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5

5.

 

这是一场重复多次的绮梦。

 

梦里银发青年隔着面罩慢慢咬下黑色手套,而他粗重喘息着匍匐在地,如一头饥肠辘辘的野兽对着美味佳肴却无从下嘴。修长白皙的手渐渐露出,勾着他的眼神,落在脸上的面罩之上。黑色的布料一点点拉下,直到漂亮柔软的嘴唇暴露于空气之中。

 

他猛然扑上去,牙齿相撞的声音彰显力度之大,然而此时无人在乎。他们在升温至沸腾的情潮中身躯交叠,撕扯着彼此的衣服,愈发浓郁的斑类气息催发着情欲。唇齿间吞噬着彼此的呼吸,柔软的舌头互相挑逗紧密纠缠。他感到身下人的顺服,手掌下是平滑结实的肌理,带着不可思议的滑腻。他放开被啃咬得红肿的唇,埋首于身下人的肩颈,如同野兽逡巡自己的领地落下一个个紫红的吻痕。

 

他们鼻腔里满满是对方的气息,像是不满足于眼前的挑逗,他们本能地散发出自身最甜蜜的香味,诱惑着情人一同沉沦。激情中他们无法控制自身的形态,黑豹矫健的长尾如同另一只手在身下的身躯上攀爬,逗弄着每一个敏感的地方。他仔细舔着银发人锁骨的线条,感到白狼也伸出了毛发蓬松的尾巴,若有若无地扫弄着他敏感的腰间。

 

然后镜头旋转,他猛然地进入,柔软,紧致,火热,顺从,所有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癫狂。这就是天堂,是的,这一定是天堂,就是天堂。他在激烈的颠簸和迅猛的冲刺中俯身,凝视身下人的面孔,汗水和亲吻一同落在洁白的身躯上。银发青年纵使眼神迷茫,目光依然定在他的身上,在剧烈的冲撞下银发人挣扎着伸出手,抚摸着他的面孔。他像一只大猫遇到自己心爱的主人,轻轻用脸颊蹭了蹭,侧头舔吻细腻的掌心。

 

 

 

宇智波带土睁开眼睛。还是入睡前的地洞,阴暗潮湿,只有墙壁上点着的蜡烛带来几点微光。他坐起身,擦了把脸上的汗水,有些苦恼地看着下身的鼓起。他环视了四周没有看到人,慢慢把手伸进衣服。

 

“再敢动一根手指我就把你那小宝贝剁成渣。”

 

带土打了个冷颤,被这冷不丁一吓身体的火热也瞬间消退。

 

“嘁。”他在心里暗骂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知道是被老情人抛弃了啊还是抛弃了啊,一天到晚阴沉沉躲在地底下不出去,真真可惜了那副好面孔好身材。

 

“喂,我出去了。”带土对着不知藏在哪里的人说道。他站起身扭扭腰,戴上面具。绝从他脚边的土地钻了出来,兴高采烈地芦荟开屏。

 

“今晚也带我出去吧!”

 

“今天不行,下次吧。”带土看着芦荟叶子瞬间耷拉下来,“要么我叫我家胖助这次带多点好吃的来?”

 

“说定了啊!”绝跟着他滑行到暗门边,“一定要回来!”

 

“嗯,”通往地面的大门渐渐打开,流动的空气吹起带土的衣袍,“一定。”

 

--------------------------------------------------------

 

宇智波佐助抱着两盒便当一大袋零食盘腿坐在树下,随着一阵空间扭曲的震动,他神出鬼没的叔叔从面具上的小洞钻了出来。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佐助还是觉得猎奇,他把便当和零食推给带土,后者一个个打开,满意地笑了。

 

“胖助你伙食真不错啊,这是什么味道这么香!”他打了个饱嗝,“你这么天天吃下去又会变成小时候的小肉球哟,不是叔叔说你,你看看你的肉脸蛋,不注重保养身材变成了胖墩,就算你血统再高味道再香也没人要哒。”带土扒拉着盒饭,脸上还站着片海苔。

 

佐助早已学会屏蔽一切废话(更何况今早换衣服时鸣人才夸过他身材好还摸了几把),眼下他更关心另一个问题:“卡卡西是不是知道是你了?”

 

“咳咳咳!”带土突然呛到,用力捶打自己胸部。佐助面无表情把他喷出的饭汁从脸上抹去。

 

“怎,怎么可能!”带土激动地露出两只兽耳,在空气中警觉地竖起,时不时扑棱抖动,“我隐藏得这么好!”

 

“是么?我以为你一直费尽心思要别人发现你。”佐助双手环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发情了在求偶。”

 

“嗷呜!”黑豹这次狠狠一甩尾巴,佐助矫捷地躲过,纵身跃到身后的树丛上。

 

“每晚跑到宿舍楼下唱情歌,这种上个世纪的把戏现在已经追不到女生---男生了。”年轻的宇智波猫又背靠树干,眼神里是赤裸裸的鄙视。

 

“你个连女朋友都没交过的处男小猫咪懂什么!”带土把饭盒往地上一扔,气势汹汹地抹去嘴角的油,“我可是身经百战的大老爷们!我做的每件事情都有目的,目的你懂吗?噢,我知道你不懂的,可怜的小佐助,让叔叔好好教教你吧------”

 

“这么说起来,其实说你在求偶也不正确。”佐助单腿晃荡着坐在高处,带土怎么看怎么想去揪脸,“毕竟卡卡西只是你最好的朋友,而求偶的对象是终身伴侣,所以我错了,对不起,叔叔。”

 

带土露出被大骨刺噎住的表情,几秒后拿起面具戴在脸上,之前的霸气也转换成期期艾艾的语气,他手指纠结地扭在一起,尾巴在身后扭成了麻花:“也,也不是这么说……”

 

“你之前不是和我说你不想见他是因为你标记了他,觉得对不起他,因为他是你的朋友?”

 

“是,是这样没错,但是……”

 

“所以说,你们是朋友。”

 

“啊,是的,是朋友,可是……”带土的尾巴一瞬间伸直,又立刻扭曲,面具隐藏的纠结表情都被暴露无遗。他纠结了半天,最后塌下肩膀。

 

“是啦,我们是好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他垂头丧气地耷拉下尾巴,连头顶的兽耳也软趴趴地帖服在头发上。然而此时他一向刻薄的侄子却鲜少的没有讽刺,他有些奇怪的想要抬头,某种熟悉的气息让他定住了所有动作。

 

他魂牵梦绕的,熟悉的,夹杂着他自身气息的香气。

 

宇智波带土做梦般地抬起头,看到他标记了的俊美白狼正站在他面前,抬手朝他打了个招呼。

 

“哟,捉到你了。”

 

这一瞬间他眼前闪过无数画面:一同在四代门下学习时互相竞争的别扭嬉闹;出完任务后彼此搀扶着走在深夜木叶的街道上;13岁那年的意外他意识模糊看着年少的卡卡西无声的哭泣;四战前夕他回到木叶,张开双臂把思念已久的人抱在怀里;最后的最后是他们并肩站在战场上,黑豹白狼威风凛凛,他们互相掩护彼此扶持,是对方最佳和唯一的拍档。

 

而现在,他看着旗木卡卡西,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你竟敢背叛我,胖助!”

 

TBC

 


评论(2)
热度(52)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