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15

第四个故事:博物馆惊魂

 

1.

 

佐井笑眯眯地左看右看,表情愈发愉悦:“哦,你们果然吵架了。”

 

鸣人瞄了眼佐助,黑发猫又撑着下巴使劲盯着窗外的电线杆,就是不搭理他。狐狸不爽地戳着饮料里的冰块,也没有反驳佐井。自从那天任务回来,一向不拒绝他亲昵的佐助就变得十分反常。不再和他同床共寝不说,浴室里两人原本混在一起的用品也全部分开甚至更换了新的。更奇怪的是原来总指使他干这干那的佐助现在非常勤快地打扫卫生,生怕宿舍里的东西沾染上鸣人的味道。

 

简直就像是嫌弃他一样。

 

鸣人用力吸了一口可乐,冰块大部分都化成了水,饮料的味道寡淡起来。“为什么是你叫我们出来,卡卡西老师呢?”

 

“他和我们那位Mr.死而复生一起去水之国出任务了。”佐井说道,宇智波带土因为四战“死因”不明还没有向外公布仍然活着的消息,“这次的任务就由你们两个执行。”

 

“咦?”鸣人和佐助同时看向佐井,“你们都不去?小樱和大和老师呢?”

 

“是普通的C级任务,不用这么多人,我也只是来传个话而已。”佐井把名片递给鸣人,“这是委托人的联系方式,就拜托你们了。”

 

-------------------------------------------------------

 

鸣人和佐助一起挤上电车,正值上班高峰期,他们不得不和其他人紧紧贴在一起。注意到佐助不自在地扭来扭去妄图隔开一定空间,鸣人挤开几个大肚腩中年人,伸长手拉住佐助前方的扶手从背后圈住黑发猫又。佐助不满地回头,冷不丁和鸣人鼻尖对鼻尖----哦不对,鸣人微妙地比他高了,现在是鼻尖对上唇-----黑发猫又涨红了脸哼了一声狠狠甩头。

 

等我们老了佐助肯定也不会得颈椎病的说……

 

鸣人这么想着,眼前浮现出就算已经是个满头白发的小老头,宇智波佐助依然神采奕奕地拄着根拐杖戳他的背要吃番茄的画面。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把下巴搁在眼前人的肩膀上。

 

“拿开。”佐助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

 

鸣人朝佐助耳朵吹了口气:“才不要。”说着他又委屈起来,整个身体都靠上友人,“为什么最近都不理我的说。”

 

佐助没有回答,鸣人也不再说话。他枕着佐助的肩膀,看着窗户上两人紧紧依靠的倒影。隧道里只有一成不变的阴暗,偶尔闪过昏黄的应急灯。他们一起凝视着玻璃上的影子,仿佛拥挤的车厢是只有他们的二人世界。

 

甜美机械的广播响起:“下一站是市博物馆,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鸣人收紧怀抱:“要下车了,佐助。”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遗憾。

 

“嗯。”佐助应了声,和鸣人手拉着手,在车门打开的瞬间跳出车厢。

 

“呼,活下来了!怎么能这么多人塞在一个车厢里!”鸣人心有余悸地回头,看到站台上的工作人员还在努力把挤不进去的乘客塞进车厢。

 

“总觉得好像有人捏了我屁股的说,难道是那个看起来好猥琐的油腻腻大叔?”鸣人嘟囔着拍拍臀部,转过身来吓了一跳,“佐助你怎么了?咦表情好可怕!啊啊啊啊写轮眼快收起来收起来啦!”

 

----------------------------------------------

 

等他们鸡飞狗跳地折腾到博物馆,中年秃顶的博物馆馆长拿着跟小手绢已经在大门那里转悠了好几个圈。看到来的是四战时的两位大英雄,馆长受宠若惊眼睛里简直落满了星星。他心情澎湃地掏出个小笔记本,颤巍巍地递给两人。

 

“能,能帮忙签个名吗?我……的女儿很喜欢你们!”

 

“当然没问题!”

 

鸣人龙飞凤舞地写下自己的名字,佐助也接过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谢谢!我会好好珍藏的!”馆长把小本子塞入贴身口袋,扭紧了手中的手绢,激动得露出背后一双飞蛾翅膀不停扑扇,“既然是你们两位过来,那肯定没问题!”

 

“还是请先说说委托内容。”佐助截住了要和鸣人热情握手的馆长,“听说是……闹鬼?”

 

“是的,是这样没错。”馆长把两人领进博物馆,因为陈列着众多历史悠久的艺术品,馆内气温较低鲜少阳光直射。鸣人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总觉得那些没有眼珠的雕像正盯着他看。

 

“怎么又是鬼啦。”他小小声抱怨着,鼻翼耸动着像灵敏的小狗,“哎佐助你的味道好重,有点酸又有点香香的……是番茄吃多了吗?好奇怪啊闻得我头晕-----”

 

“闭嘴。”佐助横了他一眼。馆长领着他们转过几个弯,刚开始还能看到三三两两的游客,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人。走道里回荡着他们三个人的脚步声,两侧墙壁上挂着不知名的画作,是现代主义的代表作,标榜着自由不羁和自我解放。人体器官和几何图形堆砌在一起,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看得懂。

 

“就是这里。”三人停在一个封闭的偏厅外,馆长刷卡按下指模,大门缓缓打开,“这个厅的藏品都是某位收藏家的私人珍藏,在四战后匿名捐赠给了我们博物馆。”

 

鸣人和佐助同时倒吸一口气。

 

在他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厅堂,三面墙壁设置了透明玻璃柜,随着灯一盏盏亮起,无数的精美瓷器也展现在眼前。有的白底青花画着憨态可掬的鲤鱼,简直要跳出瓷缸;有细腻的白瓷薄得能透过灯光。除了瓷器还有各式的画:暗香浮动的秋桂水墨画,浓墨重彩的油画描绘着阴郁的天和鲜艳的花朵,炭笔素描的人物画像。但最吸引人的,还是置于房间中央的大理石雕塑。

 

雕塑经过战乱洗礼有些破损,可人物的美态丝毫不损反而因残缺更加迷人。那是一个短发的青年,表情似笑非笑,面容英俊又带着几分稚气。人物雕琢得非常细腻,从头发到衣袍纹理都一丝不苟。不过最令人叫绝的还是人物的整体构思,明明罩着禁欲的高领长袍,但青年抬起手放在胸口上方似乎正在解开衣领,线条优美的锁骨露出来,莫名地就显出几分性感来。

 

这绝对是充满爱意的作品。

 

馆长自豪地介绍:“这可是我们的镇馆之宝之一,叫作【最美的艺术】,绝对担当得起这个名字。”他又忧伤地声音低沉起来,用手绢擦了擦汗,“只可惜……”

 

“可惜什么?”鸣人问道。

 

“这……实在是说不清楚,还是请两位过来看看监控录像吧。”馆长走向保卫室,他们跟着走过去。这时佐助突然一阵心悸,他回过头,赫然发现雕塑也正看着他,微微一笑。

 

TBC

 


评论(2)
热度(44)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