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33

 本节有微量鹿鞠,注意避雷。

 

3.

 

卡卡西看了眼热闹的宴会厅,悄悄离开。他几个纵跃跳到一棵青松上,冬天依然翠绿的树叶和厚厚的雪隐蔽了他的身形。他坐到瞭望者的身边,把还暖着的食盒递了过去。

 

带土紧了紧衣帽打开盒子,食物的香气飘了出来。他吸吸口水:“你不吃吗?”

 

白狼摇摇头,惬意地靠在树干上。带土不客气的把寿司塞到嘴里,新鲜鱼类和软糯香甜的手压米饭实在是绝妙搭配。他吧唧着吃了好几个下肚,开始细嚼慢咽起豆皮寿司来。

 

“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白狼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带土连连咳嗽。

 

“什么---怎么看?”他接过白狼递给他的保温瓶,里面装着热汤,他咕噜噜地喝着又被烫的龇牙咧嘴。卡卡西笑了,伸手抹去他嘴上的汤渍然后放到自己唇边舔吮。

 

“我就是好奇。你之前不是说,有个人救了你么?铁扇公主什么的,是个女人?”卡卡西问的漫不经心。

 

“哦,他啊,是个大老爷们。”带土吃饱喝足靠到情人肩膀上,“年纪一大把身体也不好,不过医术不错,还喜欢搞点奇怪的小研究。”

 

他意识到卡卡西问题的深意,果断摇头:“不会是他。”

 

白狼蹭蹭情人的脸:“我相信你。”

 

他们小指勾着小指安静地看着月夜雪景,呼吸间吐出白雾。

 

“今天的月亮……好奇怪。”带土喃喃自语。

 

满月带着诡异的红光,像是谁怒睁的圆眼愤怒地注视这个世界。

 

------------------------------------------------------------

 

宴会厅里砂之国的来客和木叶的大家一起大快朵颐,四战中结下的深厚情谊让所有人都不拘小节。砂之国的小队已经倒下了好几个,酒量甚好的勘九郎也似乎喝得有点上头,正蹲在角落和牙、小李一起猜拳。手鞠和小樱井野几个女孩子坐在一块聊天,视线总是忍不住漂移。

 

“鹿丸刚好带队去边境巡视,明天就回来了。”井野不怀好意地捅了她一下,手鞠掩饰地喝了口茶,脸有点红。

 

“我知道,我来之前他和我说过了。”

 

“真好,鹿丸可是个很棒的男人,有眼光哦。”梳着包子头的天天笑得可爱。

 

手鞠垂下眼掩去眼里的骄傲:“那个日向宁次也不错吧?我记得他是你的队友?”

 

天天垮下脸:“他什么都好,除了是个妹控。其实同期里大家一开始都很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多都长歪了。”

 

女孩子们同时沉默,她们对面桌正好坐着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金发青年在和前来劝酒的砂之国来客打闹,黑发猫又见状夹了些养胃的菜放到鸣人碗里还给他倒了杯温水,狐狸一脸感动,眼睛里简直闪着小星星。

 

“那两个人从开始就没直过。”老虎小樱砰的放下酒杯,“老娘被他们这种摧残之下还能健康成长实在是个奇迹。”

 

井野看着满是裂痕的酒杯,觉得她的舍友对“健康成长”的定义很有问题。

 

--------------------------------------------------------

 

“不能喝干嘛还逞强。”佐助没好气地把鸣人弄到卫生间,九尾狐撒娇地搂着他,沉甸甸地把他压到洗手台上。

 

“因为好高兴嘛。”鸣人枕着佐助的肩膀,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地自己,“跟大家都说了,佐助是我的了。”

 

佐助脸有点热:“大白痴。”

 

“其实佐助也很高兴对不对?”鸣人闭上眼,“我能感觉的出来,佐助也很高兴。”

 

黑发猫又没有说话,他确实很高兴。除去一开始的尴尬和窘迫,向所有人宣告他对漩涡鸣人的所有权其实让他在心底窃笑。走在街道上斑类们明了的表情还有某些意有所图的人嫉妒的目光都让他心满意足。他揽着鸣人摸着柔软的金发,突然觉得触感有些奇怪。

 

佐助拉开距离,没等他反应过来怀里人噗呲一声消失不见。

 

“喂,大白痴,吊车尾?”佐助心头一沉,“你------”

 

地上的衣服里钻出一只毛茸茸眼睛滴溜溜转的狐狸,他吱吱叫着,长长的尾巴铺在地面上像巨大的毯子。想到地面不干净佐助连忙把狐狸抱起来。

 

“你怎么回事?”佐助把狐狸放在洗手台上,狐狸不满地抓着他的袖子尾巴不停甩甩甩,他只能伸手把狐狸抱在怀里,让这柔软的小动物亲昵地舔着他的锁骨,“喝多了?”

 

狐狸舔舔他的嘴唇,飞快地把舌头在他嘴里扫了一圈又撤出来。小动物摆出无辜乖巧的表情,佐助根本没法和只动物生气:“说不了话?看你舌头还灵活得很。”

 

狐狸讨好地蹭了蹭他脸颊,软软的绒毛舒服得很。佐助叹了口气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狐狸歪着头想了想,挥舞着小短腿比划了几个姿势。

 

“恶心、眼花、还有……”狐狸抱着头痛苦地扭脖子,“头晕?”

 

小动物连连点头,又凑上来亲亲佐助的嘴唇。

 

“叫你逞强,白痴吊车尾。酒量那么差还乱来。”黑发猫又没好气地扯了把九尾狐的尾巴,狐狸不好意思地把前爪搭在脑袋上,“和纲手大人说一声我们就回去,看你以后还敢喝。”

 

小动物在佐助怀里打了个滚,佐助摸摸他肚皮把狐狸拿衣服包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走回大厅。

 

大厅里已经接近尾声,勘九郎几个已经抱成一团在角落里睡得不省人事。纲手被静音严格控制酒量才维持着清醒。她打量了眼佐助,嫌弃地看着衣服堆里小狗一样趴着的狐狸。

 

“回去吧回去吧,我也回去了”。她站起身,示意待命的手下们把醉醺醺的贵客和精英们扶起,只喝了几口酒的女孩子也捂着嘴呵欠连天,“记得把这家伙弄好明天准时来开会。”

 

佐助点头行礼,抱着狐狸往外走去。

 

他经过了东倒西歪的勘九郎和牙,侧身躲过突然倒在地上的志乃,犹豫着跨过了嘴唇大张毫无动弹的小李,他和捂着头晕眩不已的女生们---井野和天天干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擦肩而过,最后到达宴会大厅的门。

 

他停下脚步。

 

身后的大厅一片死寂,他双手手悄悄合在一起做出结印的手势。狐狸安静地扒着他的衣服,绒毛炸起。

 

“火遁·凤仙火之术!”

 

猛烈的火焰吞噬了身后偷袭的人,后者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挣扎不已。原本是木叶保卫队的人甩去制服,他们满身腥臭双眼发黑,其中还有些熟悉的面孔,赫然是四战中死去的战士。

 

佐助把狐狸往肩膀一甩,千鸟的电光迅速刺中一人胸口。那人正准备把刀插进毫无意识的小李的胸膛。纲手已经进入战斗模式,她抹去嘴角涌出的鲜血朝佐助大喊:“不要全都杀光,留活口!”

 

黑发猫又收回手里的雷击,另一边小樱堪堪使出一击就软倒在地。她拿出匕首扎进自己的大腿用痛楚保持意志。

 

“食物有毒!”她挣扎着叫道,在身上摸索随身携带的解毒药剂。

 

死而复生的怨灵带着死亡腐败的气息令人作呕,他们像源源不断的僵尸从天花板的通风口,从地面,从窗户的缝隙里潜入。大厅里清醒的人不多,静音已经放出联络符,然而宴会厅被施展了结界,外面守卫的人根本毫无所觉。尚存意识的人努力搏斗,日向雏田打开白眼,这个柔弱的女生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她一掌掌把怨灵击碎,但就算把他们打成黑水土浆他们也能重新组成人体,像是砍不尽的低级生物。

 

佐助喷出几个豪火球之术,怨灵在火中嚎叫着,有些还能说出只字片语。他们挣扎扭曲,散发出浓烈的腥臭味。火势暂时阻挡了攻势,但这仅仅是杯水车薪。他抹去额间汗水,似乎被什么束缚住力量的九尾狐维持着普通的动物形态,软绵绵地搭在他的肩膀上。火影纲手满嘴鲜血,显然中毒不浅。他看着死魂不停从各个角落钻了出来,和以往任务中意识清醒攻击力强大的怨灵不同,他们没有意识只有盲目的攻击,毫无技巧却生命力顽强。

 

“让开,宇智波!”来自砂之国的女子展开三星扇,“风遁·风杀阵!”

 

狂风如利刃把怨灵割成碎片,佐助纵身跃出攻击范围,耳朵里一片真空的死寂。狂风把他的火遁也毫不留情的熄灭,刮过之处涌起细沙把逃窜的怨灵滑倒在地。他把几乎被风吹跑的狐狸塞到胸前衣服里,突然看到一个不同于其他的黑影。

 

纲手双手结印却吐出了一口鲜血,她张大嘴叫了什么,但风杀阵吸走了所有声音,手鞠根本没听见。

 

黑影逐渐显露出本来面目,皮肤黝黑骨骼凸显,他像个骷髅又如同地狱里的死神,朝毫无所觉的女子挥起镰刀。

 

“影首缚颈术!”

 

怨灵突然被钉在原地,影子爬上了他的身体亲昵地掐住他的脖子。传说中的不死鸟睁大眼睛满是不甘:“竟然---是你!怎么又是你!!!”

 

手鞠猛然回头,狂风已歇,满屋风尘。宴会厅的一面墙壁轰隆一声被日向宁次打成碎渣,结界也消失不见。前往边境巡逻的小队千钧一发之际赶了回来,丁次,出云和子铁风尘仆仆,而在最前方是双手结印放在胸前的奈良鹿丸。他看着满大厅凌乱的场面,懒洋洋地朝手鞠笑了笑。

 

“回来得很是时候嘛。”手鞠把扇子往旁边一插。

 

“那当然。”鹿丸操纵着影子把怨灵捏碎。


“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TBC


评论(21)
热度(45)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