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译文】Chaos Magic <混沌魔法> 2

beta西米露

“我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魔法师。我-----”衣领上游移的手指让佐助分心,那手指越来越往下,往下……“------我在此将你束缚于这个国家及其君王。”

鸣人手指停在佐助的护身咒文上,他抬头对上魔法师的视线。“你是国王?”

佐助眯眼,他摇摇头,眼角余光不自觉地落在金发人手指停留的地方。

“我不要你的国王。”鸣人手指绕着咒符打转,直到咒文开始发光,“我要你。”

佐助沉默地看着保护咒文上光芒暗淡消失。这恶魔只是随心所欲地玩弄他的力量。只要一想到他释放了如此强大的恶魔,佐助就嗓子干渴,这感觉和他以前克服掌握了新咒语般如出一辙,充满挑战。

佐助想转身就走,但与此相反,他把食指放到恶魔的前额上,使出自己最强大的魔咒。

。”佐助语气坚定,他惊讶地发现金发恶魔嘶了一声向后一跳,捂着额头一副痛到不行的样子。佐助看见几个魔纹在他手指点过的地方成型。也许他的魔法奏效了。鸣人的蓝眼睛愤怒地瞪着他,红宝石般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细线。

“好痛,混蛋!”恶魔狐狸猛然扑向魔法师,饥渴凶恶的表情再现,光芒笼罩了整个房间。佐助原地不动。

“别碰我。”佐助庆幸地看到恶魔中途停了下来,被佐助的魔咒束缚在原地。他深吸一口气,勾起窃笑,看着金发人茫然地张望四周,好像被某个看不见的网困住,动弹不得。

“喂,”恶魔盯着佐助,“放开我!”

佐助如释重负,放松了一直紧绷的肌肉。他找到了自我防御的方法。“不。是我召唤了你,所以你听命于我。”

蓝眼睛眯了起来,恶魔皱眉的表情让佐助对自己的法力更加自信。他走上前经过恶魔,从柜子里抽出一条毛毯。他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的父亲和兄长看到今晚的努力没有白费。佐助转向狐狸,束缚魔咒已开始失效,狐狸挣扎着动弹。

他可绝不会让一个赤身裸体的恶魔在洒满月光的夜半城堡里转悠。狐狸皱眉,拒绝了这条毛毯。

“你还是没搞懂,对不对?”

佐助瞪着他,坚持把毛毯递给这位陌生人。他毫不动摇,知道恶魔都擅长玩弄人心。他强调地摇了摇手里的毯子。

“你是召唤我的人。”恶魔说。

佐助轻哼。“所以你要服从我。拿去。”

蓝眼睛很是明亮。“我受缚于你。”

“所以你要服从我。”佐助立刻重复,没有一秒空隙。

“你是唯一能看到我的人,混蛋。”恶魔说道,佐助开口想来个聪明的反击,却突然停住。

“我------什么?”

束缚魔咒彻底失效,恶魔走到他跟前,然而佐助没有后退,也没有感到任何威胁。他直直地看进恶魔眼睛深处,意识到恶魔比他高了一寸。

“九尾恶魔不听命于任何国家,他只听命于一个人。”恶魔解释,“而那个人就是。你是那个召唤我来到这里的人,也将是唯一一个和我签订契约的人。”他停顿了一会,继续开口。

“我名字是鸣人。你是这么多世纪以来,第一个强大到足够召唤我的人。”

佐助睁大双眼,不敢置信。九尾恶魔?现存最强大的魔兽就站在他眼前,他无法相信。

“骗子。”话语不自觉地出口,叫作鸣人的恶魔微笑。

“要不要我告诉你个秘密?”

佐助不太确定该怎么回答。幸好金发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的束缚魔咒确实用得很好。”恶魔夸赞了佐助,“不过就和其他所有人类魔咒一样,它只能影响我人类的一面。”他转向佐助,之前饥渴夹杂着浓烈欲求逐渐渗入他原本平和的表情,佐助开口再次约束他。

“不许碰我。”

鸣人笑了。佐助盯着他。为什么他笑成这样?

一瞬间佐助就被击中。

鸣人被冻住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和之前一样的笑容加深了他的面目特征。尽管鸣人没有任何动作,有什么东西却进入了佐助。佐助只能想到这个形容。某种东西------一股气息,又或是能量-----正爬进他的血管,激烈如电流闪过缆线。剧烈的刺激让他震惊地背靠墙壁,呼吸急促。他感到皮肤微痛,双腿打颤,所有在身上滑过的能量最后聚集停留在他的腹股沟。他脸红了。

“你在做什------”

“你真可爱,假装如果我触碰不到你,我就真的不到你。”鸣人开口,佐助喘息着,他身体里瞬间觉醒了沸腾的欲望,双手寻找着某个地方让他抓住,让他支撑。

“停---停下来---”

“不用多久,你就会求我碰你。”

这句话像汽油般助长了燃烧在佐助下腹的火焰,他呻吟着,感受到热浪席卷过他的肌肤,还有魔法长袍底下明显抬头的欲望。他双眼紧闭,努力平复呼吸,无法理解一个恶魔也能操控如此原始的折磨煎熬。

门打开了,凉风涌入房间。

“佐助,我想------”

一切瞬间消失无踪。佐助颤抖着跌落地面,剩余能量如冰似火点点扎着他的神经。失去那看不见的触碰让他大腿和小腹一阵紧绷,他差点就被鸣人带上一个绝对尴尬的高潮。

他强迫自己抬头看向前方,注意到来人是宇智波鼬他皱起眉头。鼬关切地看着他。

“发生了什么事,佐助?”

佐助深吸几口气打量四周,鸣人的人形形体已经无处可寻。小狐狸端坐在原地望着他,眼里有一线调皮的光。

你是唯一能看见我的人。

佐助涨红了脸,猛然起身。他冲过自己兄长身边,跑去藏起刚才发生事情的证据。他听见小狐狸啪嗒啪嗒跟在他身后,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

佐助第三次捶桌,看着窗外努力理清思绪。他知道召唤恶魔绝对会带来麻烦,但他原以为所谓的“麻烦”是指一系列的魔法混乱。而这个,这个鸣人,跟他之前设想的全然不同。

他握紧拳头紧咬下唇,努力寻找解决的方法。他成功召唤了现存最强大的恶魔,他不会浪费这么珍贵的机会。他的父亲兄长现在都指望着他,为了妥协他甚至会牺牲他的一部分骄傲。

小狐狸在佐助房外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门,佐助才终于下定决心打开门让狐狸进屋。这个房间从幼年时代起就是佐助的房间,在当时人们对于他的了解更多的是“小王子”而非如今的大魔法师。现在他只是在偶尔留在城堡的时候在此休息。

小狐狸蹦跶进屋,佐助关上门,看着红色能量泡沫如同浓重雾气从眼前动物身上蔓延开来,逐渐将狐狸转换成人形。他一直尝试躲开这只恶魔来清理思路,然而名为鸣人的恶魔看起来十分恼怒。

“我不喜欢被忽略。”鸣人几乎撅起嘴来。佐助背向大门,如今他思路比之前清晰了许多,能够理性思考。他能够应对这只恶魔。

佐助眯眼。

“你说过会服从我,对不对?”

恶魔眨眨眼,蓝眼睛藏在长长的睫毛后,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惊讶很快被好奇取代,鸣人挑眉。“你是召唤我的人。”

“所以即使我让你服从他人,你也会听从我的命令?”佐助觉得自己像个充满问题的小孩子,可恶魔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他并不想表现得如此天真,但他想要知道作为眼前恶魔的召唤者,他肩负责任的所有细节。

鸣人点头,有点无聊。“你是我的------”

“------召唤者,你说过了。”佐助打断他,不想再听到重复的话。恶魔皱眉。

“你干嘛要我把交给别人?我能满足你任何要求……和欲望……”蓝眼睛闪着危险的光。“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把这,”他指向自己,手指暗示意味地抚过自己覆盖着漂亮肌肉的身躯,“交给一个老男人。”

佐助挑眉,有点搞不懂“老男人”指的是谁。鸣人双手交叠,微微扬起头思考。他接下来的话解开了佐助的疑惑:“那老男人还脾气暴躁,又笨。我作为狐狸形态时的任何法力他都察觉不到。”

“那是我父亲。”佐助竭力忽视金发恶魔的赤身裸体,他可是个思想成熟的成年人。他努力把目光停留在尽量高的地方。“鼬会继承王位,我要你服从的是他。”

两人沉默数秒,鸣人看起来在思考到底谁是鼬。他还是眉头紧锁。“不。我是你的。”恶魔低沉的嗓音让佐助毛发倒竖,这句话给他带来难以言明的兴奋。

“那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做?”佐助压低声音,语气怀疑。

鸣人微笑。“那得先让我听听你想要什么……”听起来他已经准备好讨论协约。

佐助深吸一口气,庆幸自己已经完全恢复过来。“我要你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保卫这个国家。”

满室安静。鸣人沉默地盯着他,表情比佐助预期中的更加陷入沉思。天蓝色的眼睛变得锋利敏锐,鸣人饱满的嘴唇唇角下垂。沉重的停顿后,恶魔回答。

“我不会打仗的说。”

他不置可否,回应非常随便。金发恶魔说完直接转身,着迷地打量橡木制梳妆台上的饰品。佐助怒目而视。

“什么意思?‘不会’打仗?你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恶魔!”

鸣人转过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音乐盒。他上了几下发条但不足以奏响完整的乐曲。

“我经历过的战争够多了,它们带来的灾难痛苦远比所谓的好处要多。”他很严肃,佐助握紧拳头。如此人性的发言让他内心苦涩,尤其在他自己也不赞成战争的时候。但他忠诚于自己的国家,他欠了他的父亲这只恶魔。

“和你怎么想无关。”佐助说,“重要的是我召唤了你,你受缚于我。无论我要你做什么,服从是你的天性和本能。”

鸣人抚摸着梳妆台的边沿,似乎在享受木制品的光滑触感。他一点也不在意佐助的话,甚至都不想回答。

佐助皱眉。

“你受缚于------”

“没错,我现在是和你联系在一起。”鸣人轻松说道,“可是你明明也不想打仗。”

佐助已经准备好犀利反击,可现在他闭紧双唇。他没法反驳这个事实,也不知道恶魔怎么会读到他的心思。

“你一点都不了解我,你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

恶魔走向佐助的四柱大床。他摸了几下丝质床被,索性整个人躺了上去,古铜色的结实身躯和丝绸面料形成鲜明对比。他摸索着光滑的面料,用脸颊蹭了床单好一阵才睁眼看向他的召唤者。

“好舒服。”鸣人蜷缩在柔软光滑的丝绸上。佐助红着脸打开衣橱拿出一条宽松的休闲裤和一件棉衬衫。看到一个男人赤身裸体在他床上磨蹭打滚太过令人脸红心跳,哪怕那人实际上是只恶魔。

“穿上。”他命令道,鸣人怀疑地瞄了他一眼。佐助眯眼。

“你……这样我没法和你说话。”

鸣人打了个滚大喇喇地直起身体,没有给外人留下一点想象空间。他从佐助手里一把抓过衣服。

“我怎样?光溜溜没穿衣服?”恶魔好心替他补充。

佐助背过身,听着鸣人在他身后走来走去,也许这恶魔不知道该怎么穿人类衣服。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佐助不耐烦地转过身来,愉快地发现鸣人找到方法套了上去。

“好多了。”佐助几乎如释重负,鸣人耸耸肩。“我之前也很好看。”恶魔看着全身镜,抬高双臂打量穿着新衣服的自己。

“人类不会一丝不挂在别人床上打滚。”佐助面无表情,恶魔瞥了他一眼。如果不是鸣人身上源源不断散发的能量和只有地狱恶魔才有的光芒,佐助很可能会把他误认为是宫殿里的工作人员。

“我还是人类的时候,”鸣人沉思着,“还没有这种规矩。”

佐助翻了个白眼,上前整理他床铺上的折痕。“别说傻话。”鸣人以前怎么可能是人类。

“你不相信?”恶魔问道。“所有恶魔原本都是人类。你怎么敢召唤自己一无所知的东西?”佐助惊讶地发现鸣人似乎有些担忧和好奇他对恶魔所知甚少。尽管他坚定自己仍处于上风,这还是让他有点紧张。

佐助坐在床沿盯着恶魔,嘴唇抿成一条细线。尽管他很擅长惹怒恶魔,他接下来的话并无恶意。“我知道你要服从我。”虽然他语气坚定,他对这个事实也不太确定。

他读过的所有恶魔召唤的书从未提到任何魔法师和其仆从之间的约定。实际上,佐助都有点开始怀疑说不定恶魔才是主人,魔法师是服从者。要不然一个强大的恶魔又为什么要服从人类,就因为人类把他带回现世?

恶魔双手撑在佐助臀部两侧的床单上,脸凑到佐助跟前。佐助有点紧张地眨眼,眼前的恶魔朝他俯下身,鸣人的存在本身就像海绵一样吸取佐助的神智。恶魔开口时佐助也忍不住分开双唇。

“别骗自己了。你根本不想打仗。”鸣人的呼吸闻起来如同薄荷糖和融化的巧克力,佐助情不自禁地嗅着。“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这种感觉充满压倒性和侵略性。它再次匍匐潜入佐助的身躯,迫使佐助倒在床上让九尾狐压上他的身体。火热,滚烫,索取欲求。佐助呼吸加速,喘息溢出他分开的双唇。两具肉体之间的厮磨让他全身酥麻。

透过半张的眼帘,魔法师看到鸣人低头接近他,双目相视,双唇相近……又或者那只是佐助身体的期待。毕竟鸣人做的仅仅是与佐助额头相贴,一股能量涌入他血脉------与性欲或恐吓完全无关,只是纯粹的兴奋激动无节制地涌入他的身躯。

佐助大脑一片空白,他突然清醒,思绪不断跳跃却无法掌控。很快他明白了------这个恶魔,鸣人,正在他进入了他的脑海,寻找佐助真正想要的东西。那东西绝不是战争。

“放---放开我。”佐助努力鼓起力量想推开鸣人,但在炽热能量的交锋之下他束手无策。他血液沸腾,脑子里咚咚作响------那难道是他的心跳?他全身酸疼,渴求着能量光环给予他更多甜美滋味,几乎让他忘记恶魔正窥视他完全赤裸的身体部位。他的脑海。

“你想被认可。”鸣人贴着他低语。话语如同咒符刺痛了佐助的嘴唇。“你想变得强大,睿智……”和曾经的我一样。略带怅然的念头滑过佐助脑海,佐助意识到这不是他自己的想法。

在他有所反应前他被排山倒海的力量压倒。无数记忆闪现在他的视野里。和恶魔的力量相比他人类的力量微不足道。

那是在古魔法学院里,一个年轻的男孩正艰难地学习最基本的咒语。陈旧的书本堆积如山------还有另一个男孩------是魔法导师?两人在黑暗的屋子里亲吻。亲吻加深,笨拙的手摸索着潮湿的面料,甜美的叹息还有懵懂的互相摩擦。

佐助胸口发紧,他没意识到自己有点嫉妒。

黑色闪电划过他的意识海洋,更多的画面涌入,但这一次带着沉重的情感。那是一只巨大的,带着地狱恶魔燃烧火焰的狐狸,眼睛充满不耐烦和饥渴。一个村庄被掠夺摧毁,鸣人在签订契约。

鸣人要救的人是一个王子。

恶魔的狂笑,鸣人的喘息。然后……无边的黑暗。孤独。一个永无止境名为等待的游戏,而鸣人是唯一参与的玩家。

……

佐助是鸣人的光吗?

佐助不确定究竟是他的想象,还是鸣人确实解开了绕着他肩膀的斗篷。他在炽热温度下轻颤,无法集中注意力。“我知道你想要什么……”鸣人贴近他的耳朵,把他带回现实。他眼前的蓝眼睛带着深深的饥渴,绝望地寻求某个佐助无法交付的东西。

“你想要。”长满茧子的手摸上佐助的胸腹,气息温度不仅入侵着他的肌肤还有他的压抑反抗。这触感让他喘息,呼吸卡在喉咙,他睁大眼睛面对他被一只恶魔引诱的现实。

刹那间,佐助颤抖了。

“放开我!”熟悉的魔力膨胀充盈他的大脑,在他头上燃烧蓝色的火焰。他用自己也不知道的力气一把推开鸣人。他总是看起来姿态优雅,身形修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无法用武力保护自己。可每次牵扯到这个---这种奇怪的精神游戏他看起来就无法掌控-----简直像个手无寸铁的人一样。

佐助从鸣人身下挣开滚到一边,拉好底衣,重新用斗篷盖好自己的肩膀。他背靠大门看着微笑的恶魔。鸣人笑得坦率真诚,几乎让佐助忘了他有多危险。

“关于我,关于九尾恶魔,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

TBC

评论(7)
热度(66)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