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法英翻译】Two weeks of sunshine 13-14

Chapter 13

 

 

弗朗西斯被他们房间的关门声吵醒。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他睡眼朦胧地扫了房间一眼,懒散地注意到亚瑟不在自己床上。猜测他也许只是起来去洗手间,弗朗西斯从自己床上下来,瞄向外面。乌云在聚集,但他一点都不受影响。他终于成功,亚瑟是他的了。他没法更加高兴了。在几个星期的等待之后,他终于美梦成真。尽管这一切的开端只是一时冲动,但它现在已经是成熟盛放的浪漫史。

 

 

一切都那么美好,直到他注意到房间里的一些不对劲,这份意识让她的血液瞬间冰冷。亚瑟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他使用的抽屉空无一物;随意扔满房间的衣服都不见了;弗朗西斯两星期前扔给亚瑟的羽毛旅行箱凭空消失。

 

 

“Merde.(妈.的)”弗朗西斯跑向门猛然扭开它,他跑向楼梯---第四级台阶抗yi地发出响声。罗维诺坐在前台,他闭着眼,无所事事地随着巨大耳机里的音乐点头。这花了弗朗西斯一点时间去意识到哪儿既不是什么想要吃掉意/大/利人的耳朵的奇怪外星人。

 

 

他把手猛砸在桌子上,让罗维诺跳起来睁大了眼盯着法/国人。“亚瑟刚刚有经过这吗?”弗朗西斯质问道,当意/大/利人只是皱着眉指着他的耳机时,他咆哮着越过罗维诺拎起一边的耳机。“亚瑟有经过吗?”他大吼着放开耳机,看着它狠狠拍回罗维诺的脑袋。                                         

 

 

意/大/利人尖叫,泪水从眼睛里浮现,他拿下耳机,一手捂着他通红的耳朵。“我看起来像什么?接待员吗?”他咬牙切齿的拍着一边脑袋,恐惧地退缩。弗朗西斯不在乎。

 

 

“你看起来就像个接待员!”他再度用拳头捶着桌子,“亚瑟在哪里?”罗维诺闷闷不乐的把头朝门的方向一点,重新戴上耳机转身离开弗朗西斯,一心一意地盯着墙。

 

 

他匆忙拉开门。在屋外一辆黑色小轿车上,贝瓦尔德坐在乘客位上,在行李箱附近亚瑟和提诺正把他们的行李箱放进去。那小个子芬/兰人合上车子的后尾箱,走到车的一侧爬进驾驶位。亚瑟移到路边走向后座门,当他看见弗朗西斯时他僵住身体。

 

他们盯着彼此,弗朗西斯沉重的呼吸着,亚瑟的脸色警惕而恐慌。“你要去哪?”弗朗西斯问,无法控制他声调里的指责非难。他双手环胸。

 

“提诺和贝瓦尔德愿意替我出飞机票。”亚瑟安静地说,挺直身体尝试让自己看起来比实际要高,“罗德里赫昨晚从大使馆那里拿到了我的文件。我终于能回家了。”他嗓音轻微发涩,笨拙地移动着身体。贝瓦尔德和提诺在车里担忧地看着对方。

 

“什么?你要走了?”弗朗西斯问。低空突然传来雷声隆隆,乌云现在就悬挂于两人头顶。雨水开始拍打在两人身上,闪电划破天空。

 

“我不可能永远呆在这里。”亚瑟抬头看着天空,逃避弗朗西斯尖锐的凝视,“在伦敦我有工作,有房子,还有生活!”他的音量突然增加,尝试压过另一轮雷的轰鸣。

 

弗朗西斯摇摇头大笑。他的金色长发落在肩膀处-----他忘记把它们扎成辫子了。“你只是想回到阿尔弗雷德身边。我明白了。”他朝亚瑟露齿而笑。他就知道这一切美好得难以成真。他就知道灌醉亚瑟还亲吻他是个坏主意。他就知道亚瑟是个坏消息而他憎恨自己依然对亚瑟有感觉。

 

亚瑟握紧车门的把手。“别把他扯进来。”

 

“你离开的唯一原因就是他打电话。”他依然在微笑,试着藏起他的受伤,“说实话吧,亚瑟;如果他不打电话来你会留下。但当他寻求你的那分钟,你就会爬回他身边!”弗朗西斯结束他的话语,大声喊出最后五个词。

 

头顶上方,暴风雨正在增强,雨水现在是锤落在两人身上。提诺按着汽车喇叭,但那低沉的嘟嘟声被云层里爆裂和闪电划过天际的声音湮灭。

 

“你他。ma别那么说他!”亚瑟放开把手,挪向弗朗西斯,瞪着他。他金发湿透,雨水从他脸上滑落。“阿尔现在需要我!”

 

弗朗西斯放开胳膊,前倾身子使自己可以眼睛对眼睛的直视英/国人。他对亚瑟嘲讽一笑,尽最大的努力不要把英/国人拉入一个拥抱然后永远不放手。“他不需要你!”

 

亚瑟向后靠抬起他的手,用手指猛力戳着弗朗西斯的胸膛。“不,他需要!”

 

弗朗西斯向下盯着那双绿眼睛,他的嘲讽逐渐消失。他无法再逞强掩饰了。那伤害,那痛苦,还有憎恨的感觉,亚瑟玩弄他的真心而造成的这一切让他沉下脸。“如果是这样的话在第一时间他就不会对你放手。”他安静的说,伸出一只手抚摸亚瑟的脸颊。

 

有那么一刻钟亚瑟看起来在靠向他的手掌---但弗朗西斯很清楚他只是在想象。“我走了。”亚瑟向后退一步,以颤抖的手树立过他的头发,让它们恢复整齐。“阿尔需要我。”

 

 

弗朗西斯让他的手保持悬空的姿态。“那你呢,亚瑟?”他问,专心地盯着亚瑟,想要在此刻把他的所有感受都无声交流。他所有的感受。他想说的每一句话。“你又需要什么?”

 

 

雨点在他们身上四溅散落,弗朗西斯依然向英/国人伸出手,亚瑟依然看起来很迷茫。没有人注意到安东尼奥和费力西安诺压在旅馆的窗玻璃上,他们的呼吸为玻璃蒙上白雾。乘客位的窗玻璃慢慢摇下来,提诺越过贝瓦尔德伸出他的脑袋。“准备好出发了吗,亚瑟?”

 

 

雷电闪过照亮了亚瑟的绿眼睛,让弗朗西斯无法读出其中的感情。他最后看了一眼弗朗西斯,抓住了车门把手。“是的,我们走。”他打开车门,在弗朗西斯的话阻止他之前进去了半个身子。

 

 

“你在犯错,亚瑟!”弗朗西斯的手臂落了下来,握成拳头。

 

 

亚瑟停顿,慢慢走出车子,定定地看着弗朗西斯,目光冰冷。在他身后,闪电不断照亮天空,雷声隆隆,尽管如此风暴的肆虐也盖不过亚瑟的声音。“不。我犯的错误,是我同意来到罗马。”车门狠狠甩上,轿车驶远。弗朗西斯盯着那辆车直到它消失在转角。

 

 

颤抖着,弗朗西斯蹲了下来,以手掩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apter 13 end

 

 

 

  

2010-1-26 21:40 回复

-------------------------------------------------------------------------------------------------

这一章虐法叔搞得我迟迟下不了手TAT

 

Chapter 14

 

弗朗西斯真的不知道他怎么晃荡到“基吧”喝酒的但他也不在乎了。亚瑟的话一直在他大脑里循环播放,他清楚如果再不做点什么他将疯狂。他猜测是那明亮闪光的标牌(就像一颗指路明星)把他引了进来。

 

他哭了几小时,咒骂他遇见亚瑟的那一刻,听着基尔伯特唠叨那英国人就是个荡fu而弗朗西斯值得一个更棒的男人。他终于冷静下来,双手滚动一个空玻璃杯.

 

“我只是不明白。”在过去一小时以来他第十二次说道,“我还以为他真的喜我……”他重重叹息,停止蹂躏玻璃杯。

 

基尔伯特坐在吧台上,摇晃着穿着深色裤子的长腿,他有些恼怒地盯着弗朗西斯。“听着,弗朗吉,”法/国人为这苍白的人给他的昵称皱眉,“是时候跨过这道坎了。小亚蒂只是一个维持了两周的一夜qing,就这样!”

 

把杯子砸在吧台上,弗朗西斯泪眼朦胧的盯回普/鲁/士人。“不!”他抓注基尔伯特的衬衫袖子,“这比那还糟糕!爱!是爱啊!”他放开衬衫,垂下头倒在吧台上。

 

“真不愧是来自爱情之国的人。”基尔伯特紧张的笑着,从弗朗西斯身边移开身子。

 

“瞧,那你不如他ma的去夺回他好了。在本大爷酒吧里你也做不了什么。这种天气他很可能被困在机场。”在调酒师说话的时候外面雷声隆隆。“真大声……”

 

基吧的门突然打开。闪电照亮一个跛行的人影。基尔伯特尖叫着扑入弗朗西斯的怀抱。陌生人踉跄着步入拉下兜帽,露出安东尼奥微笑的脸。“嘿,”他抬手友好地招呼,“你们在拥抱?俺能加入吗?”他走近他们,张开双手。

 

“不!本大爷可跟你们这两个基佬不一样!”基尔伯特一把推开弗朗西斯,手臂倔强的抱住胸。“安东,你他ma跑来这里干嘛?你不是该在跳舞或者做点别的?”他挥舞双手摇摇臀部,弗朗西斯猜测他想表达跳舞的姿势。

 

安东尼奥只是咯咯地笑,坐在弗朗西斯身侧,一阵可怖的抽搐。他注意到弗朗西斯扭曲的眉毛,耸耸肩。“俺身子这边肿了。”他拉起衬衫,露出他晒黑的一侧上青紫色的印记。“罗维还是很生气那个海滩旅行。”

 

摇摇头,基尔伯特绕过吧台从小冰箱里拿出三支瓶酒。“德/国产的,”他把就拍到同伴们面前,“喝了它,要么就滚出本大爷的酒吧。”

 

意识到听普/鲁/士人的话比问他更好,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拿起酒瓶。他们都停顿了一刻,各自尴尬地打量彼此。好吧,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都盯着弗朗西斯,期待他打破沉默。法/国人举杯敬酒。“致失去的爱。”他说。

 

西/班/牙人咧嘴。“致艰难的爱。”他举起酒瓶碰了碰弗朗西斯的。现在是他们两个盯着他们这三人小团体里的第三位同伴,两个都笑得一脸狡黠。

 

“致可口的啤酒。”基尔和两人撞了撞酒瓶。他们都仰头大口吞咽,调酒师持续不呼吸的时间最长。气氛瞬间缓和,弗朗西斯发现在这两人的陪伴下他没有那么孤独了。

 

他再喝了一口,在基尔把自己的空瓶子砸在吧台上时几乎呛到,他狠狠瞪了基尔伯特一眼。“你们这些家伙接过吻吗?”他问。

 

“Oui.(当然)”弗朗西斯有些沮丧。

 

从口袋里掏出钞票递给调酒师,后者亲吻了钱币。“我了解那滋味。”他说,挥着那小纸片好像自己是个粉丝。“你要来亲一口吗?”

 

“不用了。”

 

钱很快又被基尔伯特紧紧抓在手里。“我知道的,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语气和善,“你真的很喜欢他。”

 

弗朗西斯不知道是该笑还是殴打着这两个人。相反,他只是再大大的喝了口啤酒,然后要了另外一瓶。在那之后夜晚很快结束,弗朗西斯最终屈服在酒精的力量之下。他被安东尼奥拖回旅馆,一路高歌法/国国歌。安东尼奥笑着把他拽上旅馆的台阶,扔到床上。西/班/牙人祝他晚安,他已经没有力气搭理了。

 

第十四章未完

2010-2-12 22:19 回复

-------------------------------------------------------------------------------------------------  

==

从口袋里掏出钞票递给调酒师,后者亲吻了钱币。“我了解那滋味。”他说,挥着那小纸片好像自己是个粉丝。“你要来亲一口吗?”

=======================

应该是

从口袋里掏出钞票递给调酒师,后者亲吻了钱币。“我了解那滋味。”他说,挥着那小纸片好像自己是个粉丝。“你们做过了吗?”

===========================

谢谢朔里姑娘指正TAT

 

 

 

第二天早晨弗朗西斯伴随着敲打般的头痛和暴风雨的前奏醒来。他睡眼朦胧地看向窗外灰色的天空,闪现了今天就回家的念头。但他已经付过房费,也许应该用完更好。用毛毯裹着肩膀,弗朗西斯下床打开阳台的法式大门,清凉的空气缓和了头痛。

 

 

路德在一小时后走了进来,一手里拿着一本书,另一只端着装好早餐的盘子。费里西安诺从门外看进来,安抚地对他微笑。德/国人把书和食物放到弗朗西斯身边,笨拙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关门离开。

 

 

弗朗西斯心不在焉地叉起新鲜番茄,抓过书本。他看到书名,番茄停到距离他嘴巴的半路上。《远大前程》。他叹息着放下番茄,看向雾蒙蒙的海洋。这是不是就是亚瑟的感受,当他注意到那些提醒他想起阿尔弗雷德的每件小事?怪不得他想回到那个美国佬【注】身边,如果这感受如此的难忍痛苦。这天接下来的时间他都花在蜷缩成一个球,细细研读这本书,在第487页坠入梦乡。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该起床了。”一只手摇晃着他的肩膀,他睁开眼看见安东尼奥蹲坐在他身旁。“来吧,你还得赶飞机……”他坐起身揉揉眼睛。罗维诺也在房间里,交叠胳膊站着,脸颊有些鼓鼓的。

 

 

弗朗西斯站起来,抖落肩膀把毛毯扔回床上。“谢谢……我马上下楼。”安东尼奥理解的点头,抓过罗维诺的胳膊拉着他离开。他开始收拾他的行李,把衣服胡乱的塞入装具袋里。他砰然关门,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他走下楼梯,发现费里西安诺和路德都在大堂里。修理工坐在扶手椅里浏览报纸标题,而意大/利/人---看起来比平时更加烦躁----正背靠柜台站着。听到第四级台阶发出的嘎吱声他们都抬起头,费里西安诺匆忙上前。“你真的要走吗,弗朗西斯?”他抓住法/国人空着的手。

 

 

“是的……”他回答,轻轻从费里西安诺手里抽出手来,“所有东西都付账了,是吗?”意大利人点点头,“C’est bon (很好)。我要走了。Merci(谢谢)所有的事情,费里西安诺。帮我对安东和罗维说再见。”他走向大门,离开前对德/国人点点头。

 

 

回头扫了一眼旅馆,弗朗西斯看见费里西安诺弯腰纯洁的亲了路德维希的鼻子。在动身沿着街道走下去之前,他呆得足够久直到看见红晕浮现在路德白皙的脸颊上。罗马的餐厅不如他记忆中的如此温暖和吸引人了。这或许是因为他曾期待亚瑟会在里面,等待着他,等着向他道歉,等待他去带他回来。

 

 

主厨走出厨房,在围裙上擦干大手。“弗朗西斯?”他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只是来说再见。”弗朗西斯摇了摇行李箱的皮带,“你这麽友善,我想我应该……”他渐渐小声。

 

 

罗马抓住他的肩膀捏了捏。“很高兴与你相遇,弗朗西斯,”他语气友好和善,“但你的英/国朋友呢?”罗马来回扫视弗朗西斯四周,好像期待亚瑟藏在法/国人身后,正等着跳出来吓他一跳。

 

 

弗朗西斯退后,一手穿过他混乱的头发。“他在我之前走了。”他声音有些破碎,“那么,再见,罗马。”弗朗西斯打开餐厅门走到街上。

 

 

“Arrivederci.(意大利语:再见)”

 

 

他关上门重重叹息。他需要在自己疯狂之前离开Via Del Sol。走到拥挤的街道上,弗朗西斯招了部出租车爬进去。他几乎给出到机场的指示但又犹豫,给出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目的地。

 

 

出租车停在路边,弗朗西斯给了司机一些钱让他等着,几分钟内就会回来。游客们已经在旅游胜地集合,弗朗西斯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站到喷泉边缘,从口袋里摸出几枚硬币。

 

 

他把一枚硬币抛进水里。“这一个是为了重回罗马。”他看着硬币沉到清澈的水滴。“就好像我会回来这里似的……”

 

 

另一个硬币。“这是为了新的爱情。”它撞到池底。“爱情从来没有逗留过。”

 

 

到最后一枚时他犹豫了,但耸耸肩,他用扔取代抛掷把硬币扔进水里。“为了婚姻。”他吸吸鼻子。“每年这时候飞往拉斯维加斯的机票都特别便宜……(注2)”

 

 

穿过人群,弗朗西斯坐回自己的出租车,指示司机看向机场。他叹息着前倾身体,以手撑额。出租车驶下路边,沿路飞驰。

 

 

开始下雨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十四章完

 

注:原文Américain

注2:在拉斯维加斯,办理结婚手续非常简单。

 


评论
热度(6)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