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黑白】留学纪事 3

 

三.

 

今天的黑色骑士团例行会议,与会人员都感受到了格外不同的低气压。Zero始终单手撑着头盔,对于干部们的汇报仅以简单字句回复。大家面面相觑,实在不明白最近行动一帆风顺,他们的领导人为何还如此消沉。

 

扇咳嗽一声,打破了室内压抑的沉默:“zero,我们已经成功刺杀了库洛维斯,也打击了皇室名望,接下来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

 

刺杀库洛维斯这几个字终于把Zero唤醒,他双手交叠至于下巴之下,沉吟半晌:“在这个阶段相关部门一定对我们加强了防范,但现在是个好机会,我们要趁热打铁,进一步巩固我们在民众心里的地位。现在不适宜把目标定位皇室或内阁成员,最好是没有身家背景,但是逃脱了法律制裁的罪人,同时公众对他也有一定的认识。”

 

“说到这个,我有一个提议,”在媒体工作专门负责内部情报的迪托哈特说道,“约翰·布莱克,强奸犯和连环杀人犯,当时他的案件因为手段残忍而轰动一时。可惜辩护律师太厉害,还出具了相关精神疾病证明,所以只是被判入狱5年,如今因为表现良好已获得假释,现在以精神不好的理由在疗养院休养。”

 

Zero前倾身体:“哦?那他真的有精神病么?”

 

迪托哈特大笑:“怎么可能,他也许是个心理变态,但绝对理智。”

 

“有证据吗?”

 

“当然,zero大人,都已经收集好了。”

 

“很好,迪托哈特,非常好!”zero站起身来威风凛凛的一甩披风非常潇洒。看见领导重振雄风,干部们互相交换目光终于松了口气,“那么这个约翰·布莱克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玉城!”

 

“在!”玉城跳了起来,两眼发出跃跃欲试的光芒。

 

“这一次就交给你了,计划和行动由你全权负责,我只要结果,而结果只能有一个,”zero把张开的手指一个个收拢握成紧紧的拳头,“必杀。”

 

“遵命!”

 

 

 

作为最高顾问的C.C.注视zero转身离开,黑色披风掀起一阵风,一个人离开的背影蓦地有些孤独。她回过头看着会议室里商量下一次行动热火朝天的人们,满脸激情和活力的大家,一点都看不出身上所背负的血海深仇。加入黑色骑士团的人都有着坚定的意志和信念,而这些,都是他们曾经历的悲剧所赋予的。他们对这个腐朽虚伪的世界失望透顶,但又因为依然深爱着这个世界而抱有希望,期望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

 

“真是神奇啊,人类。”C.C摸了摸肚子,“又想吃pizza了。”

 

 

现在是九月下旬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朱雀正和鲁路修一起好好学习,认真听讲。老师在讲台上切换着幻灯片,讲到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时非常投入,恨不得化身这位悲剧的王子为亲人复仇。

 

尽管教授在台上口沫横飞,鲁路修却一直维持着同样的姿势,腰身挺拔,左手平放桌面,右手扶额,目光低垂眉头微蹙(朱雀觉得这姿势真是太帅了)。三十分钟后迟钝如朱雀也意识到友人早已沉入梦乡,偏偏此时教授停下了演讲,喘了口气之后开始提问:“那么,谁可以来跟我们讲讲,莎士比亚想通过这部戏表达什么?剧本里主要运用了哪些手法?嗯……兰佩洛基同学,你来试试?”

 

兰佩洛基同学纹丝不同表情淡然,教授有些疑惑地推了推老花镜:“兰佩洛基同学?”

 

眼看就要瞒不下去,朱雀悄悄在桌子底下推了鲁路修一下,没想到瘦削的友人直接被推倒在地,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全班安静。

 

朱雀别过脸和鲁路修的座位拉开距离,他用手捂住眼睛,默默检讨自己又没控制好力度。就算没有对视,他也能感受到落在后背上鲁路修燃烧熊熊怒火的视线。他小小声地向鲁路修复述了一遍问题,没想到老教授却和蔼可亲地笑了:“看来兰佩洛基同学身体不太舒服,那么就由枢木朱雀同学来回答吧。”

 

顶着鲁路修火辣辣的视线,朱雀慢慢站起身来抓了抓脸,笑得十分可爱:“对不起,我不知道。”

 

 

 

传了十张纸条并附送各种灿烂笑脸之后,鲁路修终于大度地原谅了朱雀让他在150人大课上出丑的这件事。听到鲁路修最后无奈地吐出“你真是个笨蛋”时,朱雀就知道,他的友人还是拿他没有办法。

 

“今晚要来我家吗?咲世子买了很棒的羊排。”下课后,鲁路修开始他的例行每日一问,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朱雀拒绝了他。

 

“今天就不打扰了,我有社团活动,晚上还有一个party。”朱雀收拾好书包,语气饱含歉意。

 

鲁路修有些失落:“你什么时候喜欢这些了?”

 

“我想多了解一下学校和同学们,毕竟不像你们大学就在这里读,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对不起啦,鲁路修,明天我会去你家的!”朱雀挎起包向鲁路修挥挥手道别,他总不能说是想尽可能的多认识人多了解学校情况来搜集情报吧。不过是他的错觉吗?总觉得鲁路修变爽朗了许多,以前他可不会这么热情,更别说经常邀请朋友做客。

 

朱雀为友人的成长感到十分的欣慰。

 

 

喝得满脸通红,朱雀有些摇晃地离开光影迷离的酒吧。他抱着挎包沿着绿化带走了几步,感到一阵酒气上涌,不得不蹲下来调整呼吸。看着商店橱窗里自己狼狈的倒影,朱雀不由苦笑:“早知道去鲁路修那里就好了……”他把脑袋埋进包里,突然觉得有点委屈。

 

今晚去的社团活动是剑道,秉持着对对手就要全力以赴的信念,在连败三人包括社长后,朱雀被黑着脸的社长“客气”地请出了社团。而今晚的派对明明在邀请函上注明只需要随意着装就好,穿着帽衫牛仔裤的朱雀却发现,里面男男女女衣着体面,虽不是西装或晚礼服,但绝对超出了“随意”的范畴。和迎新派对一样,这一次依然没有人和他搭话,只是这里没有会为他介绍朋友的鲁路修。在几次各种友好地搭话都被无视之后,朱雀默默灌了几杯酒无趣地离开。

 

他该庆幸他的同学们都是成年人,不会像幼稚的初高中生给他的书包衣服泼颜料捉弄他吗?

 

朱雀蹲在马路边,不远处的学校城堡在夜色中若隐若现,银灰色的塔尖折射着夜灯的光芒,刺得人眼睛生疼。这些宏伟的欧式建筑就如同同学之间的社会阶层一般森严而壁垒分明。阿什弗德大学是出了名的贵族和有钱人才会就读的学校,比其他大学贵了3倍的学费直接把普通人家拒之门外。想着部里前辈们掐着他的肩膀和胳膊皮笑肉不笑的说一定要他拿出成绩找出线索,要不然大家这一年的补贴都白花了的时候,朱雀打了个冷颤。

 

不过,还真是寂寞啊。朱雀蹲得有点脚麻,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倒宁愿被捉弄,而不是被无视和忽略。一个人背井离乡的孤独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慢慢从心底浮了上来,如同夜空中逐渐聚拢的厚重云层,覆在心头挥之不去。

 

“没关系,我是为了任务,这些都不算什么。”朱雀握紧了拳头,看着天空自言自语,“还有鲁路修,真是太好了。”

 

 

“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小朱雀!”罗伊德销魂的语调让朱雀打了个冷颤,他有点尴尬:“不用这么客气,罗伊德先生。”

 

他们现在身处罗伊德的实验室。说是实验室,不如说是个工厂,朱雀还以为像罗伊德这样的伯爵在周末下午应该悠闲地品着锡兰红茶吃着布丁,而不是一身白大褂和一群技师钻研技术。

 

“今天就麻烦你测试一下这个小家伙的性能吧,登登登登!”罗伊德打了个响指,刷的掀起白布,底下是一部闪亮的哈雷摩托,机身通体纯白,排气管是银灰色,黝黑轮胎上的防护板刷了天蓝色,整体造型利落大方,如果是机车发烧友见到绝对发狂。朱雀打量着这辆哈雷,注意到和一般的车型有些不同。

 

一直观察着朱雀表情的罗伊德露出赞赏的笑容:“是的,小朱雀,我做了一些改造!更强的性能,更快的速度,还在他的一些隐私部位--哎呀好害羞---”塞西尔轻咳一声,“做了小小的变化,你看,他可以连发子弹------发射控制在把手!还能在跳跃时进行高速闪避,轮胎上的不锈钢防护板里都有备用刀具,储存弹药也毫无压力哦!”罗伊德骄傲地抚摸着这辆哈雷摩托,“经过我的改造,理论上他是可以在直立墙壁上行驶,还可以进行远距离跳跃,反正有很多很多功能啦,小朱雀你可以趁着今天好好发掘一下!”

 

他把钥匙抛给朱雀:“这孩子叫作兰斯洛特,好好爱惜他吧小朱雀,我在上面装了跟踪器和监视器,可以读取你驾驶它时的数据。”

 

塞西尔在一旁递上一套纯白绣金纹的制服,一双靴子和一个头盔,朱雀全部接过,有些迷茫。塞西尔解释道:“这些是兰斯洛特配套的防弹防护衣。兰斯洛特速度太快了,需要匹配强度的防护才行。至于头盔里有信号发射器和通话功能,可以和我们随时联络,镜面还可以读取周边环境信息和来人的个人资料。”

 

“好厉害啊,罗伊德先生!”朱雀发出由衷的赞叹。罗伊德摘下眼镜,毫不谦虚地收下赞美。

 

“可是目前还没有人能驾驭他呢,小朱雀,”银发伯爵忧伤的皱起脸,“希望你就是兰斯洛特的Mr.Right。”

 

朱雀腼腆地笑了笑:“我会尽全力的。”

 

“今天的路线已经储存在头盔里了,你发动之后就会自动启动。我们会全程监控,祝你一路顺风!”塞西尔打开实验室的大门,朝穿上制服英姿飒爽的少年挥手。等白色的身影疾驰而过,塞西尔才担忧地看向罗伊德:“今天的路线,包括那个疗养院吧?”

 

“是啊,那个住了刚放出来的杀人魔的疗养院。”罗伊德狡黠一笑,“听说是黑色骑士团的下个目标呢。”

 

“就不怕那孩子撞上?”

 

“如果不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又怎么能得到我心爱的兰斯洛特呢?更何况,亲爱的塞西尔,”罗伊德走向身后的办公室,和蓝发女子擦肩而过,“你也没有阻止我呀~”

 

 

鲁路修陷入了他重复多次的梦魇。梦里他和娜娜莉在花园里玩耍,母亲在身后温柔地看着他们。皇宫的花园里鲜花芬芳扑鼻,隐约还可以嗅到母亲亲手冲的红茶浓郁的香气。眼前是色彩缤纷的花海,一团团绣球花密密麻麻簇拥着盛放,让人眼花缭乱。鲁路修追着扑蝶的妹妹,可娜娜莉走得太快了,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花海之中。他有点惊慌地拼命往前走,越走越快,越走越远,他想要叫娜娜莉的名字,却怎么都叫不出声。浓郁的花香变得刺鼻得令人作呕,他奔跑起来,把眼前的花枝扯得支离破碎,在一瞬间他冲出了花海--------

 

在鲁路修眼前的却是最熟悉不过的宫殿大厅,母亲鲜血淋漓的残破身躯重重的压在娜娜莉的身上,女孩睁大双眼无言的看着屋顶上方,满脸呆滞。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明明母亲大人还在我身后给我们泡茶…….

 

年幼的鲁路修猛然回头,来时的花海却早已消失不见,仅剩一片黑暗。

 

 

 

“……zero!zero!!!”zero猛然坐直身体,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他看向卡莲,内心有些感激这个女孩把自己叫出梦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卡莲有些犹豫,“是玉城……对约翰·布莱克的裁决,失败了。”

 

TBC

 


评论
热度(12)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