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美味情缘 4

 

4.

 

“那个漩涡鸣人一天到晚缠着你到底干嘛啊,佐助。”香磷气愤地切着洋葱,重吾看着这个切洋葱也面不改色从不流泪的女人,眼神里隐隐带着敬畏。

 

“没什么,邻居之间互相帮忙。”佐助正在清理河豚,锋利的刀片熟练的片出薄鱼肉片,手起刀落像是带着血腥味的艺术品,画面美丽得惊心动魄。

 

“……杀鱼的佐助也好帅啊……”香磷情不自禁红了脸,水月捅了她一把。

 

“喂,口水都要滴下来了,你想给客人吃你的口水吗?”水月一低头躲过香磷的菜刀,干脆凑到佐助身边。他一边雕着萝卜花一边问,“说到口水,你真不打算对漩涡鸣人做点什么吗?”

 

佐助眉毛一动,他不是很理解水月的意思,干脆就不回答。

 

水月自顾自地说:“那个漩涡鸣人虽然看起来傻,没想到还知道【烈-----男怕缠郎】这种方法嘛。不过看你一直都这么冷淡,应该是不喜欢?”

 

香磷推了推眼镜,嗤笑:“佐助怎么可能喜欢他。”

 

“哎,就算不喜欢,你也别老是吊着他啊佐助。整个木叶大饭店的人,不对,就连隔壁几家饭店的人都知道他一直喜欢你追着你不放,你要么就拒绝他好了。”水月放下手里的白萝卜花,笨拙的白萝卜摇身一变怒放的白玫瑰,水月敲了敲刀背,十分得意自己的刀功。

 

“要是你怕他受伤太严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们可以在旁边守着你。你拒绝他之后,一旦他有什么变态举动我们可以立刻动手。”重吾放下刀,语气森冷。据说他曾经有过严重的情绪困扰,时不时会切换到嗜血人格。

 

“他还敢动佐助?他要是敢,我绝对把他片成生人肉片,每片都薄得像纸一样。”香磷慢慢握紧拳头,突然一愣,“佐助你怎么了?佐助?佐助???”

 

不管什么刀都用得出神入化的宇智波小厨神竟然切到了手指。

 

黑发青年木然地看着水月大呼小叫的拿菜叶子包住他喷血的手;香磷抢着说让她来含手指,她的体液绝对可以治疗伤口;还是重吾最靠谱,从一个画满番茄的小箱子里挖出了许久没用的创可贴。

 

然而尽管人人都说十指连心,可佐助看着自己血流不止的手竟然一丝疼痛都感觉不到。他就好像和现实世界有了万里鸿沟,满脑子只能听见自己的尖叫。

 

漩!涡!鸣!人!喜!欢!我!

 

他闭上眼缓缓呼吸,香磷看着他惨白的脸心疼到不行,唠唠叨叨地说着什么,佐助一个字都没听见。

 

冷静,佐助。你可是木叶名门宇智波之后,你手上握着的可是传说中的厨神因陀罗用过的名刀,你怎么能因为你几个手下的胡言乱语而心神大乱?

 

“佐助你在吗?佐助?”爽朗的大嗓门把佐助从内心世界拉回现实,他保持着香磷水月拉扯他手的姿势,慢慢睁开眼睛,正看到鸣人笑嘻嘻地走进厨房,马上又皱紧眉头。

 

“你们在干嘛。”金发青年走过来扯过佐助,香磷不爽地跳起来:“你放开佐助!”

 

佐助甩开鸣人的手,瞟了一眼香磷。香磷安静下来但还是恶狠狠地盯着鸣人,佐助朝外点了点头,向外走去。鸣人回头朝香磷孩子气地办了个鬼脸,女人叉着腰捏着拳头,碍于佐助的脸色不好发作,只好转身愤怒地切洋葱。

 

走到外面,佐助低头看了看手指,已经止血了,重吾把伤口包扎得很出色。他看向漩涡鸣人:“什么事?”

 

鸣人献宝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电影票:“你看!这是好色仙人给我的票!今天晚上的,一起去看吧佐助?”

 

好色仙人是鸣人的老师,曾经和大蛇丸,纲手并称木叶三大厨神。然而经过一番变故,大蛇丸如今跑去研究心理,美名其曰想把握新时代的风向,千手纲手继承祖业成为大饭店的经营者,走了行政的路子,只剩下自来也依然云游四海搜寻各方美食食材,在写食谱和食评之余偶尔也会写点黄书(销量比他的食谱好多了)。

 

如果是以往,佐助会挑剔嫌弃一番这两张皱巴巴的电影票,表面勉为其难实际心花怒放地答应。但刚听完水月他们的话,佐助却有了别的想法。

 

“怎么不找小樱去?你不是喜欢她么。”

 

“哎?”鸣人一愣,他一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的表情,一脸摸不着头脑,“可我想和佐助一起看,不可以吗?”

 

佐助没有回答,鸣人在这份奇怪的沉默里感到愈发不安。他轻轻拉着佐助受伤的手,小心翼翼地看着染血的绷带:“因为受伤了所以不想去吗?”

 

“啧,我才没这么脆弱。”佐助嘴里毫不示弱,却没有把手抽回来。

 

“可我就是想和佐助一起看嘛。”鸣人拖长了音撒娇,“你看我们可以和婆婆请个假,先去隔壁砂忍大酒楼试试他们的新菜风沙烤野猪,或者吃土家饭店的经典招牌菜盐焗鸡,然后去水雾居酒屋喝点清酒-----------上次我遇到他们老板娘,说新到的梅子酒超级好喝的说!等差不多到11点钟我们就去电影院,一直看到1点回家!”

 

金发厨师一口气说完,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佐助:“好不好嘛,佐助助助助?”

 

-----------------------------------------------------------------------------------------------------

 

等佐助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电影院里了。他们刚去吃了传说中的烤野猪,说实话虽然我爱罗的手艺堪称一绝,但他还是更喜欢鸣人做的菜。接着他们去居酒屋喝了点酒,梅子酒确实很好喝后劲也足,鸣人几瓶下肚就已经晕头转向。那个风姿绰约的老板娘看见他们就笑得妩媚温柔,佐助只能赶在被她袭胸前狼狈地架着鸣人结账离开。

 

本想就这么打车回家,可漩涡鸣人听到要回去却不高兴地耍起脾气来,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街边公园门口,他盘腿坐下双手撑着两边膝盖表情十分严肃,如果不是时不时打酒嗝,旁边人都还以为他在打坐练功。佐助憋了半天把一拳把鸣人打晕拖回家的念头憋了回去,最后还是去看了电影。

 

入场前不管是检票人员还是带路工作人员都表情暧昧,坐下时佐助才发现那赫然是最后一排的情侣座。而且意外的是工作日的夜场,观影人数竟然不少,但放眼望去都是情侣。

 

灯光逐渐暗下,电影开始播放。过了15分钟后,佐助默默地盯着大屏幕上的被翻红浪玉体横陈,耳边尽是淫词浪语喘息呻吟,终于明白了

 

这是情色片。

 

宇智波佐助盯着大屏幕上的两龙戏凤,脸不红心不跳。他叹息一声心想自来也把这种票给徒弟,是想让他开窍……早点把小樱追到手吗?

 

他心里涌上一阵苦涩,屏幕上欲拒还迎的肉搏戏变得无比刺眼。他无声叹了口气侧过头来,正对上漩涡鸣人黑暗中灼灼的目光。

 

佐助心头一跳:“你醒了?”

 

“本来也没有彻底醉啦,刚刚有些晕,现在好多了。”鸣人嘴里这么说着身体还是歪歪斜斜,一不小心就倒在佐助身上。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佐助一下有点发晕。

 

“这什么电影,好色仙人真不愧是好色仙人,给这种东西给我看。”鸣人嘴里嘟嘟囔囔,他努力了几次也爬不起来,干脆赖在佐助身上,张开双臂抱着毛绒玩具一样把黑发青年抱到怀里。

 

“佐助香香的。”鸣人低头嗅了嗅,“唔,闻起来像蓝莓,又有点草莓的味道……是番茄吗?咦怎么还有烤猪的味道,佐助你得回去洗洗这个味道不好闻。”

 

佐助用力推开鸣人,他刚也喝了不少,被鸣人一闹愈发头晕脑胀:“不好看就回去。”

 

他站起身,却被重重一扯往后摔去。

 

“不许跑。”漩涡鸣人圈着他的腰,语气严肃,“不,许,跑。”

 

吐息间的热气落到佐助敏感的耳垂上。他缩缩脖子反抗地回头,正对上鸣人湿润的嘴唇。

 

他睁大了眼睛,两双嘴唇紧紧相贴,火焰的温度从相触的地方星火燎原般扩散到全身。像是某种默契,他们同时环上对方的身体,张开双唇用力啃咬。他们的舌头互相摩擦纠缠,急匆匆吞咽着彼此的唾液,呻吟比电影里的更加撩人。鸣人一个用力把佐助压到座椅上,发出砰地一声响。

 

有观众好奇地回过头来,佐助羞耻地别过头。鸣人直起身狠狠瞪回去,其他人唯有收回目光。金发青年低下头想继续之前甜蜜的亲吻,被佐助捂住嘴巴。

 

“漩涡鸣人,”他语气冰冷,像他惯用的日本刀一般锋利,“看清楚我是谁。”

 

鸣人眨眨眼:“是佐助啊。”他舔着佐助的掌心,舌尖顺着掌心的纹路慢慢舔过修长的手指,带着薄茧的虎口,然后沿着敏感的手腕来回舔弄。佐助舒服的眯起眼,心底还是带着不安。

 

你喜欢我吗?

 

像是我喜欢你一样的喜欢,喜欢到嫉妒你对别人的笑,嫉妒你和别人的勾肩搭背,想让你只属于我的那种,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喜欢?

 

佐助心底的蛇嘶嘶吐着蛇信,像伊甸园里的蛇呢喃着诱惑的低语。

 

才不要管什么小樱,什么别的女人,现在做了就好。他这么有责任心,和他发生关系一定会从此对你死心塌地,断了他的后路,这样漩涡鸣人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黑发青年用力闭了下眼睛,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情,他坚定地睁开眼。视线里鸣人正咬着他的指腹,带来阵阵酥麻。

 

“鸣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吻我,为什么……要露出一副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的表情?

 

漩涡鸣人歪着头,他舔了舔嘴唇,双唇在屏幕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湿润光泽。

 

“我也不知道。”

 

佐助心一沉。

 

“可我就想做。”鸣人吻着佐助的脖子,黑发青年敏感的发出呜咽,“我想吻佐助,想摸你,想舔你,想佐助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味道。”

 

“我讨厌他们围着你转,讨厌那些人色眯眯地看着你。”鸣人话锋一转,牙齿的力度加大,在佐助的锁骨上留下齿痕,“我只想对佐助做这些事情,我想佐助看着我,想要佐助的认同,佐助的全部都是我的。”

 

狂喜席卷过宇智波佐助的心头。

 

这足够了。

 

就算他整天被大蛇丸嗤笑情商低下,但这些话足够证明一切了。

 

漩涡鸣人喜欢他,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喜欢。


TBC

评论(7)
热度(79)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