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柱斑】日落欧罗巴 1

我活过来了,小伙伴们有没有想我_(:з」∠)_

扔篇新文,坑慢慢填_(:з」∠)_


[火影][鸣佐/柱斑]日落欧罗巴

主CP鸣佐,副CP柱斑

现代架空。

 

1.

 

宇智波佐助拉着小小的行李箱走在湿漉漉的街上。有猩红的双层大巴在他身边疾驰而过,溅了他一头一身的泥泞。他抹抹脸继续前行,倾盆大雨中形形色色的人举着深色的伞匆匆而过赶着回家,没有人注意这个狼狈的东方旅人。

 

佐助停下脚步,喘了口气。明明是夏天,这个远在大西洋上方的岛国却依然阴雨绵绵寒气入骨。他抬头在大雨中眯起眼。举世闻名的大本钟和恢弘的金色议会大厦沉寂无言,泰晤士河起伏的河水不安地拍打着河岸,像底下潜伏着巨兽般焦躁不安。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如同一个慕名而来的游客想要拍照。谁知手一滑,昂贵的手机啪地摔到了地上。乌黑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破裂的屏幕,脆弱的电子产品垂死挣扎一番,屏幕的光芒还是逐渐暗淡最后消失。

 

他妈-------------------!

 

他深呼吸几下平复了呼吸,把满嘴脏话咽了回去。有经过的路人好奇地看了眼他,他只是冷着脸蹲下身把手机捡起来,大雨很快冲干净手机上的泥泞,他犹豫了一下,自暴自弃地塞回口袋。

 

佐助站起身来时一阵晕眩,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机上他其实什么都没吃下。来到这里只是一次冲动,他循规蹈矩了25年,一根小小的导火索却点燃了他压抑的所有情绪。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机场,手上是最近一趟飞往伦敦的机票。

 

他摸着生疼的胃,拉着行李箱在大雨里往前走着。下了飞机他无处可去,打了车随口说了个著名景点。然而这倾盆大雨注定让他无法惬意享受难得的假期,他打了个喷嚏走下大桥,有亚洲来的旅行团聚在一边怨声载道天公不作美。他穿过雨天依然熙熙攘攘的街道,对暴雨中仍排长队等候入门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视而不见,丘吉尔的铜像在一侧微笑地看着他,而他慢慢走过,小心躲开一个撑着红伞快乐奔跑的金发小女孩。

 

翻滚的厚重云层让整个世界都看起来死气沉沉。他每走一步都踩起水花,脚步声在逐渐安静的林荫道上清晰可闻。他不知道自己走在哪条街上,也不知道这条街道通往何方。街道两侧种满粗壮的橡树,左手一侧有漂亮的白色洋房,沿着街道的小小院子里种植了玫瑰,在雨中盛放刺目的鲜红。雨点逐渐变小,景象从朦胧变得清晰起来。佐助嗅到了草木的清香,泥土的腥气,翠绿的橡树叶滴落雨滴,暧昧地沿着他白皙的脖子滑落。他右转从一条小桥上走过,底下是潺潺河水正奔往几乎满溢的泰晤士河。

 

他继续走着,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天空依然阴沉,云层像被追逐的猎物一样快速奔跑。佐助揉揉眼睛,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一愣,身体里的血液像冻住了一样。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本能地扔开行李跑上去,一把扯住那人的手臂:“你--------------”

 

佐助和那双陌生的蓝眼睛对视半晌,然后颓然松手。

 

“抱歉,认错人了。”他嗓音干涩,在男人奇怪的目光里他反应过来,换成不太流利的英语又重复一遍。外国男人无所谓地耸肩,看到他浑身湿透关怀地问了几句还指指手里的伞,他摇摇头,拉起自己的小行李箱子继续往前走。

 

穿过公园时他随意地看了看四周,雨几乎停了,只有偶尔几滴雨水落在湖面荡起一圈圈波纹。早先藏起来躲雨的天鹅慢悠悠游出来舒展身体,歪着脖子和伴侣撒娇很是可爱。他小小地笑了一下,觉得有些疲惫。

 

走出公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置身于另一个世界闻名的景点。随着逐渐放晴的天气,之前消失的游客突然从各个角落钻了出来,摆出各种姿势在白色宏伟的宫殿前合影。他麻木地想自己也该照张相,伸手却只摸到了碎掉屏幕的手机。

 

他索性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站在来自世界各国的人群里抬头。阳光从厚重的云层里扯开一个窟窿,随之渐渐扩大最后露出灿烂的晴空。刚刚还倾盆大雨,现在却蓝天白云阳光明媚。佐助抹抹脸,手里紧紧拉着他的行李箱杆子,和周围快乐的人潮格格不入。

 

他还是回去吧。

 

这突如其来的“离家出走”其实一点也不合适他。虽然浑身湿透,可他依然一身掩盖不住的贵气。佐助百无聊赖地扫视着四周的人群,又一次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一次他没有冲动,只是自嘲地摇摇头。

 

他怎么会忘记,现在所处的地方多的是金发碧眼的男人。

 

他垂下眼转身离开。他打算直接打车去机场,再买张机票回去。他究竟是脑子哪里抽风了竟然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他能想象鼬绝对已经气到七窍生烟……

 

“……佐助!佐助!”

 

他肯定是太累,竟然都开始幻听。

 

“……宇智波佐助!”

 

他被猛然一扯,转身几乎扑到一个人的怀里。

 

“真的是你,佐助!”

 

佐助捂着撞得发痛的鼻子愤怒抬头,对上一双比雨后晴空还要明亮的眼睛。他呼吸一滞,一时无话。

 

来人像是意识到他们之间太近的距离,迅速松开了手:“我其实好早就看到你了,又觉得你不可能在这里一直不敢过来。可是刚看你好像要走的样子,就忍不住跑过来。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

 

金发男人兴奋地说完,却又在佐助的视线里安静下来。他有些尴尬地摸摸脸上的胡须印子,笑容里的惊喜渐渐换成距离和怀念:“……好久不见,佐助。”

 

佐助摸着衬衣的领口,他突然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他动动嘴角:“确实,好久不见。”

 

他的初恋,他分手多年的前男友,他唯一爱过的人。

 

漩涡鸣人。

 

-----------------------------------------------------------------------

 

“所以,你是来度假吗?”两人坐在麦当劳里,佐助捧着杯子喝了几口热咖啡终于觉得活过来了。他身上搭着鸣人从隔壁商场里买来的大衣,湿透的西装外套已经换下,头发也在洗手间用烘手机吹干(当时经过的人都一脸嫌弃),鸣人咬着薯条口齿不清,“那接下来你想去哪里?”

 

“不去哪里。”佐助放下咖啡。他身上依然穿着湿透的衬衣,紧紧贴着他的身体感觉很不舒服。鸣人不自在地从他身上移开视线,“我马上就回去。”

 

“哎?可是好不容易有假期,不好好玩玩吗?”鸣人坐直身体,语气急促,“我可以当你导游,好吃的好玩的都带你去,绝对比那些什么旅游路线独家攻略好玩得多!”

 

佐助勾起唇角,语气嘲讽:“也是,我都忘了,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自然对这里熟悉得不得了。”

 

鸣人一顿。

 

“当年是你说的分手,佐助。”

 

“我知道。”

 

可我不知道你会跑那么远,在我改变主意后悔之前。

 

他们又沉默了下来,佐助看向鸣人,金发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麦当劳窗外的街头艺人,衣着夸张的艺人抱着吉他唱着缠绵悱恻的情歌,一个小男孩牵着小女孩咬着棉花糖盯着他的爆炸头发呆。在宇智波佐助的视线里,漩涡鸣人已经不再是记忆中青涩的大男孩,五年时间让他迅速蜕变成为一个英气勃发的男人,英伦岛国的阴郁天气也没有让他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有所影响。许是吃多了外国食物的缘故,他比佐助记忆中还高了不少,曾经两人微妙的身高差距早已颠倒。佐助忍不住自嘲地想,还得感谢自己总是四处乱翘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更加显高。他咬咬嘴唇,有点不甘心久违的重逢在沉默中度过,鸣人却先转过头来。

 

“你刚刚说,你马上就要回去吗?”

 

佐助点点头,把内心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

 

“可是,你确实是有假期的对不对?”

 

如果离家出走自己给自己放假也算是假期的话……那他确实还有很长的假期,想放多久就放多久。他再次点点头。

 

鸣人没再说话,只是微微皱眉在想些什么。

 

等佐助慢吞吞地吃着早已变软的薯条,鸣人还是没有开口。他突然有些失望。

 

就是这样了。他曾经幻想过期待过无数次的重逢,也就不过如此而已。在一个挤满了游客的麦当劳里,全身湿漉漉的怀揣一部破手机吃着咸过头的薯条。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以让曾经无话不谈两小无猜的人失去所有共同话题。他喝掉最后一口热咖啡,清清嗓子。

 

“鸣人,我-----------”

 

“你等等我,佐助,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漩涡鸣人下定决心一般突然握住了佐助的手,掌心带着薄汗,滚烫的热度震得佐助心脏重重一跳。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鸣人跳下椅子,扔下一句“坐着不许跑!”就冲出了麦当劳大门,他眨眨眼,在众人好奇的目光里捻起最后几根薯条慢吞吞地嚼着。

 

等鸣人回来的时候佐助已经有些不耐烦,守着一桌吃剩的包装纸,顶着厕所烘干机制造的新发型在快餐店里正襟危坐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他挑眉瞪着跑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的金发青年,没好气地开口:“做什么?”

 

鸣人笑了笑,有点紧张地把手里几张A4纸递给佐助,车票船票和酒店预订确认函。佐助眉毛挑得更高了:“什么意思?”

 

鸣人手握拳发到嘴边轻咳几声(佐助很清楚那是金发青年准备开始撒谎的前兆):“我最近也在休假,准备去旅游找灵感,哦,对了,我现在是个摄影师,在国家地理------”

 

“我知道,说重点。”佐助脱口而出,他瞬间意识到自己泄露了什么,马上移开视线。鸣人眨眨眼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继续说道。

 

“嗯,就是我打算去欧洲大陆那边玩,行程都定好了,在意大利那里可以住在一个提携我的前辈家,他和他老伴没有小孩就两个人住。他们房子可大可漂亮了前辈很会种花种树和种菜----啊,重点,重点就是,呃。”

 

鸣人闭上眼又睁开,目光坚定地看着佐助:“和我一起去,好吗?”

 

佐助:“……”

 

“你什么都不用操心,我带你玩就好了!买机票来不及了,我们可以直接坐船跨海过去-----还是你想坐欧洲之星?我都可以!其他国家的酒店也全都订好了,和我一间房,那边我很多地方都去过,我可以带你玩。”意识到自己有些急切,鸣人停顿了一下换了语气,“之前是有另外一位同事和我一起去,不过他临时有事,车票船票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如果你不去的话,这些钱就都要浪费,太可惜了。”

 

“佐助你总是很有想法也很有创意,我最近工作上不是很顺利,如果一起旅行的话,你肯定可以给我很多灵感和帮助,可以帮帮我吗,佐助?”

 

金发青年热切地看着他,佐助觉得脸有点发热。不管过了多少年,他总是拿这样的漩涡鸣人没办法。他低下头看着那几张白纸,努力把窃笑压了下去。打印纸还带着新鲜出炉的热度,黑发人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鸣人刚刚跑去街角的小店打的。所谓现成的车票船票,上面都白纸黑字印着宇智波佐助的名字,更别提还有预定时间,正好是十分钟之前。

 

他抬起头,没有戳穿这个显而易见的谎言:“你同事临时有事去不了?”

 

“嗯嗯嗯。”鸣人点头。

 

“……你就确定我会去?”

 

鸣人垮下脸像只垂头丧气的金毛犬,和佐助记忆里的那个大男孩重叠在一起:“你不愿意吗?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去的说……”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既然你工作不顺,又需要灵感,那我帮帮你也没什么。”

 

“耶?耶??”

 

佐助站起身拉起他的小箱子。

 

“还不走,大白痴。要赶不上船了。”

 

TBC

评论(25)
热度(150)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