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13

3.

 

佐助猛然惊醒。半夜时分宿舍里安静极了,他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按压胸口能感受到心脏剧烈的跳动。他努力深呼吸想要平复血液里的躁动不安,可是随着体温升高,他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平时一直有意压抑的重种气息爆发出来,混杂着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味道。像是某种瓜果的酸味,又似花朵盛放时浓郁扑鼻的熏香,还有动物特有的味道,全部混杂在一起,是他宇智波佐助特有的的香气。而现在,这股香气浓郁到简直可以看到空气中的实体,佐助摸了摸床铺冰冷的一侧,忍不住心中暗骂。

 

眼前的景色抹上了红色的光晕,他知道自己已经出现幻觉。猫尾伸了出来,毛绒长物滑过光裸小腿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冷颤。他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几次努力终于找到手机。佐助试着给卡卡西打了个电话,无人接听。宇智波带土也是如此。他犹豫着拨出鸣人的号码,在短暂的等待后听到了清晰的铃声,是从宿舍里传来的。

 

鸣人没带手机出门。

 

佐助用力一捶墙壁,天花板纷纷落下粉尘。他似乎听到隔壁舍友被惊醒时的咒骂,但眼下他顾不了这么多了。他迟钝的大脑里闪过一系列名字,在羞耻心和快要爆发的浪潮里,挣扎着拨打了五代火影纲手的号码。

 

--------------------------------------------------------------------

 

鸣人到达指定地点,压低声音:“现在什么情况?”

 

丁次井野小樱佐井一起伸手指向前方:“自己看。”

 

在前方,带土和卡卡西已经进入半魂现状态,那个绑架了鹿丸的敌人正用无数黑线操纵着几团黑影,黑影上都有着惨白的面具。敌人的身躯掩藏着头发之下看不清楚,但能确定的是黑发是从他身体里各处关节生长出来,带着黏腻的液体和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是什么东西?”鸣人低声问道,“味道好恶心……”却莫名的熟悉。

 

“发鬼。”佐井解释道,“是之前四战战死的斑类,死后执念太深重于是化成发鬼回来报仇,估计是他遗留在人间的头发让他的灵魂可以寄宿其中。你认出来没?当时是你给了他最后一击。”

 

鸣人仔细端详月夜下黑发狂舞的情景,终于把这个恶心的鬼魂和四战相遇时矫健斑类联系在一起。经过了死亡和不入轮回的挣扎,这个斑类已经完全洗去了昔日的气势,只是大张着嘴吐出更多的黑发。鬼魂似乎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唯有通过头发的摩擦偶尔发出几句无法辩驳的声音。

 

“是他,晓的角都。”

 

眼下,角都两手大张,密密麻麻的黑线从他身体里钻了出来。这些黑线不是普通的头发,一旦接近人体就会迅速缠住吸食人的血液精气,几只蹒跚着走过来的超大型头发怪物歪着惨白的面具,时不时喷出火焰和水弹。

 

“比起这个……为什么你们都瞒着我们带土前辈还活着的事情啊!”井野不满地凑过来,“刚卡卡西老师陷入危险的时候那么大只豹子跳出来把我们都吓坏了好吗!”

 

鸣人尴尬摸脸:“纲手婆婆说暂时不要太多人知道啦,不过具体原因他们也没告诉我的说。”

 

“切,神神秘秘的,”金发女生不爽地甩了甩头发,又关心起另一个问题,“佐助呢?”

 

“他最近都不舒服,我和卡卡西老师说了就没让他过来帮忙。”

 

“我说,虽然他们俩都很强,但我们就这么躲在这里聊天也太过分了吧。”佐井微笑。

 

然而他说的确实没错,卡卡西和带土,这两人分开时已经战斗力超群,双剑合璧更是无可匹敌。角都,这个无法超度的恶魂早已不复当时的威力巨大。带土迅速奔跑上前,在与角都接触的刹那化身体为虚影。发鬼一愣,被白狼捕捉到这个空隙跃上前,电光如剑割断发鬼半边身体。掉落的身体迅速化为泛着腥气的长发,挣扎着想要和本体融合。带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从空间里跃出,张口喷出巨大火龙。

 

冲天火焰烧着了其中一个头发怪物,怪物嚎叫着倒地,头发变成了腥水再化为灰烬。另外两只扭曲了身形,迈着沉重的步子冲上来,嚎叫着吐出锐利的风刃。

 

“带土!”

 

“知道了!”

 

带土挥手,等巨风过后哪里还有两人的身影。角都站在原地,他失去了大半边身躯包括一只眼,只能用挥舞的长发感知两人行踪。

 

空气中传来一阵波动,他猛然转身,怪物喷出巨大的水弹。

 

然后他睁大仅剩的眼睛。

 

旗木卡卡西骑着一只黑豹冲破水弹,耀眼的雷光瞬间没入他的胸膛。身后的巨型怪物被雷电击毙在地,角都被两只血红的眼睛紧紧盯着,意识到自己已经是落网的猎物,无处可逃。

 

他缓缓向后倒在地上,仅剩的怪物也在他脱力之后消失无踪。看着眼前黑豹化为人形和卡卡西单手击掌,角都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的搭档。

 

 


评论
热度(41)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