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9

3.

 

“就是这个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嘛。”带土慢吞吞走到卡卡西身后,两人顺着佐助身上残留的气息追踪到图书馆一隅,很显然这里被设置了特殊的结界,其他猿类斑类都视而不见,只有他们走了进来。

 

巨大的镜子摆在他们面前,安安静静人畜无害。带土看着镜中他和卡卡西并排的脸,忽然意识到这是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看到两人并肩的场景。他下意识地捂住面具,早已愈合的伤口依然阵阵抽痛。

 

卡卡西看了他一眼:“结界进来了要再出去很麻烦,”他示意窗外,他们进来时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午后,现在却残阳如血乌云翻滚,“不管是谁设置的他的力量都很强大,可以扭曲空间和时间,要强行突破恐怕会惊动整个学园。”

 

“也可能只是幻术而已,找出施术者解决掉就行。”

 

“哦?强大到可以把我们俩一起困住的幻术?”

 

带土单手叉腰随意摆了摆手:“嘛嘛,虽然我们是很强,但那个什么来着……东京湾的浪潮一个接一个,拍死前浪拍后浪?是这么说不?”

 

“噗嗤。”银发白狼低头笑了,回来后的带土虽然还和小时候一样别扭,有时候还特别强势听不进别人说的话,但偶尔也会开朗得像变了一个人,非常可爱。带土摸了摸脸上的面具,看着爱人—不对,是友人--卡卡西弯起的眉眼呆住了。

 

“好了,不要再盯着了我了。”

 

带土猛然转过头,面具差点被甩下来:“我,我才没有盯着你看!一点都不喜欢你的笑!不对,你带着面罩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闻言,卡卡西叹了口气:“那真伤心呢,我可是很喜欢看你笑啊。”

 

“……”

 

“你耳朵红了。”

 

黑豹在爱人含笑的目光里愤怒地调整面具,妄图遮住暴露心思的耳朵。他脑海里闪过各种【哔----------】或者【哔----------】甚至【哔-----------】的念头,只想把身边这个笑眯眯的人折腾到眼眶湿润口不能言……

 

“咳咳。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要是佐助一直是只猫的话未来火影只能人兽恋了。”善解人意的卡卡西转移了话题,他看了眼窗外,夕阳已落,走廊里亮起一盏盏古旧的烛灯。他现出写轮眼。“看来是要直接接触镜子才能触发机关。”

 

他抬手要放到镜面上却被带土制止了。黑豹握住爱人的手,两手交缠十指紧扣。

 

“这样才对。”

 

他们握着对方的手一起放到镜子上。

 

窗外,一轮血红的月亮高挂黑天。

 

--------------------------------------------------------------------

 

宇智波佐助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在梦中他来到了一座奇怪的镜子前,那镜子把他思念已久的兄长召唤出来,正值宇智波鼬最健康最美好的年华。他们一起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聊过去的琐事聊现在的烦恼聊未来的无所适从。在聊到父母的时候,宇智波富岳和美琴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与佐助记忆中的面貌如出一辙。他们一起围坐在地面上,像极了普通的家庭晚餐。冰冷的地面逐渐变成温暖的榻榻米,摇曳的烛火幻化为电灯,等佐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手里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鼬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他堆得满满的碗里,嘱咐他不能偏食。他把那青菜放到嘴里,是熟悉的妈妈的味道。富岳坐在对面,表情严肃地询问鼬学校里的情况,眼里是满满的赞赏。美琴温柔的笑着,她话不多,但只要有她在,就觉得整个人都温暖起来。

 

佐助把碗里的饭菜扒拉到嘴里,碗变得有点大,又或者说他变小了。是的,现在的他只有七岁,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改变。他还是宇智波佐助,一只小小的黑猫,只有一条尾巴。也许有一天通过艰苦的训练他会血统突变成为哥哥那样威风俊美的美洲豹。

 

不过,就这样也挺好,做一只傻乎乎什么都不懂的黑猫,天塌下来有哥哥扛着,还有爸爸妈妈作为永远的后盾。不会被奇怪的组织抓去实验,没有永无止境追寻不到的真相,没有血,没有眼泪,没有死亡。

 

所有人都在,多好。

 

他抱着恐龙玩具笑呵呵地看完卡通片,揉着眼睛打了个呵欠。美琴捏了捏他的脸,让鼬带他去睡觉。

 

佐助牵着哥哥的手钻进被窝里,鼬帮他把小恐龙摆到枕头边上。他紧紧抓住鼬的手不愿放开。

 

“哥哥,别走。”

 

鼬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我哪里都不会去,睡吧,佐助。”

 

于是佐助安心地闭上眼睛,沉入梦乡。

 

-----------------------------------------------------------------------

 

鸣人担忧地顺着黑猫的毛,猫咪弱弱地咪了一声,继续蜷缩成一团在被子里。他给佐助洗了澡吹干了毛发,都说猫最怕水,可佐助却昏昏沉沉任他摆弄。他看着黑猫双眼紧闭,肚皮随着呼吸起伏。偶尔爪子会微微颤动一下,像是睡沉了的小孩子。

 

是怎样的梦呢?

 

鸣人愣愣地看着黑猫,他从来没有见过佐助如此毫无防备的睡容(哪怕此时他是只猫)。就算是以往,佐助睡着后也总是皱着眉头,每天早上像机器人一样准点醒来。这么安详甜美的睡眠,如果不是因为身中咒术,他简直不舍得弄醒佐助。

 

他点了点黑猫软软的头顶,看了眼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带土和卡卡西老师已经去了大半天还是毫无音讯。这件事情已经上报,如果卡卡西他们在清晨之前还没回来就会发动大规模的搜寻行动。鸣人虽然心急如焚的想要找出凶手,可是这个样子的佐助他也没法置之不理。如果让另外的人看到佐助这虚弱的模样,心高气傲的黑发猫又醒来后只怕会把他脸上再挠多六道印子------

 

“鸣人。”

 

他回过头来,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从阳台跃进,他们神色疲惫,微妙地不愿意看向对方。

 

“有什么线索吗究竟是什么东西佐助怎么办-----”

 

“一个个来。”卡卡西拍拍鸣人的肩膀,“确实是幻术,幻术的载体和施术者都比较特别,我们要解开虽然会麻烦,但也不是没有方法。”

 

银发白狼瞄了眼床铺上的黑猫:“不过在我们打破幻术之前,你得先让佐助走出来。要不然我们解开幻术了他还会一直沉浸在里面,迷失自我。”

 

“是这样吗?”鸣人怔怔地看着佐助,然后回过神来,“那么卡卡西老师你们是挣脱了幻术自己走出来了?”

 

卡卡西看了眼自己的同伴,宇智波带土鲜少安静地没有说话。

 

“是啊,我们自己走出来了,费了很大的力气呢。”他再次拍了拍鸣人的肩膀。

 

“那真是很美好的梦,走出来简直耗尽了老师我所有的勇气啊。”

 

----------------------------------------------------------------

 

鸣人抱着黑猫站在铜镜前,怀里的黑猫热乎乎的一团带着沉甸甸的重量。他温柔地抚摸过黑猫的脊背,握着黑猫带着白色绒毛的爪子,在铜镜上印了一朵小小的梅花。

 

TBC


评论
热度(52)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