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柱斑】日落欧罗巴 7

7.

 

“所、所以,我要开动啦!”鸣人满脸大汗正襟危坐,他双手合十朝佐助一低头,“我不客气了!”

 

佐助一脚踹过去,大敞的衣襟下能瞥见白花花的大腿:“要做就做,废话少说。”

 

两人此时正坐在床上,只着睡衣,面前摆着一管润滑剂和两个套(佐助本只想拿一个,鸣人涨红着脸坚持要多一个)。经历了确定关系,接吻和同居阶段后,他们经过严肃讨论确定了今晚是时候要更进一步。

 

初夜。

 

一想到这个词两人都呼吸急促,撞上对方的视线都能迸出火花。鸣人抓紧膝盖:“那、那……”

 

“啧。”佐助眯眼,干脆一把拉过鸣人在嘴巴上啃了一口,两人牙齿砰地撞在一起,鸣人惨叫一声捂着嘴,蓝眼睛水汪汪地瞪着同样表情惨烈的男友,佐助回以一个瞪视,耳朵却不争气的红了。鸣人闭上眼再睁开。

 

“那,我真的开动了啊我说。”

 

佐助还没有所反应,视野就突然颠倒背部贴上柔软的床。他双手被鸣人单手压在头部上方,眼前是鸣人紧张坚定的脸,蓝眼睛里倒映着他僵硬的表情。佐助下意识地想要拉开距离却无处可逃。他舔着干涩的嘴唇,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危险和撤退:“等、等等。”

 

“唔?”鸣人埋首在他的脖子肩膀,若有若无地火热呼吸喷在他的肌肤上。佐助咽了口口水。

 

“你交电费了吗?”

 

“......哈?”

 

佐助却一口气说了起来:“电费,水费,上网费,还有你专业课要买的器材费用。对了,房租上个月的还没交,你之前带着那群狐朋狗友搞行为艺术的花销还------”

 

他嘴唇间瞬间全是鸣人的气息。金发少年先是试探地舔过他柔软的唇瓣,得到微张的允许后火热舌头长驱直入。佐助闭上眼,舌头舔过他敏感的上颚几乎要深入柔软的喉腔,他发出细细的呜咽全数被鸣人吞食入腹。

 

“可以吗,佐助?”

 

佐助睁开眼,对上漩涡鸣人忍耐的表情。他环上男友肩膀在小麦色的肌肤上轻咬一口,脑海里所有琐碎杂事都消失不见。

 

“尽情享用。”

 

----------------------------------------------------------------------------------------------------

 

“……佐助,佐助?”

 

佐助猛然坐起,明月当空大海波光粼粼。他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海滩上睡着了。

 

“回去了,别着凉。”已经褪去稚气青涩的漩涡鸣人看着他,表情在夜晚里看不分明。佐助没有说话,他身上被盖了鸣人的外套,还带着薄薄暖意。他单手撑地一下竟然站不起来。游泳后的疲惫和在难受的卵石滩上睡着让他全身酸软。

 

鸣人似乎笑了几声,弯下腰朝他伸出手。佐助握住他的手直起身。

 

“嘶。”就算被海水打磨了棱角,不规则的卵石还是硌得他脚底生疼。

 

“你真是细皮嫩肉的说。”鸣人把拖鞋递给佐助扶着他穿好,随后拉着他往台阶走,“小心点,刚有人喝醉了砸酒瓶,别踩到玻璃。”

 

“这里应该多装路灯。”佐助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鸣人的影子走在月光里,“要不然很容易-------嗯?”

 

“呜哇哇哇哇!”

 

“--------------唔!”

 

“……..呜,好痛的说……”

 

佐助甩甩头,他刚脚一下陷进石滩的凹槽整个人往前摔到鸣人身上。金发青年的肩膀磕得他眼前发黑。不过他毕竟有个人肉垫子,而直接倒在卵石滩上的金发青年此刻正嗷嗷呼痛,他有些不好意思从鸣人胸膛上撑起身体(他实在不懂明明跟在鸣人后面怎么摔下来却倒在胸膛上而不是背后):“你怎么样?有没有扎到什么?”

 

“痛痛痛痛。”鸣人龇牙咧嘴地坐起身体,“倒是没扎到什么啦,就是……好痛的说。”

 

鸣人眨巴眼睛:“佐助,你能不能先下来。”

 

“……?”佐助这才发现自己还坐在鸣人身上,他想起之前梦里的回忆脸颊有点发烫。他努力爬起来,突然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

 

“困扰我多年的谜题终于解开了,原来你们喜欢这种体位。”

 

“还以为他们分手了,看起来好得很嘛。”

 

“这就是青春!热血沸腾!!!宁次快用你的眼睛照照他们!我看不清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李,我的视力确实很好,但请不要再把我的眼睛当做手电筒探照灯或者X光机使用,谢谢。”

 

“啧,一个两个都麻烦死了。”

 

小樱摸出手电筒,突如其来的亮光让鸣人佐助睁不开眼,他们揉着眼睛互相扶着站起来,赫然发现眼前围了一圈人。鹿丸,小李,宁次,井野,小樱,佐井还有天天雏田等等。他们一同长大的玩伴们正表情玩味地打量着他们,似笑非笑。佐助默默从小李的绿色紧身泳衣上挪开目光。

 

鸣人激动地冲上去大家碰拳拥抱:“你们怎么来啦!都不和我说一声!我可以带你们一起玩嘛!”

 

小樱说道:“李前天买红牛抽中了欧洲团体游,昨天就要出发,我们今早到的法国。”小李竖起大拇指,牙齿在夜里闪闪发亮,“至于电话,我们打过了。”

 

“哎?”和小李碰完拳头正勾肩搭背的金发青年有些疑惑,“可是我没有接到啊?”

 

佐井微笑:“真是神奇。我们给你打了不下10个电话,不是无人接通,就是无人接通。当然,我们现在都明白原因------”

 

鹿丸打断他:“我们现在去广场,今晚有个露天音乐派对。要一起来么?”

 

鸣人眼睛一亮,随后又摇摇头:“你们先去吧,我们回去换身衣服再联系你们。”

 

大家看了眼佐助身上那件格格不入的橙红色外套,默契地点头离开。

 

--------------------------------------------------------------------------------------

 

柱间和斑已经给他们留言说去找乐子今晚不回酒店,美名其曰享受第一千零一次的短期蜜月(佐助嗤之以鼻)。洗完澡出来,佐助拿毛巾擦着头发,发现鸣人竟然换了睡衣坐在床上,正看着手机时不时乐呵呵地笑。他坐到自己床上,有些奇怪:“你不换衣服?”

 

“咦?”鸣人抬起头,他头发没吹干满头湿漉漉的金毛,“换衣服做什么?不是要睡觉了吗?”

 

“不是要去露天音乐会么?”

 

“啊?哦,这个啊。”鸣人眼里闪着期待的光,“确实是想去啦。可是想想也知道那里人又多又挤,都是醉鬼,而且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呆在房里……”

 

“谁说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佐助放下毛巾,“我也去。”

 

金发青年很是惊讶:“咦?”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不就是个派对。”

 

“不是这个……”鸣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揉揉头发,水滴落到床单上,佐助嫌弃地把毛巾甩给鸣人,“我一直都以为你不喜欢小李和佐井他们……”

 

佐助顿了顿:“我从来没说过我不喜欢他们。我只是没有像你一样那么喜欢他们。”

 

“是这样吗……”鸣人表情茫然,抓着毛巾有些不知所措。佐助不明所以也懒得理他,自己换好衣服。

 

“喂,你走不走?”

 

“……走!当然走!等等我佐助助助助!”

 

 

 

然而鸣人确实说的没错。人又多又拥挤,哪怕夜晚气温凉爽,欧美人的汗味和酒气还是熏得他们头晕眼花。和小樱他们会合后,一群年轻人干脆决定回到海边,自己给自己搞个露天派对。

 

他们在烧烤专区支好烤架,从隔壁酒馆买来腌好的鸡翅牛扒,酒馆老板看这群年轻人长得好看还多送了几瓶啤酒和汉堡。他们围着炉火坐了一圈,火光映得每个人脸都红扑扑的。肉类的香气在夜空里飘散开来,大家着迷地嗅了一会,一时无话。

 

“你们俩是怎么碰到一起了?”佐井开口,“果然复合了?”

 

“怎么你们每个人都这么说,章鱼大叔之前也这么以为。”鸣人翻了下鸡翅,“我们刚好在伦敦碰到,所以就一起旅游了。”

 

“传说中的千里姻缘一线牵------噗!”

 

小樱狠狠拍了佐井后背,让脸色苍白的青年更加惨白了:“你刚说你遇到奇拉比先生了?他最近怎么样?”

 

“啊哈很不错哟!到处欧洲巡演,还有很多粉丝!”

 

小李表情怀念:“他还在唱歌啊,真好!这就是青春!说起来,那时候佐助也好青春,还跟奇拉比打对台。”

 

井野捂嘴轻笑,当年她和小樱可都是佐助的忠实粉丝:“那时候佐助和现在可不一样。唱歌特别狂野,衣服也超暴露的!我最喜欢你穿黑色长筒袜的样子,Sexy~!”

 

黑发青年不太明白话题怎么突然就转到他身上,他轻咳一声没来得及开口,雏田也加入了谈话,女孩子的声音和他记忆中懦弱胆怯的印象大不相同,流畅自然许多:“其实我比较喜欢他一开始蓝白色的高领制服,还有第一次大型live登台的黑色紧身衣。”

 

“哎哎哎哎哎!”大家震惊地异口同声,鸣人睁大眼睛,“雏田你也是佐助的粉丝吗!”

 

雏田红着脸点头:“虽然我以前喜欢过你,但佐助……毕竟是佐助啊。”

 

“为什么你们个个都喜欢佐助啦。”鸣人凑到佐助跟前盯着那张白皙的脸,“这家伙到底哪里好的说。”

 

“这句话由你说出来真是没有说服------小樱,你再打我我会吐血。我认真的。”

 

“鸣人,还有我喜欢你!”小李揽过鸣人肩膀,“说起来我们好久没有一起锻炼了,你的肌肉都没我多了哦。怎么样,明天要不要一起沿着海滩跑个几十圈?”

 

佐助看着小李和鸣人打闹成一团,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说着八卦,宁次瞪着眼睛专心致志地控制火候。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感到有谁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直安静的鹿丸示意他过来。他看了眼鸣人,金发青年踢掉了拖鞋,只着短袖汗衫,赤着脚踩在卵石滩上摆出姿势一副要和小李好好较量一番的模样。他站起身,跟在鹿丸的身后走向海滩深处。

 

他们找了块干净地方坐下来,大伙喧闹嬉笑的声音只能隐约听到。佐助沉默地看着大海,过了良久才听到鹿丸开口。

 

“那时候,鸣人伤得很重。”

 

佐助呼吸一窒。

 

“你们俩是我们这群人里第一对谈恋爱的,所以当时我们都不懂,都觉得你残忍,说要斩断羁绊就狠狠下手。”

 

佐助垂下眼,用力握紧了拳头。

 

“可是现在我们都懂了,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和自己深爱的人说分手,你承受的痛苦绝对不比鸣人少。”

 

鹿丸看着海面上的月光,声音平稳:“感情这种事情,向来无分对错。鸣人是我们很重要的同伴。可是佐助,你也是。我不了解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分开。我只是希望我的同伴能高兴,幸福。”

 

他打了个呵欠:“唉,好久没说这么多话了。感情这种东西真是麻烦死了。”

 

佐助松开手,掌心里有指甲抠出的半月形印记。他喉咙好像有个硬块堵着,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看来你奉行独身主义?”

 

鹿丸摇摇头:“正相反。我已经有未婚妻,打算半年后就结婚。”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爱情再麻烦,也比不上它带来的美好幸福的万分之一。”

 

佐助坐在原地。他不知道鹿丸什么时候走开了,微凉的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清澈的海浪一下下漫过他的脚背。他静静地看着大海,直到漩涡鸣人轻轻坐到他身边。

 

金发青年没有说话,只是和他一起看着海天明月。过了很久,佐助打破安静。

 

“鸣人。”

 

“怎么了,佐助?”金发青年的声音很温柔。

 

“想听歌么?”

 

鸣人似乎一愣,随即低声轻笑。

 

“当然。”

 

佐助微微一笑,他闭上眼靠上鸣人的肩膀,唱起久违的歌。

 

Moon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you're going, I'm going your way

 

两人坐在月光里,佐助的歌声随着海风回荡飘远,海浪就是最美最和谐的伴奏。

 

Two drifters,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We're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 waiting round the bend

Myhuckleberry friend, Moon River, and me

 

他们就像歌里的唱一样,携手环游寻找这个世界的美丽。而在这个安静的夜晚,他们于漫天繁星下互相依偎,如同从未分离。

 

 

 

TBC


评论(13)
热度(69)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