来,风吹过把带着香气的花瓣刮到身边飞舞,如同一场柔软甜蜜的细雨。

 

“斑,”柱间拉着同伴的手,“你高兴点没有?”

 

原来这个人知道自己难过。

 

他反握柱间的手,他什么也没说。

 

他什么都说不出。

                         

宇智波斑在漫天大雪里睁开眼,梦里的盛夏美好得像从未发生。他站起身来扫去身上的雪屑,黑绝在一旁尽忠职守地守着他。他的眼前是黝黑枯萎的树林,大雪纷纷留下的脚印很快就被掩埋。大蛇丸的基地众多,搜寻起来颇费一番力气。他咳嗽几声,示意黑绝跟上。

 

“大人大人不好了!”

 

白绝的分身突然从雪地里冒出头来,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这么慌张。”

 

白绝简直要哭了:“树,树没了!都烧没了!”

 

斑呼吸一窒:“……什么?”

 

-----------------------------------------------------------------------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纲手让召唤兽前去给昏迷的老师学生们恢复,怨灵们虽然不再冒出,但不停被打碎又重组,不断地死而复生让局面陷入了胶着。白狼捂着生疼的左眼,神威使用过度让他体力不支。带土扶着他,他们的空间里已经吸入众多冤魂,只要被吸走一只就会出现一只新的,甚至还有怨灵身着多年前第一次斑界大战的战袍,永无止境。

 

“我有办法,纲手大人。”宇智波佐助擦去脸上的黑水,狐狸扒着他的肩膀和他一起看着纲手。

 

纲手了然点头:“只有这样了。”

 

所有人在火影的指令之下开始把黑影们赶去外围山区,黑影们在冬天的森林里张牙舞爪挣扎着要回到人声鼎沸的区域。宇智波佐助深吸一口气,血红的写轮眼转出万花筒的花纹。

 

带土猛然想到了什么:“不行-------”

 

“天照!”

 

黑色的火焰瞬间铺天盖地,吞噬接触到的所有一切。怨灵在黑火中挣扎扭曲化为黑水,森林的枯枝啪啪作响。

 

佐助眼前一黑,他也中了毒,只是先前有大蛇丸训练的抗药性才撑到现在。小樱一把扶住他软倒的身体,黑豹盯着漫山遍野的黑火,耳朵里是连绵不绝的惨叫。

 

“这个火,是不是不能熄灭……”他颤抖地问着卡卡西,白狼很是奇怪。

 

“你自己也是宇智波,难道还不清楚么。”

 

带土看向佐助,黑发猫又体力虚脱倒地,短期内意识不会再清醒。他深吸一口气,知道已经无力回天。

 

而在黑火燃烧的森林里,一棵与众不同的树赫然在扭动挣扎。它似乎发出了人类般的惨叫,伸向夜空的树枝像求救的手。然而和它的同类一样,它还是在天照的火焰下迅速化为灰烬。黑色的残渣被风吹起又聚拢,宛如枯萎腐败的花瓣。

 

TBC


评论(5)
热度(35)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