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20

第五个故事:魔笛

 

1.

 

“火影大人,工作辛苦啦!”琳笑着把厚厚一叠文件放到桌上,“这些也请过目!”

 

“哎?”带土咬着笔愁眉苦脸,“怎么这么多啊?”

 

琳伸出食指摇了摇:“别想偷懒,卡卡西出任务去了你别指望他来帮你!真是的,你现在是火影了,要给年轻人做好表率啊。”

 

他翻了个白眼:“谁会指望那个笨卡卡?我可是火影,这些哪能难的倒我。”

 

带土浏览着眼前的文件:“哦,这不是波风老师家的鸣人小子嘛,没想到看起来傻乎乎的表现还可以?都要追上我们胖助了,看来很快可以出A级,不,S级的任务了。”

 

“漩涡鸣人吗?”琳凑了过来,她挨得很近,带土能闻到少女身上淡淡的香气,“毕竟是波风老师和玖辛奈师母的孩子,而且其实很努力,性格也好。佐助也很不错,不过鼬太出色把他盖过去了。说起来鼬是不是可以晋级了?你们家族对他可是给予厚望呢。”

 

带土和琳讨论着新一批成长起来的未来精英,期间阿斯玛和红进来汇报工作,瞅着两人好事将近的样子带土好一番打趣,惹得红连连跳脚。不知火玄间咬着根草梗跳到办公室的窗台上,很淡定地汇报了工作就消失不见。刚加入斑类自卫队的出云子铁还有些青涩,见到传说中的火影满脸红晕,带土表情严肃内心笑开了花。

 

“今天的工作基本就到这里。”琳伸了个懒腰,“明天有和长老们的会议,不要忘了。”

 

“知道啦,啰嗦的女人。”带土站起身来,揉了揉酸涩的眼眶,琳调皮地朝他眨眼。

 

“对了,忘了和你说,他任务提前结束今天回来。”女生抬头看了看钟,“这个时候,差不多到了。”

 

“……谁?”带土一愣,“啊啊啊怎么现在才告诉我!我还没买菜!家里还没打扫!”

 

看着带土急吼吼地披着御神袍就冲去菜市场,琳温柔地笑了。

 

“整天说着笨卡卡笨卡卡,明明最喜欢了。”

 

------------------------------------------------

 

新鲜的眼珠还泛着光泽的秋刀鱼被仔细地洗净刮鳞,抹上盐巴和调味品,然后一条条穿好放在炭炉上烘烤。这种纯天然作法的食物带着木炭的香气,比用煤气炉和电都来得好吃。带土细致把白萝卜切丝磨蓉,葱切碎。再在锅里热油,爆香香料,最后加一点生粉勾芡,熬成香气扑鼻的浓汁装在白色小瓷碗里。秋刀鱼已经烤得金黄泛着油光,他仔细地装在盘子里,配上白萝卜碧绿葱花和酱汁,煞是好看。

 

饭桌上铺了柠檬黄格子的桌布,在灯光下暖融融的。他把秋刀鱼端上餐桌,和另外的味增茄子,玉子豆腐,鱼头汤和小牛肉摆在一起,俨然是顶级大厨的手艺。带土啧啧感叹,心想要不要学最近的小孩子也拍张自拍照,发到木叶斑类区的官网上,一定有更多崇拜火影的人……

 

叮咚。

 

他回来了。

 

带土有点激动,又带着忐忑的不安。他探头进浴室打量了一下自己光滑的脸,然后调整了表情,威严地走向大门。

 

“你回来了啊。”带土淡定地说着,豹子尾巴控制不住伸出来,撒娇地卷着卡卡西的手。

 

旗木卡卡西风尘仆仆地站在他面前,黑豹打量着爱人,觉得有些奇怪。

 

“你干嘛遮着自己的左眼?”他有些不安,“怎么不说话,是哪里受伤了吗?”

 

白狼哀伤地凝视着他,抬起手慢慢掀起护额,露出带着刀疤的鲜红的左眼。

 

“回去吧,带土……这一切都是假的。”

 

----------------------------------------------------------------

 

宇智波带土猛然睁开眼睛。还是入睡前的病房,没有开灯,夜色下满屋清辉。卡卡西安静地躺在床上,睡得很安稳。

 

怎么又梦到了镜中世界的景象……

 

带土怔忪着,有些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他轻轻握着卡卡西的手,在水之国的任务白狼中了毒,虽然及时清理了但毒性太烈,在回程路上还是晕厥过去。静音说除了毒性之外,过度劳累和情绪起伏都是卡卡西晕厥的原因。

 

情绪……吗。

 

空间切换到琳的葬身之地,带土承认自己是故意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有时总觉得身体里不止一个人。一个眼睛流着血,在自己和卡卡西亲昵的时候总是无言冷笑;一个年幼的无助的自己,哭着想要回到和卡卡西和琳天真无邪的过去;一个叫嚣着报仇,杀光所有人;一个哀求着原谅;还有一个理智的剖析,另一个却怒火中烧。

 

可是每个人,都有一颗爱着卡卡西的心。

 

 

 

卡卡西疲惫地睁开眼睛,清冷的病房,月光透过窗户照亮了整间屋子。夜风吹起了窗帘,房间里空无一人。他有些疑惑地微微动了动左手,手上还残留着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

 

旗木卡卡西咳嗽一声,在五双眼睛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你们不要这么热情盯着我,鸣人,你就不怕佐助吃醋吗?”

 

佐助轻哼一声,表示他不屑于吃白痴吊车尾的醋。

 

鸣人举手:“卡卡西老师,你被带土叔叔家暴了吗?好憔悴的说。”

 

“嗯?”白狼有些不解,“为什么叫叔叔了?之前不是都好好地叫师母么?”

 

“如果他家暴你那根本就不配做我们的师母!”鸣人义愤填膺,“不,不过,他还是佐助的叔叔啦……”

 

“哎,你们俩感情这么好,怎么还不标记?”

 

“我也想可是佐助好害羞的说,现在都不让我-------”

 

“……漩涡鸣人你想知道东京湾的水有多凉吗?”

 

“你们可以闭嘴吗?”小樱一拍桌子,嘴角抽搐,“话题完全被转移了!”

 

佐井笑眯眯地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味道淡了,难道是之前做太多,所以现在欲求不满?”

 

大和尴尬地打圆场,想拯救自己一直崇拜的前辈:“不不不,也许是因为身体不好了而已……”

 

“哦,”佐井了然地点头,“肾虚了。”

 

卡卡西绝望捂脸,他们此时坐在学校斑类咖啡厅的卡座里,上茶的服务员不着痕迹地瞄了眼他的下身,一脸同情。

 

“不过宇智波带土究竟去了哪里?”佐助问,“这几天都没有蹲在外面树上偷窥你。”

 

“回娘家了吧。”卡卡西耸肩,“其实自从他回来之后一直神神叨叨,也许是想家了。我出院后发现家里两只宠物也被他带走了。”

 

“……娘家?”鸣人疑惑地看着佐助,“他的娘家不就是佐助家吗?”

 

“谁知道呢。”白狼拿出文件,佐井和小樱偷偷交换了个【果然吵架了还离家出走】的眼神,大和担忧地看着前辈,“先不说这个,这次纲手大人有了新指示。”

 

卡卡西表情严肃起来:“你们也知道,四战后人手大幅减少,如今我们第七班却有两个领队和四个队员,人员严重超编。所以要把我们重新分组,我和大和会各自带一个班,”他顿了顿,目光掠过四个年轻人表情各异的脸,“你们中一个人要拆出来和另外两名新队员组成新的班。”

 

“至于是谁,就根据这次任务的表现而定。”他把两位委托人的资料文件夹放在桌上,“你们会分成两人一组,由我和天藏监督带队,有没有意见?”

 

“没有。”

 

“我也没有。”

 

正要爆发的鸣人突然愣住,佐井依然微笑着嘴角的弧度一成不变,佐助双手环胸看着窗外面无表情。

 

小樱咬紧了下唇:“卡卡西老师,这不公平。”

 

“霸占过多资源,造成其他班人手不足才是不公平,”卡卡西调整着脸上的面罩,“纲手大人不会收回命令。小樱,”他叫住站起身来的女孩,“火影压力很大工作很忙,别去给她添麻烦。”

 

白狼看着眼前年轻人,他们还这么年轻却已威名远播,身上承担的也远比其他人重。

 

“现在,我来公布分组。”

 

---------------------------------------------------------

 

“没想到是我们一组,宇智波佐助。”佐井笑眯眯地看着卡卡西把小樱和鸣人拉走。

 

佐助嗯了一声,没有回答。

 

“……”大和摸着后脑勺,实在是觉得现在的状况有些棘手,“哈哈,要么在任务开始前我们互相了解了解,增进一下感情?”

 

“好,”佐井微笑,“那就去泡澡好了。”

 

“……没兴趣。”

 

然而在大和的努力之下,佐助还是和佐井一起走向了木叶澡堂。明明是休息日的下午,整个城市喧闹不堪,三个人并排走着却一言不发,有迎面过来的行人看到他们的表情都远远绕开。

 

佐助悄悄转动眼珠,赫然发现佐井也在偷瞄他。两人目光对上又迅速移开。

 

和小樱鸣人卡卡西一起的第七班,是佐助在家族灭门后最幸福的一段时光。虽然他曾经亲手抛弃,执着于报仇想要斩断所有牵绊。可这么多年下来,事实证明他根本就做不到。然而在他消失的时间里,是身边这个人代替了他和鸣人他们一起出生入死并肩作战。这个人和鸣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他的时间要多得多。虽然第一次见面时佐助曾嘲讽佐井是个替代品,其实他深深知道,对于鸣人和小樱而言,佐井已经是个无可替代的战友和同伴。

 

他突然一阵没由来的恐慌。

 

而在佐助看不见的地方,佐井用力握紧了拳头。

 

TBC


评论(5)
热度(48)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