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翻译】Right Here Waiting 1

Right Here Waiting

 

作者:CerealK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933603/1/Right-Here-Waiting  


翻译文。顶风那个啥,鸣佐。架空,鸣人大佐助5岁。15岁的佐助已经喜欢上鸣人,可是因为佐助未成年,鸣人一直克制自己拒绝这个绝妙的诱惑。随后鸣人去了加拿大留学三年。

三年后佐助成年,鸣人也回来了。他们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佐助高中生,鸣人大学生。


PS:没有拿到作者的翻译授权,短消息和邮件都毫无音讯。能查到作者最后的活动时间twitter上是2012年,ff上是2011年,所以不会全文翻译只会节选。如有侵权问题也会立刻删除。文有肉,每次肉更新24小时内编辑掉。文已完结是只有两发的短篇,预计能很快完结,请放心跳坑。

 

狗血,雷,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事情说三遍】

 

***

 

前略。

 

***

 

佐助讨厌这些女生,连身体里最后一条X染色体都厌恶她们。他的这群追随者就像一个动物王国,最凶狠的那只得到最丰厚甜美的奖赏,并嫉妒地占有它不受其他猛兽垂涎。春野樱就是其中的领头鬣,她声称拥有他的所有权,并以此驱赶其他饥渴的野兽。

 

算了,日光下的魔鬼总好过黑暗里的恶魔。

 

这么多年佐助早就练了出来,他把小樱的花痴夸赞当做背景音抛之脑后。

 

【我真的变得这么弱了吗?】

 

他们转过一个拐角,走下大理石台阶前往停车场。

 

【依靠一个女人来保护我的贞操?】

 

没错,他就是个处男……不过这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我是真的要一直…..喂!看路,你这尖牙怪!】

 

小樱朝水月龇牙,这个有着鲨鱼锯齿的同级生刚一把撞了他。水月这么急匆匆地是要去哪里、为什么学校里这么吵?他能听到背后传来井野的声音,还有水月的女友香磷(另一个佐助的狂热粉丝)正一块叽叽喳喳。

 

“井野你竟然没看到?停车场那有一个超级火辣的大学生----”

 

井野是怎么做到穿着高跟鞋都健步如飞的?佐助漫不经心地想。

 

哪里?”小樱叫嚷着。

 

佐助眼睁睁看着小樱维持着挽着他胳膊的姿势(就像他们的胳膊被胶水牢牢粘住一般)把他拉扯到停车场,穿过一大群尖叫花痴的女生。

 

“让开!”金发女生大吼,简直像摩西分开红海一样杀出一条血路,一瞬间停车场的视野无比开阔。佐助被弄得浑身僵硬,女孩子们扯得他东倒西歪,身边人正尖叫高喊简直要击穿他的鼓膜。

 

“我的上帝!他可真帅!!!”

 

……

 

“恩,呃,唔……不过没有你这么帅啦佐助君!”其中一个女生忽然想起来佐助还在场,立刻紧张地解释起来。切,好像他会在乎这些似的。

 

大学男生到底有什么好?

 

‘他们看起来确实更成熟,思想更复杂。’佐助想着,眼睛随意扫着那个传说中的“火辣帅哥”,‘没错,也许他们还更有头脑,不过这又有什么----------’

 

然后他看见了。

 

哦上帝!就这一眼就让他的内心呜咽。就在那里,在木叶高中的大学预科部停车场里,站着一个绝顶帅哥。

 

那是一个纯净而毫无杂质的美男子,正性感地斜靠在橙色法拉利流线型的机罩上。灿烂阳光崇拜地亲吻那光裸结实的胳膊,又一点点吻过穿着橙色T恤的宽阔胸膛。T恤的底子垂了下来,遮住令人印象深刻的坚实腹部和倒三角的腰胯,倒V字形的腹股沟线条若隐若现。蓝色牛仔裤完美地包裹着修长双腿,此刻正危险地低低挂在狭窄臀部上。

 

佐助的视线掠过这美妙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坚毅的下巴,性感宽阔的桃红色嘴唇,颧骨上三道对称的胡须伤疤,笔直鼻梁,褐色的零星雀斑,如同流动黄金般的炫目金发,迷人的蓝宝石眼睛。

 

那双眼睛……

 

包围着佐助的所有声音都消失不见。

 

那双眼睛……

 

他心跳剧烈,大脑停止运转,空气堵在喉咙里让他呛了出来。

 

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双眼睛……

 

心脏和大脑都瞬间回到了佐助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10年了,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鸣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鸣人(13岁)佐助(8岁)通过鼬相识相知互相吸引。

因为家庭原因,美琴病逝,鼬太过完美等等,佐助心思敏感甚至想过自杀,鸣人阻止了他。

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然后佐助长大了。

 

以上略

下面开始佐助的回忆一直到本次更新结束。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他正剧烈颤动。


湿透的黑发粘着他的皮肤,颤抖的手指紧紧撕扯床单,他的脊柱弯折成柔软的拱形,炽热汗水像小溪一般流下他过热的肌肤,湿润身下的床单。


“啊哈!”


蓝眼睛深深地看进他的黑色瞳孔,那滚烫光滑的手掌爱fu他涨到发痛的bo齤起。他尽可能地分开双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还能如此不知羞耻地展示欲齤望中心。


“啊!用—用力!求你!”


没有任何回应,除了一个邪恶的微笑,和……和包含他欲齤望的火热口腔,瞬间让他再也无法思考。快齤感麻木了他的大脑,他翻起眼睛,手指发烫,白色电光在他脑子里劈啪作响,而当他无法再承受更多快齤感时,一根邪恶的手指轻轻弹了弹他最隐蔽的地方,在他囊袋之后那个小小的入口--------佐助高齤潮了。


那高喊着【鸣人】的尖叫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回荡。


佐助筋疲力尽地倒回床上,颓然地在身旁的毛巾上擦拭弄脏的手(这是那毛巾存在的唯一目的)。他希望他18岁的梦中情人能够真的在这里,在他大张的双腿之间,在他身体之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哥哥?”

 

19岁的男生停下了打领带的动作。

 

“为什么白痴吊车尾要借你的车?”

 

年长一点的宇智波看向窗外,14岁的佐助坐在鼬身边,看着鸣人坐进鼬的黑色轿车。

 

“他要和女朋友出去约会。”

 

……

 

“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就说,你肯定会分手。”

 

漩涡鸣人满脸湿润,水汽迷蒙地朝年轻的宇智波笑笑。等他呕吐完,佐助递给他一杯清水。

 

“是啊,唉,喝醉可一点都不好玩的说……尤其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短暂的停顿。

 

“嘁,白痴。干嘛还用她来惩罚自己。”佐助在心里补充,‘那蠢娘们根本不知道她曾经拥有的多么珍贵。’

 

鸣人听出了佐助声音里的厌恶,他窃笑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来鼬家里是想寻求一些安慰,毕竟他和雏田以某种不同寻常的方式结束了他们的关系----在三个月前。鼬不巧正出差在外,只有佐助一个人在家。

 

“哎小佐助。到你恋爱的时候就会做傻事了。”

 

鸣人转过身,以至于他根本看不见佐助苍白的脸上那悲伤的表情,又或是那句呢喃的低语:“我也想。”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电视音量很小,披萨也吃完了,那白痴正高兴地睡在他半米开外的沙发上。佐助把障碍物全部清空,盯着那张八岁起就缠着他的面孔。

 

鸣人。

 

他成熟了。这个19岁的漩涡鸣人身材结实,每次和他去商店或者一乐,佐助都不得不学他的盲人大叔斑一样对那些花痴鸣人的视线视而不见。佐助现在在读中学,也有了自己的粉丝。领头的两个女生一个有着奇怪粉色头发,另一个是金发的花店女孩。

 

蠢女人。

 

她们可以尽情追逐他,但他的心在很久之前早有归属,对象就是那个现在正呼呼大睡,往他去世母亲留下的真皮沙发上流口水的金毛大白痴。佐助嗤了一声伸手抹去鸣人的口水,拇指碰到柔软半张的红润嘴唇。

 

*噗通*

 

他轻轻动了一下,让那带着六道胡须疤痕的脸更贴近自己的手掌。现在他知道了,那些伤痕是虐待鸣人的养父母留下的。

 

*噗通*

 

鸣人蹭了蹭,嘴唇分得更开,潮湿温暖的吐息落在佐助白皙的皮肤上,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噗通*

 

没…没关系的…只是亲一下而已。反正他睡着了。就一下---

 

在佐助能阻止自己之前,他已经离鸣人很近,只有3厘米,2----

 

贴在他唇上的柔软肌肤给他带来某种黑暗的刺激,一路渗入他的脊髓让他内脏痉挛。那黑色的火焰—他后来知道那火焰名为欲望----冲破他的喉咙,他不得不更加喂饱自己的饥渴。

 

他抬眼,那白痴正无意识地前倾靠近他的亲吻。佐助的自制力宣告阵亡,他含吮着鸣人丰满的下唇,把自己毫无经验的舌头探入鸣人口腔。

 

当他的大白痴似乎抬起身回应了他的吻时,佐助心跳都要停止了,他呼吸停滞,闭上眼祈求一切顺利发展,然后---

 

鸣人退后了。佐助眨着眼不确定地看进那双蓝眼睛,金发人正靠向沙发拉开距离。在那双从不掩饰的眼睛里,佐助看到了震惊,迷惑,愧疚,还有-----

 

佐助闭上眼。

 

----拒绝。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佐助,我们已经谈过很多次了!你不能喜欢我!”

 

“为什么!”佐助快要抓狂。四个月了。自从上次他亲了鸣人之后已经过了四个月,然后他再一次被拒绝。他没法再承受了。他内心的某个地方正痛苦地死去。

 

“我知道你喜欢我!你也偷亲我了!”这是佐助最后的底牌,他像个绝望的赌徒一样甩了出来。

 

鸣人猛然一震。

 

“那是个错误。”他看向窗外,声音冷酷。从上次喝醉之后他一直远离宇智波大宅,但有天他经过想去找鼬借一些心理学笔记,本以为房子里会没有人却赫然发现佐助在家,【又是】一个人,感冒发烧。

 

佐助踉跄地坐到沙发上。他实在是……累了。关于所有的一切。他的父亲兄长,学校功课,那些为了让他的简历和鼬的一样漂亮而不得不参加的活动,那些痴迷的跟踪狂,还有这个,他混账的“感情生活”,竭尽所能让鸣人对他的喜欢能超过所谓的“弟弟”。

 

“我的意思是,我还是不明白这一切怎么会发生的说!你是我朋友的弟弟。哈,虽然我承认我比鼬还像你的兄弟-----”

 

他顿住了。

 

“天。”鸣人把脸埋到自己手里。“才不是这样的。因为我做了鼬不希望我做的事情。我实际上真的在乎你。”他绝望地抬起头。“可是佐助,你难道不明白吗?你搞错了。你一直把我当成大哥哥,又正在青春期,我还是你身边实际上最亲近的大家伙!你只是搞糊涂了佐助!”


心情低落的黑发男孩抬起头来。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团糟,鼻头发红,头发蓬乱,哭成了一个大花脸。他之所以抬起头,是因为尽管微弱,他还是在金发人声嘶力竭的话语里听到了某种不该存在的情绪。没错鸣人没有看他,只是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双手,但这么长时间以来,佐助还是第一次发现了一丝希望。他经过消沉的金发人,走向大门。

 

“你想要说服谁,白痴?”他轻哼一声,虚弱地离开。“我…还是你自己?”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TBC


评论(13)
热度(75)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