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18

文中的斑类起源我按火影剧情来二设的,和狂野情人的设定不同的哈

PS:狂野情人里男性之间是可以生子的(用怀虫),不过这个文里没有生子情节。嗯。

 

 

4.

 

深秋,金黄的树叶铺了满地像柔软的地毯,有白色的小花零星的在草地上绽放,狗尾巴草在微风中摇摆。图书馆的窗外看出去就是这么美丽的景色。然而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这两位在图书馆里辛勤打杂的人可无暇欣赏。因为打架破坏公物,除了无偿接任务和植树造林之外,他们还要定期为木叶学园的大家服务。

 

鸣人抱着一大堆书走到斑类区,把它们分门别类的放好。一旁佐助打了桶水,擦拭灰蒙蒙的窗户玻璃。鸣人咦了一声。

 

“这不是《木叶发展史》吗?之前鹿丸要我和小李还有牙一定要看的说。”鸣人翻了几下书页,纸张陈旧的气味让他鼻腔发酸,他打了个喷嚏,“哎,这是什么……【作为血统沉寂一千年后的第一代觉醒者,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出现标志着斑类的重新崛起。他们携手制定了基本法,创建了斑类自治理事会,为现代斑类世界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为了纪念宇智波斑为现代斑类做出的贡献,第一代火影暨首位斑界联盟统领千手柱间把血统觉醒者命名为“斑”。】”

 

鸣人看着书本,沉思半晌:“这么说……我们都被称为斑类是因为宇智波斑?感觉好像我们都是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的子孙。”

 

“这个说法确实没错。”佐助扭了把抹布的水,“正是由于柱间和斑的血统觉醒,才带动了整个千手家族和宇智波家族斑类血统的崛起,以此为契机出现了一大批先祖返神,绝种了一千年的斑类重新出现。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现代斑类都是他们的后代。”

 

“真了不起……初代火影可是1000多年来唯一的人鱼,虽然是和斑决战之后才彻底觉醒成为完全体的,可是血统初醒时已经战斗力好强大的说。”鸣人翻了页书,偷偷瞅了眼佐助,“医术也好棒,还研究出了如何让男性斑类受孕的方法。”

 

佐助岿然不动地擦窗,鸣人只好又看起书来,“可是为什么最后他们闹崩了呢,明明曾经那么要好。”

 

“这世界上哪有无缘无故的恨。”佐助透过重新明亮起来的窗户看着校园的景色,几只小松鼠抖着蓬松的尾巴忙碌地收藏坚果准备过冬,“有那个时间乱想,不如早点把活干了。”

 

佐助收拾好工具:“我做完了,先走了。”

 

“……哎?哎!等等我啦,马上就好!”鸣人手忙脚乱地把书都放回书架,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佐助看不过眼,走上前从鸣人裤袋里掏出手机,接通电话。

 

“你好,我是宇智波佐助。”

 

“咦这不是漩涡大人的手机号吗……啊啊啊啊宇智波大人,快来救救我们吧!”电话那头传来一片鬼哭狼嚎,佐助皱起眉头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什么事情?你是哪位?”

 

“我是木叶博物馆馆长的助理,出大事了!求你们来帮帮我们吧!”

 

-----------------------------------------------------

 

漩涡鸣人瞠目结舌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展厅,立在中央的雕塑似笑非笑格外讽刺。一旁馆长助理擦着眼泪说道:“呜呜,馆长他……他已经突发心脏病入院治疗了。这件事目前还被压着,媒体和上层还不知道。馆长说无论如何拜托两位,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阻止这一切,拜托了!”

 

助理深深鞠躬,背后两排保安人员也跟着一起鞠躬。

 

佐助也被眼前的景象震住,满地的无价之宝碎在地上实在是触目惊心:“……有监控录像吗?”

 

“监控录像都坏了,没有录下任何信息。之前安排人24小时巡逻,可是会被保卫人员总是会被打晕,醒来之后就这样了。”助理吸吸鼻涕,“因为不是普通抢劫盗窃也不能向猿人警方报案,打碎的都是斑类的藏品。只能拜托-----”

 

“交给我们吧。”佐助打断助理的话,“你们先离开博物馆,我和鸣人会处理。”

 

助理惊喜地睁大眼,又有点犹豫:“就只有两位是不是不太安全?”

 

“没关系,包在我们身上!”鸣人拍着胸口揽过佐助,笑容灿烂,“安心,我们会搞定的!”

 

等展厅里只剩下他们俩时,鸣人看向佐助:“你打算怎么做?”

 

佐助走上前,雪白的大理石雕塑神情高傲睥睨众生。他冷笑,一掌拍了过去。闷响过后,裂纹爬上了大理石雕塑,雪白的外壳逐渐剥落,露出里面真实的形态。

 

一个冰冷苍白带着浓重防腐剂气味的人体。红发青年和雕塑形态完全一致,不同的是,他曾经是个活生生的人。

 

赤砂之蝎。

 

“出来,闻到你了。”

 

伴随着轻狂的笑声,一个金发高挑的青年从阴影里慢慢走了出来。他有着长长的刘海,随着走动间露出满脸爆炸后的疤痕。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佐助看着四战时曾经的对手,“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迪达拉!”迪达拉一下抓狂,他指向佐助,“这次我一定会杀了你,嗯!”

 

“喂,先别说你能不能杀佐助,打碎了这么多国宝你怎么赔啊?!”鸣人不爽地大声质问。

 

“国宝?呸!”迪达拉嗤笑,“也许这里摆着的曾经是国宝,不过那馆长老头子早就偷偷用仿品掉包了,真品都不知道被地下拍卖会卖到哪里去了。这些劣质品或许能瞒得过你们,可瞒不过我这个真正艺术家的眼睛,嗯!”

 

金发青年张开双臂,他站在一片碎瓷断瓦中,像一个追求艺术陷入痴狂的疯子:“我的旦那是我最珍贵最骄傲的艺术品,怎么能被这群假货包围!”

 

“你把他做成了雕塑?”鸣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一阵阵地起来。

 

“是的,这可是蝎旦那教我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傀儡师。”迪达拉沉浸在美好往事中,爆炸后毁容的面孔勾起一个狰狞的微笑,“我可是完全按照旦那的指示,先抽出内脏,把身体洗干净,放血,再做防腐处理,然后掏空大理石,雕刻纹路,最后灌浆封死。”

 

他看了眼佐助:“你也很适合做成艺术品,不过跟我的旦那比起来还是差得远了”迪达拉动了动手指,原本沉寂的蝎人偶竟然动了起来,“虽然不如我家旦那,可我也是好好学习了傀儡术。上次没能杀死你宇智波佐助,这次一定会把你干掉的,嗯!”

 

人偶的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原本美丽的笑容如今看起来诡异渗人。鸣人靠向佐助。

 

“现在怎么办,佐助?”他压低声音,“就算这里有很多仿品,可是也还有真品的说,如果真打起来弄坏了怎么办?”

 

“哼,我早有准备。”佐助波澜不惊的语调里压着一丝骄傲。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TBC


评论
热度(46)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