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反逆黑白】留学纪事 22

22

 

“这是怎么回事,zero?”卡莲一边开枪,一边低声咒骂。他们遇到了比想象中更加密集的炮火,这和情报完全不一致。按照鲁路修的剧本,他们提前泄露了将要袭击尤菲米娅的消息给军方和皇室,与此同时他们会派人去暗杀大皇子,这个虽然看起来唯唯诺诺但实际上经手了大量黑市交易并接受巨额行贿的男人。然后他们会在腥风血雨中杀出血路救出尤菲米娅,由公主殿下站出来指正皇室想要将知道太多的她杀人灭口,大皇子也受到制裁。最终黑色骑士团再次站上道德与荣耀的巅峰。

 

而绝非现在这般狼狈。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zero装扮之下的C.C.冷笑一声,她的枪法与卡莲相比毫不逊色。

 

对他们今晚行动的时间了如指掌,封死行进路线,堵住撤退方向,把尤菲米娅带走完全不知所踪。一切的一切都指向唯一一个可能性。

 

“骑士团里有叛徒。”

 

“那现在怎么办----嘶!”子弹砰地擦过卡莲的面罩,鲜血迅速流了下来。

 

“现在只能相信我们的小公主了,”C.C.抬手示意,“全体,前往集合点R!”

 

---------------------------------------------------------------------------

 

倒下的廊柱和烈火猛然吞噬了杰克的尸体。朱雀回过神来,口腔中的腥臭让他作呕,但现在不是为这个初识不久的队友哀悼的时候。他穿梭在火焰中,敏捷的身手让他宛如过无人之境。耳机里传来了阿尼娅的声音。

 

“尤菲米娅公主失踪,重复,尤菲米娅公主失踪。”

 

什么?!

 

“撤离行宫时发生二次爆炸,建筑物坍塌,与公主失散,地点西北C出口,重复,与公主失散,地点西北C出口。”

 

阿尼娅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地紧张,此刻朱雀已经看到了行宫外苍茫的夜色,嗅到了不同于烟尘的清新空气。他深吸一口气,眼前闪过尤菲米娅温柔的笑颜。

 

他纵身跳入火场。

 

朱雀大脑中迅速展现行宫的地图,西北角的C出口是军方为这次“保卫公主”的行动特别增设的暗门,要想到达那里最快的路径是从中庭穿过,绕过理查德爵士(Sir R)的雕塑----

 

尤菲米娅。

 

粉色长发的公主满脸烟尘,华丽的长裙破碎不堪,她站在崩塌的雕塑旁狼狈地在浓烟之下咳嗽着,脸蛋被大火熏得嫣红。

 

“尤菲!你没事太好了!”朱雀跃到她的身边,终于小小的松了一口气又立刻紧张起来,“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太危险了!”

 

公主看到朱雀眼睛一亮,然后马上变了脸色:“朱雀,你不应该在这里,你马上走----”

 

“我们都不应该在这里。”朱雀打断尤菲米娅的话,他一把抱起公主,“现在就走-----”

 

砰砰砰砰砰!

 

枢木朱雀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如同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怀里柔软的身体抽搐着失去知觉,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喷上他裸露在外的肌肤。浓重的血腥味盖过了火场的焦味,他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尤菲米娅的手垂了下去,他张了张口,却吐出一口鲜血。

 

那些子弹穿过了尤菲米娅的身体,打在了朱雀的身上。

 

他缓缓跪下,双手再无力抱住尤菲米娅的身体。公主摔落在地,发出的闷响在朱雀的世界里震耳欲聋。他挣扎着按下耳机,才说出两个字就再咳出一口鲜血。

 

他倒在地上,视野里是尤菲米娅微睁着的眼睛。公主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震惊,嘴角有鲜血落下。朱雀感到身下一片湿润,他分不清究竟是尤菲米娅还是他自己的血。

 

他努力睁着眼睛,直到熟悉到极点的,黑色骑士团的制服走入他的视野。

 

Zero……鲁路修……

 

朱雀终于闭上眼睛。

 

------------------------------------------------------------------------------------------------------

 

“怎么样?”修奈泽尔看着自己的副官走进房里,单膝跪在他脚边。他伸手轻轻滑过副官姣好的面容,卡诺恩像猫一样蹭了蹭主人的手掌。

 

“一切如同大人指示,进行非常顺利。狙击手报告说子弹已全部命中公主殿下,亲眼见到公主倒地。请殿下放心,我已经把所有知情人处理干净。”卡诺恩咬紧下唇,“只不过…...尤菲米娅的尸体并未找到。”

 

修奈泽尔挥了挥手:“这不重要。就当做大火中烧焦了吧,找一具相似的做个葬礼。”

 

“是的,殿下。”卡诺恩说道,“那么关于枢木朱雀该如何处置?”

 

二皇子撑着额头露出微妙地笑容:“一个如此绝妙的目击证人,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尽最大努力把他治好。”

 

“那么……那位呢?”

 

修奈泽尔想了想:“听说这几天一直有人想救他出去?顺势放了他也无妨。”

 

“殿下,这……”

 

“没关系,他跑不掉的。”二皇子挠了挠副官的下巴,犹如逗弄一只宠物,“比起让他乖乖等死,看着他努力挣扎最终却无能为力不是更有意思么?”

 

卡诺恩眯起眼,在修奈泽尔手背落下一吻:“遵命,吾皇。”

 

---------------------------------

 

短短几天时间,不列颠就变天了。

 

大皇子顺利逃过了黑色骑士团的暗杀,却因为受贿和黑市交易被判处了无期徒刑,随后在狱中自杀。而那个鲜少露面的温柔可爱的公主尤菲米娅,竟然和自己的大皇兄一起,与黑色骑士团有所勾结。当年峰区酒店里的人质事件,公主之所以胆敢站出来交换人质,也不过是凭借着和zero的交情,更别提如今还有zero到公主行宫私会的视频录像公之于众。这三年来像舞台大戏的一切不过是烟雾弹,掩藏为了铲除权贵富商中的异己,给继承权斗争中落于下风的大皇子争取登顶皇位机会的真相。也就是说,黑色骑士团,这个如今被证实为大皇子党羽的棋子,只是打着正义和道德的旗号为了一己私欲而行动。

 

黑色骑士团,名副其实的黑暗肮脏。

 

尤菲米娅已经因为知道太多而被黑色骑士团杀人灭口。因为生前的不检点和涉嫌非法交易,她的葬礼仅仅是草草举行,葬于皇家陵墓的一角而非原先指定位置。科奈莉亚殿下在巨大打击之下宣布暂停手上所有工作,离开首都前往北部静养身体。经过了这次血的洗牌,皇室格局大变。今时今日,所有人都确信,修奈泽尔二皇子会成为下一任不列颠的皇帝。

 

不过这些对枢木朱雀而言,都不再有意义。

 

“今天好些了吗?”基诺走进朱雀的病房,棕发青年朝他微笑。

 

“你不用每天都过来的,基诺。你工作肯定很忙。”

 

“哎,我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肯定要看着你重新养胖才行啊,”基诺调皮地眨眼,“那时候听到你有气无力地说救命把我吓坏了好吗!等你养好身体要请我吃大餐!”

 

“当然没问题。”朱雀笑了笑,扯到了伤口又皱起眉头。

 

他们沉默了一会,金发青年总觉得朱雀自从醒过来整个人就变了,虽然之前话也不多,但不是如今这种……明明人在这里,却又完全感觉不到他存在。他打破满室安静。

 

“昨天是尤菲米娅殿下的葬礼……”一个简短寒酸的葬礼,草草掩埋了花季少女的一生。“……你相信电视上说的那些吗?”

 

朱雀看向窗外,暴雨中夹杂着冰雹捶打玻璃,来自大西洋的风像野兽的咆哮:“我相不相信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已经死了。”

 

“是啊,她已经死了。”基诺意识到自己找了个非常不合时宜的话题,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朱雀,这是你的手机。”

 

自从受伤后朱雀的东西就全部被拿去调查,包括他的手机。他昏迷了很久,醒来后心情郁卒并没有意识到手机不在。他接过那小小的金属,按下电源开关。

 

嘀嘀嘀嘀嘀嘀。连续不断的提示音,几乎塞满了他的短信箱。朱雀等手机安静下来,看了眼未接来电,清一色的鲁路修。

 

“这人是谁啊?他打了好多好多电话过来呢。”基诺凑过来很是好奇,“你朋友?”

 

朱雀握紧手机:“是的,他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

 

鲁路修身着zero制服坐在办公室里,C.C.派去的人把他从修奈泽尔那里救出来时,一切已经无力回天。虽然卡莲带回了尤菲米娅,可是少女身中数枪至今生命垂危;派去暗杀大皇子的人全部丧命;他们在这次行动中损兵折将,而他明明计划好了所有细节,就算不是他导演,他也相信C.C.能够完美执行这个剧本,但却偏偏被人提前洞悉所有细节,一举击溃。

 

“我们之中有个叛徒。”

 

C.C.这么说道,鲁路修是第一次看到绿发女子如此疲惫的表情,她比鲁路修更先一步意识到三年来他们步步为营获得的所有即将崩溃。想到自己曾经的猜测,C.C.笑了出声。果然,在最后一步摔倒了啊。

 

明明,只差一点了。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C.C.”

 

C.C.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听到了关门声,鲁路修猛然瘫坐在椅子上。他脑子里有无数想法,却根本转不动。他原本手中最大的砝码:大皇子贪污受贿的证据,尤菲米娅的指证还有辛苦积累的民望,全在一夕坍塌。他原本还指望曾经站在他这一边为他呐喊高呼的百姓们会质疑官方权威的发言,却没想到人们更关注所谓的zero和公主“桃色交易”以及二皇子站出来力挽狂澜的英勇帅气。

 

他捂住脸,胸口的伤依然不时抽搐。

 

鲁路修知道C.C.的暗示,她在暗示那个叛徒其实就是他自己。他无意中也许泄露了什么机密给身为国际刑警的朱雀,让这次行动全军覆没。

 

可是,真的会是朱雀吗?

 

手机响起了提示音。

 

【我们谈一谈吧。朱雀】

 

--------------------------------------------------------------------------------------------------

 

鲁路修站在学院宏伟的教学楼下,作为阿什弗德大学最负盛名的学院之一,文学院有着宏伟的大理石建筑,精美的雕刻,一推开木质大门,迎面而来就是巨大的璀璨耀眼的水晶灯。黑发青年走进大厅,时间是深夜,校园里只有小动物偶尔的吱吱声。教学楼里没有开灯,冷清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落在地上,留下花纹诡异的窗影。

 

水晶灯猛然亮起。

 

鲁路修被灯光刺激得眯眼。他抬头,枢木朱雀正站在中央的白色螺旋楼梯上。他们双目对视,犹如半年前的重逢。

 

然而一切已物是人非。

 


评论
热度(7)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