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有火影的鸣佐,APH的法英和反逆鲁路修的黑白。逆CP会死星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607082,欢迎勾搭调戏

【鸣佐/带卡/柱斑】木叶学园 37

有点卡文先少少的更新一点……

 

 

2.

 

宇智波斑走在漫天冰雪里。刚刚下雪的时候他并不觉得冷,太阳出来雪开始融化,寒意却像针一样扎进他的骨髓。他步伐很慢很坚定,黑白绝跟在身后像是忠诚的骑士。

 

“您真的要去找那个人妖吗?”白绝嘟囔着,黑绝冷冷一笑。

 

“那只不是人妖。”

 

“哎?可我在带土家那个会发光的硬板上看到过人妖,明明就是!”

 

“你知道什么是人妖吗?”

 

“切,当然知道,不就是男人涂眼影嘛。”

 

“按你这说法,那只九尾狐也是人妖,每次放大招前就先涂眼影。”

 

“……咦?咦??!”

 

“我确实是去找他。”斑开口打断他们没营养的拌嘴,黑白绝立刻安静下来,“也许他真的有我需要的东西。”

 

“他看起来就不是好人……”白绝不高兴地把身子往雪地里沉。

 

“难道我就是好人么。”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在严寒中冻得手指发红掌心发白。他的手曾经和千手柱间温暖的十指相交,亦曾颤抖地抹去泉奈的鲜血,曾冷厉地掏出敌人心脏,也曾温柔抚摸娇嫩的花瓣。而现在,这双手如此虚弱无力,连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斑大人……那人虽然很弱,但很危险。”黑绝斟酌着开口。斑笑了笑。

 

“互相利用,各取所需。”他呵出一口白气,“事成之后就杀了他。”

 

他们站在了一座荒山前,兜的气息就隐藏其中。像是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巨石缓慢移动着露出狭小黝黑的通道,如同恶魔裂开狞笑的巨口,等着吞噬堕落的灵魂。

 

-------------------------------------------------------------

 

千手柱间挣扎着睁开眼,他视线所及之处全是白茫茫一片。他有点疑惑不确定自己到底在哪里,然而他根本无法动弹,连动一根树枝的力气都没有。不对,他已经被烧成灰烬,失去了自己最后的依附体。

 

他试着深呼吸,可现在的他根本就不具备呼吸能力。他被温暖如水波的能量包围着,暖洋洋的像泡在夏日的池水里十分惬意。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些能量是什么:是他自己的力量。他的力量一点点从他自身溢出,如此强大又如此坚决,逐渐朝四周逸散消失。已经完全是精神能量体的他微弱地呻吟一声,尝试阻止能量离他而去,只是徒劳。

 

他会死。

 

活了这么多年,这是千手柱间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死亡。他曾以为见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自己早已不惧怕死亡,然而当死亡距离他近在咫尺,他突然害怕发慌,强大得能具现化的能量漾起水波纹,一圈圈愈发密集。

 

在他漫长的附身于树木之上的岁月里,他和现在一样没有心跳,没有呼吸,没有温度和血液。他无法言语更无法传递自己的心声,用斑的话来说,就是现代医学里的“植物人”。

 

宇智波斑。

 

他的斑。

 

动荡的水波纹在想起这个名字时又慢慢安详温柔下来。千手柱间如今只是一片白茫茫没有形体的能量,他茫然地在空中上下浮动,脑海里只剩下这个名字。

 

他好想斑。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自己的双手拥抱过他逞强的情人,他永世的仇敌和对手,无论做什么他也无法讨厌憎恨,一直深深地爱到骨子里的那个人。如果他死了,斑会伤心吗?他会为自己落泪,还是潇洒地转身离开,庆幸终于摆脱自己百年的束缚?

 

能量依然在一点点的离开他,消失于天地之间。柱间感到一阵寒意,意识又在逐渐远离。在陷入沉睡之前他昏昏沉沉地想着,如果能再给斑开朵花就好了。

 

他一定会笑的。

 

-------------------------------------------------------

 

九尾狐狸甩着尾巴走进火影的办公室,不是很明白有什么事情要召唤扔在魂现状态没有恢复的自己。办公室里气氛凝重,大狐狸蹲在办公桌前,身上还套着佐助给他做的动物装。他歪歪头呜咽一声,千手纲手眼神复杂,眼眶还带着红色。狐狸紧张地竖起绒毛,他不解地看向旗木卡卡西,白狼很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有言语。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这么难过的样子?】

 

他焦急地撑起四肢甩出三条尾巴,但没有人解答他的疑问。他生怕是自己的动物叫声让人难以理解,着急地想去找笔画画。

 

直到一双大掌摸上他毛茸茸的头顶。

 

“鸣人你这小子,怎么成这样了?”

 

他像被触电般身体发硬,就算已经带上腐朽和冰冷的气息,但那依然是他无比熟悉的曾经深深依赖的味道。

 

漩涡鸣人慢慢抬起头,对上自来也漆黑的眼睛。

 

---------------------------------------

 

自来也把冰棒掰断,递了一根给狐狸。狐狸笨拙地用前爪抓住,低下头细细舔着。自来也笑了笑,他身上死气沉沉眼睛乌黑,脸上还满是奇怪的斑纹,整个人像是泥土拼凑出来一般。如果不是带着记忆理智和熟悉的味道,纲手直接会在见面时就把他劈成碎片。

 

“听说你现在过得很不错啊。”自来也拿着冰棍,他其实根本不需要吃也无法饮食,“四战立了大功还把宇智波家那小子把到手了,闻起来你们标记了嘛,不枉费我以前的悉心教导。”

 

“呜呜呜呜!”鸣人骄傲地挺起毛茸茸的胸脯,大尾巴一甩一甩。

 

“什么时候生窝小崽子?”自来也坏笑,“要不要我指点你两招,保准你们三年生两窝,每只都白白胖胖。”

 

大狐狸鄙夷地轻哼一声,显然是对这个虽然写了一堆黄书,到死都没和人标记的大叔满是怀疑。他把冰棒吃完,然后咬着棍子把头枕到自来也的大腿上。自来也的身体很冰冷,比他刚刚吃的雪糕更冷,可这是自来也,是他嘴里总是不敬的喊着好色仙人,却深深爱着的老师。

 

自来也拍了拍他的头。

 

“鸣人,我有话和你说。”

 

狐狸安静地听,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是谁把我召唤回来,但这绝对不是复活,我这种状态,连死人都不如。”

 

“那个施术者能够操纵我的行动,控制我的想法,甚至指使我杀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没有命令,但这是迟早的事。”

 

自来也摸摸狐狸的脑袋,狐狸紧紧闭着眼睛藏起里面的水光。

 

“如果那一刻来临,如果我要伤害你们,鸣人,不要犹豫。”

 

“杀了我。”

 

自来也看着大雪里的教学楼,鼻尖是那人好闻的味道。他露出一个微笑,和当时潇洒离开的告别一样,前所未有的残忍和温柔。

 

而在那教学楼后,一直听着他们谈话的千手纲手早已泪流满面。

 

TBC


评论(17)
热度(43)

© 影雪_lydia | Powered by LOFTER