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21

 

2.

 

【所谓“根”之人,没有名字,亦无感情。没有过去,更无未来,心中只有任务。】

 

在加入第七班之前,佐井以为这就是他一生的写照。而现在,团藏已死,制度改革,他也有了朋友和牵绊。虽然深知要服从命令听从安排,但如果让他离开第七班……

 

“委托人就住在这里。”大和打断了他的思绪,现在他们三个站在一栋公寓楼下。这位和蔼可亲的指导老师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从泡澡到吃饭到出发进行任务,他的两位队员就以不同形式面瘫着一言不发,让他觉得实在胃疼。

 

“到了。”他们从电梯里走出来,按响了门铃,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打开了房门,看见他们笑开了花。

 

“你们终于来了,”她颤巍巍地把他们引进来,想要去倒茶水给三人被大和委婉阻止。

 

“听说您公寓最近总是听到噪音是吗?”大和问道,老妇人拄着拐杖坐下来,叹了口气。

 

“是啊,联系了物业还向警察投诉了,可是其他住户都没听见,就只有我听见。”她皱起脸,“楼下保安那混小子还叫我去看医生说我幻听,哼,我虽然年纪大身体可比他健康多了!”

 

此时老人的女儿过来把长期睡不安稳的老妇接走,临走前她再三拜托这几位好好把家里的“脏东西”清除掉,大和宽慰了一番,老人终是依依不舍地离开。

 

好了,又只剩下他和两个面瘫了。

 

大和双手一拍:“那我们现在来调查一下现场吧。”

 

闻言佐助和佐井点头,开始巡查这间公寓。这房子不大,一厅两卧,一目了然的格局。老人的杂物有点多,但都整理得井井有条。佐井敲了敲墙壁,没有空洞的声音,排除了暗格的可能性。此时大和推门而入,刚刚他去询问了附近的住户,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都是没有听见。

 

“看来我们只能等那个声音出现了。”大和看向手机,“你们先继续调查,我去接个电话。”

 

佐助和佐井看着大和像得救了一样冲出大门,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又移开目光。屋子里很安静,只有陈旧时钟哒哒哒的声音。

 

“我知道你讨厌我,宇智波佐助。”良久,佐井打破沉默,“不过正好,我也不喜欢你。”

 

他微笑地盯着时钟,似乎是笑了太久脸有点僵硬:“我跟你可一点都不像。”

 

“确实。”佐助冷冷说道,“完全不像。”

 

他们又沉默下来,大和这个电话打了很久,却没有人想去门外催促。

 

“对于我来说,只有鸣人小樱都在的才是第七班。”佐井再次开口,“可是对于他们而言,只有你回来了的第七班,才是真正的第七班。”

 

“我以前甚至偷偷想过,要是你一直都不回来就好了。”他想重新戴上自己微笑的面具,可所有力气都用在了控制声音平稳上,嘴角已无力勾起,“但是在你回来之前,我从来没见过他们这么高兴,从来没有。”

 

佐井深吸一口气:“不仅仅是鸣人和小樱,连卡卡西老师,连纲手大人,井野,鹿丸,还有好多好多人……”

 

“我真嫉妒你,宇智波佐助。那么多人喜欢你,那么多人爱你。”

 

“你放心。”佐井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阳光灿烂的世界,“我从没想过取代你。”

 

佐助只是握紧拳头,紧紧盯着墙上的时钟。

 

“你跟我一点都不像,所以你根本取代不了我。”黑发猫又的声音与平常不同的喑哑,“正如我也无法取代你一样。”

 

他们安静下来,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简直可以看到空气中凝滞的灰尘。小小的公寓里一片死寂,只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声。

 

“不对劲。”佐助皱起眉头,时钟的指针不知从何时开始停滞在原处。

 

“确实不对,”佐井看着窗外,来时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如今空无一人。天空中的云彩都僵硬不动,仿佛整个世界都被人按了暂停清空一切,只有他们被留在原地。

 

“幻术么。”佐井问道。猫又的写轮眼三勾玉展现出来,佐助打开公寓大门,毫无意外看到打电话的大和已经消失不见。

 

“不排除幻术,但也可能是空间结界。”他嗅着空气中的气息,似乎在好久以前曾经闻到过。

 

没等他们进行更多分析,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变成猩红色,乌云像被野兽追赶的猎物一般夺命狂奔。有咿咿呀呀的笛声渐渐飘了过来,他们对视一眼,同时跃出窗外。

 

笛声时近时远,他们追逐着操纵者,跃过死城一般的木叶,最后停在了木叶第一医院的门口。笛声就是在这里消失。

 

“可能是陷阱。”佐井拿出画轴,两只墨画斑雀迅速冲向医院,然而在它们接触到建筑物之前就被扭曲的空间吞噬绞碎。佐助试探着用了豪火球,火焰还没来得及接触建筑就瞬间消失。

 

似乎是被接连的试探挑衅激怒了一般,笛声猛然响起比之前的激烈许多。佐助和佐井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耳朵,然而魔音依然源源不断的灌入大脑,心跳被催动得愈发急促。大地开始震动,医院建筑逐渐坍塌。笛声尖锐地在他们脑海里回荡,他们却奇怪的比往常无力许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巨石朝他们飞来,被不知哪里钻出的藤蔓缠死了身体动弹不得。

 

“螺旋丸!”

 

蓝色的光球猛然砸来,巨石碎裂开来,其余的影分身斩断他们身上的藤蔓把他们带离原地。

 

“嘿嘿嘿嘿,果然还是要我出马的说。”鸣人本体一把抱住佐助,亲昵地蹭了蹭气喘吁吁的猫又的脸。

 

他转向佐井,“没事吧佐井?”佐井无奈地笑了笑。

 

大地再度震动起来,这一次所有的建筑物都开始崩塌,影分身被砸得一个个消失。他们脚下的地面变成了泥沼像有手一般扯着他们往下沉溺。这个世界的空间扭曲起来,四面显现出半透明的墙壁,向他们迅速靠近俨然要把他们挤压成新型斑类肉馅。

 

泥浆已经漫到了他们胸口死死束缚住他们结印的手,鸣人着急得不行:“佐助你快喷火喷火!”

 

“死白痴不结印怎么喷又不是恐龙!”

 

眼看着墙壁已经把他们三个挤压到一起,佐井和佐助脸贴着脸大眼瞪小眼。难道他们活过了四战却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

 

“哟-----------哈!!!!!!”

 

轰隆隆!!!

 

地动山摇惊天巨响,三人同时闭起眼却没有预料中的疼痛。

 

“关键时刻,果然还得靠女人。”

 

春野樱站在高处,阳光透过她砸出的巨洞洒落进来,俨然和男生们身处的是两个世界。她背对着他们回过头来,逆光的身影英姿飒爽。对着三双睁得圆圆的眼睛,她抬起下巴帅气一笑。

 

“这次,你们就乖乖看着老娘的背影吧!”

 

TBC


评论(3)
热度(42)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