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黑白】留学纪事 16

十六

 

“最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C.C.”鲁路修回到骑士团的办公室,面色不善,他抬手松了松领口,“如果你只是不够钱付PIZZA外卖费,就算是你我也---”

 

“鲁路修,你自己过来看。”C.C.语气波澜不惊,她站起身示意鲁路修坐到电脑边。眼看黑发男人莫名地坐下点开文档,她拿起茶杯走到窗边,杯中茶水早已冰凉,她轻抿一口,只觉温度刚好。

 

室内一片沉默,过了很久,响起鲁路修沙哑的声音。

 

“……这不是真的。”

 

C.C.低头看着杯中茶水,没有说话。

 

“这不可能!”桌椅被猛烈推开,和地面的摩擦声音刺耳。C.C.转身,只看到鲁路修苍白的脸和通红的眼睛,他喘不过气般地揪着领口,再度重复,“那个毛的情报系统有问题,也是,一个神经病掌管的------”

 

C.C.一挥手把茶水精准地泼向鲁路修,红茶顺着黑发滴滴答答地往下流,鲜血般染红了他白色的衬衣。

 

“冷静了吗?”她勾着茶杯,掂量着再砸过去鲁路修会不会直接晕倒。

 

鲁路修抬手抹脸,头发湿漉漉地沾着脸颊,看起来格外狼狈。他慢慢走到沙发坐下,以手掩面。

 

C.C.看着他,心里毫不意外:“不排除毛情报有误的可能性,但你自己也清楚,这个可能性有多低。至于相信与否,你不妨自己去找出真相。”鲁路修维持着原来的动作,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拉开办公室的门,“鲁路修,如果真的如情报所说,他确实是国际刑警,他的目标就是黑色骑士团,他还是白骑士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拦我们的行动-----”

 

“你闭嘴!”

 

C.C.置若罔闻:“---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到你身边,你难道会不知道?你是他最亲近的人,怎么可能没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只不过你一直视而不见罢了。”她走出办公室,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契约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安静的办公室里鲁路修独自一人,他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C.C.最后的话在他耳边不断回响。

 

是啊,怎么会没有蛛丝马迹。总是翘课,专业训练过的身手,熟悉炸弹结构,还有那个暧昧夜晚他曾低头亲吻过的绑着绷带的大腿……鲁路修笑了出声,满室回响着他困兽般嘶哑的声音。没错,他早就应该发觉了。从朱雀刚来时面对黑色骑士团新闻报道时满脸敌意,到和他观念不合关于规则和法律的讨论,他怎么会没发觉。

 

他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自欺欺人罢了。

 

他往后靠到沙发上闭上眼,只觉得一阵疲惫。不知为何,想起了和朱雀的初识。

 

 

 

当年来到日本的时候,是鲁路修兄妹最痛苦最狼狈的时期。母妃被仇敌暗杀,父皇对两兄妹不闻不问,作为母妃玛丽安娜被暗杀的现场唯一目击者,对娜娜莉的刺杀接踵而来,幼小的公主殿下先后失去了眼睛和双腿。许是父皇终于起了怜悯之心,大发慈悲把他们送往日本枢木家。这个东洋的家族曾和布里塔尼亚皇室联姻,和亲远嫁的公主给这个家族的血脉留下了欧洲人的绿色眼睛。

 

鲁路修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朱雀的情景。他牵着妹妹的手故作坚强,但其实面对着一群外国人紧张得手心冒汗。就在那时他见到朱雀,一个和他一般高矮的男孩子,脸蛋圆圆咬着嘴唇,绿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敌意。他看着枢木玄武,时任日本首相把男孩拽到他面前说道:“朱雀,这是鲁路修,以后会和我们一起生活。”

 

严肃的日本男人没有说什么热烈温暖的言辞,这正合鲁路修的意,这段时间他见到了太多的虚情假意,深知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怎么可能有深情厚谊。眼看对面的男孩一脸爸爸要被抢走了的敌意,他心中有些莫名快意,伸出手姿态优雅:“你好,朱雀君,我是鲁路修,这是我妹妹娜娜莉,打扰了。请多多指教。”

 

鲁路修坦然接受着朱雀的瞪视,绿眼男孩把目光又移到伸出的手上,简直要瞪出个窟窿。玄武皱眉拍了一下儿子的后脑,语气隐隐有着不满:“朱雀。”

 

朱雀更加恼怒,他鼓起脸不情愿地握了一秒钟又嗖地收回去,把手背在身后:“……请多多指教。”

 

“带两位客人到自己的房间吧,朱雀。”玄武揉了揉朱雀的头发,朱雀眯起眼抗议,但表情却满满的愉悦。鲁路修转过头不愿意看到这种场景,他点点头,背起妹妹跟在心情明显好转的男孩身后。

 

这就是新的生活。朱雀拉开和式的房门,瀑布般猛然泄落的阳光,窗外能看到清幽的庭院,修剪整齐的松木和鹅卵石砌得整整齐齐的小道。鸟鸣,蝉声,淡淡的草木清香,棕发碧眼的男孩朝他们微笑,美好得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哥哥,你很高兴吗?”娜娜莉轻轻问道。

 

鲁路修握住妹妹的手,他没有说话,但娜娜莉已经知道了答案。

 

小孩子没有隔夜仇,虽然对两兄妹分去了爸爸的注意力朱雀还是觉得有点不爽,但很快他就和鲁路修成为了可以一起(单方面?)玩泥巴的好朋友。小小年纪已经善解人意的娜娜莉更是得到了朱雀全方位的宠爱(虽然鲁路修觉得捉一堆奇怪的蝉给娜娜莉实在算不上是宠爱)。原本度日如年的时间在这里却流水飞逝,转眼就到了新年。

 

“我们一起去神社祈福吧,鲁路修!”朱雀挥舞着胳膊,鲁路修正帮娜娜莉梳头发,对于妹妹的头发他从不假手于人。

 

“没兴趣。”他更愿意在倒数时分静静读一本书,迎接下一年的到来。

 

“咦!去嘛去嘛,这是很重要的!可以得到神明的祝福!!”朱雀拉着鲁路修的手,小小年纪已经力道十足,鲁路修蹙眉,近日来他觉得他的新朋友实在是得寸进尺,看来是时候要好好教育一下他什么是绅士的礼仪和合适的肢体接触。

 

“哥哥去吧,娜娜莉也想去呢。”女孩抬起头朝哥哥的方向微笑,瞬间击中了鲁路修的心房。

 

“既、既然娜娜莉都这么说了,那、那就去吧。”

 

朱雀撅起嘴:“鲁路修真是偏心。”但他很快又喜笑颜开,蹲下身和娜娜莉说道,“嘻嘻,神社的台阶好高的,我会把娜娜莉背上去的!到时候我们一起许愿!”

 

“什么啊,娜娜莉当然是我来背!”鲁路修毫不犹豫,一脸嫌弃地看着朱雀沾了泥土的圆脸。

 

 

 

等他们气喘吁吁地爬到神社时,朱雀放下背上的娜娜莉,又登登登跑下台阶把黑发友人生拉硬扯拽到神社门口,鲁路修大口喘着粗气,看着朱雀面色红润只是有些小喘,内心满是不甘。明明吃的都是同样的东西,不同的就只有他玩泥巴我看书而已,区别就这么大吗?!

 

“鲁路修!娜娜莉!”朱雀把两个朋友拉好围在身边,不被神社汹涌的人流冲散,“我们去许愿吧!”

 

他们背起娜娜莉走进神社,有虔诚的信徒跪在地上祈求来年的幸福,也有凑热闹的游客三三两两笑闹不已,鲁路修学着其他人帮娜娜莉摆好祈福的手势,也跟着闭上眼睛。然而他大脑一片空白,他想许的愿望,母妃的复活,父皇的爱,妹妹的健康,都已经不可能实现。他听见一旁的朱雀喃喃自语。

 

“……希望能一直和鲁路修娜娜莉在一起!”

 

啊啊,就是这样,没错。

 

鲁路修用力闭紧眼睛,他没有出声,但内心的声音巨大得盖过了外界所有。

 

我希望,能一直和朱雀和娜娜莉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

 

新年的108声钟声敲响,人们安静下来,仔细聆听。哪怕气温较低夜风微凉,但每个人笑容温暖,目光里含着祝福。朱雀和鲁路修一人一边牵起娜娜莉的手迎接新年,脸上挂着一样的微笑。

 

原来,这就是啊。

 

年幼的鲁路修看着年幼的朱雀,那双绿眼睛也正注视着他,温暖柔和。他握紧妹妹的手,眼眶微热。

 

这就是幸福,就这么简单。

 

--------------------------------------------------------------

 

“朱雀,一起吃饭吧。”娜娜莉的声音打断了朱雀的发呆,他猛然惊醒,看到窗外沉沉暮色,才意识到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哥哥真是的,朱雀过来了还把人家扔在这里自己跑了。”

 

朱雀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帮鲁路修说话:“他有急事,先等他忙完,我没关系的。”

 

“耶,”娜娜莉歪头,“朱雀真好,哥哥真有福气呢。”

 

“福气?”朱雀坐到餐桌旁,把餐巾叠好。

 

“是啊,能有这样的交往对象,哥哥真是好福气!”娜娜莉调皮地笑了,“娜娜莉真羡慕啊。”

 

朱雀手里的叉子碰的掉了。

 

“咦?怎么了?”

 

棕发青年花了一点时间找回自己的声音:“……娜娜莉,你觉得,我和鲁路修交往多久了?”

 

娜娜莉想了想,说道:“嗯,快三个月了?感觉好像开学没过多久你们就在一起了。大概是捉到亚瑟之后吧?”

 

朱雀听到自己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是吗。你觉得我们感情好吗?”

 

“当然了,形影不离的,听夏莉他们说过好多次他们见到你们……嗯,在家里也是啦,都不避讳我,天天睡在一起……哎呀!”娜娜莉害羞地红了脸,“让女孩子说这些太难为情了。”

 

“抱、抱歉。”朱雀呆滞地从地上捡起叉子,直接插起一块食物,“学生会的大家也都知道了?”

 

“怎么会不知道呢?”娜娜莉这次是真的奇怪了,“学院里,不,学校里的大家也都知道啊,朱雀和哥哥也从来没藏着吧。”

 

“哦,这样啊,我懂了。”朱雀把食物送入口中慢慢嚼着,只觉得这个世界愈发难以理解了。在他还为自己的心思羞耻不已,担心会成为一个世人唾骂的男性小三时,突然发现其实自己一直都是正宫。还有什么比这更戏剧化的吗?这跌宕起伏的剧情直接让他大脑当机,无法转动。

 

“咦,可是我之前看到卡莲还抱着鲁路修!”还有一个奇怪的绿色头发的女人和鲁路修暧昧不清。“我以为他们……”

 

娜娜莉叹了口气:“哥哥就是这样,不会拒绝女孩子啦。朱雀是在吃醋吗?别担心,哥哥心里只有你的。”

 

“是,是这样吗……”

 

“鲁路修少爷。”咲世子的声音从大门边传来,朱雀猛然坐直。他维持着含着叉子的姿势,僵硬地看着他的男朋友走进餐厅。

 

“朱雀,我想和你谈一谈。”

 

朱雀咽下食物,慢慢点头。

 

 

 

他们回到房间里,想到曾经同床共枕这么多时日,朱雀一下涨红了脸,无法直视这张大床。鲁路修没有说话,只是把外衣随意扔在一边,坐在了床上。他面容疲惫,拍了拍身侧示意朱雀坐过来。朱雀犹豫了一下,坐到鲁路修身边。

 

“我走之前,你有话和我说?”紫色的眼睛让朱雀一阵头晕目眩,他移开目光,忐忑地盯着脚背。

 

“是的。”

 

“说吧,朱雀。”鲁路修双手抓住朱雀的肩膀,手指扣紧了衣服的面料,“告诉我一切,我什么都会接受。”

 

朱雀从未见过鲁路修如此严肃的表情,他慢慢平静下来:“鲁路修,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鲁路修挑眉:“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

 

“回答我,鲁路修。”朱雀很温和地坚持。

 

“马上就三个月了。”

 

“果然……我们之中是谁告白的呢?”

 

鲁路修有些不解:“是我,就那次你误会我和卡莲在一起之后。到底怎么了朱雀?”

 

朱雀迅速回想当时的场景,原来是这样。当时他以为友人交往了女朋友,还满心失落地想要去寻找初恋,其实初恋立刻就来到自己身边了吗。那句他以为是宣告友谊天长地久的“我心只属于你”原来是鲁路修的告白?自己真是太迟钝了。

 

他笑了出声,所有的纠结痛苦随风消散。朱雀迎上鲁路修不安的目光,握住鲁路修冰凉的手。

 

“我是个很传统的人,所以我们的告白交往要这样来。”他微笑地直视紫色眼睛。

 

“鲁路修,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在他的视线里,黑发男人面容复杂,许久后破釜沉舟般点头:“是的,我喜欢你。”

 

尽管早已知道结果,巨大的喜悦还是如同礼花绽放般席卷朱雀的心头。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容,裂开嘴凑上去,在鲁路修干燥起皮的嘴唇上轻轻一吻。

 

“这样,才是正式的交往。”

 

他笑着张开双臂把自己的爱人用力抱在怀里,感到鲁路修犹豫片刻后也把手环到他背上。过了许久,朱雀听到一声叹息。

 

“朱雀,这就是你想说的吗?”

 

“嗯,这就是我全部想说的。”朱雀闭上眼,嗅着爱人的气息,“我喜欢你,很喜欢。”

 

鲁路修不再回答,只是收紧了环抱朱雀的手臂。他们安静地拥抱着彼此,好像世界只剩下了对方。朱雀觉得从未有过的满足和欢欣,他笑着蹭了蹭鲁路修的肩头,感到对方揉了揉他的头发。

 

啊,这就是幸福。

 

朱雀想着,快乐得要唱起歌来。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TBC

 


评论(1)
热度(7)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