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16

2.


“两位请看,这是近几个晚上的监控录像。”馆长拿出手绢擦着额头的汗,一旁负责监控的保卫们都眼圈发黑脸色苍白,“这……实在是没法解释了。”


屏幕上是展厅凌晨两点的场景,随着时间数字不断往前跳动,那具雪白的雕塑竟然开始慢慢移动。他笨拙地往前挪着,从展台上扑通一声沉重地跳到地上。像巡视着自己的领地一般,雕像僵硬地在展厅里晃荡着,脚步幅度非常小,快进都看得人着急。雕塑沿着玻璃柜子慢慢走着,随即在一个珐琅彩花瓶面前停下。他缓缓伸出手打碎玻璃----这期间警报器竟然诡异地保持安静------他把花瓶拿出来抱在手里,仔细端详一番后松手,任精致的瓷器碎了一地。


雕塑满意地微微点头,又像只企鹅一样慢吞吞地挪回自己的展台。在回复原本美丽性感的姿态前,他瞄了眼闭路电视,勾起唇角。


“就是这样。”馆长心疼得又冒出一头冷汗,“你们看,这几天晚上都是这样,简直像上班一样每天砸一个,这可都是无价之宝啊!”


“都砸了什么?”佐助问道。


“一个青花瓷,一个珐琅彩,撕了一副画,还徒手拆了一座黄花梨的梳妆台!”重复着宝贝的名字,馆长脸上血色尽失几欲晕倒,“要不是这雕塑本身也是个宝贝,他奶奶的我早就把他砸碎了烧成渣撒到终结谷的瀑布!”


在鸣人继续观察回放的录像时,佐助接着询问:“这个雕塑本身有什么来历吗?”


“这……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馆长困窘地笑了笑,“年份和作者都不太清楚,捐赠的收藏家一再强调这是他最珍贵的藏品。出了这种事情之后我们也想拿去做检测,可是实在是四战的时候受了损害,就怕一搬动就碎了。虽然不太清楚具体信息,不过……这个作品实在是太美了。”


馆长无可奈何地看着屏幕里的雕像,哪怕是透过冷冰冰的机器也能感受到那份细腻的美感:“简直就像是个活生生的人一样。”


鸣人和佐助对视一眼,九尾狐狸拍了拍胸脯:“今晚我们一起守在这里,看他还捣不捣乱的说!”


--------------------------------------------------------


“早知道我们应该打包两份,不,三份一乐拉面。”鸣人靠着玻璃柜,满眼的瓷器反射着灯光晃得他眼前有各种光斑,“佐助你不饿吗?你最近饭量这么大,还扛得住不?”


远远坐在他对角线角落的宇智波佐助双手环胸,努力忽视肚子里的轰鸣。


“要么我们叫馆长大叔给我们打包几份?”鸣人换了个坐姿,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啊已经快10点了,一乐拉面早就关门了啦!可是好饿……佐助要么我们叫那个24小时都营业的麦当当吧!”


“要吃你自己吃。”佐助错开视线。话音刚落,头顶的大灯闪了几下暗了下来。


“闭馆了的说。”只剩下几盏暗淡的黄灯,原本富丽堂皇的展厅一下阴气沉沉起来。鸣人下意识地想挪到佐助身边,然而友人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气场太过强大,他有些发怵,讪讪地动了下屁股还是没有坐过去。


到底是怎么搞得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啊漩涡鸣人,你可是未来的火影!他在心底里给自己打气,刚想一个瞬移就被佐助打断。


“别动。”


朦胧的灯光下猫又眼睛泛着妖异的血光,他举起食指放在唇边,小小地嘘了一声。


这一瞬间,漩涡鸣人觉得满屋子的艺术品都比不上他家佐助好看。


-----------------------------------------------------


“这是最后一个。”卡卡西收起手上雷切的电光,一旁带土怔怔地看着他,他蹙眉,“怎么了?”


“啊,只是觉得,你杀人的动作真是……利落。”带土猛然反应过来,呵呵笑着摸了摸后脑勺,“真帅!”


白狼摇摇头:“受不了你,一天能切换好几种性格。”


黑豹踩着满地鲜血走到自己爱人身边:“这些都是木叶的叛徒?”


“嗯,纲手大人的命令是不能劝降就全部就地诛杀,不能让他们成为水之国的武器。”卡卡西任带土帮他擦去手上的鲜血,眼睛里无悲无喜。


带土握着卡卡西重新变得白皙干净的手,这双手手指纤长皮肤细腻,指甲修剪圆润有着粉红的健康光泽,但这双手同样能化为利剑,打碎人的肋骨穿透胸膛。


他想到某件往事,整个人抖了一下甩开卡卡西的手,白狼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带土?”


“没,没什么。”带土深呼吸几口气,“任务完成了,我们回去吧。”


“等等,我还想去个地方……”卡卡西神色复杂,随即叹了口气,“算了,走吧。”


“如果你有想去的地方,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带土安静地说,语气辨别不出情绪。


卡卡西沉默半晌,摇了摇头:“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他纵身跃上大树,“走吧,别让人追上。”


宇智波带土点头,沉默地跟上自己的爱人。


-------------------------------------------------------------


博物馆的偏厅里鸣人压低嗓音悄悄开口:“有什么发现吗?”


佐助眯起眼不解地歪头:“奇怪,我刚明明看到他动了----离我远点。”他一把推开不知什么时候凑到身边的金毛狐狸。


鸣人委屈地揉揉鼻子:“你干嘛把爪子弄出来啦,搞得我一嘴毛。”


佐助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双手变成了毛茸茸的肉垫,他试探地动了动耳朵,果然是兽耳形态。


【咒术虽然能强行压制发情期,但相应的因为能量没有释放出去,所以发情期会比普通的延长。】


想起纲手的话,佐助在心里暗骂一声。生理的不适影响了他对于身体形态的把控,精神紧张之下竟然直接魂现,实在是太丢宇智波家的脸了。


如果鼬看到他现在狼狈的样子,肯定只会失望摇头说“愚蠢的弟弟”。佐助脸一阵红一阵白,愈发觉得那只仅凭借气息就扰乱自己的臭狐狸十分讨厌。明明先祖返魂的卡卡西更加稀有,白狼的味道却对他毫无影响。难道是因为卡卡西已经被标记了?可同样是稀有血统的五代火影在他发情最厉害的时候也对他丝毫没有影响……


“怎么了佐助?”鸣人担忧地看着他,“你最近越来越奇怪了,真的不是生病了吗?”


佐助艰难地收起肉垫和兽耳,视野里雕塑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然而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鸣人……刚刚这东西是朝着我们的方向吗?”


“……”


“不要扑过来,嘁,吊车尾重死了!”


他们精神高度集中地守了整晚,直到天亮博物馆开门时,除了挪了个方向,雕塑没有任何动作,遑论砸碎藏品。两人顶着黑眼圈莫名其妙地接受了馆长喜极而泣的感谢,表示如果有问题就再联系他们。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鸣人摸着饿得扁扁的肚子,想到一乐拉面滋味醇厚的浓汤入口即化熬得酥软的猪肉,还有筋道的面条和青翠喷香的葱花,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看着前方因为饥饿肩膀都塌下来的猫又,他快走几步。


“佐助佐助,我们去吃一乐拉面吧,现在快开门了的说!”


佐助正视前方目不斜视:“你自己去,我回去睡觉。”


佐助毫无兴趣,鸣人也一下失去了兴致。他们一前一后回到宿舍,虽然今早满课但两人还是默契的梳洗换衣服,心安理得地翘课。


看着佐助蹭蹭地爬上床盖上被子面向墙壁,鸣人觉得有些失落,但不知道是否因为太过饥饿的缘故,他更多的是愤怒和焦躁。他伸手扯了扯佐助的被子:“佐助,先别睡,和我说说话吧。”


宇智波佐助在被窝里浑然不动,鸣人戳了戳又揪了揪,突然涌起一股怒火。


他两手一撑直接跃上上铺,一把掀开佐助的被子。没等黑发猫又有所反应他直接用膝盖压住佐助下身,一手把佐助双手压到头顶上方。


九尾狐眼睛变得血红,脸上六道纹路也粗壮了起来。漩涡鸣人呼吸粗重咬牙切齿,一个多星期的小心谨慎患得患失在饥肠辘辘睡眠不足的此刻全部变成了怒火滔天。他低下头想直视佐助的眼睛,身下人却别过头逃避他的视线和呼吸。狐狸裂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另只手一把掐住佐助的下巴。


“我说,任性要有个限度啊小佐助。”九尾狐慢条斯理的说着,空气中散发出浓郁的气息。佐助呛到般地咳嗽两声,“我做错了什么吗?”


黑发猫又艰难地移开视线。


“我没做错事情的话,你躲我做什么?”鸣人压低身子,鼻尖相抵,呼吸间的热气在佐助唇间吐息,“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你不是喜欢我吗?”


TBC


评论(2)
热度(47)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