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31

卡文卡到死,终于顺了点,希望这次能顺利地更新下去……

文章到现在进展过半啦!

恭喜太子终于睁开了眼睛!更新一发!


第八个故事:火之意志


1.


H完整版在佐盟

-------------------------


而此时这具身体的主人宇智波佐助正把脸埋在鸣人肩上。黑发猫又实在太了解自己的情人,耍赖贪吃还整天卖萌撒娇直戳他的死穴,嘴上可怜兮兮手上吃个不停,自己已经栽了太多跟头。


他闭上眼睛。


“咦-------?!!!”漩涡鸣人发出一声惨叫。


在他怀里本来香气扑鼻的黑发猫又现在真真变成了一只胖乎乎软绵绵的黑猫,身上还罩着几件佐助的衣服。黑猫在他身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两条尾巴的白毛绒尖轻轻抽了抽鸣人的鼻子。


“你太坏啦!!!”漩涡鸣人把黑猫举起来摇晃,黑猫愤怒地伸出爪子,无奈胳膊太短挠不到鸣人的脸,转而挠在鸣人手臂上。猫又在空中扑腾了几下,发现这姿势实在太蠢后放弃般地垂下齤身体,只有一甩一甩地尾巴依然抒发着不满。


和黑猫大眼瞪小眼了好几分钟,鸣人垮下脸。他蹲下捡起掉落的衣服,黑猫爬到他的肩膀上蹲着,像一条毛绒舒适的大围脖。


“坐好了不要掉下来哦!”鸣人吃力地站起身---肩膀上的重量实在是个甜蜜的负担----黑猫收起爪子用肉垫踩了他脸一脚,“我们回去吧!”


“嗷呜。”


----------------------------------------------------------------


宇智波斑一把火把废弃的人体烧成灰烬,他看着张牙舞爪的火焰面无表情。一旁黑绝正满脸严肃地守着一锅炖肉,那是某天他在卡卡西厨房里看到的做法。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同样的步骤,为什么带土做出来的和他做出来的味道差距这么大呢?而另一边白绝正在土层里穿梭着把散落的器材试管各类文件分类收集好,最近斑的心情不好,有时扇风的力度稍大把屋里弄得很乱,让白绝十分忙碌。


两只绝突然同时竖起耳朵。


斑冷笑一声,抬起下巴示意。


收到了指令,黑白绝放下手里的事情滑到暗门边。大门慢慢打开,一个戴着兜帽一身潮湿气息的青年正站在门外。黑白绝警惕地看着这位不速之客,来者满满冷血动物的气息,苍白的脸上还带着紫色花纹,简直像是不祥的化身。


宇智波斑瞄了来人一眼,普通蛇类的气息让他提不起兴趣。他倒是有些好奇这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青年摘下兜帽抬了抬眼镜。


“我有您需要的东西。”


他等待了一会,自信地笑容有些挂不住。他被黑白绝同时紧紧盯着,就像被两条藏獒盯上随时会被咬断喉咙。


“我可以让死者复活,当然也包括您想要的---【那一位】。”


“年轻人不要自作聪明。”斑有些不耐,“你年纪这么小做什么自寻死路。”


“我原来是大蛇丸大人的助手,他的实验我全都清楚了解,在他死后我也继续进行了研究和实验,最近已经颇有成效。”来人顿了顿,“如果您不相信的话,为什么不马上杀了我呢?”


“我懒得和小孩子计较罢了。”斑挥挥手,黑白绝慢慢从土层里站起身来,来人往后退了一步。


“我会证明给你看,到时你就会发现我是你最好的,唯一的合作伙伴-----”


大门又慢慢合上,黑白绝带着满身鲜血讨好的钻回斑的身边。看到斑嫌弃的眼神他们才恍然大悟,寻了点清水把自己打理干净。斑有点疲惫地坐回椅子上,干枯的枝条在他身侧耷拉着,只余轻微抽动的力气。别说开花,单是维持着能从地面钻进来的状态已经十分勉强。他轻轻抚摸着枝条,枝条抖了抖,卡擦一声断了。


他僵住身体。


“别再下来了。”他对着残存的两根树枝说道,枝条颤抖着似乎在抗议,“把所有力量都用在你寄身物上……熬过这个冬天。”

 

他把手放在嘴边,轻轻吹出一朵火花。

 

火焰迅速爬上枝条,它们在火中抖动着节节掉落,最后发出细碎惨烈的崩坏声。宇智波斑默默看着枝条化为灰烬,空气中弥漫着烧焦木头的味道,那味道如此刺激竟让一直波澜不惊的他内心一痛。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闻到千手柱间的味道。


他宿命的对手,他纠缠一生的敌人,他最爱亦是最恨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味道?


纯种人鱼的味道已经被历史的洪流冲淡,又被连绵不断的战争鲜血污染。此时此刻,宇智波斑安静地坐在阴冷的地洞里,平生第一次发现他遗忘了爱人的气息。


TBC


评论(4)
热度(43)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