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黑白】留学纪事 1

[反逆][黑白]留学纪事

 

反逆同人

CP:黑白

 

其实这只是我脑洞开太大最近黑白HP值太满忍不住动手了

暂时米有想到雷点,想到会提前说

除了黑白之外,目前也没有其他CP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一.

 

枢木朱雀踏上这片土地做的第一件事,是打了一个喷嚏。

 

明明只是九月中旬,风里已经带着刺骨的寒意。他扯了扯衣角,单薄的帽衫挡不住寒冷,向来体魄强健的他打了个冷颤。

 

“比传说中的更冷啊……”他拖着行李箱走到接机室,有学生代表穿着制服高举牌子,上面大大写着学校的名字。他找了个柱子靠着,掏出一款毫不起眼的手机。

 

【已到达不列颠。】

 

对方的回复快而简洁。

 

【收到。可随时开展任务。祝成功。】

 

他放好手机,深吸一口气,拉着轻飘飘的行李箱走向迎接新生的人群。

 

枢木朱雀,23岁,是国际刑警中一名后起之秀。虽然在案件推理和细节侦查上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凭借过人的直觉和超人的体力也算是在高手辈出的国际刑警内部站稳了脚跟。今年是他加入国际刑警的第五年,他接到了一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任务:到不列颠留学,做一名人畜无害的研究生,翘翘课,拍拍拖,以及侦查黑色骑士団的蛛丝马迹。

 

当时他的上司,一个功勋累累大腹便便的和蔼老头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枢木君,我们这里也只有你还像个学生了,有不止一条情报指出黑色骑士団有多名干部潜伏在这个学校。为了我们的光辉与荣耀,把他们都找出来,一个个铲除掉!”

 

朱雀默默环视一圈办公室里满脸横肉目光真诚的前辈们,立定挺身,一个标准的敬礼。

 

“Yes, sir!”

 

如今,朱雀坐在学校的接机大巴上托腮看着窗外的城市发愣。这就是他即将生活一年的地方,大部分建筑都是工业革命遗留的红砖结构,在阴郁的天空下有种诡异的抑郁。虽然寒风嗖嗖,但植被依然是翠绿色,大片的草坪缓和了红色的压抑。等待红绿灯的间隙,他隐约看到窗外树丛间有几只尾巴蓬松的小动物在蹦跶,毛茸茸的尾巴一甩一甩简直像挠在朱雀的心尖上。他猛然坐起身把脸贴上玻璃,还没等他看清楚,大巴却在此时发动。看着距离越来越远的公园,朱雀垂头丧气的靠回椅背,默默记住这个公园的位置,决定以后来的时候一定要多带点食物。

 

学校的大巴缓缓在宿舍区停下,朱雀走下车,顺手帮忙抬了几个行李箱,帅气的动作让几个女生羞红了脸。他温和地笑了笑,看向不远处雄伟的教学大楼,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

 

不知道听不听得懂课,会不会挂科…….该不会毕不了业吧?

 

想到自己即将学习的专业英国戏剧文学,枢木朱雀深深地叹了口气。

 

 

在结束了黑色骑士团的定期干部例会后,卡莲·休妲菲尔特起身正准备离开,却被他们的CEO叫住。

 

“卡莲,过来一下。”zero这么说着,走进了一旁的CEO办公室。在玉成的挤眉弄眼里,美女王牌不明所以地跟随进去。

 

“把门关上,上锁。”听着这道指令,她眉头跳了一下,内心充满不祥的预感。看着zero淡定的拉上了所有窗帘,打开办公室里所有的灯,她忍不住想要开口,却被zero打断。

 

刷------------!!!

 

Zero猛然甩出两套卡莲从未见过的制服,伴随着眼花缭乱的姿势简直要闪瞎了卡莲的眼睛:“卡莲,我亲爱的朋友,你看这是我为了奖励你们的忠诚,特别为你们设计的秋冬制-----”

 

“你总是能刷新我对你品位的认知啊,zero。”卡莲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她誓死追随的人,对黑色头盔下的表情毫无兴趣,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她朝神出鬼没倚在门边的骑士团最高顾问点了点头,绿色长发的女人咬着pizza,歪头看着默默举着新制服的zero。

 

“再这么下去,骑士团的大家会抛弃你的哦,鲁路修。”C.C咬了口pizza,在满室无言的悲怆中拉出长长的芝士丝。

 

“赶快去谈个恋爱,找个心甘情愿穿这种……衣服的人吧。”

 

 

枢木朱雀站在学院宏伟的教学楼下,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文学院是阿什弗德大学最负盛名的学院之一,单是通过这宏伟的大理石建筑悬挂着巨大水晶灯的厅堂和随处可见的精美浮雕就可窥见一二。

 

据说挂科率也特别高呢……

 

虽然是为了任务而来,但对于从高中就开始参军随后加入国际刑警的枢木朱雀来说,能够在暌别多时的校园里读书,实在是太过美好。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能好好读书,做一个单纯的学生。

 

他揉了揉鼻子,正要跟随大家走进一楼的大讲堂,眼角余光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黑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瘦削的身形比记忆中高出许多。朱雀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人一脸淡漠地走下中央大厅的白色螺旋楼梯,偶尔对身边橘色头发女孩的碎碎念报以一个温和的微笑。他注视着黑发男人不着痕迹的和身边打闹的人群保持距离,修长的手指提了提衣领,这个熟悉至极的小动作让他激动不已。

 

“……鲁路修!鲁路修!!!”

 

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朱雀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屏着呼吸。像慢动作一样,他看着鲁路修 兰佩洛基不耐烦地抬头环视,在和他对视之后,露出一个极少见的惊讶的表情。

 

啊啊这个任务,真是太美好了。

 

枢木朱雀大力地拍着多年不见的友人的肩膀,在友人不满的咳嗽声中感动得红了眼眶。

 

 

 

“所以呢?为什么突然跑过来留学?”鲁路修·兰佩洛基双手环胸站在一边,挑剔地看了一眼朱雀正坐着的学校草坪,冷不丁被友人一把拉下。他不自在地蹭了蹭摔得生疼的屁股,满腔怒火在对着朱雀的翠绿大眼睛时又压了回去,“你能学的懂文学吗?”你脑子里有文学这根筋吗?你知道戏剧的精髓在哪里吗?他很善良的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朱雀抓了抓蓬松的棕发:“呃,我……我其实对这个还是蛮有兴趣。”

 

“哦?”鲁路修挑眉,“你大学也是这个专业?”

 

“哈……是的,”朱雀仔细地回忆着自己的身份设定,明明倒背如流,却在面对鲁路修时莫名心虚,“只是一个社区大学的英国文学专业,准确来说是英语与语言文化,你也知道我以前跟你和娜娜莉在一起这么久,英语还是不错的。”他总不能说,国际刑警觉得文学院里最有可能有黑色骑士团的人,才把自己安插过来吧?

 

鲁路修怀疑地看着他,时间长得朱雀几乎要举手投降,随后鲁路修放弃般地耸耸肩:“也是,这么久没见,体力笨蛋长了点脑子也不出奇。”

 

“喂---”朱雀拔高了声音,被鲁路修充满笑意地声音打断。

 

“那么今晚来我们家吃饭吧,未来的同班同学枢木朱雀君。”鲁路修站起身,仔细地拍干净身上的草屑。他朝朱雀伸出手,温柔的笑容和记忆中一模一样,“娜娜莉也很想你。”

 

朱雀抬起头,被不列颠难得的阳光晃了眼。

 

 

再三婉拒了鲁路修坚持要他留宿的邀请,并握着娜娜莉的手承诺一定会再来,朱雀摸着鼓鼓的肚皮,心满意足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不同一到夜晚就灯红酒绿的东洋城市,这座城市一入夜就安静下来,除了酒鬼和球迷,路上鲜有行人。道路两旁的建筑几乎都熄了灯,只有昏暗的路灯在地面投下一个个光圈。朱雀走在静悄悄的路上打了个呵欠。“已经这么晚了啊……”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竟然聊了这么久。

 

他的友人鲁路修·兰佩洛基曾在10岁时因为家庭原因来到日本,和朱雀就读同一小学,两人不仅同班还是邻居。虽然一年后鲁路修兄妹回到不列颠,但鲁路修,朱雀和娜娜莉在这段期间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情。

 

朱雀默默想着今晚的聚餐忍不住微笑,冷不丁一个黑影从他跟前窜过。凭着过人的第六感,朱雀条件反射的冲了上去,几个跳跃之后,意料之中看到一只毛发怒张的黑猫藏在学校大楼后的阴影里。他放松身体,露出一个温和地笑容,慢慢蹲下身子,向一只前脚抬起,疑似受伤的猫咪伸出手。

 

“nia,nia~~”他弓起身,缓缓向前移动,黑猫收起炸毛,歪头看了看他,然后一个纵身,一口咬在了他的食指上。

 

“嘶!!!”不是第一次被小动物咬了,但每次都这么疼啊,朱雀受伤地摸了摸疼痛的胸口,抱起大猫,意外的摸到一手湿润。

 

“流了这么多血吗?!!”他大惊失色地看着怀里的大猫,用空闲的手摸出手机,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猫身上的黑色原来是深色的血迹,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流了这么多血,这只猫依然精神奕奕的在他手上磨牙,仿佛这血不是它所流。

 

不安的寒意突然翻涌而上,朱雀搂紧猫咪,把手机调成电筒模式,向阴影里的最深处照去。

 

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吵杂人声和警铃纷涌而至,手电筒强烈的射光猛然照来,让朱雀几乎睁不开眼。有人迅速压上他的身体把他双手折到背后,认出来人的警察制服,他放弃本能般的反抗,温顺的让金属手铐铐上他的手腕。

 

陌生人用力把他压到地上,用带着口音的英语向他宣读米兰达条约。染了他一身鲜血的灰猫早已在混乱中消失,他挣扎着抬起头,角落里,一个金发男子鲜血淋淋瘫软在地,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他认得这个人,这张英俊的失去生气的脸路人皆知。克洛维斯·La·布里塔尼亚,这个君主立宪制国家里最高家庭的成员,目前在阿什弗德大学就读时尚管理专业,也是他的至交好友鲁路修·兰佩洛基,不,应该说是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同父异母的哥哥。

 

“……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陈堂证供……”朱雀被人粗暴地拉起,推入警车。在车窗上看到自己狼狈的倒影,朱雀不由苦笑。

 

TBC

 


评论
热度(26)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