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柱斑】日落欧罗巴 11 完结篇

 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完结啦!

会有一个番外_(:з)∠)_

 

 

11. 

 

佐助把面包撕碎撒到湖里,肥白的天鹅伸长了脖子叼走面包块,一群胖乎乎的大雁眼巴巴在他身边围了一圈,小眼睛随着他手上的动作转来转去,着急地鸣叫。不远处还有好些鸽子左摇右摆急吼吼迈着小碎步跑过来。黑发青年不禁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身后也有越来越多的海鸟小雀聚集,全都眼巴巴张着嘴看着他手里的面包。

 

佐助原地转了个圈,沉下脸:“漩涡鸣人。”

 

“在!”金发青年朝气蓬勃地应了一声,手里还举着相机拍个不停,“你别停啊佐助,快继续,继续!”

 

“你拍够了没有。”宇智波佐助长到现在没害怕过什么东西,可眼前小动物们的闪亮眼睛却让他心里发憷。他把手里的面包全部撕碎远远扔到另一头,有几只小麻雀灵敏地叼走,被凶悍的海鸟扑扇翅膀绕着湖追了一圈又一圈。

 

两个小孩子乐呵呵地学鸟类扑扇翅膀冲进包围圈,鸽子被惊飞一片。他趁此机会从圈里脱身,跳回鸣人身边。

 

鸣人放下相机:“好玩不?”

 

“不。”佐助毫不犹豫,“我觉得我踩到了很多不应该踩到的东西。”

 

金发青年忍不住窃笑:“它们吃得都是很健康的绿色食物,所以也不会很臭------”

 

“闭嘴。”佐助在草地上试探地走了几步,黏腻的触感挥之不去。他在心底长叹,只要和漩涡鸣人扯在一起,他就会陷进不停做傻事的怪圈。

 

他们已经和千手柱间,宇智波斑告别。那两位在这次旅途中重燃周游列国的热情,已经迫不及待地前往埃及和土耳其。鸣人佐助则搭乘欧洲之星回到伦敦。现在他们置身于海德公园,被各种小动物追着眼巴巴地讨食。

 

鸣人放好相机,单手插袋:“往这边走走?”

 

“嗯。”

 

他们沿着湖岸边漫步,左侧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时不时有几只鸽子水鸭绕到他们身前,发现他们两手空空没有食物又嫌弃地跑开。右边是广阔的草坪,小孩子和小狗一起在草地上打滚。林荫路上参天大树,金色的阳光点点落在地上。他们没有说话,一起享受大自然的安静宁和。

 

“咦,你看!”鸣人突然伸手拉过佐助,黑发青年挨到他身边。

 

不远处一直灰色大斑点狗正右前脚抬起,背部弓起,表情严肃地看着前方。有几个注意到的游人也停下脚步,互相交换有趣的目光。原来是一只丝毫不知道危险靠近的小松鼠,捧着果实竖着毛绒尾巴吃得不亦乐乎。大狗慢慢靠近,在大家的屏息里猛然加速冲过去。松鼠吓得把果实一扔,一溜烟爬上离得最近的大树。

 

所有人同时笑了出声。恶作剧得逞的大狗原地绕了两圈跑回主人身边,兴高采烈地摇着尾巴。佐助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侧过头想和鸣人说些什么。

 

嘴唇堪堪擦过金发青年的脸颊。

 

两人睁大眼,僵持数秒后鸣人才意识到他还一直握着佐助的手。他松开手,佐助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一时有些脸红。

 

“继续走吧。”

 

“…….”

 

然而这次的沉默却和刚才截然不同。他们偶尔偷瞄对方,撞上对方的视线又扭头假装看风景。距离法国国庆已经过去许久,那晚佐助唱完歌后,听到告白的漩涡鸣人直接跳上台搂住佐助,现场向法国人民展示何谓纯正的法式湿吻。

 

可在那之后,一切却又退回原点。喜欢到处散发荷尔蒙的年轻摄影师一瞬间变回原来那个毛躁爱撒娇不该说话时叽叽喳喳,该说话时面红耳赤的漩涡鸣人。而能面不改色跳上台唱歌跳舞无视无数外国人告白的宇智波佐助,还是原来那样嘴硬面无表情时刻保持距离。

 

简直像回到当年。

 

他们再次撞上对方的视线,然后迅速同时扭头。

 

嘴角都挂着一样的微笑。

 

--------------------------------------------------------------------------------------------------------

 

“你今晚想吃什么?”鸣人伸了个懒腰,“我们自己做还是叫外卖?先说好这边没什么好吃的哦。”

 

佐助坐在鸣人屋里的沙发上,他刚一回来就洗了个澡,发梢还湿漉漉的。他低头呻吟半晌。

 

“借我一下电话。”

 

“哎?”鸣人有些惊讶,“哦,就在那边。”

 

“不是固定电话,你的手机。可以打国际长途么?”

 

“可以的说……”鸣人把手机递给佐助,看佐助接过直接走进房间关门,留下一句‘吃什么随意’。

 

他盯着合上的房门看了半天,站起身走到开放式的厨房系上围裙。他往碗里打了三个蛋用筷子搅匀,直到蛋都要发泡了房间里还毫无动静。他叹了口气,切好洋葱青椒。

 

佐助出来的时候蛋饼已经煎好,鸣人正在煮面条。黑发青年把发热的手机放在桌面,嗅着诱人的食物香气却觉得毫无胃口。

 

鸣人把两碗面端到饭桌上:“做好啦,快趁热吃。”

 

“……”佐助抿紧嘴唇,金发青年把筷子递给他,看着他的表情笑了。

 

“快吃饱了好有力气。”鸣人漫不经心地夹起拉面,“你什么时候回去?”

 

佐助挑眉。

 

“你也出来了这么久,家里肯定担心。还有你的工作,走不能一走了之吧。”鸣人干巴巴地笑了笑,热气腾腾的拉面塞到嘴里烫得他嗷嗷叫。

 

佐助垂下眼帘,夹了块蛋饼:“最迟下周三就要回去。”

 

鸣人歪着头想了想:“周三啊,那就是只剩下四天了。你还有哪里想去玩的不?我可以带你再转转的说。”

 

“不用。在这里就挺好。”

 

鸣人看了他一眼:“喔。”

 

吃完饭佐助主动要去洗碗,被鸣人赶出了厨房。他无所事事,索性把垃圾拿出去倒了,回来时厨房已经整理得干干净净。他洗好手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洗净,鸣人凑到他身边张大嘴,表情和白天公园里讨食的动物一样傻。佐助勾起唇角,把苹果塞到鸣人嘴里。

 

佐助端着一碗水果坐在沙发上,随机换着电视。鸣人租住的房子地段一般,但胜在新和设施齐全,楼层较高能看到很远的风景。他换到一个侦探片,努力看了几分钟还是因为没有字幕而放弃。

 

佐助打了个呵欠,听到鸣人从房间里出来。他抬眼:“去里面鬼鬼祟祟做什么。”

 

“哪里有鬼鬼祟祟。”鸣人伸手把他碗里最后一颗草莓吃掉,“我去记账而已。”

 

佐助转头盯着他:“记账?”

 

“对啊。”鸣人拿过遥控器,“你还看这个吗?”

 

佐助摇头,鸣人换到体育频道,绿茵场上男人们正为了个球跑来跑去。

 

“不记账都不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而且我在攒钱啦,要不然不够钱买房的说------哎哎哎哎哎哎进了!!啊??没有???!!!!!唉……”

 

黑发青年放下碗,比起足球他更喜欢看网球,技巧和力量的配合让他欲罢不能。一群汗水淋漓的大汉在场上跑来跑去跑一个半小时在他看来实在有点蠢。他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鸣人看向他:“要是你不喜欢我可以换台。”

 

他耸肩:“无所谓,你继续。”

 

他托着下巴一起看球。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和鸣人一起坐在地板上握着拳头,嘴里吧唧吧唧地嚼着不知哪里翻出来的薯片。

 

场上一个球员摔倒在地,裁判跑过来,随即手势利落,判罚点球。

 

“【哔--------------】!”鸣人跳起来,“根本就没碰到,假摔!裁判什么眼神!”

 

佐助翻了个白眼,他莫名对穿蓝衣服的队伍有好感,这个判罚正合他意,他先前还隐隐担心蓝队一直被压制,如今一个反攻就拼到点球,他忍不住窃笑。

 

鸣人不满地瞪着他:“你怎么能这样。”他挥挥手,又回复元气,“不过没关系,他们肯定进不了。”

 

“这可是点球。我不怎么看球都听说过这人脚法好,心态稳定------”

 

“啦啦啦啦啦我什么都听不见嘘嘘嘘嘘嘘他要射了!”

 

鸣人和佐助同时屏住呼吸。

 

全场一片惊叹。守门员扑向了相反的方向,但是球打中了门柱。没进。

 

“耶耶耶耶!!!!”金发青年高兴地跳起来在空中挥舞拳头,佐助坐在地上曲起左腿,胳膊撑在膝盖上单手掩嘴。

 

“还有10分钟,你得意什么。”

 

“只剩10分钟,我们还是1:0领先,嘿嘿嘿嘿。”

 

然而许是上天看不过得意得尾巴都要翘起来的金发青年,补时阶段红队竟然送了一个乌龙球。漩涡鸣人脸都垮了下来,佐助笑了出声。

 

终场的哨声响起,比分锁死在1:1平局。

 

“下次我们主场绝对打爆你们的说。”

 

“连乌龙球这种低级错误都犯的球队就别抱太大期望了。”

 

“也不知道是谁全场九十分钟一球没进。”

 

“漩涡鸣人,要打架么?”

 

“说不过我就打,好有你的风格哦宇智波佐助。”

 

两人针尖对麦芒大眼瞪小眼老半天,扑哧一声同时笑了。笑声回荡在客厅里,伴随着电视的解说和采访。鸣人无意间按到了遥控器,电视屏幕黑了下来。失去了电视人声的掩护,他们的笑声逐渐低沉消失。

 

他们看着对方,脸上还挂着尚未淡去的笑意。鸣人单膝着地挨到佐助身边,佐助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任鸣人渐渐靠近,直到额头相抵。

 

“从巴黎回来你就一直躲我。”金发青年的声音里带着不满和委屈。

 

“也不知道是谁整天偷看我,被我一发现就装傻跑开。”佐助的呼吸吐在鸣人唇上。

 

“还不是因为现在我每次拉你手或者搭你肩膀你都浑身僵硬,搞得我都不敢碰你。”

 

“胆小不要找借口。”

 

“你说谁胆小?”

 

“不是胆小……那就是60秒快男?”

 

鸣人猛然往后一退,满脸涨得通红:“佐助!”

 

佐助满眼促狭:“我有说错?”

 

“那时候年纪还小,第一次又那么紧张所以才快了一……一点点!”

 

“这也改变不了你一分钟就射了的事实。”

 

“啊啊啊啊!”鸣人抓狂了一番气势汹汹地咬了一口佐助,“你难道要笑一辈子!”

 

“不可以么。”佐助静静看着他。

 

鸣人在佐助的视线里慢慢平息了尴尬愤怒和窘迫,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年,开始学会在宇智波兜兜转转的语言里听出真正的意思。

 

他垂下头在佐助额头上亲了一口。

 

“随你吧。”

 

一辈子就一辈子。

 

他们双唇相贴,交换自巴黎后第一个亲吻。落地玻璃窗外的黑夜里,有人家在燃放烟花,烟花飞得不高,在半空中绽出一团团简单的花朵。他们轻轻放开彼此,目光看向窗外的焰火。

 

“鸣人。”佐助开口,“如果这次的结局,和上次一样呢?”

 

鸣人看向佐助,烟花的光芒落满了那双黑色眼睛:“那并不是结局,佐助。”

 

佐助转头看着他。

 

“生活和人生由各式各样的旅程组成,每段旅程都会有开始和结束。我们只是走到了那一段的结束,但那并不是我们最后的结局。”他握着佐助双手,“所有一切都是我们必须经历的,而我们现在走到了这里。”

 

他们凝视对方,曾经的青涩冲动莽撞,现在的稳重成熟。他们在成长中学会收起扎得彼此生疼的尖刺,学会在保持自我的同时体贴包容互相体谅。也许未来还会有看不到头的争执和矛盾,但只要两人一起就无所不能。

 

佐助沉默半晌,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下一次的旅行你准备好出发了么,白痴吊车尾?”

 

鸣人露出大大的笑容。

 

“随时奉陪。”

 

----------------------------------------------------------------------------------------------

 

佐助坐在头等舱的座位上,飞机即将起飞。他手机嘀嘀嘀地不停响着,都是漩涡鸣人的短信。他嫌弃地啧了一声,打开最新一条。

 

【佐助,说起来你为什么跑这么远离家出走?】

 

佐助打字的手指顿了顿。

 

【和你无关,还不快回去】

 

他是绝不会告诉鸣人是家族里的轮番逼婚和相亲大会让他从东京逃了出来。至于那张飞往伦敦是突发奇想还是挣扎已久做出的决定,漩涡鸣人永远不需要知道真相。

 

空姐微笑地走过来提醒他需要关机,他看了眼最后一条短信。

 

【一路平安,小佐助。】

 

他抿起嘴压下唇角太过张扬的笑意,关闭电源。机窗外伦敦的天空碧蓝如洗,和他到达时的阴雨连绵截然不同。他撑着下巴,思索着宇智波财团往欧洲拓展业务的可能性。

 

而希斯罗机场里,看着飞机起飞的金发青年握着手机,心想是时候把镜头从欧罗巴大陆转向东方,他的故乡。

 

这一次的旅行已经结束。


而下一次的旅程,正要开始。


 

 

《全文完》


评论(29)
热度(121)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