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4

4.

 

佐助,鸣人和佐井一起默默在深夜的校园里游荡。从今晚开始他们分成两队轮流巡逻,一发现“夜半歌声”的嫌疑犯就就立即行动并通知另一队人员。这个夜晚唱歌的不知名人物已经让校园里的大家忧虑不已,不管斑类还是猿类,怕鬼是大部分人的通性。

 

把学校转了第三圈之后,实在受不了另外两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笑得僵硬,漩涡鸣人抓抓头发,找了个话题打破安静:“你们觉不觉得卡卡西老师有点奇怪?”

 

两双黑眼睛直勾勾地盯过来,鸣人顿感压力:“难道不是吗?他很少对这种任务这么有干劲的说!开了好几次作战会议还要我们通宵巡逻!包括他自己!”

 

这话说得没错,一直云淡风轻懒散到不行的旗木卡卡西这次任务确实身心投入,让一向最几集的鸣人都觉得违和感十足。意识到自己也许知道真相的佐助没有开口,一旁笑眯眯的佐井附和道:“确实是很有干劲。”

 

“是吧是吧!”

 

“这种情况应该是跟四战有关。”

 

“咦?”鸣人和佐助一起看向佐井,后者竖起食指摇了摇,“从四战战场上回来他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鸣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放低声量:“……被标记了。”

 

佐井点点头:“没错,我们都闻得出来,旗木卡卡西被宇智波带土标记了。四战开始时我和他们在同一片区战斗,那时候卡卡西还没有被标记。后来他们失踪了一段时间,等我们找到他们的时候,气息就改变了。”

 

佐助不知为何倍感羞耻地别过了头。

 

“因为带土叔叔在四战牺牲,所以卡卡西老师变成了工作狂吗。”鸣人神色有些复杂。他对宇智波带土了解不多,只知道是卡卡西曾经的队友自己父亲的学生,还是佐助的叔叔。这个人在13岁的时候从木叶消失,又突然在四战前夕回到木叶。战场上带土和卡卡西一同为保护木叶并肩作战,黑豹带土力量强大近乎逆天,和白狼卡卡西配合默契宛如多年搭档,给当时因为鸣人佐助重伤倒地而萎靡不振的木叶军队带来了新的生机。

 

然而眼看战况即将逆转,带土和卡卡西突然从战场上消失了。

 

最终当恢复过来的鸣人佐井找到他们时,只看到满地的鲜血,带土的黑色长袍支离破碎,旗木卡卡西默默跪坐在鲜血和肉碎之间,右眼干涩,左眼泪流不止。

 

那是漩涡鸣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景。

 

鸣人和佐井同时沉默下来,佐助有些不解地歪头,鸣人扯了扯嘴角解释:“那时候佐助你还被刀捅着所以不知道的说。”他抬头看着夜空,深蓝的天空晴朗而没有一丝云彩,漫天繁星如同闪烁的眼泪。

 

“卡卡西老师是真的伤心啊。”

 

---------------------------------------------------------------

 

早晨七点钟,佐助准时睁开眼睛。他把鸣人搭在胸口的胳膊移到一边,试着动了动身体,发现双腿还是被紧紧缠着,只能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昨晚是卡卡西和大和小樱去巡逻,说起来也奇怪,自从他们开始巡逻夜半歌声就没再出现。

 

想到卡卡西,佐助心情微妙。

 

……他是否应该告诉卡卡西带土还活着的事实?

 

“……你醒了,佐助?”鸣人带着困意的声音在佐助耳边响起,潮湿的气息让人耳朵发热。佐助不耐烦地踢了他一下。

 

“你下次再这样就滚回自己床上睡。”

 

金毛狐狸这下彻底清醒,他看了看两人的睡姿,讪笑着从佐助身上撤下来:“怕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又跑掉嘛。”

 

佐助终于觉得可以自如呼吸了:“我又没别的地方可以去。”

 

鸣人眼睛一亮又黯淡下来:“也是。”他坐起身伸了个懒腰,趴在床栏上看佐助下床洗漱换衣服,“佐助你总是那么早起床做什么,平时课都是十点钟才开始的说。”

 

“以前会自己做早饭,有时还会去市场买菜。”佐助脱下睡衣露出洁白的身躯,他回头瞪了鸣人一眼,鸣人默默地缩回床铺背对佐助。

 

“听起来就觉得好累啊。”

 

“好过某人天天吃泡面喝过期牛奶。”

 

“那是以前啦,小时候的事情还记得清清楚楚。”估摸着佐助换好了,鸣人转过身来,“对了,今天不是没课吗?我们出去玩吧!”

 

“没兴趣。”

 

“别这样嘛,”鸣人对佐助干脆利落的拒绝毫不在意,他登登登爬下床,脸上还带着熟睡的印子,“就这么说定了!”

 

“喂!”

 

------------------------------------------------

 

战后的木叶斑类区正在重建。虽然有很多斑类和普通猿类混住在现代都市,但也有相当多斑类选择聚居,木叶斑类区就是其中一处聚居地。在这里有很多建筑都毁于战时,但胜利的喜悦让人们欢欣鼓舞地投入重建工作之中,新的漂亮建筑纷纷拔地而起。看到在大战中英勇奋战的两位英雄,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和鸣人佐助打招呼,鸣人大力挥手和他们一一回应。虽然心里还蛮向往热闹,但佐助的嘴上脸上从来都是一副孤独寂寞才是我的架势。看到他的面瘫脸鸣人有时候都忍不住去捏,看是不是真的给冻住了。

 

他们穿行过热闹的街道,这里的每一处景色佐助都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小时候总是蹲在花店门口想捉停在花瓣上的粉蝶;眼巴巴在窗口偷看各种奇怪器具,但小孩子不能入内的成人用品店;来接自己放学的哥哥每次必定光顾的甜品店,连空气中散发着棉花糖的味道;城镇中心有个小体育场,他和鸣人经常在这里打架最后弄得脏兮兮回家被爸爸训斥,妈妈会拿热毛巾给他擦脸,然后在他脸上贴上猫咪图案的创可贴……

 

佐助最后停在了一栋废弃的大楼前。这栋楼历经岁月沧桑,漆木大门威严庄重,上面精心雕刻了木叶的标志。佐助非常清楚的记得,推开这扇沉重的大门之后,迎面而来是恢弘的三层楼高的大厅,雪白的墙壁上巨大的团扇图案,那是宇智波的族徽。

 

他抬起头,这栋木叶曾经的警卫部大楼已然废弃许久。在他的家族灭门之后,新的警卫部已经迁到了另外的地方。佐助不愿推开这扇大门,他向右手边走去,想绕着这栋曾经是幼小的他遥不可及的大楼纪念的走一圈。然而当他走到大楼一侧时,他猛然顿住。

 

什么都没有了。

 

四战摧毁了曾经熙熙攘攘喧闹不已的木叶警卫部,只留下了靠近街道的那一面薄薄的墙壁。曾经刻着宇智波族徽的高墙,雕花的木栏杆,走路时因为陈旧而嘎吱作响的木楼梯,他父亲,他父亲的父亲,他的先人曾经工作并为之奋斗一生的地方,如今全部化为面前的粉尘渣土,断壁残垣。

 

宇智波佐助站在街道上,今天阳光灿烂得近乎晃眼,而他站在这样温暖的光芒里发着抖,冰冷的汗水沿着脖子滑落沾湿了他的领口。他动了动唇角,觉得自己应该哭,喉咙里却挤出了一个笑声。

 

然后他感到一个温度轻轻落在他的肩膀上。是鸣人的手。

 

漩涡鸣人就这样安静地站在他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力度很轻,简直和佐助童年捉到的蝴蝶翅膀一般,但那温度如此温暖,在阳光里在佐助逐渐平复的心跳声中慢慢升温。

 

佐助用力闭上眼再睁开。

 

“走吧。”他对上那双坚定温柔的蓝眼睛,听到自己的嗓音仿佛嚎啕大哭过般干涩嘶哑。

 

鸣人冲着他笑了,是那种佐助最熟悉的傻笑:“嗯!”他维持着揽住佐助肩膀的姿势,两人肩并着肩,一起走向回去的方向。

 

“捏捏,今天一乐拉面好像有活动哦!我请你吃拉面吧!一乐大叔的拉面真是怎么吃都不腻啊,四战的时候馋死我了的说!没拉面吃的日子真是难熬呜呜!”

 

佐助听着身边人絮絮叨叨,他清了清嗓子,回复了平时的声音。

 

“白痴吊车尾。”

 

 

TBC


评论(1)
热度(49)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