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29 (补发,30已更新)

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前面铺垫太久了,要上正餐了楼主就萎了……卡了好久终于生出了这章,大家轻拍QAQ

这次写文得出的教训就是以后一定该上肉时就上肉,憋太久不仅太子伤身楼主也伤身……

 


 

 

4.

 

“鸣人。”佐助站在原地,他捏紧外衣的领子看着鸣人一步步向他走过来。寒气随着情人前进的步伐向他逼近,不远处的瀑布在清冷月色下渐渐冻住变成巨大的冰柱。他强迫自己直视那双漆黑的眼睛,控制着后退的本能。

 

“你……究竟是……”

 

冰冷的手指摸上佐助的脸颊,仿佛是对那滑腻的触感爱不释手,黑鸣人慢慢爱抚着情人的脸颊,揉捏着柔软的耳垂,随后落到漂亮的脖子上来回抚弄。这动作带着浓浓的情色和猥亵意味,佐助蹙眉躲开鸣人的触碰。

 

“哦?是我的话,碰一下都不行么?”黑鸣人笑着,突然一把扣住佐助的手腕。

 

“你-----!”猫又刚张开口,就被冰凉的唇舌趁虚而入。

 

佐助双手被扣在头顶上,背靠着粗糙的树干。他陌生的情人浑身冰冷带着潮湿的水气和腐败的气息,像冷血的爬行动物钻入他的口腔,一点点地舔舐他每个地方吞食他每滴津液。原本柔软温暖的狐狸尾巴,如今像是硬邦邦的刷子钻入他的衣服,粗糙毛发如同爬虫类蠕动的触手探索着钻入他身体每个洞穴。

 

寒气冻住了他的思维和反抗,直到剧痛从身后传来他才猛然清醒。一根尾巴就这么钻入他的穴齤口,他听到了身体内撕裂的声音。佐助深吸一口气,用力咬下。

 

“嘶!”正沉沦于舌吻的黑鸣人猛然向后退去,他的尾巴一同抽了出来月色下带着血色和不明的体液。他吐出带血的唾沫,看着喘着粗气的佐助意味不明地笑了。

 

“平时在他身子底下就那么淫齤荡,换了我就摆出一副贞洁烈妇的样子。怎么,不是他就不行?”

 

“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漩涡鸣人?”佐助声音冷静,背靠着树干的身体微微发抖,“我不介意用天照把你烧醒。”

 

“真残忍。”黑鸣人抹去唇角的血丝,他伸出带着伤口的舌头舔着上唇,目光里毫不掩饰的赤裸欲望,“烧了我还有谁能满足你?你的身体早就认了主,除了我们,谁都满足不了你。”

 

“其实你想要我想到得不得了,对不对,小佐助?要不然,你明知道我是发情期为什么不逃走?这不是你最擅长的事情么,跑得远远的让人怎么都追不到。”金发青年压低了声音像是恶魔的呢喃,“承认吧,你想要我狠狠贯穿你,操到你合不拢腿,用精齤液把你灌得满满的怀上我的孩子-------”

 

“火遁·豪火球之术!”

 

巨大的火球猛然喷出,黑鸣人来不及尖叫就被火焰吞噬。佐助一惊,连忙结束咒术,但火光熄灭后除了散发着焦臭气味枯枝和融化雪水,并没有鸣人的身影。佐助下意识地发动写轮眼,突然背后一凉。

 

“在找我吗,小猫咪?”黑鸣人在他身后抱上他的腰,甜蜜地蹭着他的脖子,“真可爱,怕会烧到我就马上停了,你果然很喜欢我的说。”

 

“够了,漩涡鸣人。”佐助闭上眼握住黑鸣人的手,“别闹了。”

 

黑鸣人沉默下来。

 

“你以为我只是在胡闹?”过了半晌,他冷冷开口,“佐助,不要太自以为是。”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不就是跟小孩子一样,和大人耍赖要吃糖么。”佐助嗤笑,他从鸣人的怀里挣脱开来,对上那双怒气冲冲的黑眼睛,“幼稚。”

 

“你!你!宇智波佐助!”鸣人气极反笑,“你以为我在和你闹着玩?”

 

“难道不是么。”佐助无可奈何地摇头,他解开衣襟,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胸膛,“你不就是发情期想要上我,想要标记我。那就来啊,尽管试试。”

 

鸣人咬牙切齿,黑眼睛里血光兴盛:“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确实不敢,”佐助一阵见血,“如果你敢的话,之前那么多次你为什么不做?”

 

“之前……?”鸣人一怔,记忆迅速往前倒去。

 

佐助发情期躲着他的时候,他把佐助压在床上,最后两人魂现打了一架;没有关紧宿舍门,被小李和牙打断的那一次;面对穿着水手服的佐助,他把人狠狠压在了宿舍地板上,尖锐的爪子撕碎了裙装,最后也只是克制的舔遍了佐助的身体……

 

“那不过是因为那个【我】太没用。”黑鸣人哼了一声,满脸轻蔑,“如果是我,你现在已经是一窝狐狸的妈了。”

 

“不过没关系,现在也不迟。我已经拿到了这具身体,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他微笑着朝佐助张开怀抱。

 

“不,你并不是真正的鸣人。”佐助静静地说。他系上衣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黑鸣人有些心疼地皱眉,又咬牙冷静下来。

 

“谁才是真正的我?如果你是说那个永远阳光灿烂,所有人痛苦都扛着,不管再苦再累都要给大家欢乐的傻瓜,呵,他才不是。”鸣人咬牙切齿,“他不过是个懦夫,什么都只会自己扛自己忍,只敢躲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哭,到了别人面前就天天傻笑。”

 

“还有你,他怎么都下不了手,什么都顺着你,什么都听你的,什么传说物种九尾狐,简直就是只狐狸犬,如果是我早就把你------”

 

佐助一把抱住鸣人。

 

黑鸣人睁大了眼,他僵直着身体,良久慢慢抬起手放到佐助背后。

 

“继续,怎么不说了?”佐助把脸埋在鸣人的肩膀上,他怀里冰冷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佐助。”黑鸣人语气疲惫,“你……你还是只爱着那个鸣人,对不对?”

 

“可是……这也是我,佐助。这个肮脏的,邪恶的,充满欲望的,也是我。”黑鸣人用力抱紧自己的情人,像是溺水的人抱住救命的浮木,“不要嫌弃我,不要抛弃我,佐助,不要丢下我……不要走。”

 

黑发猫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叫你大白痴,你还真是傻。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咦……?”

 

佐助有点脸红:“你,咳咳,有时候会突然变了个人……跟平时很不一样。”突然变得强势,突然暴躁,简直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但佐助很清楚,不管哪一个,都是他深爱的漩涡鸣人。

 

“你到底害怕什么。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欲望,邪念,纯洁,坚强,这些都是你,缺了哪个都不是完整的漩涡鸣人。”他安抚地摸着狐狸的背,像是抚摸受伤的兽类,“我既然答应过你,就不会再走了。你难道忘了么?之前明明是你说要一起寻找目标,一起做彼此的家人和归宿。”

 

“我性格不好,有时候嘴里说的其实和心里想的不一样。如果伤害了你,我很抱歉。”

 

“可是,我们是平等的,鸣人。我不是什么易碎品,你不必一天到晚这么小心翼翼。我和你一样,也会犯错,也会嫉妒,看到你被别人围着,我也会吃醋,我也有占有欲。”佐助抬头看着漆黑夜色里那轮皎洁的月亮,感受着肩头被温热的水珠逐渐打湿,“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我也会想你,也觉得痛苦,在我们的关系里,你不是唯一付出的那个。”

 

“所以,别哭了。”

 

佐助拉开距离,看着泪流满面的鸣人。他微微一笑,吻了上去。

 

还是那个冰冷的带着腐败气息的唇,他笨拙地舔着,用自己的温度一点点温暖了鸣人,直到情人张开口和他的舌头勾在一起。这是一个温柔的安抚的吻,不带一点欲望和情色。结束后佐助安静地看着鸣人,金毛狐狸抽泣着,慢慢睁开了眼睛。

 

如夜般的漆黑渐渐从眼睛里退去,露出晴空般的湛蓝。

 

“佐助……我好感动。”

 

“嗯。”

 

“呜呜……”哭得稀里哗啦的金毛狐狸打了个嗝,“你从来,从来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呜哇哇……”

 

“……”

 

他们在冰天雪地里紧紧相拥,拥抱了对方就如同拥抱了全世界的温暖。他们听到了什么渐次破裂的声音,原本被冻成冰柱的瀑布水流冲破了重重冰层,再次流淌起来。

 

“佐助。”鸣人终于平静下来,他嗅着情人好闻的气息,只觉得热流在四肢百骸里流动,带着再也无法忍耐的冲动,“我想要你,好想好想彻底地,完全的标记你。”

 

佐助咬紧下唇,他挣扎一番终于豁出去。

 

“做你想做的,吊车尾。”

 


 

木叶学园 30


鸣佐H 5000字

完整版在佐盟

------------------------------

这一次的xing爱直接迅速,鸣人握着他的腰用力冲撞,猫又在狂风暴雨般地抽插里随着节奏摆动腰部。听着爱人让人脸红心跳地呢喃只想把脸埋进洗手池里,什么都看不到听不见。

 

“佐助……你说这样好不好……”九尾狐两手揉弄着猫又的ru头,时不时用力一捏,“我们生两窝吧……一窝狐狸,一窝小猫,等他们长大之后还可以组成一个棒球队,好不好?”

 

猫又没有回答,他不如发情期的狐狸精力旺盛,只是紧紧闭上眼,感受着再一次让人癫狂的高chao。

 

----------------------------------------------------------------------

 

第二天早上,眼睛几乎都睁不开的佐助是被鸣人吻醒的。发情期需求旺盛的九尾狐羞涩地笑着,尾巴缠住爱人的身体索要着又一轮的情爱。

 

他们足足在房间里呆了三天三夜,这其中的放浪形骸简直是佐助一生的黑点。到最后几次佐助的穴/口已经红肿敏感,依然饱受情欲折磨的九尾狐只能在情人的臀间或夹紧的大腿缝隙内抽插释放。他们几乎尝试了所有已知的花式,前阵子从卡卡西的黄书那里拷贝而来的内容派上了用场。他们本以为之前的亲昵已经是无可媲美的甜蜜,但真正的深入和占有原来是如此令人疯狂,让他们欲罢不能直到筋疲力尽。


这几天他们没有踏出房门一步,只是叫了旅店定时送吃的在门口。到最后从房门走出来时,两人都眼底发青脚步虚浮,面容带着不自然的红晕。他们在一屋子诡异目光中淡定地办理了退房手续,然后以可能的最快速度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去的路上时佐助想到了什么。

 

“你要不要再去看看那个瀑布?”

 

鸣人一顿,随即笑了。

 

“不需要了,佐助。”他握上佐助的手,十指交缠,“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现在我们已经融为一体了。”

 

佐助皱眉:“这种说法好恶心,好像我在脚踏两条船。”

 

“耶?那这样子的话佐助要对我负责的说,都把人家吃干抹尽了还脚踏两条船……不,不要须佐能乎好可怕啦啊啊啊啊啊!”

 

两个年轻人在山间小道上互相追逐笑闹。暖洋洋的冬日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阳光落在山上反射着金色的光芒。明明是严冬,他们却仿佛置身盛夏,因为有对方在,所以无论何时都是阳光灿烂的温暖晴天。他们认识对方的时光占据了大半人生,讨厌过憎恨过轻视过,最后还是无法逃避的相互吸引。他们想过杀死对方,也绝望的想要一起去死。他们曾经并肩作战毫不犹豫地替对方挡下致命伤,也曾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气得几天不说话。

 

而现在,现在。

 

他们互相扔着雪球,指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

 

他们还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他们这样坚信着,也会用一生的时间做到。

 

尾声

 

鸣人兴高采烈地买好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正遇到卡卡西和带土。他脸突然一红,在两位长辈促狭的目光里有些羞涩。

 

“带土叔叔,卡卡西……婶婶。”

 

白狼很是不解:“等等,为什么你不叫我老师了?老师我好伤心啊!”

 

鸣人很是无辜:“因为我跟佐助标记啦,现在我是佐助的人了,当然要跟佐助叫。”

 

卡卡西:“……”

 

带土:“……嘻嘻。”

 

 

 

而在另一边,阴暗潮湿的地洞里,斑阴晴不定地看着培养器里死去的人体。人体眼球凸起,俨然死不瞑目。他沉下脸,有树枝从土层里钻出来缠上他的身体,像一个拥抱。千手柱间努力地和以往一样想开出花朵逗情人开心,只可惜随着力量的消退,他能开出的花越来越丑陋,这一次只是露出花苞就迅速发黄变黑,腥臭的花瓣碎了一地。

 

斑轻轻抚摸着干枯的枝条。

 

“不会让你死的,绝不。”

 

第七个故事:真实之瀑

 

END

 


评论(12)
热度(65)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