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6

6.

 

佐助几个纵身跃到丛林之外,鸣人看到他来了拍干净身边的草坪,让友人舒舒服服地坐下。

 

“就让卡卡西老师一个人没关系吗?”鸣人担忧地看了看树林深处,佐助回了个奇怪的眼神。

 

“他们俩这么大的人了,什么问题不能自己解决。”

 

“嘛,我是有点担心卡卡西老师的说……”总觉得你叔叔看起来奇奇怪怪的,不会对卡卡西老师又做点什么吧。鸣人把后一句话咽了下去,“不过带土叔叔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佐助你就不是一个人了!”

 

黑发猫又垂下眼睛,轻轻嗯了一声。虽然面无表情,但鸣人知道佐助其实很高兴。他仔细看着身侧的友人,宇智波佐助穿着一身平常的衣服,衬衫黑裤,坐在草地上托腮发呆的样子就是一个出来郊游百无聊赖的大学生模样。鸣人用力吸了吸鼻子,除了早已熟悉到不行的佐助的味道,鼻尖还满满是草木的芬芳。碧水晴天草长莺飞,简直就是度假一般的惬意。

 

鸣人突然噗嗤一笑,迅速地把脸埋入膝盖,一尾毛茸茸的大尾巴怯生生地伸出来,试探地挠了挠佐助的腰间。佐助怕痒地一缩,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便是不明白身边这群人啊,魂现对于斑类而言是非常隐私的一件事情,等同于人类的裸体,怎么这些人动不动就要暴露身体?鸣人也是,带土也是。

 

他抓住鸣人的大尾巴扯了扯:“你傻笑什么?”

 

“因为高兴啊。”鸣人抬起头,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佐助,“以前只有做梦的时候才能像现在这样和佐助一起,每次醒来的时候都难过到不行。可是现在不同了,佐助回到我身边了!”

 

佐助手心里的大尾巴动了动,缠上了佐助的手掌宛如一个紧密的握手。

 

“能和佐助一起这么坐着,就算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也觉得幸福的不得了。”

 

宇智波猫又别过脸,垂下的黑发挡住了他微微发红的脸:“……白痴。”

 

“是啦我知道我是很笨……”

 

“这样的机会以后多得是。”

 

鸣人一愣,等明白了友人话里的意思他刷的现出五条尾巴扑向佐助,毛茸茸的尾巴把佐助缠得牢牢的,他压上佐助的身体:“佐,佐助!哇,我好高兴啊---------------”

 

没等佐助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他们老师一贯懒洋洋的嗓音:“哎呀,我是不是出现的不是时候?”

 

佐助推开两眼泪汪汪的金毛狐狸,回过头来,等他看到卡卡西的样子时又痛苦地移开视线。

 

旗木卡卡西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站在那里,身上宇智波带土的气息比先前浓郁了不知道多少倍。他把脸上的面罩拉了拉,很坦然地招呼两个学生:“回去吧。”

 

鸣人收回尾巴,有些踌躇地不是很想像往常一样凑到卡卡西身边---同样是宇智波,相比佐助带土的气息鸣人却不太喜欢,“带土叔叔呢?”

 

“他跑掉了啊。”卡卡西两手一摊,佐助鸣人同时睁大了眼睛。

 

“我去把他抓回来!”鸣人双手结印就要召唤出影分身,佐助皱眉。

 

“我在便当里下了追踪的香料,鸣人你跟着这个味道去找就可以----”

 

“这个就不用了。”银发白狼挥挥手,毫不在意地往教师宿舍的方向走去,“他现在处在脑子不好使的阶段,等他想通了自然就会出现。”

 

“哎,可是纲手婆婆那边----”

 

“我会和纲手大人解释清楚的,不用担心。”

 

“那那那他还会晚上到处唱歌吓人吗?”鸣人还是觉得不放心,“还有他虽然没死但肯定受了很重的伤,要不要小樱看看?”

 

“放心吧鸣人,”卡卡西停下脚步,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都结束了。”

 

“这样啊……”金毛狐狸显然还有十万个为什么要问,可卡卡西虽然笑着,眼睛里却明明白白到此为止的意思。此时佐助却不再保持沉默。

 

“卡卡西,”黑发猫又把目光锁在他们老师的脸上,仔细捕捉每一个表情,“四战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卡卡西沉默半晌,摸着自己凌乱的头发笑了出声:“说出来都觉得丢人。”他收起笑容,表情严肃。

 

“那时候带土突然发情了,标记之后我和他都很虚弱,接着出现了一头熊,然后把他咬死了。”

 

猛烈的风吹乱了他们三人的发型,隐约听到不远处教学区里年轻人们的笑声喧闹。宇智波佐助深吸一口气,大踏步地走回宿舍。

 

他决定再也再也不管这俩人的破事了!!!

 

 

尾声

 

佐助和鸣人坐在卡卡西的办公室里课后补习。因为各种原因这两人辍学的辍学,翘课的翘课,都落下了一大截进度。哪怕纲手能睁只眼闭只眼他们也不够学分毕业。

 

鸣人苦恼地抓着头发,趁着卡卡西又盯着窗外发呆,鬼鬼祟祟想要看佐助的习题册,结果赫然发现佐助也是空白一片,他震惊地看向曾经闻名木叶小学和初中的万年第一名,佐助回了他个白眼,从抽屉里拿出手机。

 

“作弊是不行的哦。”他们的老师伸手把手机没收,鸣人趴在桌上很是不满。

 

“这么美好的周末为什么要补课啦!”

 

“因为你们高中都没读完就离家出走,能进木叶学园读大学还是靠了四战的功勋,再不好好读书不能毕业,未来火影只有初中文凭,这怎么能服众?”卡卡西语重心长,拍了拍鸣人的脑袋,“来,把这50题微积分做了。”

 

“这白痴连三角函数都不会怎么会做微积分。”

 

“哦,对了,还有我们的佐助,宇智波的骄傲,未来火影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卡卡西笑眯眯地抽过佐助的习题册,“哎呀,怎么也不会做数列题呢?”

 

鸣人举手:“哎哎哎,什么是数列的说?”

 

佐助面无表情地抢过习题册,指向窗外:“比起我们的成绩,那个一天到晚跟踪你现在还蹲在树上,以为带着个面具就没人看到的奇怪东西你不打算管管吗?”

 

闻言卡卡西朝窗外挥了挥手,三人只听见一声惊呼,带土就使出空间术法把自己原地抹去。

 

“嘛,我也没有办法啊。”白狼无奈耸肩,“他这么害羞。”

 

三人诡异地沉默了几分钟后,鸣人再次举手提问。

 

“带土叔叔唱的是什么歌?”

 

“哦,是我们还是一个班的时候另一个队员很喜欢的歌,那时候她经常唱给我们听。”卡卡西露出怀念的表情,“年轻真好啊。”

 

“那后来呢?”

 

“她殉职了。”

 

室内再度安静了片刻,鸣人又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来,“最,最后一个问题,卡卡西老师。”

 

“嗯?”

 

“我是应该跟着老师你叫带土叔叔师母,还是跟着佐助叫你婶婶?”

 

“嘛,这个问题有点复杂。”卡卡西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地看着佐助,“就让佐助替我回答吧。”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同学们明天再见!”卡卡西没等佐助抗议,直接从窗外跃了出去远远地留下一句,“记得做作业!”

 

佐助在内心咬牙切齿了一番,转身对上鸣人水汪汪的蓝眼睛。他严肃地对友人说道:“见到卡卡西叫婶婶,见到带土叫师母。”

 

“咦?”鸣人不是很理解其中的逻辑,但自从佐助回到木叶他就对佐助言听计从,“那两人同时出现呢?”

 

佐助一顿,他做不出数列题的脑子转了几圈还是得不出有效答案,于是决定给鸣人自我发挥的机会。

 

“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哦……”鸣人跟佐助一起收拾着习题册背起书包,刚刚卡卡西走得太快他其实还有一个问题。

 

“佐助,带土师母究竟是什么想不通才要躲起来啊?”

 

“这还不简单。”宇智波佐助嗤之以鼻。

 

“他想不通自己竟然是个基佬啊。”

 

 

 

 

第一个故事:夜半歌声

 

End

 

 

下期预告:镜中妖


评论(1)
热度(65)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