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22

3.

 

轰!轰!!轰!!!

 

鸣人,佐助和佐井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春野樱一拳又一拳把正在合拢的墙壁打碎,掉落的建筑石块在女生的铁拳之下豆腐渣般碎了一地。她深吸一口气把力量聚集在右拳上。

 

“哟呵呵呵呵呵呵!!!!”

 

震耳欲聋的爆破声里,幻术构造的空间结界赫然被她砸出巨洞。她咬着牙跃上前徒手撕裂了空间屏障,灿烂的阳光彻底照落进来,以小樱所站之处为分割点,前方人声喧哗蓝天白云,后面天色猩红死寂无声。

 

原本吞噬着三人的泥沼也被这巨大的力量惊吓了般不再动弹,趁此机会,鸣人三个挣脱开来狼狈地爬上地面。

 

“哈,哈,不愧是小樱的说。”粉发女生威风凛凛,三个男生微妙地不敢靠近,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哼,你再不努力小心我把火影的位置抢走哦!”小樱喘了口气,“没事吧,佐助,佐井?”

 

她没来得及听到回答就心头一沉,本能地感到危险。

 

“小心-----!”

 

鸣人一把抱住小樱跳开,身后突然蹿出了巨大的荆棘丛,哪怕迟一秒钟反应就被扎得头破血流。

 

“那里!”佐井伸手指向前方。

 

刺耳的笛声从虚幻世界的木叶医院出来,医院建筑已在刚才的战斗中残破不堪,一个长发衣着古怪的女子吹着笛子站在废墟之上,地表开裂伸出尖锐的巨刺。她放下笛子双手结印,鸣人认出了那个手势。

 

“别让她逃了!”九尾狐话音刚落,佐井已经执笔一气呵成,巨大的墨鹰腾空而起。

 

“佐助!”

 

佐助纵身跃上墨鹰,电光凝聚在右手掌发出千鸟鸣叫之声。

 

“千鸟!”

 

电光如利刃般穿透了女人的身体,女人发出尖利的惨叫,然后瘫软着化成了一滩污水。随着她的消失,烟尘滚滚的幻境逐渐坍塌,最后四人站在了木叶闹市中心。

 

“找死吗站在马路中央!”尖锐的刹车声,有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破口大骂,鸣人小樱不好意思地跑回人行道上。

 

“怎么样,没受伤吧佐助?”狐狸凑到自己男朋友身边,很是担忧,“那个人呢?”

 

佐助看着右手:“没来得及看清是谁,不过是很熟悉的味道。”

 

“确定死了么?没看到尸体。”佐井走了过来。

 

猫又抬头看了看,前方是木叶医院,和环境中阴暗狰狞的感觉截然不同,阳光下的医院干净明亮,人群进进出出。他蹙眉。

 

“目前还不确定她是不是实体甚至活人,不过能确定她的气息彻底消失。”

 

“我们应该和纲手大人汇报一下,最近这种情况有点特殊。”佐井沉吟着。

 

“没错,就算是闹鬼,死而复生什么的情况也太……多……”佐助侧头,有点不满,“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鸣人和小樱同时讪笑摆手:“没,没什么啦,看你们交流得很愉快嘛,之前还怕你们会打起来所以才跑过来的说……”

 

“哦,”佐井挑眉,“你们自己的任务呢?”

 

狐狸和老虎都一怔:“啊,反正,还有卡卡西老师在嘛。没,没事的啦……”他们心虚地低下头,佐助无语摇头。

 

“啊啊啊先不说这个!”鸣人严肃地揽过佐助佐井的肩膀,“我和小樱都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们说。”

 

他拉过佐助和佐井的手交叠放在一起:“第七班之所以是第七班,是因为有我们大家在,缺了一个都不行,一个都不能少。”

 

“没有什么先来后到,没有谁取代谁,更没有谁更重要。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都是第七班的一份子。”

 

“所以,谁都不许走。”他握紧了两个人的手,小樱坚定地看着佐井和佐助。街道上来往的人好奇地看着这几个年轻人,表情决绝地仿佛在许下生死契约。

 

“拆不拆班,可不是由你说了算,初中文凭的漩涡大人。”佐助声音有点嘶哑。

 

“嘛,这个之后再说啦,反正我是未来的火影嘛,这点事情肯定可以做主的说!”

 

“哦,这么说我还真觉得未来一片阴暗啊。”佐井无奈地摇头,“想到以后还要一天到晚对着你们这两个笨蛋情侣,不知道火影会不会给我报销墨镜费。”

 

“呵呵,”佐助冷笑,“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一点都不喜欢你,佐井。”

 

“彼此彼此。”佐井微笑,“我也很讨厌你,宇智波佐助。”

 

鸣人一下紧张起来,小樱担忧地左右看着。

 

“不过,努力一下,我还是可以勉强忍受。”佐助慢悠悠地说。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未来的火影夫人。”佐井毫不示弱,“我也会努力忍受的。”

 

“啧,是丈夫,你语文水平实在有待加强。”

 

“接受事实也是成为一个精英的必备条件,这点你还不过关哦。”

 

“那,那……你们是和好了吗?”金毛狐狸小心翼翼地打断两人的唇枪舌剑,被小樱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女生哽咽着把手放在三个人的手上,眼泪弄花了精致的妆容。她哭得很丑,男生们却觉得好看极了。

 

“我们是第七班。”她哭着笑了,“第七班!”

 

木叶闹市区的周末下午,人群三三两两挽着大包小包欢声笑语地走过。偶尔有人会投以好奇的目光,在街道商店门口,四个年轻人把手交叠在一起,两个泪流满面,两个笑得温柔。

 

-----------------------------------------

 

“这是你们的最终决定?”纲手往后靠到椅背上,“不拆班?”

 

在她对面,四个人并肩站成一排,互相握着对方的手,目光坚定。

 

美艳女人有些头疼:“你们应该知道,战后我们人手短缺非常严重,你们每个人的实力都在绝大部分人之上----”

 

“我们会努力接任务的说。”鸣人打断纲手的话,他紧张地用力捏紧了佐助的手,“什么任务都可以,也可以少拿点钱。”

 

“不是酬金的问题。”纲手蹙眉,“你们这样让其他班怎么想?这不是明摆着的偏心么。”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任务辛苦一点也没关系。”小樱目光中带上了哀求的神色,但更多的是毫不动摇的决心,“我们不会分开的。”

 

火影一个个看过她引以为傲的下属,他们都这么年轻却经历过生生死死,怀抱着随时赴死的觉悟,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格外珍惜每一份情谊。

 

她叹了口气。

 

“从现在开始,小樱和佐井任务酬金减半,至于鸣人佐助,你们本来就因为之前的事情没有酬劳。”四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任务全部调整为S级和A级,有没有问题?”

 

“没有!没有的说!”鸣人简直要跳起来,小樱眼里又蓄满了水汽,佐井发自内心地笑了,连佐助都压不住嘴角的笑意。

 

“好了好了,快走。”纲手不耐烦地挥手,“一个两个整天给我添麻烦。”

 

“婆婆你最好了!!你是全世界最好看最年轻的婆婆!”

 

“滚!”

 

纲手单手撑额,第七班的成员们欢声笑语地离开了办公室,脚步轻快得像兔子一般。她摇摇头。

 

“果然如你所料啊,卡卡西。”

 

卡卡西和大和从隐身处走了出来。从任务开始他们就一直隐藏在暗处观察,随时准备出手。银发白狼走到窗边,他的学生们已经走到了楼下校道上,就算隔得这么远也能听到鸣人唧唧喳喳的声音和小樱的训斥,偶尔还有佐井的笑声。

 

他也微笑起来。

 

“那当然,他们可是我旗木卡卡西一辈子的骄傲。”

 

--------------------------------------------------------------------

 

美名其曰庆祝第七班的复活,他们跑到了学校餐厅决定饱餐一顿好好庆祝。吃饭途中,佐井突然想到了什么:“佐助,听说你有个哥哥?”

 

佐助挺直腰板,语气里带上几分骄傲:“是的,他叫宇智波鼬,是我们宇智波一族乃至整个木叶的天才。”

 

“哦,我也有个哥哥。”佐井神色里带了几分怀念,“他也是很出色的一个人。”

 

“是吗。”佐助放下手里的番茄汁,“有多出色?”

 

“非常出色。”佐井语气坚决,“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那是对于你来说。在我看来,宇智波鼬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你也会说是在你看来,这已经带有片面性和局限性了。”

 

“哦?是谁第一个说【对于我来说】的?本身就已经立场偏颇了。”

 

“你没有见过我哥哥,自然无法做出公正判断。”

 

“我确实没见过你的哥哥,正如你没见过鼬。不过我们这里还有别人见过鼬,”佐助冷着脸地把妄想偷偷溜走的鸣人扯回来,“鸣人,你觉得鼬怎么样?”

 

佐井微笑:“佐助,用写轮眼威胁别人可不是好孩子哦。”

 

鸣人在寒气逼人的四道视线里打着哈哈,他拼命向小樱使眼色,女生却突然对自己手机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嘻嘻嘻嘻地戳着屏幕。他心中暗骂小樱没义气,猛然看到了救星。

 

“木叶丸!”他激动地招手,“快过来快过来!好久没见了!”

 

木叶丸有些疑惑地走了过来,直觉告诉他这一桌气场诡异:“怎么了鸣人哥哥?”

 

佐井想起了什么高兴地笑了:“说起来,木叶丸有个看家本事很厉害。”

 

鸣人大惊:“佐井住口----”

 

“他曾经变了我和你的色诱术哦,佐助。”

 

金毛狐狸哭丧着脸盯着桌面,好像清空的盘子会突然变出菜来。

 

“色诱术?”佐助不解地看向脸色大变的木叶丸,“变成女生吗?”

 

“不是,是我和你的裸体,在做【哔-----】的运动,还是光天化日之下在木叶斑类区的大街上。”佐井笑得不怀好意,“不过木叶丸真的很爱护佐助哥哥,他变出来的你的【哔叽----】要比那天泡澡时候看到的你的【哔叽-----】大得多。”

 

“哦?”佐助若有所思,“木叶丸,当时是谁在上面?”

 

佐井脸色一变,木叶丸弱弱地开口:“……是佐助哥哥。”

 

“原来如此。”佐助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番茄汁,“看来比起大小,技巧和气场更加重要。木叶丸,你做得很好。”

 

“呵呵。”佐井微笑。

 

“呵呵。”佐助面无表情。

 

木叶丸的眼神已经死了。

 

鸣人偷偷发了条短信给小樱:【现在拆班还来不来得及的说?QwQ】

 

小樱回得很快:【同志,这只是个开始。】

 

 

尾声

 

“说起来,你真的让佐井看到你的【哔叽----】了吗?”回到宿舍,鸣人不满地搂着聚精会神做数学题的佐助,他嗅了嗅佐助脖子的味道,和之前发情期的诱惑不同,清淡的很好闻。

 

“说得好像你没看过似的。”佐助怕痒地缩了缩脖子。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啦。”鸣人把头枕在佐助肩上,“我现在想看。”

 

“别闹。”佐助不耐地转头。

 

四唇相触。

 

他们同时睁大了眼睛。

 

距离他们上一次亲吻已经是多年以前,起因是班里同学的一次无心之失。对于那一次的亲密接触,佐助只觉得羞耻和丢人。当时撞在一起力度很大,把他的牙龈磕得出血,鸣人嘴里还有泡面和牛奶混合的怪味道。以初吻而言,实在是糟糕透的体验。

 

他想往后退去,鸣人却一把扣上他的后脑勺。

 

九尾狐小心翼翼舔过他有点干燥的嘴唇,一点点勾勒他嘴唇的形状。仿佛在对待万水千山的追寻后终于得到的珍宝,鸣人的态度近乎虔诚,带着珍惜和无法言语的爱。佐助感受着嘴唇上的温度,他一直看着那双蓝色温暖的眼睛,直到鸣人放开了他。

 

“佐助……”九尾狐摸着他的脸颊,声音带着克制的情欲。空气中两人的味道混在一起,随着逐渐升温的体温愈发浓郁。佐助知道鸣人没有说出口的话语,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默许地闭上眼睛。

 

这一次的吻如狂风暴雨地深入,佐助猝不及防就被吞噬其中。鸣人用力吮吸着他的唇,黏腻的声音让他头皮发麻,他喘不过气的张口却被柔软灵巧的舌趁虚而入。九尾狐一点点舔着他敏感的上颚,舌头深入口腔勾着他的舌一起缠绵。舌面的互相摩擦让他不知所措只想逃开,可浑身力气逐渐抽离,手脚发软不听使唤。佐助扯紧了鸣人的领口,鸣人安抚地摸摸他的背,双手撩起他的衣服滑入其中。

 

“呜……”

 

猫又的腰间被小指轻轻划着打圈,他怕痒地瑟缩着躲起来,但鸣人紧紧扣着他的腰让两人身体相贴,无处可逃。佐助的猫耳已经露了出来,在空气中无助地扑棱。九尾狐的掌心带着粗糙的茧,摩擦着细腻的肌肤让他阵阵发软。佐助张大了口想要喘息,却被鸣人狠狠堵住发不出求饶的呻吟,只能不停吞食着九尾狐的唾液,过多的津液顺着口角滑落,沾湿了两人的衣领。

 

“够……够了……”佐助闭紧眼睛,在深吻的空隙间吐字不清。

 

“不够……佐助,不够......”鸣人放开他红肿的唇,细细舔过嘴角的银丝然后吮上佐助的侧颈。猫又睁开眼看着天花板,他目光迷离不知身在何处,只能嗅到情人身上浓郁的香味,让他迫不及待,仿佛置身炽热的火焰之中。他顺着鸣人的啃咬仰起脖子,感到身上作弄的手逐渐滑落探入他的裤子,包裹住他柔软的臀肉。

 

“最喜欢……最喜欢佐助了……”九尾狐着迷地吮吻着猫又的脖颈,身上已经控制不住的现出三条尾巴,全部钻入佐助的衣服。狐狸尾巴撩拨着猫又每一处敏感点,毛绒火热的触感让他眼眶发红。

 

完蛋了,堂堂宇智波佐助竟然栽到一只白痴臭狐狸手里,他竟然还觉得好高兴。

 

佐助放松了身体,任鸣人揉捏着柔软的臀肉,他闭紧双眼,感受着那修长的手指渐渐向下探去……

 

“鸣人,佐助,你们今晚要不要一起去打游戏?咦?没关门?”牙和小李笑着推门而入,瞬间僵在原地。

 

四个人面面相觎,过了许久,牙和小李僵笑着向后退去。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李!你看到了什么吗?”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啊今天视力真是糟糕呢哈哈哈哈哈!”

 

太迟了。

 

“螺旋丸!”

 

“天照!”

 

在理事会的大楼里,纲手痛苦地趴在办公桌上,斑类宿舍区传来的声响让她头痛欲裂:“这帮小兔崽子,不当家都不知道要省钱……奶奶的老娘不想干了啊!”

 

---------------------------

 

卡卡西抱着百合花来到了郊外的市区公墓。斑类的慰灵碑放置在木叶学园内,但殉职人员都安葬在公墓里。他找到了琳的那一个,墓碑被仔细地擦拭过,坟前的花瓶装满了清水,百合花迎风飘摇。

 

有人在他之前来过。

 

卡卡西叹了口气,把花束放在琳的坟前。

 

“琳,好久没来。我最近都很好,带土也很好。”他单膝跪下,和自己许久不见的旧友聊起家常,“虽然还是有很多问题,但我相信,我们都能解决的。”

 

“你也一定对我们有信心的,是吗?”

 

百合花在风中轻轻点了点头。

 

 

第五个故事:魔笛

 

END


评论(7)
热度(62)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