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7

 

第二个故事:镜中妖

 

1.

 

“别再等了,他不会回来了。”

 

绝悲痛欲绝地徘徊在门边,芦荟叶子张张合合,显然不愿相信另一个人的说法:“他答应了带很多好吃的回来!他一定会回来的!我的好吃的!”

 

“哼,那小子是食髓知味了,哪里舍得回来。”

 

“食髓知味?那么好吃的东西?”绝在大脑中细细数过自己喜欢吃过的美食,能比这些都好吃让带土吃到舍不得回来……他的半边白脸情不自禁地张开,口水都要流下来,“……我也要吃!”

         

另一个人换了个斜躺的姿势,黑色蓬乱的长发垂到大腿间。他身着一件黑底的宽大衣袍,腰间只浅浅系了一条鲜红的腰带,衣襟大敞露出线条流利的肌肉。“白痴,哪里轮得到你。”

 

然而绝砸吧着嘴,转了几圈,显然无法再忍受这黑不隆冬的地洞和日复一日的餐点---药丸加冰冷泉水----他从湿润的泥土里劈开一条路滑到黑发男人的脚边,像极了蛇:“让我也出去吧!”

 

黑发人毫不在乎地挥挥手,绝欢呼一声潜入泥土,几阵悉悉索索过后,地洞里回归一片安静。他闭上眼静静躺着,听着不知何处传来的水滴声。洞内烛火摇晃,有什么东西悄悄从石壁上钻了出来,调皮地点了点他的手臂。

 

他睁眼,面前是几根毫无美感的木头柱子,也不知道这看起来单手就能掰断的脆弱木头是怎么穿过层层岩壁。他冷眼看着木头如藤条般在他身前扭动,最后缠绕着摊开来像似曾相识的一双手。

 

一颗小小的粉蕾从枝上冒出来,慢慢地开出一朵花。

 

“切。”

 

他一脸嫌弃,小心翼翼地把花合拢在手心。

 

------------------------------------------------

 

宇智波佐助熟门熟路地把肩膀上沉重大头推到一边,在枕边摸到闹钟。七点整,非常完美的生物钟。黑发猫又动了动身子,鸣人嘴里嘟囔着醒了过来。

 

“……你的字典里没有懒觉这个词吗?这么美好的周末,难得卡卡西老师不给我们补课的说……呵啊。”话没说完他打了个呵欠。

 

“要去图书馆自习,就要考试了白痴,松开腿。”佐助不轻不重地踢了鸣人一脚,狐狸睡眼惺忪地挪到一边卷起被子缩成一团。

 

“给我带早餐,今天想吃铜锣烧,还要牛奶。”鸣人卷在被子里含糊不清地说,佐助想到那粘稠甜腻的红豆沙起了一手臂鸡皮疙瘩。他爬下床洗漱,在镜子里竟然看到自己脖子和肩膀上布满深深浅浅的红色印子。

 

什么东西……

 

他凑近镜子仔细端详,看起来似乎是什么硬硬的毛发造成的,像是有人用牙刷在他的脖子上刷过。佐助突然醒悟,冷哼一声回到床边,一把掀开鸣人的被子。

 

“呜哇!”鸣人双手抱胸缩成一团,没睡醒的蓝眼睛强撑着睁开,水气氤氲可怜极了,“佐助你这个变态!”

 

宇智波佐助冷着一张俊脸一把捞过鸣人,捏着他的下巴仔细看,末了还用手掌摸了摸鸣人的脸侧鬓边。

 

“佐,佐助,你这么热情我很高兴啦,”漩涡鸣人咽了口口水,“但你的表情好可怕的说……”

 

“真恶心。”佐助打断他,嫌弃鄙视地把鸣人塞回被子里,“你的胡子。”

 

鸣人摸着下巴,这才注意到佐助露出来的一截颈子和肩膀上满满的红色痕迹,他恍然大悟:“刮到你了?”他伸手想去摸摸,被佐助一把拍开,力度之大让他手背立刻就红了。

 

“邋里邋遢的丑死了。”佐助做了个最终点评,去衣柜里拿了件高领衣服换上。

 

大早上的没睡醒就被舍友按头踢腿掀被子,末了还来了句人身攻击,饶是一向好脾气的漩涡鸣人也有点发火。他从床上跃下来按住佐助肩膀,两天没刮的胡子长出了硬硬的胡渣渣,他狞笑着分出影分身,一个缠住佐助,本体用力把下巴在佐助脖子上一蹭。

 

佐助身体一僵,微微抖了一下。

 

下一秒传说中的九尾狐狸漩涡鸣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他的影分身噗嗤一声被佐助一脚踩碎化成烟雾。亲眼目睹自己的影分身被佐助光脚丫踩在【哔-----】处,没等分身的感官回馈到本体鸣人已感觉到男人都懂的痛苦。等佐助跨过他走出宿舍之后,他才慢悠悠地爬起来,揉了揉腰爬上床铺。

 

在宽敞许多的床上翻了好几个身,劣质的床板都嘎吱作响,鸣人还是睡不着。习惯了怀里拢着个大小适中柔软温暖的大抱枕,这一下子空荡荡的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干脆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盖住,空气一下变得潮湿浑浊,他昏昏沉沉起来。

 

恍惚间听到有人轻手轻脚地打开宿舍门,随着早晨的寒风飘进来的还有红豆沙甜腻的味道,有玻璃瓶子轻轻放在桌上的碰撞声。

 

漩涡鸣人屏住呼吸,有人站到床铺面前,小小声地说了句“白痴吊车尾。”他闭紧眼呼吸绵长,感到佐助把被子从他头上慢慢移开挪到他脖子处,冰凉的手指轻轻碰到了他的脸。等到佐助再次把宿舍门合上时,漩涡鸣人睁开眼睛,宿舍课桌上摆着铜锣烧和牛奶还有一把新买的剃须刀。牛奶的玻璃瓶外有水珠滑落,在桌面上聚了小小的一滩水。所以佐助的手指才那么凉吗?

 

这下他是彻底睡不着了。他下床洗漱后坐到桌边,一口咬下早点,甜美的气息瞬间充盈了口腔。他一边吃一边喝着牛奶,渐渐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

 

------------------------------------------

 

宇智波佐助终于折腾到图书馆的时候已经八点了,作为木叶最古老的大学,图书馆是一等一的气派。古老的漆木建筑和现代高楼奇妙的结合在一起,据说这创新的改进有大和的一份功劳。佐助刷卡进入馆内,周末的早晨来学习的人不多。几眼扫过也只有几个猿类,没有看到斑类。有猿类的女生看到佐助露出爱慕的神色,但毕竟不同于斑类还会被气息吸引,也只是欣赏的看了几眼他俊秀的外表就低下头继续学习。

 

普通人(猿类)无法看到魂现,自然也不知道斑类的存在。虽然是木叶斑类引以为傲的大学,木叶学园也是面向全国招生的,同学老师中都有相当一部分是对斑类一无所知的猿人。对于这些人而言,不管是传说物种漩涡鸣人还是先祖返魂旗木卡卡西,也只是校园里广受欢迎的出名帅哥罢了。

 

佐助走上三楼拐入一条长廊。地面铺了红地毯,吸收了脚步声。他走进藏书室,这里是旧图书馆的部分,平时来的人就不多,今天更加安静。漂亮高大的木质书架上摆满了厚厚的硬壳文献,有些落了陈旧的灰。书架将藏书室分割成不同的区域,每个区摆了一张大桌,佐助挑了一个靠窗的坐下。早晨八点的阳光暖融融的晒到他身上,让他看着看着有点犯困。

 

等佐助猛然坐起身来时,阳光已经变成了暗淡的深红,他看了眼时钟,快下午五点了。

 

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

 

佐助甩了甩头发,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等他出来的时候,依然是那条铺了红毯的长长的走廊,安静地没有一丝声音。他看了走廊的窗外,赤红色的夕阳藏在厚重翻滚的云层里,很快消失不见。

 

这条路有这么长么?

 

佐助下意识地加快了步伐,然而走着走着,脚下从柔软的红毯变成了陈旧的木质地板,每个脚步声都触目惊心的清晰。他停下脚步回头,来时的路已经暗淡不清。

 

只能继续往前走了。

 

他调整着呼吸,黑发中现出一双猫耳敏感的捕捉任何异动。太阳已经沉了下去,冷白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面前的地板上,随着他的不断前进,墙壁上燃起一盏盏古朴的烛灯。

 

直到他停在一座巨大的镜子前。

 

TBC


评论
热度(45)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