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38

我回来了。大家久等了。

其实微微地看见完结的曙光了,这么想还真有点激动呢。

 

3.

 

鲜红色的火,铺天盖地带着滚烫的温度。佐助侧身躲过,简直不敢相信。有火星沾上他的衣角迅速燃烧起来,他直接用手把火焰包裹在手心活生生地压灭,白皙的手掌心立刻浮现出紫红鼓胀的水泡。

 

宇智波鼬和他拉开距离,远远的站在一片火海之后。

 

火焰的温度扭曲了空气,宇智波鼬似乎隐隐地笑了。他依然缓慢地结印,像一个牵线玩偶在徒然反抗命运的绳索。

 

“佐助,你现在开心吗?”

 

“……”佐助张了张口,什么都说不出来。

 

火遁一个接一个落在佐助身侧,年轻的黑发猫又狼狈地闪躲,血红的写轮眼里满是震惊和痛楚。

 

“……”宇智波鼬停下手里的攻击,似乎听到了某个看不见的人给他的指令。他隔着熊熊燃烧的火海看了眼佐助,张开口无声的说了什么。他最后微微一笑,迅速消失。

 

宇智波佐助站在一片火海之后,有看到大火仓皇逃窜的人群发出惊慌叫喊,有斑类纵身跳了过来指挥灭火,甚至隐隐听见了救护车和消防车的鸣笛,所有吵闹繁杂涌入耳朵震得他鼓膜生疼,和刚刚简直不是一个世界。

 

“佐助!”小樱落到黑发猫又的身边,“怎么回事?你没受伤吧?”

 

粉发女子眼尖地发现他不自觉颤抖的右手,拉过一看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被大火撩起的水泡已经被尖锐伸出的猫爪抓破,血水混着组织液反射着摇曳的火光,看起来触目惊心。她立刻拿出药粉倒在佐助的手上。

 

“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小樱这么说着,佐助充耳不闻。他眼前是难以扑灭的火海,冬天干燥,枯枝树木一点就燃。有被波及的无辜学生哭喊着躺上救护车,而他除了手掌连手臂上都满是烫伤,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滚烫的鲜红色海洋变化成当年和鼬殊死搏斗时的火焰,又幻化成灭族之夜烧毁家园的火光。所有他以为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带来伤痛的记忆随着这场大火席卷而来,他一把扶在身边小樱的肩膀上。

 

小樱没说话,只是拍拍他的背。

 

佐助深呼吸几次,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几乎要跳出喉咙。

 

“纲手大人……”他艰涩地开口,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鸣人呢?”

 

-------------------------------------------------------

 

“我要走了。”自来也突然站了起来,大狐狸咬着冰棒棍子,爪子下意识地扒着老师的裤腿。白发男人笑笑,冰冷的手摸了摸鸣人脑袋上的短毛。

 

“是要问我去哪里吗?”他哈哈笑了笑,“别问我。我现在的身体意志都不属于我自己。”

 

他轻轻动了动腿,把裤子从狐狸嘴里扯出来。像是意识到无法阻止他的离开,鸣人松开了嘴,眼睛湿润地看着他。

 

自来也最后摸摸狐狸的脑袋。

 

“如果可以,希望我们不会再见了。”

 

他背过身,不远处传来学生们的尖叫,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也就这一瞬间,自来也消失不见。

 

“呜--------!”狐狸发出凄厉的呜咽,他着急地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然而就像这个男人突然的出现一样,他消失得非常干脆,只有掉在地上的冰棍显示他曾经来过的痕迹。

 

狐狸伤心地趴在雪地上,他紧紧闭着眼任身下的雪逐渐融化沾湿他蓬松的毛发。直到熟悉的香气慢慢来到他身边,坐到刚刚自来也坐过的座位上。狐狸睁开眼,正看到佐助安静地看着他,朝他张开双臂。

 

他抖抖身上的雪水,跳上椅子缠住佐助。他的伴侣在微微发抖,身上还带着血腥和浓重的药味。

 

【是受伤了吗?很疼吗?】他舔舔佐助的脸颊,心疼地嗅着黑发人缠满绷带的手臂。佐助读懂了鸣人的担心,安抚地摇摇头,收紧了怀抱的力度。

 

-------------------------------------------------------

 

“你希望我们怎么做,火影大人?”卡卡西开口,在他对面坐着曾经威风凛凛的五代火影。这几天她就像突然老了十岁一般,依然的风姿卓越,眉目神情却无比苍老。

 

“研究调查结果出了么?”

 

“初步结果已经出来了,基本可以肯定,是秽土转生。”鹿丸说道,“这个禁术理应失传,怎么会……”

 

“大蛇丸。”纲手冷笑,“当时在木叶他就有偷偷研究。从木叶叛逃之后还以为他会放弃,没想到他一直在继续。”

 

“大蛇丸已经被佐助杀死了,是有人继承了他?”

 

“不论是谁,玩弄死者,任意杀戮,这种人绝不原谅。”纲手走到窗边,这几天都是突发事件根本来不及张开结界,外面传言四起,从恐bu袭击到诅咒杀人都有。有担心的学生家长联名要校方给个说法,媒体报道采访络绎不绝,猿类的警察也设立了专案调查组入校调查。已经开始有学生请病假离开学校,铺满厚厚白雪的校道上是各个行李箱拉出来的痕迹。

 

鹿丸皱眉:“不仅是木叶学园,就连外面不管是在斑类聚居区,或者和猿类混住的斑类,都或多或少受到袭击。”

 

“不管他们目的是什么,只要我们一天不倒下,就休想得逞。”

 

卡卡西沉吟半晌:“大人,我有一个想法。”

 

纲手扫了他一眼:“说。”

 

“以前尽管经历了四次斑界大战,还有其它或多或少的纷争,但猿类从来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也许,这次是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和猿类摊牌,然后让他们再次把我们都抓起来解剖研究吗?”一直沉默不说话的长老顾问小春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满是皱纹的脸上表情严肃,“你难道忘记历史,忘记了我们当年是怎么被当做妖怪赶尽杀绝,灭族了足足一千年么?”

 

“如果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迟早瞒不住。与其到时候东窗事发被当成反社会分子围剿,不如和猿类合作,让他们的媒体和警方对我们不要这么咄咄逼人。我们现在和当年不同,连着20年里三战四战已经元气大伤,根本分身乏力应付所有这些问题。”

 

“代价呢?”小春眯起眼,“我们要付出什么,让猿类替我们隐瞒,甚至保护我们的存在?”

 

“力量。”鹿丸接口,“把我们的医疗技术分享给他们。”

 

“仅仅是医疗技术能满足他们贪得无厌的欲望?”

 

“够了。”纲手打断他们愈发激烈的争辩,“这些问题还太遥远,就算留给下任火影来想都不迟。现在,我们要想办法把幕后黑手找出来。然后,让他们血债血偿。”

 

“卡卡西,你去通知结界班,张开最高防御级别结界。”

 

“是。”

 

“鹿丸,你让调研组继续研究有没有解除秽土转生的方法。”

 

“好。”

 

纲手深吸一口气,转向一直安静抱着胳膊没有说话的宇智波带土。

 

“我不相信鸣人或者佐助可以下得了手,所以就拜托你了。”

 

带土点点头,身形渐渐在虚空里扭曲消失。

 

TBC

 


评论(9)
热度(49)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