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黑白】留学纪事 6

六.

 

周六凌晨,两排漆黑的重型机车默默停在一间郊外的废弃工厂外,一辆看不出品牌严加改造的名贵房车被几辆重型机车包围,俨然指挥中心。而在这机车方阵的最前方,是一辆炫目的血红色重型摩托,同样出自哈雷,但一眼就可看出经过各种违法改造。所有骑手身着黑衣带着头盔,安静地潜伏着如同黑暗中伺机而动的野兽,随时准备咬断猎物的脖子。

 

指针跳到两点,房车突然打亮大前灯。如同接到指令一般,所有机车同时启动,嘶鸣的引擎声如同野兽咆哮,在聚光灯般的照亮之下,机车同时跃起,撞破工厂大门。

 

卡莲干脆利落解决掉门口的保安,驾驶着红莲冲向工厂深处。作为黑色骑士团的王牌,卡莲的任务是生擒Refrain制毒工场的负责人并公之于众。骑士团已经掌握了官方与之勾结的证据,只待捉到负责人,所有证据将公之于众,不给任何减刑甚至逃脱责任的机会。

 

血色机车在狭窄的过道里疾驰而过,闪躲开一连串子弹。她啧了一声,掏出手枪解决掉偷袭的人,红色的尾灯在黑暗中划过如同流淌的鲜血。突然卡莲听到了提示音,头盔智能识别系统辨别出了制毒工场的首脑正隐藏在暗处瑟瑟发抖。她冷笑一声加大引擎马力,却突然如坠冰窟。

 

一个长发妇女摇摇晃晃地走过她面前,注意到她时,妇女一改精神恍惚,仿佛能透过头盔看到她的真实面容:“……卡莲,是你吗?”

 

 

“……黑色骑士团于今天凌晨捣破了国内最大的refrain制毒工厂,负责人被绑在市中心广场大灯上示众。据悉,该制毒工厂和政府内部多名高层人员有利益瓜葛,目前司法机构和警方已经介入。他们承诺,必将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鲁路修坐在学生会活动室里单手扶额,看着今天的正点新闻。当电视播到zero的录像时,朱雀推门而入,鲁路修啪地关上电视正襟危坐。

 

“鲁路修,你在看什么?”朱雀有些疑惑,亚瑟喵了一声跳到朱雀脚边挠他裤子。他笑着把猫抱起来,任灰猫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咳,没什么好看的。”副会长随手拿起一份文件聚精会神地看起来。朱雀也不在意,走到鲁路修身边的座位坐下来。

 

“鲁路修,”朱雀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我在学生会的工作,具体到底是负责什么?”

 

“你是我的助理啊。”鲁路修看向友人,“就是帮我分担工作。”

 

“可是你把工作都完成了,我不知道还能帮上什么忙。”朱雀咬紧下唇,绿眼睛如一汪清泉。

 

鲁路修有些招架不住地移开目光:“现在学期刚开始,工作还不多,等以后忙起来了,你别抱怨忙不过来就好。”

 

闻言朱雀松了一口气,开心地笑起来:“没问题!”

 

黑发友人注意到他与平日的不同,挑起秀眉:“怎么,有人说你攀关系进学生会?”朱雀苦笑地耸耸肩,把亚瑟放到一边的柜子上,整个人趴在桌上有些没精打采。看到友人和往日的生龙活虎截然不同,鲁路修觉得有些可爱,试探着伸手揉了揉朱雀的棕发。朱雀动了动脑袋,没有闪开,于是他愈发得寸进尺,轻轻抚上友人的脸颊。

 

朱雀趴在桌上,声音闷闷不乐:“没有人说闲话。但我宁愿他们说闲话。”而非不善的目光和讥讽的笑。

 

鲁路修的手顺着不同于欧洲人的细腻肌肤慢慢移动,滑到唇边。许是近日气候干燥,朱雀的嘴唇有些起皮。他蹙眉,把手指放到干燥的唇边,有些用力地碾压。棕发友人不满地偏头张嘴咬下,这举动和一边惬意舔爪子的亚瑟如出一辙,让鲁路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任朱雀咬着他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回复:“别人背后议论你,正是因为你生活比他们精彩。他们对你不友善,不过是因为嫉妒。你完全不用在乎他们……”活动室的大门被突然推开,两人同时看过去,红发少女正要进来,却一脸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惊悚表情,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朱雀松开鲁路修的手指,坐直身体朝卡莲打了个招呼:“Hello, how are you?”

 

卡莲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转向鲁路修:“我需要和你谈一下。”她咬着下唇,目光里带着恳求。

 

鲁路修看向朱雀,朱雀眨眨眼,用口型示意:【看起来比平时还虚弱,去吧。】于是黑发副会长站起身扭上外套的扣子,“走吧。”他率先拉开门走了出去。

 

“对不起,朱雀,很快就好。”卡莲歉意地点头,也迅速跟了上去,剩下朱雀一个人在活动室里,有些摸不着头脑。

 

“亚瑟你说,卡莲为什么要和我道歉?”

 

作为回答,灰猫大大地打了一个呵欠。

 

---------------------------------------------------------------------------------------

 

“是为了你的母亲而来吧。”鲁路修走到校园一隅,这里地方偏僻,平时人迹罕至。他伸手拍了拍座椅上的灰尘,挣扎了一下,还是坐不下去。

 

“她的身体太差了,在监狱里熬不过去……可以不把她交给警方吗?”卡莲脸色泛黄,仔细看还有些青色的眼袋,“她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

 

鲁路修抬眼,目光凌厉:“红月卡莲,你是为了什么而加入我们?”

 

卡莲·休妲菲尔特------不,应该说是红月卡莲------痛苦地闭上眼睛:“为了铲除这世上所有的恶,为了给吾爱最美好的未来。不惧刀山火海,甘愿赴汤蹈火……甚至手刃亲兄。”她睁开眼,布满血丝的眼睛干涩得没有眼泪:“鲁路修,我们是注定下地狱的人。”

 

“是啊,我们是注定下地狱的人。”鲁路修双手环胸,注视着花坛里盛放的秋海棠,黄色蝴蝶正小心翼翼地绕着鲜花转圈,仿佛被这柔弱的美丽震慑而无法接近,“为了我们的理想和信念,我们将与世界为敌,背弃所爱。你在穿上这身黑衣时就该知道,”鲁路修直视她的眼睛:“我们都是被诅咒的人,生生世世不会逃脱。”

 

卡莲深吸一口气,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我知道你不会有任何退步,这恰恰也是我愿意追随你的原因。”她默默地转了个身,抬脚离开。

 

“过量服用refrain导致大脑功能紊乱,身体机能失调,半身瘫痪。这是官方开具的医疗证明,足以让令堂在医院休养直到康复才去服刑。”鲁路修在她身后说道,“但以她的情况,不会少于20年。”

 

卡莲猛然顿住脚步。过了许久,她慢慢转身,泪流满面。

------------------------------------------------------------------

 

朱雀脚步轻快地走在学校古朴的走廊里,阳光透过彩色琉璃窗落到地面上,映出一个个有趣的花色。他摸了摸刚刚鲁路修抚摸的脸颊,不明白这块皮肉哪里让友人爱不释手。他正捏着脸颊时,手机响了起来。这并不是他惯用的那一部,他神色一凛,迅速寻了一个隐蔽之处。

 

他接通电话,放到耳边,还没开口就听到一个怪里怪气的大嗓门:“小朱雀~~~~!你和兰斯洛特的匹配度太高了太妙了!我们的负责人说以后这孩子就交由你监护了哦!好桑心捏呜呜呜呜……”

 

朱雀有些无奈,但更多是惊喜。虽然和兰斯洛特的搭档只有一次,但那流畅的操作和高端的配置让他午夜梦回念念不忘,有一次还在梦中脱口而出兰斯洛特的名字,导致第二天他和极度低气压的黑发友人解释了许久才保住清白名声。

 

“太好了,谢谢你,罗伊德先生!”朱雀感激地回答,罗伊德在电话那头干笑几声。

 

“不是我做主哦,我只是个技术工人,是我们实验室的负责人指名了你呢。”

 

朱雀有些疑惑,他知道罗伊德的实验室不属于军部,是独立发展体系,但最高负责人难道不是身为伯爵的罗伊德么?

 

仿佛是明白了他的疑惑似的,罗伊德笑得开心:“你迟早会见到他的,一个超级不简单的大人物!那么这周你有空就快点过来和兰斯洛特多玩玩,我会把它给你调教的服服帖帖!Bye~”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朱雀无奈地把手机放好,眼角余光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走到窗边,正看到楼下庭院里鲁路修和卡莲说着什么。红发少女原先背对着鲁路修,在鲁路修说了几句之后,慢慢转身,扑到了鲁路修的怀里。

 

朱雀深吸一口气,不由得心生羡慕。虽然鲁路修看起来弱不禁风,但真是很讨女生欢迎。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这样,现在的女生果然都喜欢脑子比较好的……

 

他看着软玉温香抱满怀的友人,红发少女在鲁鲁修的怀抱抬起头看到朱雀,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迅速退到了几米之后,一个鞠躬之后匆匆跑走。

 

“女孩子害羞好可爱啊,”20多年从未谈过恋爱,连喜欢小动物都是单恋的枢木朱雀觉得十分寂寞。看到黑发友人疑惑地转身抬头看向他所在的窗户,露出被捉奸在床的傻愣表情,朱雀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径自离开那让他自惭形秽的窗户。

 

“鲁路修怎么会有那么多女生喜欢?是因为走路的姿势?表情?”他沉吟着单手插入口袋,尝试露出狂霸笑容,却把走来的几个可爱女生吓得像见鬼了一般。他有点尴尬连忙回归正常状态,“果然还是多读点戏剧比较有用。卡莲和夏莉之前就说过鲁路修是戏剧小王子嘛。”

 

他振作起来,打气地拍了拍脸颊,整个人都清醒了:“今晚去把罗密欧追朱丽叶的诗都背了,嗯!”

 

----------------------------------------------------------------------------------

 

鲁路修满意地看到在自己说完那几句话之后,卡莲流下感激的泪水。虽然扑到他怀里是计划之外,但用这小小人情买到了王牌的死心塌地,实在太值。得知卡莲的亲生母亲也牵涉其中后,他就用手中的证据要挟了涉案高官,出具了比实际情况更加严重的医疗证明,让卡莲母亲得以长时间在外休养。而等她休养结束……外面的世界也许早已变天。

 

鲁路修忍不住勾起唇角,笑容张狂。一切都在他计算之中,除了上一次被不知名的“白壳”搅局,但那只是个小小的意外……他突然被卡莲一把推开。

 

黑色骑士团的最高领导人丈二摸不着头脑,只见他的王牌欲言又止,最后一鞠躬就跑掉。他猛然升起不祥的预感,回过神来,只见他的挚友枢木朱雀正在二楼的窗边注视着他,一脸忧伤寂寞,随后挥挥手径自离开。

 

晴天霹雳不过如此。

 

明明刚和好不容易重逢的挚友在感情道路上循序渐进渐入佳境,却突然被朱雀见到这一幕。这让朱雀怎么想他的人品?他的为人?!朱雀还会对他们的感情发展有信心吗??!想到朱雀刚刚离开时忧伤的表情,鲁路修一向冷静的头脑也控制不住的混乱不堪。他扯开领口扣子迅速跑进大楼,顺着朱雀离开的方向搜寻友人的身影。

 

等鲁路修终于找到朱雀时,正看到棕发友人单手插入口袋,露出一个与他十分不符的狂霸笑容,随后又泄气般的垂下脑袋。鲁路修心疼不已,一想到自己的无心举动竟然让朱雀难过得扭曲本性,他的心就如同被揪住一般痛得发抖。但在那剧痛之外,还有一股窃喜的暗流,顺着疼痛的脉络慢慢流淌。

 

原来,朱雀也和自己一样,这么在乎这段感情……

 

看着朱雀摇了摇头,举手重重拍打自己的脸颊,鲁路修觉得自己是时候给没有安全感的友人一个承诺了。

 

-----------------------------------------------------------------------------------------------

 

朱雀正严肃地思考着自己的外貌和人格魅力为何在动物世界也行不通时,鲁路修挡在了他面前。他抬起头,目光有些迷茫:“鲁路修,你还来干什么?”

 

鲁路修有些紧张,插在口袋里的左手捏紧了裤腿:“我想和你解释一下刚刚你看到的事情。”

 

朱雀理解地笑了:“我都懂的,鲁路修。卡莲是个很好的女生,你要好好珍惜人家。”

 

鲁路修向前一步,握住朱雀的手腕:“是她突然扑过来的,我对她没有意思。”

 

朱雀皱起眉,这话在他这个万年单身汉耳朵里听来简直是赤裸裸的示威:“你怎么能这么说。如果不是你对她有意思,女孩子怎么会这么主动,更何况卡莲这么柔弱女生。”

 

------------------------------------------------------------------------------------------------------

 

看到朱雀挤出一个脆弱的微笑,说着理解和珍惜时,鲁路修仿佛听到了朱雀心碎的声音。

 

“你要相信我,朱雀!”他愈发焦急,想用力把朱雀推到墙边,可朱雀纹丝不动站在原地,他只能改为抓住棕发友人的肩膀。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朱雀别过脸,“我什么都看见了。”

 

鲁路修一时词穷,他深知解释就是掩饰,若一再强调和卡莲之间什么都没有,只怕越描越黑。他抓起朱雀一只手放自己的胸口上,让朱雀感受自己激烈跳动的心脏,郑重地说出一生一世的承诺:“这只属于你,朱雀。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在这句话之后,他看到朱雀长久地沉默下来,最后终于露出他熟悉的笑容。

 

“鲁路修,我也是。”

 

----------------------------------------------------------------------------------------------

 

感到鲁路修抱上自己,朱雀也张开双臂抱紧鲁路修。嗅着友人熟悉的味道,朱雀有些忧伤。以后就会是卡莲和鲁路修在一起了,鲁路修也会像抱着自己一样抱着卡莲吗?按鲁路修闷骚的个性,也许会更激烈也说不定……

 

不过想到刚刚鲁路修承诺,就算有了女朋友也会陪在自己身边,不会见色忘友,朱雀的心情又灿烂起来。

 

既然友人有了归宿,那自己也是时候出发去寻找初恋了。

 

总不能让鲁路修一直陪着自己,不是吗?

 

TBC


评论(1)
热度(13)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