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翻译】Right Here Waiting 2

雷,狗血,OOC,慎入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每一个能吸引鸣人的机会,佐助都牢牢把握。而现在他知道了,在他不懈努力之后鸣人确实对他有微妙的感觉。

 

没错,14岁的宇智波佐助一直致力于勾引19岁的漩涡鸣人。

 

而这奏效了。

 

【他不知廉耻地弯下腰展示漂亮的臀部,只为了从冰箱里拿出一颗番茄。他能听到背后漩涡鸣人呛出声来,黑暗的愉悦在他脑子里膨胀。】

 

【他试过只穿着黑色短裤就走进客厅,完全忘记了鼬的学习小组活动。当时鸣人把他的铅笔直接掰断,目光根本没法从佐助的胸口移开。那感觉真棒。】

 

【哦,还有。在日光充足的季节,他来到鸣人负责打扫清理的泳池想要晒肤色。当然,他希望全身都肤色均匀,所以他脱下身上仅有的毛巾,而鸣人直接头朝下跌入泳池。】

 

【佐助为此窃笑了好几天。】

 

所以现在,他在自己15岁的生日派对上用眼角余光捕捉那大白齤痴的身影。唔,看来紧身黑色牛仔裤是个正确的选择。鸣人—还有他身边那一大群人---都紧紧盯着佐助的屁股。 


   该死,那大白齤痴真烦。鸣人想要他,佐助知道鸣人想要他,而鸣人也知道佐助知道这一点……可那个大白齤痴就是控制自己保持距离。那混蛋到底还需要什么?难道要他在头顶上竖根箭头写着“上我吧白齤痴”?

 

当鸣人把酒一饮而尽的时候-----牙,蝎子说过他现在也算是个男子汉了,男人的派对上总该有酒的—佐助的大脑要冻住了。鸣人朝牙点点头然后向佐助走了过来,蓝眼睛目光坚定。

 

佐助开始颤抖。

 

温暖坚定的手掌紧扣他的手腕,把他手里的冰酒拿开。佐助一言不发,被鸣人拉出喧闹的中心,踏上通往他房间的漆黑台阶。他被那20岁年轻有力的身体狠狠一拽,房门在他身后用力关上,背和臀部都紧贴那扇六英寸厚的橡木大门。

 

‘太棒了!’佐助在脑海里尖叫。

 

他把细瘦的胳膊环上小麦色的脖子,整个人已经气喘吁吁。鸣人有着发达肱二头肌的胳膊牢牢锁住他修长的身躯,两人身体紧密相贴。

 

“就是现在白齤痴。”佐助喘息着。“你到底还想要我怎样,给你打印张邀请函?”

 

鸣人什么都没说,带着茧的大掌包裹住佐助的双手,然后无情地把它们按到佐助上方的门板上……离佐助头顶足足有一尺远。

 

年轻宇智波的喉咙里迸发出某种像呜咽般的声音。

 

他身体弓起,胸膛和腹部简直要被身上另一人火热的身躯磨碎,大脑思维都开始融化;眼前正和他幻想的无数场景之一如出一辙。鸣人把他甩到坚硬的墙壁上,撕扯他的衣服,粗暴分开他的双腿,掠夺他的一切。上帝,佐助是这么渴求鸣人要了他。

 

“佐助。”

 

他僵住。有什么不对劲。鸣人没有动,头发遮住了蓝眼睛。

 

“怎么了?”天,难道这白齤痴看不出来他简直想把鸣人扔到床上,然后直接坐上去-----

 

“我要走了。”

 

……

 

……

 

………

 

……什么?

 

“你要走了?什么意思,白齤痴吊车尾?”佐助嘶哑,无法理解听见的每个单词。“你把我推到门上让我又痛又硬,就是为了告诉我你要离开?”

 

鸣人轻笑,他放下佐助走到一边。

 

“纲手婆婆的机构给我提供了全额医学奖学金。”

 

佐助疑惑了。他知道鸣人正在读医学预科,也知道鸣人想像纲手一样成为儿科医师,不过----

 

“那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大学我说----”

 

‘当然,东京医学院确实很不错,鸣人到底什么意思---’

 

“……它在加拿大。”

 

…………

 

……

 

今晚第二次,宇智波佐助呜咽了。

 

“加拿大!你要去大半个地球这么远的地方白齤痴吊车尾?”他隐约意识到自己正毫无礼仪地放声尖叫,可充血的耳膜让一切显得格外遥远。 


   “我等了你这么久,而你现在要去加拿大!你会说英语吗白齤痴?”

 

佐助全身颤抖,也许他得再去买台新笔记本电脑,因为他把正在用的这台砸向了漩涡鸣人,完全变成了一坨碎渣。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你有打算跟我说吗?你以为我不会在乎---以为我就会这么放弃,让你过上幸福生活---”

 

他嘴里说着毫无逻辑的废话,苦涩眼泪夺眶而出。房间里凌乱不堪,不过这都没关系,因为他痛到不行,周围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就像他失去了呼吸的能力,鸣人就要离开他了,鸣人根本就不想要他----

 

“佐助!佐助!吸气!深呼吸!混蛋!”

 

脑海的某个地方意识到他正躺在地上,痛得像是恐慌症发作,整个人都虚脱了。

 

他靠向鸣人的胸膛。

 

时间分秒流逝。

 

鸣人要走了。

 

他们相识八年。

 

……佐助难过极了。

 

“你什么时候走?”他声音空荡荡的没有感情。

 

鸣人停顿一下,确定了佐助现在的状态后才回答。

 

“星期天。”

 

他苦涩一笑。现在已经是星期天的凌晨,差10分钟就1点了。

 

“你现在高兴了。你从来都不想要我。你再也不用忍受一个讨厌的小鬼成天想要勾引你。不知道半个地球的距离对你来说够不够远。”

 

鸣人低声呻吟。

 

“不想要你?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说?你最近有好好看过你自己吗?”

 

鸣人把佐助拉到自己大腿上,那双明亮的蓝宝石眼睛深深看进他的灵魂。

 

“天,小佐助。”鸣人的嘴唇靠在他耳边,火热的呼吸让他敏感颤抖。“你根本不知道控制自己不想要你,不被你吸引有多痛苦,多难受。”

 

火热的掌心摩挲着他背后的羊毛衫,鸣人的声音低沉嘶哑。

 

“你一点都不知道,看见那些人色眯眯地盯着你我有多生气,我好想走到你身后抓着你的屁股告诉他们有多远滚多远,因为这里------”鸣人的手顺着脊柱轻轻滑落,占有欲浓烈地揉弄两瓣臀肉。

 

“----全都是我的。”

 

佐助的内脏简直要翻腾了。那些话语还有他屁股上的动作都具有浓烈的占有欲和嫉妒。鸣人再度揉弄了手中的软肉,把佐助拉过一把坐到他火热的鼠蹊部位上。佐助能感觉到坚挺和滚烫透过牛仔裤的布料传来,他身体颤抖,任金发人贴着低吼。

 

“你根本不知道,佐助,在梦里面我对你做了什么肮脏淫齤荡的事情,幻想着掰开你的双腿,狠狠干你让你撞到床头板上。”

 

宇智波的思维仿佛都融化为液体,点滴流出他的耳朵。他又硬了,臀部无意识地在那坚挺上划着小小的圈。

 

“但是,”鸣人深呼吸,一手仍牢牢抓着佐助的臀瓣,“除去这些,现在,你年纪太小了佐助。不管你怎么想,你都没法承受我想对你做的事情。”

 

佐助嗤笑。他可不同意,可鸣人目光如此坚定他根本无法反驳。

 

“而且我不得不离开,小佐助。”鸣人声音软了下来,脸颊贴着佐助的前额。“这次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只是这时机不对。”

 

最糟糕的是佐助全都能理解体谅。他知道鸣人必须要走,知道他还太小,可是---

 

“鸣人?”

 

“嗯?”

 

佐助顿了顿,低声轻语:“我会长大的。”

 

他能感觉到鸣人埋在他发间的微笑。

 

“嗯,你会的。”

 

“……你也会回来。”

 

鸣人往后退,严肃地看着他:“……你会等很久的,佐助。”

 

“我知道。”佐助抬起头,意识到鸣人话语里的暗示他全身都放松了,“我是个宇智波,我有的是耐心。”

 

鸣人脸上的笑容如此灿烂,佐助翻了个白眼。“白齤痴……反正我们互相等着对方。”鸣人点头,那种巨大的白齤痴傻笑又回到了金发人脸上,佐助真想知道又帅又性感的鸣人怎么会笑成这样。还没等他开口,湿润坚定的嘴唇吻上了他,所有念头旋即烟消云散。

 

这轻柔耐心的吻折磨着他,直到火热的舌头舔过渴求张开的粉色嘴唇,终于终于进入那潮湿的口腔,卷着他的舌吸吮爱抚,吸走他所有的痛楚难受。当结束这个吻时,佐助知道这值得他为之等待。

 

***

 

“嘿大白齤痴!”佐助在他的被窝里说道(鸣人坚持要给他盖得严严实实),金发人停在卧室门边歪着头,狐狸脸上满是好奇。

 

佐助把眼前这一幕深深刻进脑海里。

 

“记得带毛衣。”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现在)

 

那就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鸣人了。过去三年间他们一直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佐助已经预见他还要再等待四年……可,可是现在……

 

漩涡鸣人就站在他面前。

 

“鸣人。”他向前几步。

 

他根本无法相信。漩涡鸣人。漩涡鸣人就在这里。在他的学校里。鸣人!

 

他甩开那群女生,完全忽略她们的疑惑。

 

挎包从肩膀上掉到了地上。他置之不理。

 

四面八方每只眼睛都盯着他们。他不在乎。

 

僵硬的腿支撑着他走到漩涡鸣人面前,他消失了足足三年,此刻正傻笑着的金毛大白齤痴。鸣人。

 

金发人张开双臂前倾身体,蓝眼睛毫不羞耻地品尝白皙宇智波的每一寸身体。

 

“鸣人。”

 

 

“小佐助长大了。”他得到一个嘶哑的回答。

 

佐助再次低语,听起来就像个坏掉的留声机,颤抖的手抚上金发人的脸颊。

 

“鸣--”

 

然后他被吻了。火辣,激烈,深入,湿润舌头和性感的嘴唇狠狠掠夺,滚烫发热的大掌摸上他的腰,拽取他的臀肉把他拉到分开的大腿间。

 

在佐助能思考之前他已经勾上小麦色的脖子,仰起头张开嘴不知廉耻地吸吮口腔里入侵的舌头,他呻吟着,鸣人正吞噬着他。年轻宇智波白皙修长的手指拽住阳光般的头发,把金发人的脑袋拉的更近。口中的舌尖舔过他敏感的上颚,他全身一阵颤动。

 

天……他需要空气。

 

他们推开对方,额头相抵,火热吐息落在彼此敏感,被咬得红肿的嘴唇上。

 

…..

 

狂热尖叫把两人带回现实。

 

……

 

迷蒙的黑眼睛注视着四周的混乱。每个人都在尖叫,昏厥,指着他们又或者目瞪口呆……而当喧闹逐渐停歇,大家开始拿出手机。佐助能看到明天的校报头条了。奇怪的是佐助笑了起来。这也许是他见过的最有趣的景象,他的所有花痴队队员看起来都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

 

“佐—佐助君!”

 

突然之间,姗姗来迟的机会终于降临。这个绝佳的摆脱小樱,井野和每个花痴队员的机会。他转向鸣人,金发人露齿一笑。

 

“佐助君,”面色铁青的粉发女孩从人群里钻了出来,“这…究竟是…你在做什么?”

 

作为回答,鸣人把手滑进佐助的后腰袋,他向前一靠,充满欲望地咬了口黑发人的下唇。

 

“准备好出发了吗,小佐助?”

 

佐助给了女孩子们一个“终于可以和你们说再见”的微笑,朝金发人点点头。他转身向要上车,却被肩膀上的手阻止了。

 

宁次。糟了,佐助原本要送他回家。

 

“别担心,宇智波。”宁次微笑,“我有……其他的方式回家。反正,”他偏头看向那些石化了的女孩子们,“我得趁她们回过神前离开。”

 

佐助点头,接过宁次递来的挎包,坐上真皮座椅。

 

“可-可是佐助,你要做---”

 

“还能有什么,小樱?我要和我男朋友一起走了。”

 

法拉利绝尘而去。

 

TBC


评论(12)
热度(42)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