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26

这个故事里老乡终于要标记了,嗯。

 

第七个故事:真实之瀑

 

1.

 

鸣人睁开眼睛,他身体有些疲倦还带着些甜美的满足。他动了动身体,毫不意外地感到佐助正枕着他的胳膊。黑发猫又脸紧贴着他的胸膛,一胳膊压在他的肚子上,一条腿还伸到了他双腿间,睡姿霸道得很。鸣人活动了下麻木的手指,轻轻揽住佐助。猫又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疲惫地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沉沉入梦。

 

这样真好。

 

鸣人的每个细胞都尖叫着欢愉,他低下头嗅着佐助的头发。黑发还带着昨夜狂欢的汗水,以及某些微妙暧昧的气息,绝对算不上好闻,却让他四肢百骸里的血液都渐渐升温,热度又汇聚于下体。

 

够了,停下来。

 

他闭上眼,心情却逐渐焦躁起来。

 

他想着昨天的情景,他和佐助互相用手抚慰,黏腻带着腥味的液体沾湿了两人的身体。他忠实履行了他的诺言,用唇舌舔遍猫又身体的每一处,让佐助呻吟着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个牙印和抓痕。

 

还是不够啊,不够。

 

他耳边回荡着佐助急促的呼吸,眼前是猫又潮红的脸,倔强不服输的黑眼睛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他们像两头小兽一般撕咬着对方,性爱如同较量,看谁先认输。

 

漩涡鸣人仔细嗅着怀里情人的身体,佐助从头到脚满满的都是他的味道。如果两人走出去,所有人都会认为他们已经标记了彼此吧。

 

可是,还差一点,就差一点。

 

【直接插进去,把他做哭,让他除了你的名字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猛然甩头,然而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却深深扎根在了他脑子里。他想起昨天刚把手指探入佐助身后,猫又就伸出爪子狠狠挠了他一把,他一向让着佐助,只能将就着在那双滑腻夹紧的大腿间抽插着释放。

 

“吊车尾……”佐助将醒未醒,含混不清地开口。

 

“怎么了?”

 

“……饿了。”

 

“嗯,我去买早餐。”

 

佐助应了一声埋进枕被间,鸣人揉了揉猫又的黑发,小心翼翼地下床。他走到洗浴室,早晨冰凉的水让他清醒起来,可是胸腔里的烦闷却挥之不去。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的人有着小麦色的肌肤和英俊的面孔,金发滴着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然而和往日不同的是,他脸上的六道胎记更加明显,鸣人疑惑着凑近镜子,抬手刚想摸上去就嘶地叫了一声。

 

他的指甲狠狠在脸上抓了一道血痕。

 

“什么时候跑出来的说……”鸣人喃喃自语,翻看着自己的手掌。平时魂现状态才会出现的尖利指甲不知何时跑了出来,看着格外狰狞。他皱起眉头深呼吸,堪堪把尖爪收了回去。

 

去买早餐的路上他遇到了表情诡异的小樱,笑容开朗的佐井,一脸麻烦的鹿丸和难得把注意力从食物移到了他身上的丁次。所有人都一副“你们终于做了的表情”,让鸣人哭笑不得。如果是以往能这样带着一身佐助的气味出门,他巴不得绕遍整个木叶,让所有人都知道宇智波佐助属于他漩涡鸣人。

 

但并不是今天。

 

去餐厅买了两份早点,他突然有些疲惫。他走到校区草坪那里的小亭子坐了下来,时间还早,不远处有女生在晨读,他怔怔地看着枯黄的草坪发呆,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落下来,是冬天难得的晴日。

 

“喂,你在干嘛?”

 

鸣人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呵欠:“师母,不要老是这么神出鬼没,很吓人的说。”

 

“你小子,这么困是昨天太激烈了么?”带土捅了鸣人腰部一下,掀起面具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皱起眉头,“嗯?怎么还没标记?”

 

“你闻得出来?”鸣人很惊讶,“其他人都以为我们标记了。”

 

“是很像,闻得出你们几乎什么都做了,但是是【几乎】。如果不彻底标记,味道很快就会散的。”带土神情鄙夷,“师母我连水手服都送出手了,你还没被拿下胖助?”

 

想到被撕扯得支离破碎还沾满了不明液体的水手服,鸣人耳根发烫:“佐助不愿意做到最后。”

 

“然后你就乖乖听他话?果然是年轻人不懂事。”带土语重心长,“你太让着他了。胖助这种野猫性子你就得该出手时就出手,直接上了,吃干抹尽再哄。你一直由着他他只会踩着你,越来越嚣张。”

 

“可是,可是……我好不容才把佐助抢回来,我不想他不高兴……”鸣人只觉一阵胸闷,肚子饿得咕咕叫了起来。他拆开一份早点递给带土,黑豹摇摇头,狐狸就低头地吃了起来。

 

“你和卡卡西老师也是这样吗?该出手时就出手什么的。”

 

带土骄傲地挺起胸膛:“哼,是笨卡卡勾引的我。羡慕吧,小子?”

 

鸣人三下两下把早点塞到嘴里,口齿不清:“你比我还怂,师母。”

 

“……你果然和佐助那混小子是一伙的。”

 

---------------------------------------------------------

 

回宿舍的路上鸣人摸了一下早点,已经冰凉了。他挣扎了一下要不要去换一份热的,旋即被路边校团体的宣传吸引了过去。

 

学生会和某家公司在合作搞活动,今天是抽奖,特等奖是山里的冬日温泉之旅。负责抽奖的是一个斑类的大一女生,看见鸣人眼睛一亮热情地把他招呼了过去。想着佐助肯定还在呼呼大睡,鸣人也乐得和女生攀谈了起来。

 

“恭喜!竟然是特等奖啊漩涡学长!”

 

鸣人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签,有点不敢相信。女生比他还激动,悄悄说道:“这下学长可以和宇智波学长一起去二人世界之旅哦!”

 

“咦?”鸣人有些脸红,女孩子俏皮地眨眨眼,把两张温泉度假券递给九尾狐。

 

“请好好享受吧!”

 

把两张薄薄的纸片捏在手里,鸣人终于有了真实感。他高兴起来,灿烂地笑了。

 

------------------------------------------------

 

“佐助!!!你看我抽到什么!”回到宿舍,鸣人意外地看到猫又已经起了床,正仄仄地撑着下巴看电脑,“温泉旅行券!”

 

“什么东西?”佐助把两张券拿过,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这什么偏僻地方,设施行不行的?”

 

鸣人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他把温泉券从佐助手里抽了回来:“不想去就算了。”

 

猫又疑惑地挑眉:“怎么了?”他不解地歪头打量着情人的表情,“你不高兴?”

 

“喏,早饭。”鸣人把早餐递给佐助,猫又眼睛一亮,又有点不满。

 

“都凉了。”

 

“啧,有的吃就好了你还挑。”

 

两人同时一顿,猫又放下早点,扳过鸣人的肩膀:“你到底怎么了?你刚出门遇到谁?”佐助想到某个可能性,沉下脸,“是不是遇到宇智波带土了,我就知道,说,他怎么欺负你了?”

 

“确实是遇到师母,但他哪可能欺负我,他都打不过我的说……”

 

“欺负不一定是打架,你智商不够,被他精神摧残了也说不定。虽然他智商也不高,胜在经验丰富。”佐助语气笃定,“我等会就去找卡卡西算账。”

 

“都说没有欺负啦,佐助你到底在想什么。”鸣人的心情又莫名地好了起来,他挨到佐助身边搂着猫又的腰,“去温泉嘛佐助,好想去好想去。”

 

“好端端这么冷的天,跑那么远去……”许是拿那双像天空一般晴朗的蓝眼睛没办法,佐助败下阵来,“那就去吧。”


评论(4)
热度(50)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