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翻译】Right Here Waiting 6

【鸣佐翻译】Right Here Waiting  <6>


今天鸣佐日,吐血大放送九千字长更新。这作者太能写肉了我感觉肾又要不好了_(:з)∠)_

还是那句话:狗血,OOC,雷,慎入哦!

完整版在佐盟


Xxx


"-你去哪里了?我好想你。你离开的时间简直有一辈子这么长--"


佐助换了台。


"-宝贝,哦宝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你是我的爱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像上天赐予的礼物被丝带绑着合二为一 ------"


佐助再次换台。


"-我在这里,你却不在我身边,宝贝-"


他釅妈釅的这广播还能不能听了?


"……冷,冷啊宝贝---"


去他的。


佐助关闭汽车电台,整个人埋到座位上。他前额紧贴方向盘冰冷的皮革,强迫自己深呼吸。


这简直荒唐。一个22岁的成年男人,一个专业的行为心理学家居然害怕一栋建筑楼。可他不得不承认,这栋大楼自从15岁开始就在他生命里有非凡的意义。它令人畏惧,又有莫名的吸引力,搞不好这座大楼是建立奴隶们的骨骸和血肉之上---


“争气点。”佐助暗骂,他猛然坐直身体,强迫自己面对东京国际机场。 


没错,宇智波佐助在即将到达机场时崩溃了。至于原因?


今天是2012年3月23日,距离他的恋人漩涡鸣人回加拿大医疗实习的那天已经过了四年。


今天正是漩涡鸣人回家的日子,此刻佐助的手表上显示着7:45---鸣人的飞机会在10分钟内降落……而他却吓得不行,不敢离开这辆该死的车。


大家都以为佐助已经治好了他的---唔佐助称之为“因为正常幼年时期缺失而引起的完全合理的情绪化紧张问题”,不过鸣人直说那就是“焦虑症”--- 并且再也不会恐慌症发作,可现在他正焦躁恐慌。如同四年前的那个星期三,当他醒来后发现大白痴已经离开,他就像个小姑娘一样歇斯里底,近乎崩溃。


7点53分 – 啧! 


佐助迅速跳出他的黑色福特野马轿车 – 他之前断然拒绝了鸣人那炫目得让人视网膜融化的法拉利---僵硬地走到人来人往的机场大门,通过了强制安检。自从美国议会通过打击恐怖主义发动战争,各地机场都开始设立相关检查站。


检查完ID,佐助紧张地吞咽着,挤过等待航班的汹涌人潮,着急张望着入港航班的时刻表。


去他的!鸣人的航班延误了。


佐助松了口气--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屏住呼吸,手有点发抖地摸上头发。他的头发已经长长了,发端扫弄着他的锁骨。他没有修剪,因为某个金毛大白痴曾经说过他喜欢佐助头发长一点。啊哈感谢发明视频通话的人。


他再度叹息—他现在需要好好控制自己,他的行为举止根本毫无意义。他快步走到前台,直接询问。


“先生,早上好---”


“283W航班什么时候降落?”


工作人员眨眨眼,但她选择忽略这份唐突,联系了控制台。


“很抱歉,先生,不过航班会延误45分钟。”


佐助点点头,转身离开。


“…呃,不好意思,先生,不过…请问有什么可以帮--”


佐助压根没转身。“走了,你继续,不用理我。”


这很粗鲁,可管他的,佐助为了今天已经焦虑了整整两个月。自从鸣人告诉佐助,他最后一年的理论课程和四年医院实习将调回太阳神儿童医院的东京分院并提前回国一年,佐助就变成了一颗定时炸釅弹。


宇智波佐助快步经过一群咯咯笑着的学校女生,完全忽略她们对他的窃窃私语和忸怩作态。他走过铺着光滑瓷砖的机场大厅,来到C门左侧的小小等候室。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对老夫妻坐在后方,还有一个漂亮的身着绿色套装的黑发女人。


很好。没什么折腾的小孩,哭闹的婴儿或者友好得不像话的邻居。只有宇智波佐助和他的焦虑。


他坐下来安静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动。


他等着…等着…


佐助看了眼时间。8点04分。混账!


他降下椅子高度—感谢制造商这点小体贴---整理好四周,思绪沉入他最心爱的记忆,他和鸣人第一次做釅爱后的早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身侧暖哄哄的热度离开了他,佐助勉强从昏沉睡意中醒来,嘟囔着他的人肉暖炉去了哪里。


“还是有起床气,嗯哼?”


“尼他么债做神摸……”


“说日语,佐助。”


“不睡觉你爬起来干什么大白痴?还这么-呜—早。”佐助大脑一片浆糊。他混混沌沌地,直到鸣人把他弄醒昨夜记忆才如潮水一般涌来。他猛然清醒。


“嘿。”温暖的身体搂过他的肩膀。“在下楼之前,我想我履行之前的承诺。”


黑发人仰面躺着,听到鸣人的声音变得和昨夜一般沙哑性釅感时他忍不住颤抖了。他无需抬头对上那双瞳孔微张的眼睛,就已经能感受到灼热的目光烧上他赤釅裸的脖子。他当然知道鸣人说的是哪个承诺,不过他想和金发人玩玩。佐助闭着眼爱釅抚正环抱着他的前臂,用鸣人喜欢的磁性嗓音轻语。


 “什么承诺,白痴?”


佐助在毯子底下慢慢舒展赤釅裸的身体,他的情人如同野兽潜伏在他身侧。


“是要让我尖叫的那个?唔,我确实叫了……在你把我的灵魂从阴釅茎里吸出来的时候。”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变得浓重一般,弥漫着紧张和激烈的气息。


“又或者,”佐助深吸一口气,诱人地摆动着他圆釅润的臀釅部,“还是那个你要我高釅潮的承诺?鸣人,我为你高釅潮了三次……记得吗?每一次我都叫了你的名字。”


鸣人发出低吼,这年轻的宇智波正在嘲笑他。蓝宝石眼睛危险地眯起来,懒洋洋休息着的黑发人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釅弄自己的嘴唇。


“啊哈,”佐助在被单下大大地张开双釅腿,直到碰到一侧鸣人的膝盖。他气喘吁吁地在磨蹭着被单,舒缓自己性釅器的饥渴和压力。“还…还是说你要艹我,鸣人?是这个承诺么?你说过会捅釅进我的身体,不停地干釅我让我狠狠撞到床头板上。你确实做到了宝贝,我到现在为止都能感觉到,你曾经狠狠釅干过我的身体。”


“够了!”鸣人猛然掀开毯子,让黑发人的身体暴露无遗。他充满占有欲地看着那修长白釅皙的身体,上面还布满了昨夜的吻痕和瘀伤。这些伤痕稍微冷却了鸣人的热情,提醒他自控力的存在。他不能仅仅像昨晚那么粗暴地艹佐助。他答应过的,会好好和佐助做釅爱,疼爱他,漩涡鸣人说到做到。


鸣人吻上佐助脖颈上的一个淤痕,轻声低语。


“我可以和你做釅爱吗,小佐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肉已和谐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请注意。我们非常抱歉地通知您,从加拿大安大略省飞往东京的283W航班将会延误两个小时。”


延误通知让佐助从回忆里惊醒。什么?为什么?!


他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40分钟,可航班还要再延误两个小时。到底怎么回事?他听到一声沮丧的叹息,穿过几排空位佐助看到黑发女人再次叹息,正焦虑地透过窗玻璃看着空荡荡的柏油跑道。


‘她肯定在等着飞机上的某个人。’


佐助干脆打量着她,反正就算去问工作人员也不会得到更多的回答。


作为女性,她十分有魅力。


黑色长发,前额有着松散的刘海,白釅皙肌肤,小鹿般的大眼睛和温柔的微笑。她看起来纤细柔软,个子娇小,简洁的绿色裙装非常适合她。她原本在座位上坐得笔直,但延误的通知让她沮丧地靠回椅背。在佐助移开目光之前,她对上了他的视线,随后微微的,近乎胆怯地笑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


佐助站起身朝她点点头,他可不想吓到这个女人,尤其她是极少数没有看见他就想扑倒他的女性。他走向隔壁书店。如果要打发时间,他最好找点有意义的事情来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两小时后,10点整。)


“所有旅客,请注意!从加拿大安大略省飞往东京的283W航班发生了技术故障,正停靠在北海道中途站,预计将延误3个小时。我们为带来的不便衷心道歉---”


“什么!”佐助一把扔掉手里的书,那是丹布朗的“数字城堡”。他的怒吼惊吓到了前座的女人,她坐在座位上足足两个小时一动不动。


“到底怎么回事!”佐助十分沮丧,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仪态。


“飞机发生了技术故障---”


“我知道!”他朝她厉声说道,“但是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被冒犯了的表情让佐助找回些许理智。他叹了口气。


“抱歉,我,我只是---”


“在等某个特别的人。我明白的。”她理解的微笑让佐助更加难受。他知道今天一整天自己都表现得像个混蛋。黑发人感到突如其来的脆弱,他疲惫地把胳膊肘撑在膝盖上,揉搓自己的脸。


他昨晚根本就没睡着。


“尽管如此,”他坚持说道,“这也不是我能冒犯你的理由。我很抱歉,女士---”


“请叫我白就好了。哦,还有,我是男生。”


佐助猛然坐直,再次打量眼前人。什么?他盯着这个女孩—哦不男生—搜寻着一丝可能的男子气概。没有。没有胡须,没有厚实的肌肉,甚至看不出喉结。他瞪着那绿裙子看了足足一分钟,然后抬手捂脸。


她是个他。天哪。


“我很抱歉。”白有点紧张地说。“我看到你之前看着我,如果我让你有什么误会----”


佐助摆摆手。“没事。我是个同性恋---你是叫作白,是么?我之前盯着你是因为你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看见我却没有扑上来的‘女人’。”


白点点头,很高兴佐助继续了他们的谈话,他笑了起来。


“我看得出来。别担心。我已经有伴侣了。原谅我的唐突,不过你在等的人也是你的爱人吗?”


佐助再次点头,终于端正身体面对他的同伴。他唯一能接受的“女性”竟然是一个异装癖。


“是的。”


白看起来很满意他的回答,没再继续开口。佐助松了口气。


***


(10: 45)


“太荒唐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生我很抱歉,可是飞机上有技术故障---”


“啊哈,随你怎么说。你们重复了好多次----”


佐助怒气冲冲地回到等候区,白从书本里抬起头来朝他微笑。


“还是没有消息,佐助君?”


他摇摇头,重重坐回椅子上。他和白交换了姓名,也允许这位黑发美人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他打开新买的书,《一个连环杀手的分析》,开始阅读起来。


‘信使窥视着镜子,冷静检查受害者挣扎时留下的痕迹。他筋疲力尽,身上涂满受害者的体釅液---’


佐助的思绪再度开始游移。‘镜子’。这个词让他想起一段回忆。


*****************************************


佐助吞咽含吮着嘴里肿釅胀的阴釅茎。过去两天里鸣人在教他如何深喉,而非仅仅含住头部。


两人正躲在紧锁的洗手间里。夜店的霓虹灯在窗外闪烁,而鸣人背靠大门,气喘吁吁。


“就是这样,继续吸,佐助。”


佐助一边吸吮着嘴里厚实的柱体,一边用手指准备着自己。他吐出湿釅润的器官。“我准备好了,白痴。”


下一秒鸣人把他用力一甩,压到水池前让他面对镜子,用力一撞狠狠釅插入他等待已久的身体。


这是一场坚硬,粗糙的性釅爱。他们已经在舞池了消耗了许多体力,酒精在血液里流淌高歌。


金发人不停地抽釅插着佐助的身体,两人同时颤抖着到达高釅潮。黑发人身躯一软,鸣人伸手抱起佐助,两手勾住他的膝盖把他放到洗手台上。


镜子让两人无所遁形。佐助含着鸣人性釅器的后釅穴暴露无遗。佐助脸红了。鸣人紧紧盯着镜子里佐助的眼睛,慢慢把疲软的性釅器从情人身体里抽釅出来。他凑到佐助耳边低语。


“看,小佐助。”镜中饱受蹂躏的鲜红嫩釅肉里流下白釅浊的精釅液。“真漂亮,对不对?”


********************************************


白的笑声把佐助拉回现实。佐助尴尬地发现他竟然有点硬了。


“美好的回忆?”


“非常美好。”佐助朝脸红的男生轻笑,他叹息一声把书放到一边。“要不要一起吃午饭?”


**********************************************


“你的爱人是什么样的人呢,佐助君?我很好奇谁能够让你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佐助捕捉到白眼里的调皮,他微笑。


“他非常烦人,喜欢吃拉面,喜欢橙色的衣服,是个色情狂……哦,还有,他是金发。”


他的同伴爆发出大笑,附近的食客都惊讶的转过来看是谁的声音这么动听。


“听起来你很爱他。他离开了很久吗?”


“我确实爱他。”佐助屏住呼吸。“他已经离开七…七年了。”


落在他手背上的温暖让他抬起眼,看到白眼里衷心的难过。


“我很抱歉。今天的航班延误肯定让你更难受了。”真奇怪,他明明厌恶除鸣人以外的一切肢体接触,但他并不想移开白的手。佐助低下头看着白修长的手,睁大了眼睛。


“你订婚了!”白眨眨眼,没想到这么快就换了话题。随后他点头,有点紧张的摸上他左手的订婚戒指。


“嗯,再不斩先生在他离开前向我求婚了。”


“唔。”佐助轻笑。又一个巧合。“我也是。”


“真的!”


“是啊,我可忘不了,那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求婚。”


*************************************


(回忆)


与他四位导师的午餐会议进行得非常顺利。不过现在他和四个老头子困在一间小会议室里,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那么宇智波君,我们还是要祝贺你在你领域所取得的成果和辛勤付出,虽然有时候你的所作所为有点不合传统,也没有完全听从心理学治疗的指导方针。”


佐助揉揉眼睛。“重吾是犯罪型精神失常。惊吓治疗是必要手段。”


“呃,没错。不过用你的开信刀来刺他可不是必要的。”


“他确实承认了他把尸体都藏在哪了,不是么?”


“没错,不过---”


“问题解决。没什么---”


“嘿佐助混蛋!”


年轻的宇智波吓得一跳,把他面前某位导师的绿茶直接翻到洒在大釅腿上。他忽略了那人烫伤的嚎叫,努力找他免提通话的麦克风。他之前设置了只要是鸣人的电话就立刻接通。


“你看到了没有?看到了吗?”


“鸣人,我现在正忙---”


“这很重要!和你喜欢研究的那些疯子可不一样!”


“鸣人闭嘴!我在--”


“总统刚刚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小佐助!我们可以扯证啦!”


“……扯什么证?”


“哦,抱歉,方言。不过说真的,我们结婚吧小佐助!”


“什么时候---”


“现在!”


“现在?”


“没错!来跟我念。我,佐助大混蛋--”


“漩涡鸣人!我---”


“快说!”


佐助叹了口气。反正他本来就要被炒鱿鱼了。去他的。


“我,佐助大混蛋---”


“……愿意和帅到没朋友……”


“愿意和帅到没朋友……”


 “……聪明绝顶的,地球拉面王,还拥有你最喜欢的【哔---】……”


佐助埋起脸羞愧地重复。


“……的漩涡鸣人结为合法夫妻,携手并肩,无论健康还是贫穷,阳光还是风雨……”


佐助已经没有心思提醒鸣人誓词不是这样的。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佐助微笑,并跟着鸣人重复。


“……因为你爱我,而我棒极了。”


“因为我爱你,而你棒极了。”这确实是佐助的心里话。


“看吧,小混蛋,这没这么难说!现在,我,漩涡鸣人,超级无敌棒的地球拉面王,决定和这个坏脾气,发型奇怪的番茄狂魔,我毕生挚爱的宇智波佐助,结为夫妻。携手并肩,无论贫穷还是健康,嗯…呃…佐助那段是什么来着?”


“阳光还是风雨。”佐助温柔地提醒。


“没错……无论阳光还是风雨,就算你整天叫我白痴吊车尾我也爱你。永远永远永远爱你。漩涡鸣人说到做到,永远不会背弃誓言。”


 “白痴……你知道这不是个正式婚礼吧?”


“嘘。谁在那里?……嘿,佐助,我怎么觉得我的声音有回音的说?”


“因为扬声器打开了白痴吊车尾,我现在我的工作试用期考核会议上。”


“…哦…好吧…法克…呃…嘿!你们这群考核官!都要给佐助投票哦!因为他超级无敌棒的!他是你们能找到的最棒的医生!如果你们把他弄哭了,我绝对会对你们的内脏器官做点很残忍的怕怕的事情哦!”


“谢谢你,白痴。”佐助声音温柔。“今晚我回家了再给你电话。”


“啊啊啊啊好吧……呜呜佐助……你不会气到再也不和我电话sеx了,不会吧?”


***************************************************


“……那家伙当时听起来真的很沮丧。”佐助结束了这个故事。


白笑得喘不过气,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


“听起来他可真是个甜心。”


佐助无奈摇头,他惊讶地发现他还挺喜欢白的陪伴。


“……确实。所以就算他离我大半个地球这么远,我也愿意在这里等他回家。”


***


TBC


评论(15)
热度(70)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