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黑白】留学纪事 13

 

十三.

 

在朱雀输入八位密码解锁成功后,手机叮咚一声响起了短信提示音。鲁路修转过身,对上朱雀神情复杂的脸。

 

“鲁路修,到底是谁绑架了娜娜莉?”为什么会知道我和兰斯洛特的事情?

 

鲁路修拿过手机,避开朱雀的眼睛:“等找到娜娜莉就知道了。”打电话的男人称呼他为最新契约者,这件事无疑和C.C.有关。在刚才背过身的时候,他已经和C.C.发了短信,也收到了仅有四个字【我知道了】的回复。那个绿色头发的女人虽然平时都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关键时刻却很可靠。

 

朱雀很担忧:“你真的确定不需要报警?既然都有炸弹,这已经是恐怖分子的程度了。”

 

“不能,一旦报警,我和娜娜莉的身份就会暴露。就算从这个人手里活下来,我们也会死于暗杀。”鲁路修打开短信,是一副彩图,图片比较大下载速度缓慢,“放心吧朱雀,每个人都会有秘密和把柄,被抓住了也没关系,把他解决掉就好。”

 

许是鲁路修把人的生命说得太过轻描淡写,朱雀一时无语。此时图片下载完成,鲁路修点开放大,画面上的地方非常熟悉。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开口:“主图书馆!”

 

--------------------------------------------------------------------

 

C.C.脱去身上的休闲装,穿上防弹衣,套上长靴。收到鲁路修短信时,她立刻就知道绑架犯是谁。除了那个人,谁还会用寻宝游戏这种伎俩玩弄他人。他不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仅仅是想看到别人疲于奔命的丑态,满足扭曲的内心。

 

毛,她曾经最寄予厚望的契约者。作为签订契约的回报,她教会他如何收集情报,玩弄人心,并亲手为他建立了复杂的情报网。只可惜,这个男人最终沉沦于玩弄人心,反而迷失了自我。在彻底失去利用价值后,C.C.本该如同以往一样亲手处理掉失败的契约者,但出于曾经的感情,她最终手下留情,只是把毛从她的世界里放逐出去,从此再不相见。可没想到毛竟然还找到了她如今所在和最新的契约者。她该说不愧是她亲手调教出来的男人吗?就算一无所有也能掀起风浪。

 

不过,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她把枪别在腰间,穿上长风衣,走出大门。

 

-----------------------------------------------------------------------

 

因为工会罢工的缘故,今晚6点图书馆就闭馆。鲁路修和朱雀两人潜入漆黑一片的大楼,借着窗外的灯光和手机屏幕看清路线。他们穿过层层书架,陈旧的书本散发出腐败的气息,让他们鼻腔发痒。在他们脚下铺着地毯,柔软的触感让人心生不安。

 

啪。所有灯突然全部打开。

 

一个银色长发男人戴着墨镜站在楼梯之上,在他脚边,娜娜莉被双手捆绑晕倒在地。

 

“娜娜莉!!!”鲁路修红了眼就要冲上去,被朱雀一把拉住。

 

“你到底要什么?”朱雀冷下脸,伸手去摸别在小腿上的武器。

 

“别动哟。”一发子弹打在他们脚边,“我知道你,枢木朱雀,把手放规矩点别想拿什么小道具出来。”银发男人歪着嘴角大笑,“哈哈,我就知道,如果想真的找到我,一定要你们俩个一起才行。恭喜恭喜!”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只是想要你死。”语音刚落,男人就把枪对准鲁路修,面孔狰狞:“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她竟然为了你抛弃了我!你到底有什么好?”银发男人摇晃着走下楼梯,“不过如果你死了,我就可以回到她的身边,是吧?一定是的……没错!”

 

鲁路修已经明白了眼前人就是C.C.的曾经契约者,他不着痕迹地看了朱雀一眼:“就算你杀了我,她也不会要你。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她已经抛弃你了!”

 

一发子弹险险擦过鲁路修的脸颊,鲜血迅速染红了他半边衣领。

 

“闭嘴。你懂什么,我和她在一起10年,10年!”银发男人已经失去理智,跌跌撞撞向他们走来,拿着枪的手有点发抖,“她说过会永远在我身------”

 

朱雀猛然冲上前,男人疯狂扣动扳机,可棕发国际刑警身手敏捷得如猎豹,之字形跑动躲过所有子弹,一个闪身一把锁住男人手腕,过肩摔轻松把绑架犯摔在地上。朱雀把男人双手反扣在背后,跪在男人身上封锁他所有可能的动作。

 

鲁路修慢慢走到他跟前,男人的墨镜已经掉落,露出一张扭曲的俊秀面容:“你们会放了我的。我知道你们所有的秘密!”

 

鲁路修蹲在他面前,凝视那双眼睛,直到男人露出惊恐的表情:“那又如何?你死了不就好了。”

 

朱雀不由开口:“鲁路修-----”

 

鲁路修抬眼示意朱雀安静,又看向这个男人,却发现这男人笑容得意:“不管你杀不杀我,半个小时后,各大报社和电视台都会收到我的邮件。呵呵呵,马上,你们的秘密全世界都会知道!”

 

鲁路修呼吸一窒。黑色骑士团才走上正轨不久,如果暴露了zero是帝国的皇子那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他不禁看向朱雀,却发现朱雀也是一脸紧张。或许是他们的表情取悦了绑架犯,银发男人又恢复了原先的表情。

 

“哈哈哈,我简直迫不及待要看到你们那时的蠢样!天天睡一张床,竟然不知道对方-------”

 

嘶哑声音突然消失,银发男人瞠目结舌看着前方,白衣绿发的美丽女子正向他走来,一脸哀伤。

 

鲁路修站起身,他知道这一切即将结束。

 

眼看银发男人已经完全无视他和朱雀,眼里只有C.C.,鲁路修跑到娜娜莉身边,女孩没有外伤,表情安详呼吸平稳。他抱起妹妹,示意朱雀离开。“一切就交给这个女人吧,她会处理的。”

 

朱雀看着手下的男人,有些为难:“可是----”

 

“走了,朱雀,还要送娜娜莉去医院。”鲁路修目光犀利,“这个女人属于某个特殊部队,这种事情交给她就好。”

 

听到这话朱雀终于起身走到鲁路修身边,接过对于友人来说过于沉重的妹妹的身体。鲁路修转头,C.C.对他做了个口型:【邮件已全部截住。】他彻底放心,把空间留给C.C.和那个看见她就激动得无法动弹的疯子。

 

图书馆的大门在他们身后慢慢合上,掩住一地猩红。

 

------------------------------------------------------------------

 

在做了所有检查,医生反复强调娜娜莉只是吸入了过量麻药没有任何危险之后,鲁路修终于放下心来。朱雀靠在墙壁上双手环胸,看着友人坐在妹妹病床边上握着妹妹的手,纵然满腔疑问,却根本无法开口。

 

他一直知道鲁路修身份特殊,一个逃亡的帝国皇子,理所应当比普通人成熟。但他今天的表现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的范畴。普通人会知道如何拆除炸弹吗?会如此轻易地判定一个人的生死吗?

 

朱雀曾经是个军人,也是现役国际刑警。他见过无数人,知道什么是虚张声势,什么是杀意。

 

他很清楚,鲁路修那个时候真的想杀了那个人。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连年的逃亡让他变成如此冷酷?还是接连发生在妹妹身上的悲剧……

 

朱雀把目光移回娜娜莉身上,女孩安静地躺着,像一个易碎的娃娃。在失去最爱的母亲又被父亲抛弃之后,这个女孩还在接二连三的绑架中失去了双眼和双腿,但她依然顽强的生活着,笑着面对所有人。也许鲁路修的冷血只是因为那人伤害了自己最宝贝的妹妹。

 

鲁路修在此时站起身来,面色疲惫。他牵起一个勉强的笑:“要么你先回家吧,朱雀。今天也累了。”

 

朱雀摇摇头,走到鲁路修身边握住友人伤痕累累的手:“我想陪着你。”

 

鲁路修看着他们交握的手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他上前一步搂紧朱雀,把脸埋入友人的肩膀,朱雀也把手放到友人背后。他们紧紧相拥,如同两只疲惫的小兽依偎着互相取暖。

 

嗅着友人熟悉的气息,朱雀仿佛感受到鲁路修心跳的节奏,慢慢和他自己的重叠在一起。

 

所有的疑问就暂时让它们随风而过吧。鲁路修在他身边,娜娜莉安然无恙。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更幸福?

 

朱雀低下头在友人肩膀上蹭了蹭,收紧了双手的力度。在满室的安静中,他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完蛋了,我好像喜欢上鲁路修这个有妇之夫了。

 

TBC


评论
热度(10)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