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柱斑】日落欧罗巴 6

这章更新送给夏染冉,生日快乐!

 

小伙伴们我肥来了,论文修罗期彻底结束啦!

虽然死线是9月1号,不过缓了好一阵子才觉得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紧绷了太久OTL

PS:墨鱼面真的很好吃,和开心果味道的冰激凌一起让我念念不忘嗷嗷嗷OTL

 

 

6.

 

佐助跨进贡多拉,小船立刻微妙地朝一边倾斜,鸣人柱间迅速保持平衡,宇智波斑轻声嗤笑。黑发青年淡定地一屁股坐到鸣人身侧,经验丰富的船夫一言不发,摇动桨板离开码头。四人现在著名的水城威尼斯,坐在尖头船贡多拉上(在鸣人和柱间的坚持下斑勉强同意了一起旅行的建议)。每一艘小船都有着不同的装饰,他们乘坐的这一艘有烫金龙纹,连坐上铺着柔软的红色丝绒。佐助动动身体想和身边热得发烫的漩涡鸣人拉开距离,却被古铜色肌肤的中年船夫友好地阻止,请他不要再影响小船的平衡。这次连千手柱间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黑发青年面无表情地坐在原地,也不知道是谁天天大鱼大肉地招待“家乡来的朋友”。

 

他狠狠瞪了为老不尊的两个人,柱间抱歉地笑笑,宇智波斑无所谓地架上墨镜,唇角笑意和佐助童年记忆里如出一辙。他咬咬牙,和他们正对面坐着的伴侣已经旁若无人地挨在一块讨论起身侧的风景,他只能错开目光。

 

贡多拉慢慢前进,一座座桥越过他们头顶。有些保存完好雕花精致,有些已经残破不堪禁止游人通过。有游客会站在桥上看着他们的船缓缓穿过,朝他们挥手问好,说着磕磕巴巴的英语。偶尔会遇到很窄的河道,两边建筑仿佛在朝他们靠拢夹紧,只留下头顶一线碧蓝的天空。佐助收回看向四周的目光,落在漩涡鸣人身上。然而金发青年却迅速移开目光,和笑容爽朗的船夫攀谈起来。中年男人高兴地介绍起威尼斯的景点传说,还大力推荐一家卖墨鱼面的餐厅。

 

又是这样。

 

自从三天前鸣人把他拎回柱间家之后,这种情况就屡屡发生。肢体接触近乎没有,躲避非常刻意。独处时目光鲜少相会,日常交谈虽然听起来随意自然,可时不时就陷入冷场,更别提说像在罗马第一天时互相喂冰激凌的亲近。唯一让佐助感到的欣慰的就是睡觉时间,也许是因为白天在盛夏里到处跑太过疲倦,两人总是躺到床上就呼呼大睡,早上醒过来时,他会发现自己被金发青年紧紧搂着像抱着个大毛绒玩具。

 

“叹息桥!”船夫欢快地打断佐助的沉思,中年男人接待过各国游客,英语说得非常流利,“嘿,这有个传说,如果在这桥底下……哈哈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

 

鸣人和佐助同时睁大眼,坐他们正对面的柱间和斑双唇交叠,斑搂着柱间的脖子,白皙手腕上戴着的黑曜石手链和男表缠上了柱间的黑发。他们并没有在家里时那么火热激烈,只是缓慢地双唇相贴厮磨,然后分开。

 

传说在桥下接吻的情侣会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白色的叹息桥被留在身后,佐助情不自禁地回头想再看一眼,正对上一双蔚蓝的眼睛。

 

--------------------------------------------------------------------------

 

贡多拉停靠在里亚托桥一侧的码头,船夫朝他们微笑道别。在摇浆离开前他说:“要再来威尼斯!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

 

他吹了个口哨,古铜色的脸上汗水反射着太阳的光:“我爱她!我爱威尼斯!”

 

其他停靠经过的船夫也欢呼起来,一同唱起意大利语的歌谣。

 

他们在歌声里踏上熙熙攘攘的街道,白色大理石筑成的里亚托桥横跨宽阔水面,上面商铺林立,贩卖各式纪念品和威尼斯面具。鸣人嘟囔着船夫告诉他的餐厅名字,很快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家庭餐厅。

 

墨鱼面。

 

佐助眯起眼,盯着招牌上黑乎乎一坨的面条,觉得有点恶心。

 

“佐助,快过来,别站门口的说!”鸣人说道,他已经找了张桌子坐下,正雀跃地翻开餐牌。

 

佐助叹了口气坐到他身边。

 

上菜的速度不快,他们能听见厨师在厨房里哼着歌慢悠悠地烹饪。鸣人和柱间讨论起最近摄影业的情况,斑单手撑颔。

 

“最近那边怎么样?”

 

佐助看向宇智波前任族长:“我以为你不会关心。”

 

“不管我在哪里,我都是个宇智波。”

 

“……”佐助的语气软了下来,“主要是哥哥在管理,他也在培养我接手。公司运作得很好,现在主要开拓海外市场。”

 

“唔。”斑敲了敲桌子,热情可掬的胖店主给他们端上一篮子蒜蓉面包,热气腾腾喷香扑鼻,“其他人呢?”

 

“家族里的大家都各自发展,过得不错。”

 

“既然如此,”斑掰开一块面包抹上黄油,“你跑这么远做什么?”

 

“……”

 

“嗯?”斑挑眉,“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这么大个人了还离家出走?”

 

“和你无关。”

 

四人桌上一片安静,就连刚刚讨论拍摄角度热火朝天的两位摄影师也面面相觎。

 

“尼们嚎---!”大胡子厨师适时打破尴尬,他左右手各扛着两盘墨鱼面,操着怪怪的英语走到他们桌边,“好!多吃!”

 

白色瓷盘上是墨色面条和墨鱼圈。面条是厨师手工制作,混上墨鱼的墨汁鲜香四溢。面条里有少许橄榄油和香菜,鸣人咽咽口水,双手一拍:“那我不客气啦!”

 

佐助看着金发青年哧溜哧溜地像吃拉面一样吸着面条,也用叉子卷起面条试探地放到口里。

 

…….呜!好、好吃!!

 

新鲜海鲜,各色香料再加上厨师手工制作的美味面条让佐助像猫一样眯起眼,忍不住卷了更大一团塞到嘴里。餐桌上十分安静,只能听见大家偶尔满足的嘟囔。

 

有位小个子深色发肤的少年忙碌地在店里端盘和清理,他看到这四位东方来的客人哧溜哧溜地吃得一干二净,于是走过去收拾桌子。端起碟子后少年没有立刻离开,毫无意外地听到四人异口同声地说再来一份。

 

吃饱喝足后,鸣人拍着鼓起来的肚皮打了个嗝:“如果有甜品就好了。”

 

柱间点头:“我问问他们。”

 

店主听了客人的要求后喜笑颜开,没多久就端过一盘意大利著名的甜品蛋糕提拉米苏。糕点带着马斯卡邦尼奶酪,鲜奶油和咖啡的味道,哪怕他们已经吃了不少主食,这道甜品依然让他们意犹未尽。

 

走出这家餐厅后柱间和斑就和鸣人佐助分开,美名其曰要有点私人空间。佐助看着两人消失在游客群里,突然觉得有点紧张。

 

“走吗,佐助?”鸣人戴上墨镜,单手插在口袋里。

 

“嗯。”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段,有时鸣人会开口和佐助说这是什么景点,偶尔两人也会停下来看看商店里的小东西。路边小店卖的披萨味道十分诱人,如果不是满肚子面条佐助还想再吃一块。

 

“…….”过了一会,佐助停下脚步。

 

“哎?有喜欢的东西吗?”鸣人凑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着橱窗。

 

橱窗里是各色制作精细的面具,有些撒了金粉装饰羽毛,有些镶嵌着水钻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佐助的目光被挂在高处作为招牌的一对面具吸引。太阳和月亮,银色和金色,力量和优雅的完美结合。

 

他推门走到店里,指指橱窗里的面具。店员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把面具拿出来放在铺了丝绒的盒子里。细看这对面具更是精美,棕色卷发的女店员语气里很是骄傲:“这都是我们店长手工制作的,在威尼斯和全世界都独一无二。”

 

“哦。”佐助赞同地点头,抬头对上鸣人晦涩不明的眼睛,觉得掌心里多年前的月亮刺青隐隐发烫,“很漂亮,我想买。”

 

鸣人握了握拳头,佐助知道他的手掌里同样有一枚太阳印记,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褪色。

 

“你想买就买,不用问我的说。”鸣人笑笑,揉揉头发语气很轻松,“我先去隔壁转转啦?”

 

明明是个问句他却直接离开了店面。佐助垂下眼,抿了抿下唇。他示意店员包装,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信用卡。然而笑容甜美的店员接过卡为难的看了看上面的标志,又递了回去。

 

“抱歉,我们不收国际信用卡。请问您有欧元卡吗?”

 

佐助眨眨眼,来之前他只打算去英国,根本就没想到还有欧元卡这回事:“没有。”

 

“请问您有现金吗?”

 

佐助翻了翻钱包,这对面具十分昂贵,他的欧元现金显然不够。

 

女人和她同事叽里呱啦地用意大利语交流一番,然后摸出一张卡纸给他画了个路线,示意他那里有银行可以信用卡取现。他接过卡纸走到街上,按着路线指示拐了几个弯跨过一座桥,银行没看到,倒是看到了一个货币兑换点。他数数钱包里的钱,虽然欧元不够,英镑还是绰绰有余。接待的意大利小哥动作利落,很快数完英镑,然后递给他一叠欧元。

 

佐助接过钱点钞,随即一愣。

 

远远不够。

 

他看了眼小票,上面汇率赫然写着100英镑兑换80欧元。他眨眨眼,心想自己是不是吃得太撑以至于把两个数字看反,然而他反复确认,却依旧是同样的汇率。

 

难道他旅游了半个月,欧元已经如此强势直接超过英镑这世界上最昂贵的货币之一?!

 

“你肯定是弄错了,先生。”佐助生硬地说,小哥友好地摇摇头,一摊手。

 

“没错,就是这个汇率。”他眨眨眼,“这里是威尼斯,她很美,也很贵。”

 

“……”佐助冷着脸把钱退回去,“那我不换了,把英镑给我。”

 

“那可不行。”棕发小哥一秒变脸,“怎么能这么做生意。”他舒展身体,紧绷的衬衫下是大块肌肉。

 

黑发青年勾起唇角,从小到大有无数人看他外表秀气就以为他好欺负,每一个不是被他打得满地找牙。没想到来到这么远的地方,他还有机会一展身手--------

 

“嗨,你们干嘛呢?”鸣人一把揽过佐助肩膀,笑嘻嘻地蹭蹭他的黑发,“发生了什么事?”

 

他目光在剑拔弩张的两人之间打了个来回就什么都明白了。鸣人没有松开佐助的肩膀,叽里呱啦地说起意大利语来。棕发小哥语气激烈,但鸣人十分坚定,他握紧拳头捶在柜台上,蓬松的金发像只愤怒的狮子。最后棕发小哥不满地吐了一串佐助听不懂都知道是脏话的话,随即扁着嘴把英镑甩了回去。

 

“喏,你数数看,数目对不对?”

 

佐助接过钱,仔细点了两遍:“没错。”

 

鸣人得意地朝那人比了个手势,揽着佐助一起离开。

 

黑发青年把钱放回包里:“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刚看你从那家店里出来就想叫你,你走得好快我差点没跟上,还好赶上了。”鸣人摸摸鼻子,“我知道你打架很厉害,可他们人多又是本地人,你很难占便宜。”

 

“……谢谢。”

 

“哎,不要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的说……”鸣人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搭着佐助肩膀,迅速把手缩回。“你要回去买那对面具吗?”

 

佐助摇摇头:“算了。”

 

“喔。”鸣人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

 

长方形的圣马可广场被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包围,正前方是镶满金色马赛克的圣马可大教堂。这个经常出现在爱情电影里的广场有各色露天餐厅,游人惬意地坐在太阳伞下喝着咖啡,喂得肥滚滚的鸽子左摇右摆地在游人脚边穿行。佐助举着甜筒坐在一边,这次是西瓜口味的冰激凌十分消暑。他坐着的长廊通体雪白,有无数白色廊柱,仿佛置身于某个浪漫文艺的电影。给他买完冰激凌漩涡鸣人就说要去厕所,结果去了半个小时还没回来。佐助忍不住有点担心,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什么情况才会让鸣人困在厕所里出不来。

 

他在冰激凌融化前把甜筒吃完。他素来不喜欢吃甜食,可这边的冰激凌实在好吃让他无法控制,他犹豫一阵,还是伸出舌头浅浅地把指尖上残留的冰激凌也舔干净。他擦干净手,抬起头来。

 

一只有着金毛的大太阳正对着他的脸。

 

“……”

 

“嘿嘿嘿嘿!”鸣人掀起面具,露出他大大地笑脸,“好看吧?帅吧?”

 

“嘁,蠢死了。”佐助接过鸣人递给他的月亮面具,小心翼翼摸过精细的纹路。他戴在脸上,转向鸣人。

 

“……你说的没错,确实蠢死了的说。”

 

“……白痴。”佐助看着鸣人把手机调到自拍模式,屏幕上一个金太阳一个白月亮炯炯有神,鸣人伸手按下,卡擦一声相片保存。

 

“其实拍出来挺好看的,你看我们的眼睛多棒!”

 

“戴上面具,相片里也就只能看到眼睛了。”

 

“来来佐助,照多几张。”

 

“好烦。”

 

“别这样,你等等,我去逗几只鸽子过来,你就可以扮成月亮女神的样子了!哎哎等我调好相机!”

 

“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鸽子和月亮有什么关系?还有,为什么是【女神】?”

 

“佐助笑一个!”

 

“……”

 

鸣人跑到佐助面前:“你看,效果不错吧!笑得很甜嘛,小佐助。”

 

佐助有些无语:“只能看到眼睛,你是怎么看到我笑了?”

 

鸣人眨眨眼:“眼睛也是会笑的啊。”

 

他拉起佐助:“反正还有时间,我们在广场这里多照照,戴好面具不许摘!”

 

佐助嘴上不情不愿,却还是和鸣人在圣马可大广场拍起相片。有高兴的外国人会在他们拍照时突然闯进镜头,摆出各种姿态。鸽子一点都不怕人,懒洋洋地站在路中央梳毛,要其他人绕开它们。他们互相给对方拍照又或者揽着对方自拍,连佐助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几天来的别扭全都消失不见。

 

直到佐助看到广场上的钟楼意识到时间,他们才注意到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一人一个甜筒站在一旁,一副等了你们好久的无奈模样。

 

--------------------------------------------------------------------------------------

 

罗马,梵蒂冈,威尼斯,佛罗伦萨,比萨,米兰。从古罗马到文艺复兴再到时尚现代。他们穿行游玩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几个城市,在大半个月之后,依依不舍和意大利说了再见。

 

和之前说好的一样,柱间和斑开车带他们一块去摩纳哥和法国。高速一路沿海,两辆小车一前一后疾驰而过。摩纳哥在法国和意大利之间,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之一。它虽然小却非常富裕。背山面海,金融业十分发达。波光淋漓的地中海蓝得发绿,和蔚蓝得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融为一体。佐助低头看向海面,海水清澈得能直接看到海底的砂石。

 

这个国家的出租车都是奔驰和宝马,路边随意停靠了劳斯莱斯和宾利。避风港里是各国游艇停得密密麻麻。路上有妇人牵着小狗散步,小狗项圈上的钻石几乎晃花了他们的眼睛。两个宇智波财团的大少爷坚持要进蒙特卡罗的赌场“小赌怡情”一番,赢了前几局就一路连输。最后两个宇智波一直黑着脸,直到他们在傍晚时分来到摩纳哥的临城,法国尼斯。

 

同样是地中海沿岸的尼斯风景宜人,是著名度假胜地。这里聚集了欧洲来度假的富豪,街上走动的人都衣着简单而低调考究。办好酒店入住手续他们就直奔海滩,卵石滩一开始特别硌脚,习惯了之后有种诡异的舒爽感。佐助穿着短裤裸着上身坐在海滩上,看鸣人在海里姿态矫健的游泳,金发在夕阳的光芒里亮得刺眼。他从海里朝佐助挥挥手,得到回应后又继续游了下去。佐助眯起眼,觉得眼睛被刺得有些疼。

 

鸣人耀眼得像在发光。

 

一旁千手柱间湿漉漉地坐到滩上,卵石似乎硌得他屁股疼,他龇着牙调整了坐姿,舒服地伸展开来:“佐助,你不下去游泳吗?”

 

“不了,不想游。”

 

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不想游,只是觉得这么静静坐着感觉挺好。卷起的浪花每一次都温柔抚摸他白皙的双脚,海水清澈干净,浪花卷起时的侧面就像透亮的水晶。千手柱间忍不住又拿出相机,捕捉浪花的每次律动。佐助动动脚趾,看着浅水里自己的脚,突然整个人被拎了起来。

 

“有没有点年轻人的样子。”宇智波斑皱眉,“不会赌钱,不会做饭,连个恋爱都谈不好,说出去都丢宇智波的脸。”

 

他话音未落就把佐助推到水里,水不深,黑发青年扑腾了几下突然被什么猛然一拽沉到水底。那东西力度很大,死死拽着他的手腕把他往深水拉。佐助一惊,用力一踹踢开束缚,整个人像条鱼一样钻出水面,甩了甩头发。

 

他身侧水面咕嘟咕嘟冒出几个气泡,漩涡鸣人猛地钻了出来,溅了他一头水花。

 

“佐助!这样很危险!”鸣人皱着脸,头发湿漉漉像只金毛犬,“我觉得你踢到了我很重要的地方,好、好痛的说……..”

 

“白痴。”佐助抹了把脸,面无表情地撩起水甩了鸣人一脸。

 

“……咦?”鸣人有些反应不过来,佐助又甩了他一脸,随即脚下一蹬转身游走。

 

“混蛋佐助助助助助!!!”金发青年大呼小叫,不甘示弱地追着游上去。

 

他们在海里互相追逐,每次刚抓到对方又会被对方滑溜溜地溜走顺便甩一脸水。最后两人终于上岸倒在卵石滩上,疲惫得气喘吁吁说不出话来。

 

佐助躺在海滩上,他光裸的背紧贴留着日光余温的卵石很是舒服。带着暖意的风拂过他赤裸的胸膛,他看着天空,天色渐晚红霞漫天,星子一颗颗缀满天空。不远处有结伴而来旅游的年轻人围成一圈,轮流说着趣事见闻。有主人带了自家小狗在海滩散步。小动物好奇地看着大海,一个浪头打过来又吓得呜呜缩回主人脚边。

 

佐助闭上眼,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一样轻松快乐。海风轻柔吹拂,他听着浪花拍打海岸,身体仿佛还在海里起伏,游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他似乎睡着了,又似乎没有。

 

有人挪到他身边静静看着他,他像在梦里一样,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和温度。那人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海水带着体温落到他的脖子,沿着胸膛的线条向下滑去。他没有睁开眼睛。

 

一个吻轻轻落在他的额头上。

 

TBC


评论(19)
热度(88)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